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猫的旅馆APP > 第1章 夏诗桔失笑

第1章 夏诗桔失笑

声明:本书为一二小说(12xs.com)的用户上传至本站的存储空间,本站只提供TXT全集电子书存储服务以及免费下载服务,以下作品内容之版权与本站无任何关系。

---------------------------用户上传之内容开始--------------------------------

猫的旅馆APP

作者:兔耳齐

简介:

夏安安是位孤独症儿童,四岁半那年刚随妈妈搬去新的住处,她的世界突然多了一款名叫《猫的旅馆》的APP。

这天,一只白猫路过夏安安家门口。

【你的旅馆出现一位潜在客户,请设置舱位,等待客户入住。】

夏安安搬来废弃的纸箱放在后院,一只小橘猫溜进箱子里打滚。

【恭喜你,你的流浪猫旅馆有了第一位住客,入住时长:5分钟,奖励5个金币,请问是否提现?】

夏安安逐渐发现,她真的拥有一个猫的旅馆。

……

每年冬天,幸福小区周边的流浪猫都会因为寒冷和饥饿折损不少成员,今年自从夏安安和她妈妈搬来以后,它们有吃有住,来年春天,猫群不但全部存活,还多了几窝小猫崽。

猫群决定将夏安安列为重点守护对象,陪伴她成长。

夏安安上幼儿园了,猫群轮班送她上学,蹲在窗外守护,风雨无阻。

金渐层元宝兴奋道:“今天轮到我送那孩子去幼儿园了!她进去之前摸了一把我的脑袋!她摸我哎!”

狮子猫莱茵高傲地“哦”了一声,然后说道:“她昨天搂着我滑滑梯了,感觉还挺不错的。”

橘猫多崽翻了个白眼:“这有啥了不起的,她有本画册,画的可都是我。哦,有一幅是她抱着我的画面。”

众猫:“……”

安安妈妈发现,女儿在猫咪们的陪伴下,孤独症逐渐治愈,还学会主动与人沟通交流,拥有不少好朋友。

阅读指南:

1.温馨治愈日常向动物萌宝文。

2.作者亲测,本文绝对是治疗失眠的绝佳读物,看一次困一次,建议睡前阅读。狗头.jpg

3.关于感情线:孤独症VS社牛,感情线偏后期,18岁后会有感情部分展开。

内容标签:幻想空间系统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安安|夏诗桔┃配角:周言天┃其它:

一句话简介:注意,本文含猫量过多~

立意:和谐社会,诚信经营

作品简评:夏安安是一名孤独症儿童,一直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无法与外界有正常的接触。这一天,她遇到了一个《猫的旅馆》APP,从此,她的生活有了极大的变化,在猫咪们的陪伴下,孤独症逐渐治愈,还学会主动与人沟通交流,拥有不少好朋友。而幸福小区周边的流浪猫们,在夏安安的帮助下,它们有吃有住,来年春天,猫群不但全部存活,还多了几窝小猫崽,同夏安安一起成长。

本文是一篇治愈系文章,文风轻松治愈,文内萌物众多。文章里,诸多暖心互动穿插其中,让人仿佛身临其境,不但拥有了云养幼崽的体验,还能云养一众可爱的流浪猫。其中,人与动物之间的互动,更是让人感觉内心充满温暖与爱。这是一篇相互帮助共同成长的故事,读来让人心情平静,温暖幸福。

第1章

江城,熊猫国际幼儿园刚刚放学,各位家长争相排队在幼儿园门口,焦急的等待着自家孩子到来。

接到孩子的家长满心欢喜,拉着孩子的手,听着孩子叽叽喳喳讲述着今天在幼儿园中发生的故事。

与此同时,园长办公室内的气氛却显得有些凝重。

“安安妈妈,不是我们区别对待,实在是我们幼儿园也有自己的定位,你也知道,我们幼儿园比较注重素质教育,以及孩子之间的友好互动,别的孩子都能用英语玩游戏了,安安甚至不能……”

园长叹息的声音传到了夏诗桔的耳中,让她不禁攥紧了拳头。

她的目光忍不住透过园长办公室的窗户,落在了外面,正由闺蜜陪着的女儿安安身上。

别的小孩子,在这个年纪,正是对这个世界充满好奇,最为活泼的年纪。

可安安却和她们不一样。

她坐在外面的石凳上,坐得很端正,今天的她看上去尤其乖巧。阳光洒在她身上,长长地睫毛投下阴影,落在她雪白的脸蛋上,美得像是一个洋娃娃。

只是,她也的确像是一个洋娃娃一般面无表情,无论闺蜜任雯怎么努力逗弄她,她都没有丝毫的回应,她就仿佛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与外面的世界格格不入。

安安那小小的背影落在夏诗桔的眸中,配合上园长此时说的话,夏诗桔只觉得眼睛一阵酸涩。

夏诗桔抬起拳头,抵在鼻下片刻,努力摆出笑容对园长道:“赵园长,我明白您的意思,只是您能不能再通融一下?安安现在只是比较安静,她的情况您也知道,只要进行一定的引导,将来她还是有机会跟普通小朋友一样的。”

赵园长听了夏诗桔的话,长长地叹息了一声。

她当然也很理解夏诗桔的不易,只是她身为园长,不能只对一个孩子负责。

允许安安这么一个自闭症儿童入学,幼儿园已经承担了不小的压力,而且当时在入学的时候,她也已经提醒过安安家长,如果孩子在这里适应不良,可能在这里呆不长久。

果然,她的顾虑成真了,安安在熊猫国际幼儿园一直格格不入,最近已经有不止一名家长来反应情况,她这个园长压力也很大。

身为园长,在老师,家长等多重压力之下,她也不好再一意孤行的将安安留下。可是身为一个女人,面对夏诗桔这样一位母亲,她也说不出什么狠话来。

“安安妈妈,我很理解你的难处,但真的没办法,幼儿园不是我一个人可以决定的。而且在我看来,我觉得你可以带安安去专门收这种孩子的特殊学校看看,我们市里那个红太阳幼儿园其实就比较适合安安,那里有专门为自闭症儿童开设的班级,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帮你写介绍信,哪怕现在是学中,也可以直接让安安转到那边去……”

赵园长原是好心,可是她的话每多说一分,夏诗桔的脸色就更苍白一分。

她的变化,也让园长不忍心继续说下去了。

夏诗桔知道,园长也是一片好意,同时也知道,想要让安安继续留在这里,怕是没有可能了。

她勉强挤出最后一丝笑容:“谢谢园长好意,介绍信就不必了。这段日子真的不好意思,麻烦园长了。”

在赵园长连连的叹息声中,夏诗桔在园长办公室,为女儿办理了退学手续,拿着一沓文件走出了办公室。

她站在安安的身边,看着自己身前这小小的人影,耳边回荡的,是刚刚赵园长最后的交代。

“其实你也不用这么固执,把安安送到那种学校不一定是坏事,毕竟以安安现在的情况,就算能进普通幼儿园,将来想要入学普通小学也非常难,不如早点接受现实,让安安提前适应……”

夏诗桔吸了口气,用手对着眼睛飞快的扇了扇风,面对闺蜜任雯的关心,摆出一副轻松地样子:“还是不行,我看这是命中注定让我搬家啊。”

留在现在住的地方,只是为了安安上这个幼儿园方便,现在既然退学了,那也没有继续留在这里的必要了。

任雯看她这幅样子,伸手揽了揽夏诗桔的肩膀。

“没事,想开点,这说不定是个好事!我早就想让你搬过来跟我当邻居了,现在不正好嘛。”

“是啊,现在只能和你这个祸害当邻居了。”夏诗桔玩笑道。

“那可不,我可是迫不及待想祸害你了,怎么样,咱什么时候搬?明天我正好有空,就明天搬过来,怎么样?”

“明天?会不会太急了点?”

“不急不急,一点都不急,我跟你讲,那边的房子我前段时间刚找家政工彻底打扫过,搬家公司也好找,只要你一句话的事,咱一天就能搞定!”

“你这也……”夏诗桔无奈的摇了摇头,对自己闺蜜这风风火火的性子,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我这叫雷厉风行!”任雯道,说话间她蹲下了身子对安安道:“安安,你就要搬去和阿姨住了,你开不开心?”

意料之中,没有任何回应。

任雯起身,对夏诗桔扬了扬下巴:“瞧,不说话就是默认,安安已经答应了,你还不行动吗?”

夏诗桔失笑,这样的日子里,也就自己这闺蜜不断地为自己一家带来快乐了。

“好好好,那就听你的,明天就搬。”夏诗桔最终下定了决心。

任雯听到这肯定的回答,顿时愉悦的打了个响指:“这就对了,走,我送你们回家!”

任雯走在前面,手里甩着车钥匙,看上去心情极好。

夏诗桔也起身抱起了女儿,右手帮女儿稍微整了整刘海,看着女儿沉默的样子,心中钝痛的同时,眼底却是一片温柔。

“安安,我们回家了。”

……

第二天,果然如任雯所说,她动作迅速的叫来了一家靠谱的搬家公司,一起帮忙打包。

夏诗桔离婚以后搬出来,家里的东西原本就不多,很快行李就已经全部整理完毕,搬上了车。

紧接着,她又跟房东退房。她打算搬家到东海市的事情房东阿姨也知道,老太太通情达理,给她退了押金,又嘱咐了几句才离开。

当目送搬家公司的车驶出小区,夏诗桔才终于感慨,自己在江城的生活竟然就在这短短的一天都交割清楚了。

只是不等她过度感慨,她就被任雯拉上了车。

任雯驾驶着车载着两人向目的地驶去,由于兴奋,一路上都唧唧喳喳的说个不停。

“诗桔我跟你讲,你愿意搬过来真的是对的,那小区你也知道,虽然有些年头了,但是小区里环境很好,又是封闭式管理,安安就算偶尔出门,也非常安全。那里可太适合你们母女生活了。就是地方远一点,可能你找工作稍微难一些,可能好一点的工作通勤时间都比较长,不过没关系,反正我整天都在家,你要是上班去了,我就去你家帮你照顾安安。这点你放心好了。”

夏诗桔听着,偶尔附和着,两个多小时后,几人便从江城来到了东海这个繁华的大都市。

小区所在的区域靠近几所学校,远离闹市区,倒是十分安静。

大约是任雯和搬家公司提前约定好了时间,她们到了没多久,搬家公司的货车也到了,工人们忙忙碌碌的卸着货,为了效率高一些,夏诗桔和任雯也上前帮忙。

而安安则是一个人拿着平板,坐在房间里的凳子上,继续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中。

东西一样一样的搬过去,大家都没有过多在意房间里这个乖巧的小孩。

直到搬家师傅搬着一个大物件走了过来,害怕自己手里的东西碰着小孩子,忍不住出声道:“小朋友让一下,别碰到你了,小朋友?”

安安坐在那里,无动于衷。

眼看这位搬家师傅有些进退两难,夏诗桔适时赶到,连忙快步抱起了安安为搬家师傅让位:“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搬家师傅也没多讲,抱着物件把东西送入该放的地方。

而夏诗桔则是明白,这附近搬家来来往往,碰到安安就不太好了。

她抱着安安来到了房子外面的院子里,院子年久失修,杂草一片,所幸算是一处安静的地方。

夏诗桔搬了个板凳过来,让安安坐下:“安安,你先坐在这里,妈妈忙完了再过来陪你。”

安安没有回答,却是如夏诗桔所说,乖巧的坐下了。

夏诗桔长长地出了口气,继续进房间指挥着搬家,而安安则是一直安静的拿着平板,在上面点点画画。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正在骑着单车玩耍的小男孩,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

他扒着院子外墙的篱笆,看到坐在院子里的安安。

小男孩黑溜溜的瞳仁转了转,小小的手臂伸在头顶用力的挥着,妄图引起安安的注意:“你好,我叫周言天,你叫什么名字啊?”

没有回应。

周言天有些疑惑的挠了挠头,用更大的音量喊道:“你好,你是新搬过来的邻居吗?我们可以交朋友吗?”

依旧没有回应。

周言天原本还想再喊两句,可是身后传来了爸爸呼唤他的声音,他也只能放弃了。

只是离开院子的时候,周言天忍不住一步三回头的看向安安。

她为什么不理我呢?

周言天思考着这个问题,很是迷茫。

而另一边,搬家公司的工作人员已经把东西都搬进去了,任雯准备带着安安进屋,帮着夏诗桔一起收拾。

就在安安准备进门的时候,院子里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动静。

夏安安耳朵动了动,停下脚步,接着回头,目光锁定在院子最角落的那处灌木丛。

第2章

一转眼,夏诗桔已经带着安安搬到新家一周了。

这间房子三室两厅,面积一百平方米,母女俩住绰绰有余,只是由于已经闲置好多年,家具陈设已经比较老旧。

不过,这是夏诗桔父母住过的地方,就算家具老旧,也没有动过。父母意外离世以后,她便不曾回来过,只托闺蜜帮忙照料,偶尔找家政人员过来打扫。

这一周,夏诗桔都在忙着收拾整理,将家里布置得跟之前住的地方一样舒适。

只是,前后两个院子她还比较伤脑筋,这两个院子由于常年不打理,已经杂草丛生,有一些栅栏也倒了需要重新修理,好在后院有两颗高大的梨树还在,那是父亲在她小的时候种下的,如今已经长成大树了。

打理院子是个细致活,需要好好规划,夏诗桔并不着急,如今还有一件顶要紧的事情必须马上去办。

家里收拾妥当以后,她便打电话预约了东海儿童医院精神科的杜医生。

半年前,安安病情突然恶化以后,她便带着安安到过东海找这位孤独症领域的专家看过,杜医生曾经给过一些切实有效的建议。

如今搬到了东海,夏诗桔自然要带安安来复诊。

“杜医生,我感觉安安这半年的情况没有好转,她在幼儿园完全没有办法融入集体生活,没办法和任何同龄人成为朋友,甚至……她几乎不开口说话了,就连跟我也极少开口。”夏诗桔提起女儿的情况,眼眸中露出忧虑的神色。

杜医生身为孤独症儿童领域的专家,自然有很多跟这类似孩子的相处经验,他非常耐心地位安安做了身体检查,又为亲自为她做了各项检测,观察她的各项反应。

最终,他给出了自己的建议。

“夏小姐,安安情况好转之前,暂时不太适合去幼儿园。因为幼儿园像她这么大的孩子,已经能自如交流了,将她置身于幼儿园的环境当中,反而让她无法融入,容易让她感到焦虑。你之后每周带她来,我会根据她的情况为她调整行为矫正的课程,等她有所好转以后再去幼儿园不迟。”

不去幼儿园,那就意味着,她需要全天照顾女儿。夏诗桔原本接到了一家外贸公司的offer,但是通勤时间单程需要一个小时。

此时,夏诗桔立刻决定,还是以女儿为重,就算要工作,也得找离家近的工作。

“另外,孤独症的孩子往往只将注意力放在极少数的事情上,这周你观察一下,安安有什么感兴趣的事情,她喜欢做什么你都鼓励她去做。能多开发点兴趣,这对她的病有好处。”

“好的,杜医生,我明白了。”

从医院出来,回到小区门口,夏诗桔带着安安往家的方向走去。

夏诗桔发现,安安虽说不开口说话,却对周围环境有着非常敏锐的观察力。

她来到新家的第二天,任雯带她绕着小区走了一圈,她便记住了这个小区的道路,便为自己制定了固定的线路。

此时,安安便按照自己既定的线路回家。

夏诗桔征询女儿的意见:“安安,我感觉走左边那条路更近一些,咱要不走左边?”

安安不回答,却牵着妈妈的手迈着坚定的步子朝另一边走去。

夏诗桔失笑着妥协:“行吧,既然你坚持。”

就在这时,路边的灌木丛里再度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上次夏安安便在自家院子里听到了类似的动静。

此时,她耳朵动了动,停下脚步,松开妈妈的手,往一旁的灌木丛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