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王子宠上天 > 第1章 如此伟瀚的胸襟该立传表扬

第1章 如此伟瀚的胸襟该立传表扬

《王子宠上天》

一二小说www.12xs.com,最有站,提供经典的文学名著、武侠小说、言情小说、人文社科类书籍在线阅读,所有TXT电子书手机免费下载阅读,我们提供给您的小说不求最多,但求最经典最完整

page1

「吐」口水by寄秋

各位看倌照过来,照过来,看这边就对了。

请先翻开故事的第一页,睁大眼看清楚第一行,那正是阿秋仔的心声呀﹗

千万别怀疑先前的预告打错了,秋仔也是受害人之一,人家正等着那套书出版呗?

谁知大半夜……呃﹗也不算大半夜啦﹗那个某人晚上八、九点不下班,蹲在出版社打电话,哭诉着一连串的不幸。

原本是小蝶妹子的不幸,谁知她事务繁重,然后不幸居然落在不幸秋头上。(难怪我每期买彩券都不中,原来有只乌鸦在屋顶上绕呀!)

那个某人一再告诫我不能在序里提到她,为了回报她的「好心」,善良又热情的秋仔当然不会泄漏她就是宜x小甜心。

瞧﹗秋仔很守信诺吧!真的什幺都没说哦﹗大家千万别怀疑是小纯纯,真的不是她,阿秋仔可以对天发誓,绝对不是她本人。

纯,我对妳很好喔﹗一点小口风都不漏,人家一定不知道妳在我赶另一本套书时,「拜托」我在一个礼拜内赶出这本书,害我差点要花轰去吊点滴。

记得看第一章,第一行的心声呀﹗那正是阿秋仔接到电话当时的可爱小吼声,非常亲切地令人想抓狂而已,秋仔真是太……太……太善良了。

要帮秋仔立碑呀﹗某人。

不然下回秋仔家里那辆消防车会突然失灵,赶不及救火的,妳要晓得歹年冬,捎人特别多。

所以呢,秋仔是很好商量的,不用加薪,赶快去打探各地美食,胖的人有多好收买妳了吧!快去多买一些来孝敬,最近有点倦勤……嘿嘿!

听说屏东的黑珍珠满好吃,秋仔在电视上看到一颗要二百块耶﹗好不吓人哦﹗可惜秋仔住的乡下地方买不到。

四月五日西螺大桥要封桥……呃﹗秋仔嘴巴很紧,你们绝对不会猜到阿秋是七崁地区的人士,对吧、对吧﹗

我们这儿好象四崁……

p.s.i:马来西亚的玉莲,妳新的地址是否有误,记得来信告知,可别又退了回来呀﹗浪费邮票和信纸会遭天打雷劈,阿秋仔已被雷劈了一次,目前正在处理一头米粉。

p.s.ii:高雄的贱贱,一句话回你,不可能﹗你哭到死吧﹗居然要我的「孩子」自相残杀,你太残忍了吧﹗

秋仔下台一鞠躬﹗

第一章

「你们在开什么玩笑,为什么是我,再怎么排也轮不到我好不好,你们别太过份了。」

清隽威仪的长者扶着一位雍容典雅的美丽贵妇,两人像是不为所动的看着直跳脚的清朗男子,含笑嘴角始终上扬四十五度角。

他们不是故意要提出无理要求,而是年纪大了真该去享几天清福,老夫老妻不趁着身体还硬朗时出去走走看看,再过几年就算是兴致不减怕也走不动了。

听说大溪地、夏威夷的民风十分开放、热情,去看看上空美女,喝喝椰子水,好常保心胸开朗、怏乐。

泡泡温泉对老人家的健康有益,再顺道上日本吃碗拉面,看艺妓浓妆艳抹跳传统舞,人生得欢且尽兴。

还有美国的大峡谷、加拿大的枫叶、中国的万里长城,到南极看企鹅和破冰盛况、赤道极地去踩踩撒哈拉沙漠的热沙,感受滚滚黄沙的壮丽。

当然有可能的话,环游世界一周是最理想的选择,不致错过各国绮丽的风光。

如果说他们小儿子肯暂代一下「请假」的大哥,分担点国王父亲的工作,那么这个「小小」的心愿便不难达成。

「你们也稍微节制一点顾及自己的身份,不要一天到晚只想着玩,做好本份才是你们应尽的责任与义务。」

本份和义务扯不上关系吧!

但是以两人的身份而言,做好本身的工作的确是他们目前的义务,而且没有说不的权利,因为他们是地处欧洲大陆一个小国的国王与皇后。

此际两人正一脸苦恼的望着小儿子诺亚.米雷特斯,好象他是他们的唯一希望,巴不得他赶紧点头,两夫妻才好去收拾行李逍遥游世界。

但是他怎么肯留下来当那个受苦受难的人,一家老少全跑出去风骚,没理由他一肩挑起全部的责任吧﹗

所以他也要抗争,死都不愿顺他们意,该负起责任的是凯恩斯,不然也是老二雷亚尔,轮不到他来当替死鬼。

「咱们好可怜呀﹗不过想出国放松几天都不成,儿子一个个溜得比谁都快。」皇后伊莲娜.米雷特斯故做哀怨的拭拭泪。

其实她眼底连滴泪珠也没有,倒是盈盈笑意瞒不了人。

「是呀﹗为人父母可真辛苦,现在的年轻人都不知感念父母亲恩,咱们真是白生他了。」

国王理查.米雷特斯用感伤的口吻道,不过「忘恩负义」的三王子依然故我不妥协,谁叫他们的表演不够逼真,破绽连连。

若是一般的王室家庭绝对是严守皇室礼仪,一板一眼、中规中矩,丝毫不能有行为偏差的状况产生,恪遵刻板的皇室教条,谨守仪规教养。

但是天生多情浪漫的国王夫妇可不理会那一套,行为举止反传统而行,不爱拉拉杂杂的一大堆规矩,所以这小国的第一家庭就显得极与众不同。

好听一点的说法是崇尚由、不拘小节自,轻易和群众打成一片有亲和力,实际上是天真有余、不伦不类、上梁不正下梁歪。

不过后者的形容都没人承认就是,他们自认为是开放的民主王国。

「理查,你的腰疼又犯了吧﹗」皇后用力一拧,国王马上形象一失的哇哇大叫。

「疼……好疼呀﹗我的腰八成不行了,下半辈子大概得坐轮椅。」好狠的婆娘,下手这么重。

「如果能出国去泡泡温泉肯定能纾缓疼痛,你的腰就有救了。」她一脸期盼地泛着宛如少女神采。

他随即附和,「医生也是嘱咐我多泡泡温泉,可惜国内没啥好温泉。」

「咱们也不过去待个两天,怎么就没人肯分忧解劳,难道想活活累死咱们呀!」说得口好干,来杯柠檬花茶吧!

皇后边说边优雅的啜饮花茶,神情舒闲而悠哉,看不出累个半死的憔悴样。

「人老了处处受人嫌弃,想他们小时候多可爱,多听话呀!没想到……唉﹗」无限歉欷吁呀﹗

这一声叹息重得连聋子都听得见,让人想跟着叹息。

「唉﹗父王,你想让一干皇家医师汗颜吗?居然连小小的腰疼都治不了,他们不如早早辞职。」瞧﹗他也叹息了。

国王面上微赧的清清喉咙,「小毛病而已,干么要劳动皇家医师。」

「既然是小毛病就不要呼天唤地,儿子我很忙没空听你唱歌剧。」说着也作势要离去。

早该知道父王没病没灾光会呻吟,红光满面像是有病在身的人吗?

腰疼还想出国,作梦。

「你……你真是太不孝了,为父王分担一下工作有什么关系,这份重责大任早晚传到你们手中。」退位的事他一直搁在心里,改明儿将他们全召回来向全国人民宣布。

「父王你说错了,『你』是单数而不是复数,即将坐大位的是凯恩斯,如果他反悔也还有雷亚尔。」又不是家里没大人小儿当家。

国王有些气馁的一瞅,「你也知道他们不在国内嘛!兄弟间有什么好计较,共体国难……」

「国难?」他挑起眉,讽刺一睨。

「咳咳……我是说共体治国之艰难,大家要更加努力谋求国家繁荣和……呃,立足全世界。」最后一句是他的心声。

意思是游遍世界每一个角落,留下他理查国王伟大的足迹供人赞扬。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page2

「嗯,立足全世界是件好事,儿臣会替你实践。」一说完他手儿摆摆,潇洒的走出国王夫妇视线。

他的志愿的确是走遍全世界,以收集各国美女以为己任,不负己身出众的翩翩丰采,去安慰每一个芳心寂寞的浪妇荡女,免得她们体熟果丰无人采撷。

但他绝非是过尽千帆的花花公子,而是基于温柔的天性舍不得美女受苦,故而牺性小我。

如此伟瀚的胸襟该立传表扬,他不介意提供三点全露的写真照片,成为女人眼中的性幻想对象,因为像他这塺英挺俊伟的美男子世间没几人,理应造福人群。

自负,便是他个性中最叫人受不了的。

「理查,又溜掉了一个,我们的温泉乡之行还去不去?」美好的假期呀﹗蓝天碧海棉花糖。

好久没吃了。

他一脸笑容的安抚她「没关系、没关系,还有机会,咱们明年再去。」

「理查……」皇后眼露梦幻式的神采,像极了热恋中羞怯的少女。

「喔﹗我心爱的伊莲娜……」他回以热切的深情,深深的注视她。

多美丽的画面呀﹗诗情画意宛似夕阳西下的一对热恋情侣。

但是——

「理查,人家好想吃棉花糖,你快派专机去买一根回来。」那入口即化的味道叫人忘不了。

「嘎?」他征了一下。「是很久没尝到棉花糖,甜甜腻腻的。」

「那你还不快派人去买。」端庄典雅的贵妇手扠在腰上直吆喝。

「好好好,可是为了买一根棉花糖派专机是不是太嚣张了?说不定百姓会说皇室奢靡铺张。」他有些为难。

皇后当场泪含眼眶。「不行吗?人家真的很想吃。」

「嗯﹗我决定了,要嘛就买两根才理直气壮,妳一根我一根甜甜蜜蜜。」就像他们热恋时漫步在两排皇家骑卫兵前一样。

那不叫罗曼蒂克,而是雄壮威武,恋爱中的男女都是傻子,对保护的随扈向来视而不见。

「喔,说得也对。」她太自私了。

皇后的理所当然让服侍的人暗自好笑,见惯不怪这段令人捧腹的对白,有人会专程为了两根棉花糖派专机去买回吗?

除了他们的国王和皇后。

他们不是奢靡成性,也非过度浪费国帑不知珍惜,而是皇室的尊荣宠坏了他们,于是乎无中生有,小事变大,鸡毛蒜皮的日常事与国家大事同等重要。

没办法,因为太无聊了。

国泰民安让他们变得无所事事,日子过得太平静。

“““

「莫奇,最快速度帮我弄张机票,不论去哪里都可以。」他一定要赶在父王母后又来洗脑之前离开。

风流潇洒的诺亚一脸冷肃地吩咐侍卫,行色匆匆地进寝宫收拾简单的对象,像是护照、信用卡和各国货币。

衣物之类的累赘物品一律不带,有钱还怕买不到现成的东西吗?何况他还不晓得将去的城市气候状况,备而不用岂不是显得可笑。

一向最怕麻烦的他才不会自找麻烦,国王皇后的责任和义务就是「看家」,没道理老大、老二不在就要老三出头,此时不溜更待何时。

反正不负责任的人又不只他一人,人民要算帐他排第三,上头还有两片天挡着,他只要凉凉地散播热情散播爱,世界大同。

「王子殿下,您的意思是到哪个国家都可以吗?」莫可为了确认命令无误,又重复了一遍。

「是的,不管哪儿都成,只要不在国内就好。」世界之美叫人无限向往。

他这里的美指的是人。

「不限城市吗?」

「没错,就让上帝来决定。」美女,我来了。

诺亚的脑海中浮起一片白净的沙滩,身着比基尼的金发美女成排在他面前来回走动,胸前遮不住的波涛汹涌让人无法一手掌握。

噢﹗美丽的女孩们呀﹗英俊多情的王子要来找妳们了,要记得化上美美的妆来欢迎,可别惊吓到他脆弱的心。

他的幻想只在瞬间,耳边传来莫奇粗哑的嗓音,他倏地回过神装出一副王子的肃穆表情,形象一定得顾及,他可是货真价实的王子吶﹗

「殿下,您的机票。」

看也不看的收下,诺亚直驱最近的机场,笑容满面地和机场和柜台小姐打招呼,帅气洒脱的过了海关。

他终于自由了,天宽地大任其逍遥。

小国的一景一物在云层下逐渐变小,直至消失不见,万里晴空中只见一架机尾有梅花的七四七班机航向太阳的方向。

神秘的东方近在眼前。

神的指引。

“““

「该死的老不修,老娘的豆腐你也敢吃,你活得不耐烦了是不是﹗」

窄裙下的修长玉腿狠狠一踢,一位头发半秃的中年男子飞身而去冲破落地窗,玻璃破碎的声音引起一群人旁观,大理石地砖有只人龟趴成山形。

有人讪笑有人幸灾乐祸,有人凉凉地看热闹,有人不安好心的等着看某人挨训,也有人脖子一缩的同情爬不起来的客户。

经此一踢这笔生意大概谈不成了,没几个男人有雅量能忍受让一个「小」女人如此羞辱,他们公司成为拒绝往来户是可预期的事。

说起踢人的小女人个头真不高﹐一百五十六公分而已,全身上下加起来也不过那双腿值得骄傲,又长又直匀称有致。

因为踢人踢多了嘛﹗养份自然供应到腿上,筋常拉所以比其它肢体活跃,理所当然地笔直修长,叫人称羡。

但是她那副脾气呀﹗可真是应验了一句话,辣椒愈小愈辣,呛得人眼泪鼻涕直流。可是爱吃辣的人却是辣得有味,所以这公司她一待就是五年,成为元老级的员工。

嗄﹗不懂?

就是公司到了今年刚好堂堂迈入第六年,她是第一批招考进来的职员,在找不到人的情况下,她的存在是必要的。

好不容易熬了五年要升任经理了﹐上个月……喔﹗是上上个月赏了老董一巴掌﹐结果她现在桌上的名牌写着业务主任,而且是劳苦功低、跑来跑去不得休息的那一种。

而她竟也忍下了,谁叫现在时机不好头路难找﹐勉勉强强窝在二十人不到的「大」公司混口饭吃。

应市场需要,公司是占地很大,足足有两千多坪,有一半空间辟为仓库,堆放的货品来自世界各地,有些价值不一菲只有总统级的人物才用得起。

当然王永庆和蔡万霖要来买也成,都是有钱人嘛﹗民生用品少不了﹐每天都得见它好几回。

「任依依,妳给我滚进来。」

一阵兽吼声传来,所有围观的人状若无事地做着原先的工作,老虎发怒了就得小心点,否则遭余威波及可就有得受了。

只有踢人的女人还慢条斯理地将窄裙拉好,轻轻拍平一小处折痕,根本不把老虎放在眼里。

有谁听说狮子怕老虎的,狮虎相斗王对王,胜负还不得而知。

开门,用门,一气呵成。

「你要骂赶快骂,骂完了我再踢那老不修一脚,最好让他永垂不朽。」

这是做人下属的态度吗?办公桌后的男子头痛万分。「这次又是为了什么事?」

「除了那件事还有哪件事,谁叫本姑娘天生丽质难自弃。」她说得含糊,听的人却十分明白。

「妳就不能忍一忍吗?」还姑娘呢?她当自己是行侠仗义的女侠。

「忍字头上一把刀,你要他挥刀自宫吗?」她肯定出手相助。

敏捷的反应是他欣赏她的原因,但是此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