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冷雨烈情 > 第13章 朱鸿鸿真想叹息

第13章 朱鸿鸿真想叹息

徐的侧面和远天有几分相似,你就把他误当成是……」

他没再说下去,意思已经很明显,其实在她病发作之初,差点连他这个公公也硬上,後来碰巧小徐的出现,两人如乾柴烈火有了满长时期的男女关系。

因为她通常在夜晚发病,白天恍如正常人,所以小徐一定在天亮前离开。

有一回被他碰个正著,小徐自觉惭愧地离了职,她因找不到慰藉而病情加重,最後只好送往疗养院安心静养。

「啊……」

发出恐怖尖吼声的不是受了刺激的沈芊云,而是一直乖巧为二哥上药的杨昭容。

「快追她回来,她的情绪不稳易发生危险。」朱鸿鸿以医生的专业一喊。

杨昭桦和杨昭薇受到的冲击不小,骂了二十几年的第三者原来是他们母亲,而小杂种却是……妹妹小容?

为了避开这纷乱、难堪的一切,两人随之走了出去,至於有没有去找杨昭容,真是只有天晓得。

※※※

「鸿鸿,这些年委屈你了,是妈妈没顾及你的心情,妈妈对不起你。」

迟了二十几年的抱歉对朱鸿鸿而言,不过是修辞学上一道微不足道的环扣,根深蒂固的想法早已植入大脑,很难剔除。

听了父亲的解释,顶多释怀他们年轻时代对爱情的执著,没有同情或感动。

不管再怎麽说,母亲都无权介入别人的家庭,就算是欺瞒得来的婚姻也该控制任性的爱潮,毕竟孩子是婚姻中最无辜的牺牲者。

她从不生气杨家兄妹对她的欺陵,因为她要代替母亲赎罪,将母亲加诸在他们身上的痛苦一一偿还。

所以她没有眼泪,冷漠的承受。

爱情虽无价,但以爱为名来破坏神圣的婚姻制度是一种亵渎,人神都无法原谅。

「母亲,只要你认为过得无愧於心,一点小挫折还难不倒我。」

逆境中成长的孩子懂得自我保护。

「你还在怪我。」朱媚心哭倒在情人怀中。

「无所谓怪不怪,你该请求饶恕的对象是杨夫人,她被你们自私的爱逼得无处可退,她是个可怜人。」

朱媚心不平的低喊,「难道我就不可怜?她抢走了我的爱人四年有馀,让我无法正名当个地下夫人,她最可恶。」

「可怜之人必有可恶之处,你可曾扪心自问,你抢了别人丈夫二十馀年,这笔帐该怎麽算。」

「这……我……我只是拿……拿回我所要……」她含糊的声音渐虚弱。

「拿?!」朱鸿鸿为之失笑。「你凭什麽去拿,你不是父亲已过门的妻子,顶多是他爱过的女人,你有什麽资格去拿回原本不属於你的一切?」

「如果不是她从中作梗,我和远天就是一对人人称羡的神仙佳侣,而你也不会冠上私生子的污名。」

冥顽不灵。「记得吧!你和父亲之所以分开,起因在於已过世的奶奶,就算没有杨夫人的出现,奶奶也会安排其他『配』得上的名门闺秀。

「你们现在不就惬意得像对神仙佳侣,我们所有人的痛苦全由你偏颇的爱所造成,你敢理直气壮说自己没有错吗?」

看到杨夫人提早衰老的面孔,她感慨人的无情真的很伤人,原本该是雍容华贵的企业家夫人,如今却落得老态横生,郁郁寡欢,被爱折磨得失去光彩。

她有错吗?只不过想挽回丈夫的心。

一样付出所有的爱,为何有两种迥异的结局,公平两字该向谁讨。

反观自己的母亲,同样是为了爱,她虽然没有正式的名份,可是却独揽了爱人的专宠和偏爱,活得自在又快乐,时时扬起少女般的笑容。

粉嫩的肌肤不见老色,举手投足充满被爱的幸福,和苍老憔悴的杨夫人一比,她就像一朵正在绽放的芙蓉花,无情地嘲弄遭风雨摧折的残破玫瑰。

女人的快乐不该取决於男人,那是天真。

「现在你还有眼泪可流,但是你曾看杨夫人和杨家兄妹哭泣吗?他们早已因为你而哭乾了眼泪。」

「别再说了,鸿鸿,你没瞧见你母亲已哭成泪人儿。」心疼不已的杨远天连忙制止。

「你只看到她的眼泪,试问一句爱情至上的你,不曾半夜被妻儿的哭声惊醒过来吗?那是断肠声。」

「我……」杨远天羞愧地抱著朱媚心。

她不想当道德家,现实使然。「你是我父亲,生命是你给予,照理说我该偏袒自己的父母,但是良心不许。」

朱鸿鸿脸上浮起疲惫的无力感,爱情真是盲目而不需要理智吗?

她无法爱得如此卑微而渺小,希望无限大,医者的仁心吧!

众生皆平等。

「咳!鸿鸿呀,你想不想接掌爷爷的事业?」杨老爷子抱著希冀问道。

她想都不想的回了一句,「我当不成奸商。」

一句话,骂透全商界的生意人。

「嗄?!」杨爷爷顿时傻住。

朱媚心哭归哭,丝毫没有愧疚的为自我利益著想,抽噎地提醒杨老爷子不要忘了约定,等了二十几年就为了一个见得了人的名份。

「你们拿我的一生当赌注?!」有些事真的不能纵容,闻言的朱鸿鸿不由得冷沉下音。

「反正……人全走光了,胜负得下一次宴会……你不想当一辈子私生子吧?」她说得小心翼翼。

「还有下一次?!」她的胸口微微一挺。

嗫嚅的朱媚心垮著脸。「我也是为了你好,谁不想嫁个体面的丈夫。」

「别拿我和你相提并论,金龟婿对一位立志行医的女人而言是阻力而非助力。」她甘於平凡。

平凡的幸福才能持久。

「那你就不要当医生,每天不是见血就是割肉,人生哪有什麽乐趣。」她从来不赞成女儿行医。

朱鸿鸿淡淡的凝眉。「人各有志,贵夫人你来当,平民老百姓的角色由我扮演。」

「可是你不赢了赌注,我一辈子也当不了贵夫人。」能不能翻身就看女儿的表现。

这份赌约很简单,以朱鸿鸿和杨昭薇来较高下,谁先掳获杨老爷子指定的人选为婿,即赢得赌注。

若是杨昭薇本领大,日後朱媚心不得再要求正名,以情妇之名隐於人後,不得以杨远天的女人涉及社交界,安份地当她的小女人,等候男人宠幸。

如果朱鸿鸿魅力过人,沈芊云则得同意签定离婚协议书成全两人,不得再以杨夫人自居,每个月一百万赡养费,无权出入杨家。

「对不起,打个岔,我可以问一声老爷子心目中最佳人选是何人?」

杨老爷子精明的目光一扫,「你是谁?」

「在下方羽,是鸿鸿的男朋友、室友兼亲密爱人,就是包含睡觉那一种,她身上哪个地方最敏感……」

「方羽,拍成av片不是更精采。」朱鸿鸿恼怒地斜瞟一眼。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page2

方羽嘻皮笑脸的捏捏她颊上肉。「那可不行,你的裸体只有我能看,你是我专属的女人。」

「痞子。」拿他的无赖没辙。

「谢谢赞美。」他像小丑一般行了个九十度礼。

由於他的表现太过轻浮,商界的老将看不透他的伪装,真当他是不学无术的浪荡子,表情不自觉的沉重。

虽然孙女不姓杨,却是孙字辈唯一有出息的大将,他想把这辈子打拚下来的江山交给她发扬光大,只是担心她挑男人太轻率,误了未来。

「呃!小夥子,你在哪高就?」

「问我呀!」方羽装笨地指指自己。

「嗯!」

「我的事业可大可小,可有可无,想做就去,不想做就休息,老板美国人嘛!」意思是慷慨、大方。

不过也没错,他的主子嫁了个英籍移民的美国佬。

「你是……无业游民?」他问得很轻。

方羽计着眉用力想,三百六十五行的确没「黑帮」这一行。「算是吧!」

「那请恕老头子我无礼,希望你离开我孙女。」不能让一个滑头小子拖垮孙女。

「为什麽?因为我没有正当职业?」几时身为龙门人会被人嫌,他该上书投诉给谁?

「你有钱吗?」这口气是指他养不起妻儿。

朱鸿鸿真想叹息,她从没见过不把钱当钱用的男人,光他一身「装配」就花了七、八百万,居然有人问他有钱没,这实在是讽刺。

爱戏弄人的方羽掏出世人罕见的龙门卡。「这张算数吗?」

「年轻人少拿游戏卡来唬人,做人要脚踏实地。」杨老爷子当是时下小孩的电玩磁卡。

天呀!不识货。「至少给我一个学习目标,我会努力熬出头。」

「蓝氏企业总裁蓝凯威。」

一语才出,突然角落柱子旁有人惊呼,众人这才发觉尚有宾客未离席。

定眼一瞧,不就是蓝家两兄弟。

方羽笑里藏刀地打著招呼,「好闲呀!两位,不在家里抱老婆跑出来鬼混,小心会踩到地雷。」

「死痞子,你嘴巴缝紧点,要是雯雯误听『羽』言,我会知道帮谁刻墓碑。」

蓝凯文紧张地先来记下马威,他是怕老婆俱乐部的创始人之一。

而蓝凯威只是冷冷地瞪他,用眼神杀人。

方羽先捶了蓝凯文一拳,再好哥儿们似地搭上蓝大少肩膀,一副「我们都是一家人」的模样,让朱鸿鸿以外的人全意外的瞠大眼。

「你们认识?」杨老爷子疑惑地问道。

「不只认识,简直熟得穿同一条开裆裤。」

「谁跟你穿同一条开裆裤,你记错人了。」混蛋,卯足劲的揍我。

「我不认识你,滚远些。」蓝凯威很酷的甩开方羽。

「好现实喔!两位,亏我的主子是你们的可怕妹子。」总该可怜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吧!

「去你的,你的龙门卡怎麽不借我?」好嫉妒。

「好呀!」方羽虚晃一招。「去找你堂妹要,凯文兄。」

「方羽,你这个痞子。」

龙门卡全球拥有者不超过二十个,手中有龙门卡者可任意支配龙门资产及人力,有空调来玩玩也不错,想要「不劳而获」都好。

「他是龙门的人?」

老人家一开口,知情的人全用嫌弃的眼神拧鼻。

比较正常的朱鸿鸿掀眉一瞅,不认为龙门有何了不起,顶多钱很多,人很怪罢了。

不过,光是一个肯定就让方羽翻了天,荣升最佳女婿代表。

稍微有点见识的华人都晓得龙门非寻常组织,谁会傻得放过这条肥鱼,自然收网自用。

於是,朱鸿鸿在盛怒的情况下有了个未婚夫。

天地为之同情——

她。

第十章

「哎呀,食蚁兽、食蚁兽!我的鸿鸿哪去了?」大街上,夸张的方羽四下眺望。

嘟著嘴的朱鸿鸿不理会他的白痴行径,一亘抠弄临时戴上的龙形猫眼镶钻戒指,恨不得把上面十来颗两克拉小钻给抠掉。

这世界还有人权吗?

她是学有专精的外科医生,不是婚姻市场待估的货物,拍卖喊价三槌定议,无视她的拒绝强行出售。

泥人都有三分土气,她是活生生、有智慧的女人,绝不接受如此儿戏的专制。

「糟糕了,鸿鸿变成食蚁兽,嘴巴都突变成凸型,我们来访问一下嘟著嘴的美丽小姐,你如何把嘴型嘟得如此完美无瑕?」

朱鸿鸿拍掉他假装握麦克风的手。「你能不能正经三分钟,不要老耍幼稚把戏。」

「真生气了。」他宠溺地抚平她打结的眉心。

「换作是你会高兴才怪。」她觉得不受重视,心有点受伤。

方羽托起她的脸亲吻生气唇瓣。「我会很高兴,因为是你。」

「少说肉麻话,我是不会心软。」她口头上倔强,但语气已有软化的嗔意。

「好鸿鸿,这件事不能全怪我,我是被情势所逼,虽然我是百分之百的愿意。」他只是顺应大家的要求。

打蛇七寸,打铁要趁热,既然有现成的说客在场总不好放过,顺著竿子直接往上爬,三两下就解决了一件难事。

拗来的老婆是缺少些诚意,但如果要等她开窍点头,火星上的鹦鹉都会开口说人话。

朱鸿鸿是个很难生气的人。「方羽,我是不是个很冷情的女人?」

「傻瓜,你热得我想在大街上和你做爱。」他笑指闪烁的霓虹灯。

在小外套外披了件长大衣,朱鸿鸿仍觉得有些寒气的偎近他温暖胸膛。「我真的无法爱我父母。」

「无妨,专心爱我一个人就好。」他将她整个人包进风衣里。

「我今夜说的话非常无情,也许我骨子流的是冰河时期的水。」所以她老觉得冷。

方羽搓搓她冻人的小手,怜惜地又啃又咬。

「没关系,我是赤道的烈阳,让我融化你。」

「羽,你好暖和,答应我,永远不要熄灭心底的火,我怕冷。」寂寞会吞噬人的温度。

「到我怀里来取暖吧!我爱你,鸿鸿。」他爱煞了这个冷情女子。

「我也爱你。」

他突然僵直了身子,以为耳朵听到自己的回音。

「你刚刚说……说爱我?」他不确定的睁著惊愕的黑瞳。

「是的,我爱你。」怎能不爱他,一个爱耍赖的坏痞子。

方羽顿了三秒,接著像发了狂似的抱著她在大街上狂奔,乐得沿路向人大声宣告,完全忘了停放在广场的车子。

「耶!听到了没有,我的鸿鸿说爱我呐!你听到没……她爱我,这只小鸵鸟终於肯承认她爱我,呀呼——」

「小鸵鸟叫?!」她用指甲刮他的耳後。

一疼,他很无辜地继续傻笑,「鸿鸿,我不介意你用牙齿咬我的耳朵,指痕请在高潮时留在我的背上。」

朱鸿鸿微赧,怪他的口无遮拦。

「方羽,你很讨人厌。」

「难怪喽!」他口气哀怨,眼神却是飞扬、诡异。

不能问,不该问,但她还是问了,「什么意思?」

「你讨厌到在床上大叫不要,停,不要,停,我还是很无耻地让你叫到哭,我坏到欺负你弓缩著身子还不肯停。」

一想到她销魂的美妙香躯,下腹就难以自抑地涌起热潮,好想深深地埋进她女性甬道中一骋雄风。

转角处有间雅致的宾馆,方羽更是心痒难耐地想抱著她去消磨几个时辰,突然怀中的宝贝莫名其妙地放肆大笑,笑得他一头雾水。

女人最大的功用是消灭男人的志气。

「笑得这麽开心,说来分享、分享。」

朱鸿鸿轻笑地搂著他颈项,「好好奇,我居然会爱上你。」太不可思议。

「喂!小姐,你正在羞辱我的男性自尊,乱用词汇。」居然用居然两字,他很差吗?

方羽脸黑得足以沾墨。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page26

「羽,谢谢你。」她笑中有泪的献上爱的一吻。

黑脸骤成局促的红脸。「你知道了。」

「没有人会像你一样愿意陪我走出恶梦,我的心是蔚蓝色,不再是沉蒙蒙的灰,这全都是你的无私改变的。」

「别……别在我头上戴桂冠,一个平凡男子希望他爱的女人能永远快乐,我喜欢你笑。」他有些不好意思。

痞子生来是遭受责难不是赞美,他浑身不对劲。

笑容成璨的朱鸿鸿感性的说道:「爱你真好,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