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冷雨烈情 > 第10章 「因为我是方羽不是雷刚

第10章 「因为我是方羽不是雷刚

造次。

「放心,朱家妹子,龙门人才济济,我才看不上那个痞子,你当宝就收著,在我眼中他连垃圾都不如。」

「喂喂喂!谁是垃圾?」

※※※

他就知道不能把小白兔放在灰雀身边,她一定会极力地抹黑他,不计代价地踩他的脚,非要他变成残废才甘心。

在外敌前,龙门人团结得像磐石,个个愿意把生命交给对方保管,宁可牺牲自己也要保全夥伴,情义深如海沟不可测。

但是在自己人面前是花招百出,以整倒对方为乐趣,无所不用其极地剖脑绞心,叫人得处处提防著。

要是一个不经心,可能会被拿来当笑柄,三年、五载不见得能洗刷污名。

「羽。」朱鸿鸿轻轻一唤。

「鸿鸿呀!她是黑心肝的女人,有事没事你都离她远一点,黑心病没药医。」他连忙隔开两人的距离。

「少胡说了,朱小姐人很好。」

方羽作怪的鬼叫,「可怕哟!你害我想吐了,她人好得鬼见愁。」

「你怎麽这麽说,太失礼了。」朱鸿鸿歉然地朝朱心雀一点头,「对不起,他早上忘了刷牙。」

「叫我朱雀吧!这痞子疯惯了,要是哪一天他不疯,我们反而要担心他的大限是否来到。」疯病同样难治。

「是吗?」他的确很疯癫。

「他呀!就那张嘴最活跃,身体死透了,舌头还动个不停。」朱心雀朝他投出不屑的瞟。

方羽不满的叫嚣,「人身攻击,你嫉妒我的完美!鸿鸿,我告诉你,她暗恋我好久了。」

最後一句他说得很贱气。

「嗄?!」朱鸿鸿看看一脸神气的方羽,再瞧瞧满脸不耐的大美女,她决定他又夸大了。「你配不上她。」

「说得好。」朱心雀端起「他」的咖啡一饮。

「小偷。」方羽愤愤的一喊。

他根本没准备她的份,这个女人太厚颜无耻,生得两条美美的面粉腿,却懒得移动,简直是女人之恶全集於一身。

那杯咖啡是要自己享用,另一杯是他的爱心蛋蜜汁,当然要给他爱的鸿鸿宝贝,那只麻雀凭什么来抢。

还有一盘饼乾是给心上人配蛋蜜汁,居然有只不害臊的贼手如蝗虫过境,伸手一挥就去了大半。

实在想扁她。

「你在叫谁呀!我没看见公主。」朱心雀故意气他的左顾右盼。

经她一讲,方羽心颤的一问:「公主人呢?她不会在台湾吧!」

「怕了?」

「废话,龙门上下哪个没遭过她的恶整,我是怕到心寒至脚底板。」一个连亲妹妹都整的女人谁不怕。

「胆小鬼。」

「哼!你就不怕?」

朱心雀撇嘴蔑笑,「没你怕到尿裤子。」

「朱、心、雀,我欠你债没还呀!」方羽恼怒得头顶快冒烟。

「那就欠著吧!反正我钱多得没处搁。」气吧!看能不能吐两口血。

「你……」

朱鸿鸿扯著他握拳的手。「公主是哪一个人?」

「公主是中国人。」他忘了她不是龙门中人。

「中国现在还有公主吗?是蒙古、新疆,还是台湾的九族?」皇族近来已没落了。

方羽顿然一喊,「你真是不知人间疾苦。」

「你才一身沧桑呢!」倦懒的朱心雀用俏臀挤走他,和气的握起朱鸿鸿的手。「公主是我们对龙门门主的昵称。」

「走开,朱雀,她是我的女人。」他不客气的推开碍眼的橡皮糖。

宝贝似的从她手中将朱鸿鸿抢过来,方羽是打死不放手,一副防贼的模样盯著朱心雀。

她脸色变了变。「你不怕公主了?」

「少拿公主来压我,她要是在这里你敢悠哉悠哉地消遣我?」公主是闲不下来的人,岂有可能久待一个地方。

先前他是怕习惯了,忘了依常理判断。

「学聪明。」还没变傻子,真叫惜。

「一山难容二虎,烟的坛口让给你蹲,我要带心上人逍遥去。」早知道她在就不来。

龙门的女人个个牙尖嘴利,能逃过公主魔掌的朱雀自然不能小觑,想要全身而退得看准时机,不能正面痴缠傻斗。

原以为朱雀会戍守龙家主宅,没想到公主会反其道而行,使出看家本领盗走自个的东西,让忧患楼的安全人员一头灰。

此行可谓是送肉喂虎,自寻死路。

「等等,雨护法,有件事应该让你知晓。」她正闲得慌,总要找件事来做。

「台湾有朱雀堂主坐镇,小的不敢越权。」礼多必有诈,方羽警觉地放下身段。

提防我?「听说张箭死在日本公海,你的虹影报告了没?」

「喔!死咯,我会寄篇悼文去。」三个字!死得好。

他一点也不觉得惊讶,虹影是个自负的杀手,不会允许自己失手两次,他信得过。

日本?!

嗯哼!姬野达夫会抓狂。

「不好吧?我怕你寄不到。」朱心雀掩口一呼,故作懊恼样。

方羽皮笑肉不笑的抱著胸轻睨,「说吧!我的心脏很强。」

「你知道龙门的女人除了懒之外就是爱管闲事……」

「说、重、点。」

龙门女子的个性他熟得可以烤头象。

表面助人,实则整人。

「那日我路过鲨头帮,不好意思拒绝他们的热情相约,所以进去坐了……二十分钟。」够她喝个下午茶。

www.12xs.com

page19

二十分钟,够狠。「死了几个人?」

「台湾是有法治的国家,咱们得给警政署长一个面子,大家都是自己人。」

「几个?」

「零。」

「哇!你够毒,要人生不如死。」这是整人最高招,要他们活得痛苦,失去身为人的尊严。

「谬赞。」她只是一人送两颗子弹,在膝盖骨。

顶多爬行一生而已。

咦!不对。「朱雀,你是不是遗漏了什麽没说?」

「瞧我糊涂的,你不说我倒是把这事搁著。」她的笑容甜得令人发麻。

「说。」方羽从牙缝逼出这个字。

「我一向同情弱者,不忍心看鲨头帮的兄弟流离失所,命人把他们全送去你那儿医治了。」

方羽脸色突地一寒,「你将他们送到……我在台湾的落脚处?」

「没错,我心地很善良吧!」快把房子掀了,我好向上头申请重建。

钱多不花太浪费。

他冷笑地搂著朱鸿鸿往外走。「无所谓,龙门是善门,养得起垃圾。」

「你不管?」朱心雀为之一愕。

「朱雀,我的天雨堂在德国,我的辖区是欧洲,亚洲不在我负责的范围,你去唐朝找烟回来处理。」

「这是不可能的事,我帮你还得替你善後?」该死,偷不著鸡赔了把米。

「你知道你错在哪里吗?」

「愿问其详。」下回改正。

「因为我是方羽不是雷刚。」

「嗄?!」

「他正直、负责,而我……」方羽得意的大笑。「我是方痞子呀!」

啊!失策。朱心雀少算计到这一点。

「好好玩呀!小麻雀儿,多跟公主学学奸狡。」

他无礼地挥挥手,揽著朱鸿鸿走向玻璃电梯。

「好样的,雨,我一定要算计你一次。」

电梯缓缓下降,方羽背脊一阵冷,似被人怨恨,他不经意的回头,在楼与楼的交会点,瞧见那抹充满诡异的笑容。

※※※

走过一家又一家的精品店,逛了一间又一间的百货公司,一直在想著朱心雀最後那抹笑的含意,方羽粗心的没发觉爱人出奇的沉默。

一阵骤起的喇叭声惊醒了他的神智,蓦然察觉她身上又披上一层冷膜,将人隔绝在外。

「看著我,鸿鸿,是不是我做错了什麽惹你不快的事?」是他疏忽了她的心情。

朱鸿鸿不愿看他的眼,怕看到虚伪。「没事,只是不习惯台北的空气。」

「说谎,你在疏远我。」这种事,情人最敏感。

「你想太多了,我本来就不爱讲话。」至少我的谎言没有杀伤力。

「那是在遇到我之前,你打算遗弃我的爱吗?」是的,他就是有这种感觉。

她牵强地扯动嘴角,「你老是爱夸大,哪来的遗不遗弃,我们都是成年人。」

「对,就是这句话,你把我们之间的感情说得好廉价,好似成年人的一夜情,天一亮拍拍屁股走人。」

他有种莫名的恐惧,怕她关上心房不肯爱。

「我本来就把感情看得很淡,我是个冷情的人,不适合谈恋爱。」有爱就一定有伤害,她受不起伤。

方羽严肃的捧起她的脸不准她逃避。「你可以欺骗全天下的人,但是不要连自己也骗。」

「路人在看,你不要耍猴戏了。」朱鸿鸿垂下眼睑,不愿直视他的眼。

路人来去匆匆,急促的步调无暇管旁人的情事,无意的瞟一眼不理会,继续自己的事。

「你把我的感情当猴戏?」他发现口气冲了些,冷静地吸了几口气。「我对你是认真的。绝无虚假。」

「你是童子军嘛!日行一善和发誓是家常便饭,我不会挂记在怀。」她听见心泣的声音。

在这决裂的当口,她居然发现自己深深爱上他。

这爱来得未免可笑,她败给自己的心。

方羽真想把她摇醒。「不要把我说过的话回敬给我,你做不来尖酸刻薄。」

是呀!她是医生。朱鸿鸿悲哀的想著。

「看我的眼,以你的聪明慧黠,看清楚我的眼睛在说什麽。」他的语气中饱含痛苦。

在他带她去龙门坛口时,她还一脸兴致勃勃的模样,惊讶得嘴都阖不拢,不停地找出有趣的话题问他,清亮的眼闪著光彩。

难道是朱雀趁他去端茶点这空档说了不该的话?

也不对,她们相处得颇好,朱雀虽然想整他冤枉,但绝对不会找她下手,挑拨两人刚萌芽的情感,顶多吐他槽,说些令人难堪的话题。

她是在何时变得不对劲?方羽绞尽脑汁去回想离开前的话。

到底是哪一句话把她吓回原来的壳?

「方羽,我累了。」是心累。

他惶然地抓紧她的肩膀。「在宣判我的死刑前,我有权要求听听自己的罪状。」

「你很好,很优秀,是我懒得处理感情的事,我想专心在医学领域上。」只有病人不会背叛她。

「你懒我勤快,感情的事我来负责,你想扩充医学涵养,龙门的专属医生个个学有专精。」他近乎讨好的说道。

「我……」朱鸿鸿咬著下唇心发酸。「你何苦为难我,我没有你想像中的坚强。」

他似乎听到她语中的哽咽。「你是我追寻多年的宝贝,我的至爱,我爱你成癫成狂,不坚强更好,我保护你一辈子。」

「不要再说空梦敷衍我,你真能守护我一辈子?你只不过是台湾的过客。」

「台湾的过客……」他不解的纠结著眉,似有些玄机未悟。「我的根在台湾。」

「可是你住在德国。」眼泪无声无息的滑落。

吓死人,差点胆破了。方羽松了口气吻去她颊上的泪,拥著她轻摇,微微地叹了口气。

「小傻瓜,你当真以为我舍得下你呀!德国又怎样,咻!一下子就到了,你会喜欢我在波昂的住所。」

偎在他怀中,她抽著气说道:「我不会离开台湾,这是我的国家。」

「好,依你,我们住台湾。」只要她不钻牛角尖,他统统没问题。

「你是龙门的护法,不要因为我的缘故背叛……」她不想害他受惩罚。

方羽一指止住朱鸿鸿未竟之语。

「我不是说过龙门和一般帮派不同,它是情义并重的门派,不会为这点小事计较,我可是四大护法之一……」

他开始述说起龙门的成立和门规,它和时下帮派最大不同点是入门审核极严,若是想藉龙门之名为恶,一律剔除资格。

而想退出龙门者几乎没有,条件松得叫人吐血。

根据门规所定,只要说出一个合理的籍口,龙门马上奉上钜额的退休金,还能永远享受龙门人才有的福利,唯一的限制是不得再插手龙门事。

这点更是大开方便之门。

既然要退出龙门就是不想再管事,谁会自找麻烦去揽事,那还不如不要退。

「……爱情至上是龙门的新立门规,公主也就是门主大力倡导婚姻真好,前些日子她还拚命把我们当廉价物推销呢!」

「你真的不会受罚?」龙门有他说得那麽好?

「真的。」说不定有奖金可领。

「你会一直爱我,永远不离开我?」

方羽笑著俯在朱鸿鸿耳边低喃,「爱你是我一生的希望,你是美丽的罂粟,我是上了瘾的男人,这辈子再也离不开你致命吸引人的毒素。」

「羽——」

「嘘,只要让我爱你就好。」

就在两人误会冰释,情浓意深的时候,一个苍老有劲的声音响起——

「小夥子,听你说得那麽好,我可不可以加入龙门?」

「当然可……七叔公?!」

方羽立即紧张地拉著心上人开跑,天空无云却突然下了场倾盆大雨,且足足下了三个小时,阻碍老人的跟踪。

第八章

脸上带著笑,心中忐忑不安,不断地扯著赭红色的领带向四周梭巡,方羽小心翼翼地戒备,他防的不是鲨头帮的馀孽,而是自己的顶头上司。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page20

那日在街上演出真情告白,当场被公主的七叔公撞见,虽然他运用了个人的特异能力制造了一场雨,但是光看公主捉弄人的能力,爱作媒的七叔公怎会错过这场好戏。

他们是鼠、狼一窝,各有奇招。

「看你一脸不安,我们还是不要赴宴好了。」想临阵脱逃的朱鸿鸿仰著头说道。

「不安的人是你吧!走来走去走得我眼花撩乱,以为有一团火在我眼前走动。」

一身红色削肩的晚礼服,搭配同色系的红宝石套饰,连脚底的三寸高跟鞋都艳红无比,真佩服他找得齐。

「我才……没有不安,我是在练习走路,人家以前没穿过这麽高的跟。」穿鞋讲究舒适,何必虐待自己的脚。

嗯!害羞。「有我这位超级护花使者在身边,绝不会让你跌倒。」

「唔!」朱鸿鸿顽皮的吐吐舌头。「你脸皮真的很厚,无人能及。」

「喝!嘲笑我,想再来一回吗?」想起那销魂的滋味,胯下有些热。

两人在一起十天了,可是他总要不够她,一回比一回更贪心、更激越,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都留在她体内驰骋。

不过她白天要到医院工作,晚上不能耗掷太多精力,为了让她保有体力安心的进行手术,他只好委屈自己的小兄弟,一天要她两、三回「而已」。

好不容易等到杨家爷爷寿诞这一日,在他专制的要求下,她才请了几天假北上,两人著实利用了时间消磨一夜一日。

除了吃和少许的休憩,他们几乎全在床上运动,像一对连体婴不愿分开。

他贪恋她美味的身体呀!

「我正打算脱掉这身累赘,是你动手还是我动手?」这样一来,她就没时间出席宴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