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染火玫瑰 > 第7章 一头栽下去也许会舒服些

第7章 一头栽下去也许会舒服些

排遣看热闹之馀的休闲时间,一举两得。

「你确定她不会乱跑?」

男子举起右手保证。「我会把她喂饱,让她累到没力气下床。」

「最好如此,不然……」皮绷紧一点,免得多一条人皮被。

「我一定看好她,日夜操得她睁不开眼,你该忧心的是我们这位怪医。」他的问题才叫大。

覆上黄金面具的男子看向表情恍惚的朋友。「你又是怎麽回事?」

「她认错人了。」为了这点,他的心口抑郁不已。

「拜托,认错人你还将错就错的错到底,你垂涎人家的美色对不对?」真是要不得的心态。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page13

萧逢月脸上泛起红潮。「你闭嘴,葛千秋,我是担心她遇上像你这样的色狼。」

「啧!恼羞成怒了,你敢说心里的小鹿不乱撞,希望牵牵她的小手,亲亲可爱的小嘴,然後上床嘿咻嘿咻?」十个月後蹦出个讨债鬼。

「收起你的下流思想,我是……我是……我是为了保护她。」该死的死贱人,害他想法跟著邪恶起来。

他是想牵牵她的小手,而他牵了。

那性感的唇是多麽诱人,他承认不是君子,所以也……亲了。

本来他就忍得很辛苦不去脱她衣服,可是葛大色狼一形容又害他血气上升,鼻孔痒痒地像要喷出鼻血,她若失身全该怪罪某人在一旁煽风点火,他绝对不是故意要占她便宜。

饮食男女缺不了sex。

「好……好好笑哦!你在骗鬼呀!一盘好菜摆在眼前,你会客气的说:我不吃?」他没有圣人的节操。

「姓葛的,你再让我看见两排牙齿试试,我保证你很快换新牙。」恼怒的萧逢月在他鼻前扬扬拳头。

真是的,没风度。「说句老实话,喜欢就下手,免得被人捷足先登。」

「谁敢。」他会宰了想染指仙子的人。

「啐,我看你是认真了,我们三个都搞上同一家人的姊妹……噢!你们出手轻一点。」还真打呀!

恋爱中的男人缺乏理性,他原谅他们的盲目,有了爱人没自尊,一颗心偏……偏到太平洋去了。

「注意你的用词。」

「我看他欠扁。」

心爱女子是他们心中的宝,谁都不能出言不逊,用言语诋毁。

脸皮厚得子弹打不穿的葛千秋搭上两位好友肩头。「我们各自看好自己的女人,谁也别牵绊谁如何?」

萧逢月一口道:「我没问题,婉儿很天真。」好骗。

黄金面具下的男子拢起双眉,久久不作声。

「怎麽,搞不定你的千年爱侣?」没用的家伙,不过是个十九岁的小女孩有何困难。

「沙沙是三个姊妹中个性最烈的,要牵制她不容易。」好好的一盘棋全叫他们给打乱了。

「嘿嘿!别瞪我们,谁叫你爱上最难驯服的野马,我会安份守已的待在床上不打扰你谈情说爱。」看,瞪得他心口发毛。

「哼!」黄金面具主人冷哼了一声,船都到了公海,不然就将他们扔上小船用手划回岸边。

葛千秋目露疑问的看向萧逢月。「你的她把你误认成谁?」

「十方阎王。」他很不甘愿的挤出四个音。

「我们都认识十方阎王,你不用替他打知名度。」他没听出含意。

「十、方、阎、王,她以为我是你。」萧逢月不高兴的一眄黄金面具主人,心中似有不少怨言。

「我?!」他有些诧异。

「还不是她的恶魔妹妹出的馊主意,要她来勾引你好退掉婚事。」他越想就越气,东方沙沙该受教训。

「哇哈哈……你是替身呀!好可怜哦,我来惜惜。」葛千秋大笑的噘起嘴巴要亲萧逢月。

「给我滚远些,你这个超级大变态。」满嘴嘲笑,玩女人玩得没空刷牙。

最好得一口蛀牙,痛死你。他坏心的诅咒。

「彼此彼此啦!物以类聚。」变态就变态,他还怕没伴吗?

眼前就有两位自找苦吃的傻子,一个没法以真面目示人,一个被迫伪装成别人……咦!他有好主意了。

「喂!你们附耳过来,我想到解决之道了。」

三人围在一起成圈,讨论著要如何互相掩饰身份,大玩你是我、我是你的变身游戏,思索该用什麽方法,在什麽时间、什麽地点带开三姊妹。

头顶的阳光炙烈,海风吹来一丝凉意,驱走了些许热气,飞鱼在船四周跳跃嬉戏。

突地,一声叫唤引起黄金面具主人莫大的注意力,眼一眯地看见那团火——

「逢月,从现在起你是十方阎王。」摘下面具,他的表情满是愤怒。

自阴影中走出,那张脸孔布满阴郁,他是单无我。

「唉!红颜祸水哦!我也要回去瞧瞧那只小野猫醒了没。」他饿了。

葛千秋没打声招呼地走回舱房准备大战几回,萧逢月手拿面具心里矛盾,一咬牙决定骗到底,骤然转身地寻他的梦中仙女。

三个人往三个不同的方向走开,可是没人想到船底下正玩得不亦乐乎的小肉票,他该由谁看管?

答案是,无解。

所以,他是自由的。

***

「东方学妹,你怎麽也来了?」

服务生打扮的阳光男孩惊喜地端著托盘跑过来,满脸的意外和羞涩的爱慕,根本忘了自己在打工,苍蝇般地盯著不可能出现的心上人。

他太兴奋了,以致没发觉小学妹眼中的不耐烦,自顾自的说得口沫横飞。

画面是突兀的,任何人站在一团燃烧的火焰旁都会自动模糊,男孩成了碧海蓝天之下的布景,一道炫目的光由中心点散向四面八方。

她是唯一与太阳争辉的发光体,明亮的双眸清澈如平静的紫湖,巴掌大的脸庞纤细无瑕,以东方人的眼光来说她不算美丽。

但是有一股魔魅的力量隐隐散发,叫人移不开视线地想多看一眼,情不自禁地追随她移动身影。

恋光是地球上生物的特质,不管是生活在哪一个角落,从事著何种工作,人们的心里总渴望璀璨明亮,好填补缺了一角的黑暗。

宛如一朵盛开的玫瑰生长在烈焰中,人人贪看它的绝世之美却没有勇气去采撷,怕灼烧了双手站在远处观望。

「学妹,你要不要吃块蛋糕?刚由大师傅烘培出炉的起司蛋糕。」男孩讨好的绕著她转。

「我刚吃过,谢谢学长的好意。」东方沙沙婉拒他的殷勤,眼睛闲懒地向四周一扫。

他到底要「牵拖」多久,没见她不舒服得快趴了吗?

「喝点果汁好吗?有新鲜柳橙原汁、蓝莓奶昔、莱姆冰砂、肉桂香草茶、迷迭香咖啡……」他非常尽责地介绍他记得往的冷饮名称。

天哪,他在加剧她欲裂的头疼。「拜托,我什麽都不想吃,谢谢。」

「人是铁,饭是钢,怎麽可以不吃东西,船上的水果沙拉很好吃,还有鲔鱼通心粉沙拉,车轮面是现挂的,不然还有蔬菜汤、凯撒沙拉、香炸乳酪……」

多叫人垂涎欲滴的美味,若在平时她铁定不放过地全往肚里塞,可是此刻她只想反胃,大吐特吐吐空胃里的酸液毒死公海上的鱼虾。

她干麽要作践自己照十方阎王的游戏玩,东方取巧那小鬼的死活与她何干,叫老头子自己来救好了,她要跳海了。

一头栽下去也许会舒服些。

「义大利面也不错,有各种口味任你挑选,番茄培根或茄汁鸡肉,加了海鲜味道更鲜美,船上还有无限量供应的甜点和冰淇淋全都不要钱,你大可吃个过瘾。」

东方沙沙真想朝他尖叫,可是她已全身没力气地瘫在凉椅上。「学长,你不需要去招呼其他人吗?」

聪明点,国王企鹅,我在下逐客令,别再摇摆身体了,我目眩眼花。

他傻笑的搔搔一头短发。「没关系啦!你比较重要,没人会注意到我的偷懒。」

是吗?她怎麽看见一坨黑影站在他身後。「要有敬业精神,海里的鲨鱼有一口利牙。」

因为背光,她懒得睁开眼瞧清楚站於刺目日光下的高大身影,但是身材不错,很适合陪女人上床。

在未上船前她已打听过这艘赌船的特色,除了上百种的赌具外,就属供人狎玩的美妓俊鸭最能纾解输钱的郁闷,一夜风流後再出战各赌桌,花钱如流水。

食色,性也。

赌与性向来不分家,游轮的主人倒是懂得营利,不掏光所有赌客的口袋不罢休,男客女客的需求安排得尽善尽美,没人会被冷落。

小说-

page14

为了区分客人和「服务」人员,手臂上有银色环焰的男女是可以买卖的,价码自定。

「今天的海象很平稳,游轮的吃水量很重,你不用担心浪起的摇摆会影响行进,不会掉下海的。」男孩以为她害怕船身不稳会落海。

「你确定?」慵懒的低沉男音由他背後传来。

男孩太沉迷於东方沙沙的容貌,一时没听出有异。「你放心啦!有我在不成问题,我会保护你。」

「大话。」冷哼声在他头顶响起。

「学妹,我绝对会好好照顾你,你尽可安心的享受船上设备和美食,我会随时在你左右。」她在他身边耶!他作梦都会笑。

左右?「我的女人不需要你照顾。」

「咦!学妹,你的声音怎麽变粗了?是不是吹了风感冒,船上有医生……」男孩伸出手欲探东方沙沙额头的热度。

另一只手更快的挥下,拍红了男孩的手背。「你敢碰她!」

昏昏欲睡的东方沙沙因异常熟悉的低吼声而清醒,她不会是走入梦境吧?怎麽听见那个阴魂不散的人的声音。

不管了,管他们去龙争虎斗,她头晕得厉害,只要不来吵她,死一个或是死两个都无关紧要,让她安静地沉眠,不再听闻扰人的杂音。

「你做什麽?随便打人是不对的行为。」男孩气愤地指著对方的鼻头。

「怠忽职守同样有过,谁允许你来骚扰我的女人?」此刻他最想做的一件事是丢包「垃圾」下海。

男孩脸红脖子粗的抗议。「东方学妹才不是你的女人,她是有思想、有主见的独立个体。」

「我的女人不需要你来评论,甲板上的客人正等著你的红酒。」他的视线落在不理会两人的东方沙沙脸上。

他一愕的觉得好笑,她根本把他们当成烦人的路人甲、路人乙,眼皮低垂地微发出酣声,两手互叠地挡住眼前的光线。

她倒是轻松自在,一副来度假的模样,偏蓝的薄外衣拢不住微露的春光。

「我是在服务客人呀!你凭什麽赶我走?」他誓死捍卫小学妹的贞操。

他冷笑的招来安全管理组的主任。「把他带走,别让他出现在我面前。」

「是。」安管组的黑人主任架走犹自回头的阳光男孩。

海水还是一样的湛蓝,凉凉的海风轻拂著,几只海鸥在船的上方盘旋,万点光芒闪耀在海平面,蔚成一幅美丽的图样。

男子带著浓浓笑意蹲在凉椅旁,掬起女孩及肩长发搔她脸颊,似情人的爱抚,有一下没一下的搔弄著。

「滚开,别来吵我。」她翻身背对他。

不行呐!小娘子,你怎能冷落相公独眠呢?「小美人,我想吃了你。」

「去泡泡海水,『生鱼片』到处都是。」不想睁开眼,海里的鱼够他吃到吐。

为什麽作个梦都不放过她,非要干扰她片刻的安宁。

「它们没你可口和赏心悦目。」轻佻的手爬上她的颈项,缓缓的往下移。

她倏地出手抓住轻薄魔指。「别让我有杀人的欲望,你只有一条命。」

「心爱的沙沙,你不晓得我最爱看你杀人时的艳容吗?」他低头一吻。

手没空不要紧,他还有最佳利器——唇。

「单无我——」

烈火般的吼声冲破云层,引来甲板上往来人潮的侧目,纷纷停下脚步投以一瞟。

其中,有道美丽的身影欣喜一笑,推开与她调情的赌场大亨,整整外观,妩媚万千的拉上滑落的肩带穿好泳衣,那丰满的酥胸呼之欲出,白嫩得诱人。

爱情中的一颗小水雷,即将引爆。

***

「小睡虫,你的肺活量足以吓走大白鲸,用不著瞪红一双灵美的秋瞳。」水柱般的喷泉正快速移走呢!

瞧!她多有精神,像是即将上战场的胜利女神,挥舞著红巾和号角振奋士气,人心沸腾。

「见鬼了,你在这里干什麽,拿钞票来填海吗?」喝,果真是背上的刺,如影随形。

「想念你一身扎人的毒刺难以入眠,所以来试试烈火焚身的滋味。」他一拧她挫败无比的小粉脸。

「姓单的,你能不能别动手动脚,出气筒娃娃还没上市,麻烦你将就一下充气娃娃。」为什麽她那麽倒楣,始终甩不开他?

他低低地在她耳侧轻笑。「我比较喜欢有血有肉的实体,捏起来有真实感。」

一句非常不雅的低俗脏话溜出东方沙沙的唇,她现在最想做的是宰了他,然後弃尸大海一乾二净,既环保又可省下与活人争地的丧葬费,还可供应海中生物一道大餐,弥补人类的滥捕造成海洋生态的失调。

她避得还不够远吗?

由台湾搭机到香港,然後转船到澳门,接著忍受晕船的不适上了航向公海的私人游轮,海上忽上忽下的浪潮像是摇晃过度的摇篮拚命催吐著她的胃液。

真是可笑至极,想她威名远播的烈火玫瑰,没想到败在恼人的晕船之下,说出去没几个人会相信。

超人的能力,超龄的冷静,处理事物的明快果决,她在外人的眼中是无所不能的女罗刹、夜之女神,素手一伸即可遮天,完美得近乎零缺点。

未料她唯一的弱点竟是难敌大自然的现象,船行不到三小时就吐得晕头转向,浑身无力像是挤光的牙膏撑不起来。

基本的防御本能还在,运转的大脑稍微慢半拍,想占她便宜不容易,百分之七的战斗力就足以摆平一干好色之徒、逐性而居的浪荡子。

但是面对眼前的他,她有一种被套牢的窒息感,必须集中全副的心力去较劲,不然会有失守的可能性——她的心。

「那你捏自己的肉呀!欺负未成年的少女是件不道德的事,小心受人唾弃。」她火大地推开俯下的巨影。

上半身挂在她上空的单无我眼露兴味。「你脸色不太好,吃坏了肚子吗?」

「不,我是看了你披著人皮的兽脸有些反胃,一只禽兽怎能将人的形态模仿得维妙维肖?」她故作不解地揉揉太阳穴舒压。

「因为人在进化前也是未开化的畜生,我刚好懂得掩饰他们未退化的另一半兽性。」她的神色太不自然了,有点苍白。

她很想不笑,可他说中了现今人类的遗传劣性。「别把所有人同化得和你一般等级。」

「甜心,你有太阳般灿烂的笑容,千万别在人前笑。」这是他独享的专利品。

「神经。」她刚烈的心崩了一小角。

「美丽的眸是我膜拜的光,乌发如丝牵动我渴望的心房,你这坏心的小妖精老是爱四处点火,我该拿你怎麽办才好?」美丽的坏精灵。

他听似无奈的语气下是满足的宠爱,纵容她的小奸小恶。

手臂冒起疙瘩的东方沙沙打个哆嗦。「少拿我写诗,莎士比亚先生。」

「不喜欢我赞美你?」他明知故问的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