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染火玫瑰 > 第6章 女子笑声轻柔地拉住他的手

第6章 女子笑声轻柔地拉住他的手

「吃顿饭不至於会让你爱上我吧!距离上课时间还有一个半小时,够你用完甜点了。」以她的本事不难弄到个停车位。

一抹无情的笑掠上她嘴角。「对象不对会害我反胃,一分钟如一年的食不知味。」

「你……」他微慨地勾起唇。「接受我很难吗?」

她怔了一下,为他眼底一闪而过的哀伤而心疼,虽然他掩饰得好,笑容中只有一贯的宠溺。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page11

「告诉我,爱一个人是什麽感觉?」过了千年,难道磐石无移?

单无我眼底泛起痴迷,「爱她的好,爱她的坏,爱她的无法无天,爱她的骄纵任性,爱她的任意妄为,爱她的霸道跋扈……」

「等等。」根本是在数落她一身缺点。「你在损我还是拜托我多踹你一脚?」

他轻笑地保持距离以防她的阴招。「我是在告诉你,不管你是怎麽样的人,我对你的心永远不变。」

东方沙沙瞥他一眼。「肉麻,善变是人的天性。」他打动不了她,男人的誓言和白开水一样廉价,淡而无味。

「一千多年来我一真信守承诺,爱你是我坚持的选择。」单无我坚定的眼神中透露他对爱的固执。

「别看太多神话故事,谁见识过你口中的千年之约,荒诞的说法只能骗骗中言情小说毒的天真女孩。」她一个字也不信。

他很无奈,要怎麽做才能说服她松了心防,真要使贱招才能勾起她深埋不愿回想的记忆吗?

心里存在著无力感,深受前世困扰的他感到一丝挫折,他是不是把一切想得太美好,以为相逢便是爱情的延续,而忽略她个性中的强悍、固执?

她是不受掌控的,但他却一味安排她该如何走。

错了,一开始就用错方法,他该布下陷阱引诱她走向自己,现在改弦易辙为时不晚,只看另一计策是否计划进行。

忽地,鬼哭神号的手机铃声响起。

东方沙沙抄起手机,「有事快说,没事去死。」吵什麽吵,一大堆人吵著说话她哪听得清楚。

电话那头兵荒马乱,你一句我一句争著要发言。

「闭嘴,牙齿痛全给我去牙医诊所报到……再说一遍,手机收讯不良……咦,绑架……」

东方沙沙的表情一阵怪异,然後发出爆笑声,好像听到一件可笑的事,竟有人敢公然绑架前烈火帮帮主的独子。

「……妈,你听错了,我没有在笑,我是在咆哮……对,我会处理……谁……是他……嗯!我知道了……」

虚应了几句後挂上电话,她不见心焦地依然故我,用脚夹起因笑太激动被她拍落地板的晴天娃娃。

瞧不出脸上神情,她冷静得像是无事人,一边交代某人在几点几分去何处要债,一边打著没人看得懂的电脑密码进行网上交易,旁若无人的叼著奶油酥片吃著,直到一片黑云遮住顶上的日光灯。

「咦!你还没走?」她不露痕迹地消去报废的单氏企业资料。

「谁被绑架了?」他故作无知的问。

她不认为有什麽好隐瞒。「我弟弟。」

「你不担心他?!」是亲情淡薄或是她天生冷血,居然无动於衷。

「用不著担心,该烦恼的是绑架他的人。」勇气可嘉但愚蠢。

「不救他吗?万一被撕票……」他是该同情「匪徒」,年底加薪。

东方沙沙信心十足地噙著妖媚的魅惑微笑。「不会,东方取巧的命很硬。」

心口一撞的单无我痴迷地望著她不轻易展露的邪魅。「要我帮忙吗?」

天呀!他根本把持不住的想要她,那紫瞳中的媚,流转的妖野,在在勾动他潜藏的欲望。

好个小魔女,她是故意的,即使遗忘了过往记忆,她仍用身体本能记住他对她的种种需求,刻意地撩拨起他体内不得宣泄的火。

不管是前世今生,她总有办法吃定他。

「回去啃你的办公桌,东方家的私事轮不到外人插手。」表情一变,她霎时如噬人夜妖泛著红光。

她是烈火中的妖魅,狂放而恣意,美丽的外表是武器,足可夺魂。

近乎墨色的瞳孔迸射出清冷的紫,给人一股冰寒的感觉,压迫著四周沉闷的空气,仿佛要冻成霜雾般透入人的骨髓。

遭到拒绝的单无我反而轻松的笑了。

不愧是他所爱的女子,充满野兽的张力,航行的船是该扬帆了,载爱而行。

海与天连住前世今生。

***

「呃,请问你是十方阎王先生吗?」

如此天真的问话让提著药箱的萧逢月不耐,这是哪门子的搭讪法,他长得像自称痴情其实无情的家伙吗?真是瞎了她的狗眼。

最厌恶与人接触的箫逢月不理会身後女子,大步一迈地企图摆脱要不得的纠缠,腿长让他占了优势,後头小跑步的喘气声令他心情愉快。

看你能跟到几时。

恶作剧地东转西弯,明明有电梯不坐故意走楼梯,一下子往人群中昂首阔步,一下子趁灯号变换时间抢黄灯,等她追上时已是红灯。

煞车声不绝於耳,喇叭声按个没完,可是奇怪得很,没有一句火气略大的咒骂声。

算了,不管她,继续走他的路,他懒得理会穷追不舍的花痴。

才正放心以为甩开黏人的苍蝇精,他停下来买份报纸还未付钱……

「先生,你是不是十方阎王先生……我要一杯恩乐冰。」好、好累,脚底八成磨出水泡了。

「思乐冰一杯……」咦,不对,他干麽帮她点一杯思乐冰。

没来得及收回出口的话,快手的工读生已打好发票送到他面前,他不得不掏出千元大钞找零,空不出手拿回「他的」思乐冰由身後女子接收。

萧逢月的眼中布满暴风雨来临前的阴霾,很想狠狠的唾骂她的无耻。

为了不惹麻烦上身,他决定闷不吭气,一手拿报纸一手提药箱,往最阴暗潮湿的小巷子走去,那发酸发臭的味道连他都皱眉。

心想她该走了吧!没有一个拜金女敢走暗巷,而且旁边还有一只死狗的尸体在。

没想到他拨错算盘,一个戴著大口罩的鸡蛋妹,应该说有备而来的女子正在他身後三步探头,全身上下的名牌外加一副黑墨镜。

该死的,她惹毛他了,分明要他难看。

「先生,请问你是十方阎王吗?」她的字典里没有死心。

又是十方阎王,她烦不烦呀!那家伙有他养眼吗?「不是。」

该知难而退了吧!我不是死老千。

「先生,我知道你是十方阎王,你用不著瞒我,我不会泄露给第三者。」除了她妹妹。

他在磨牙了。「我再说一次,看好我的唇形,我、不、是、十、方、阎、王。」

「先生,你不好意思吗?当一名闻名四海的赌王是难能可贵,我不会轻视你。」嘻嘻,别想骗她,他一定是十方阎王。

「去你的难能可贵,我哪一点像十方阎王。」白痴女人,古代的小番婆。

气得头顶快冒烟的萧逢月快步由她身侧走过,连看一眼「见不得人」女子的心情都没有,只想把她丢进淡水河洗洗脑袋,也许洗出一堆垃圾。

说不定换颗脑袋更快,现今医学治不了白痴。

「你不用像他,你就是他呀!十方先生。」好粗野的男人,三妹明明说他修养很好呀!

难道是三妹的资料有误?

她连忙拍拍不怎麽聪明的後脑勺,三妹最厉害了,她不可能搞错资料来源,一定是他在装蒜死不承认,怕人家向他借钱。

「十方阎王不姓十方,你当他曰本人不成。」该死、该死,他干麽回她话。

女子笑声轻柔地拉住他的手。「十方先生你承认了呀!」

「承认什麽?」唉!他怎麽又开口了。

他郑重否认绝非因为她黄莺般甜美的嗓音蛊惑他,通常声音甜美的女子有一张恐龙脸,他是响应政府的环保政策才搭理她。

垃圾也该受尊重。

「我晓得你怕暴露身份引来一大群人和你弈赌,守口如瓶是我的优点之一。」五根手指头数得出来的「美德」。

「谁管你守口如瓶,别再跟著我。」阳光毒,所以她烧坏脑子值得原谅,别去想掐断她脖子的快意。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page12

两人一前一後走出巷子,萧逢月已气到失去理智,两手紧握手中物不回头,怕失手犯下谋杀案,因此没看见女子取下口罩和墨镜。

「不行啦!三妹要我勾引你,我不跟著你她会生气。」娇语软哝的声调叫人酥了手脚。

好个十方阎王,真是便宜你了。萧逢月没注意到自己的心头一阵酸。

她好声的恳求。「你让我勾引好不好,别去找我妹妹的麻烦,她很讨厌男生。」

「你到底几岁了还男生……」愤怒的吼声消失在他蓦然回头的一刻。

「我二十六岁半快二十七岁了,可是没人相信我已成年,老是说我只有十八岁,我有投票给老宋哦!一张票五百元……」

他也不相信她有二十七岁,正确说法是二十六岁半。

萧逢月一脸拙相地吐出傻哼,不敢置信个头才齐他肩膀的女人是如此美丽,娇弱的面容泛著淡淡粉嫩色彩,让人我见犹怜地想去呵护她。

翦翦星眸漾著春水绿波,菱形小口如樱桃般令人想尝一口,凝脂般滑细肌肤几乎看不见毛细孔,白里透红宛如瓷玉娃娃,没人舍得抬高分贝惊吓她的纯洁无瑕,生怕她在下一秒钟羽化成云中仙子。

她是真人吗?

或是幻觉?

很想用手去抚摸她粉嫩双颊,但是担心亵渎她圣洁的光华。

「十方先生,十方先生,你在不在?」怎麽男人都一样,一见到她就发呆。

白藕小手一挥,他猛然回神。「呃!我……我不是十方先生,我是……」

他忽地打住下文,她要勾引……十方阎王!

她断章取义地绽放出一抹令星月都黯然失色的微笑。「我知道你是,我说过不会认错了。」

酸液溢到喉咙口的萧逢月很不是味道的问:「你干麽要勾引十方……呃!勾引我?」

「是三妹要我来的,她说英雄难过美人关,叫我把你迷得晕头转向忘了她。」她毫无保留的朝他一笑。

所谓一笑倾城,二笑倾国,她并不妖媚,但是叫人不由自主地掏心掏肺只为博她欢心。

好美。「令妹是谁?」

那个该死的女人才该杀千刀,居然牺牲美若天仙的姊姊,也不怕她真的失身。

「东方沙沙呀,你亲点的新娘。」他长得虽然很好看,可惜三妹不喜欢男人。

她说男人都是一团屎,一踩上又臭又黏,方圆十里都闻得到,甩都甩不掉。

喔!是她。「她叫你来勾引单……勾引我,因为她不想嫁?」

「是呀!你别逼三妹了,她性子烈,说不定一气起来放火烧了你的船。」有此可能。

「你叫什麽名字?」绝种美玉要好好保存……是保护,他快晕了头。

「东方婉婉。」她温顺的回答。

东方婉婉,真好听,人如其名婉约娉婷。「你是怎麽认出我?」

十方阎王缺德事做太多,身为好友该为他积福,身份暂用一下算是功德。

「黄金面具。」她指指他药箱上挂的缩小比例的面具吊饰。「你的面具好像变小了。」

萧逢月有点哭笑不得,原来是正主儿送他的缩小尺寸黄金面具才使她错认。

「你不要娶三妹好不好?她的脾气真的很不好,你娶了她一定会过得很凄惨,每天生活在不幸之中,肝呀胆的很快会破裂……」她像背书一般地念个没完没了。

「这些话是她教你说的?」可怜的十方阎王,他的女人是魔鬼。

东方婉婉娇憨的一点头。

「『我』可以不娶她,但是……」这个「我」是指他自己,与变态好友无关。

「但是什麽?」她很急,一急就半趴偎在他胸前追问答案。

骨头快化了的萧逢月轻轻扶住她的腰。「我少了一个老婆。」

「我嫁你。」

他笑了,非常卑鄙的吻住她,平白捡到个老婆也不错,单纯又无心机,而且美得像谪尘仙子。

只是,他忘了一件事,仙子有位媲美妖魔的妹妹,飞来的艳不一定是福,或许是……

祸。

第五章

这是什麽情形,该来的全来了,不该来的也都来了,该办个同学会还是恳亲大会,东方家四个姊弟全员到齐,无一漏失。

只是四个人各处一方,彼此不知道对方也来了,绕来绕去始终碰不著面,在有心人的监控下。

一艘豪华游轮航行在公海上,无边无际的海平面像是天之涯的尽头,海水由与天连结处注入,推动著载客量三千名的大游轮。

由下层水手宿舍算起一共有七层,甲板上有座一百公尺的露天游泳池,四周植满温带植物,服务人员不时端著冷饮穿梭,供船上旅客尽情享用。

白天,这里是人潮聚集地,上空的比基尼女郎跳著艳舞,高大健美的猛男在一旁穿梭,若是看中意谈好价钱,随时随地都可以上演一场热汗淋漓的激情戏,不管你是已婚未婚。

公海之上不讲法律,人人皆可率性而为,坦然地面对高涨欲望,没人会多谈一句话。

可到了晚上才是高潮期,人人手上都有一叠筹码,红的、蓝的、绿的、黄的各代表币值不等的价值,以美金为主要兑换币,允许抵押与筹码相等的物品,例如黄金、珠宝或女人的貂皮大衣。

因为这是一艘闻名海上的赌船迎风号,资本额上亿的赌客都可上船。

「你们在玩什麽把戏,把多馀的人弄上我的游轮是何用意?」黄金面具覆面的男子声音压低,不难听出他压抑了不少怒气。

「不能怪我,阎王老大,我发现那女人偷偷摸摸地在档案室徘徊,一台新型的小相机四处乱照,只好把她拎上船就近看管。」

现行犯呐!

至於要不要提出告诉得看某人的心情,心上人的姊姊总不好送入牢里吃免钱饭,要留台阶下。

「就近看管?!你确定不是在床上打滚?」说得冠冕堂皇,其实是狗屁不通。

「呃,这个嘛,男欢女爱是顺应天理,我不反对,她不拒绝,凑和著省船资。」反正双人床不用可惜。

「那你干麽带她上船,嫌我麻烦不够多是吧!」他扳著指关节咔咔作响。

男子讪笑地不好明说是来看热闹。「我来关心东方小弟弟嘛!怕他受『绑匪』虐待。」

他非常的善良,爱护小动物。

「很冷的笑话,他正十分快乐地玩积木,洗球球浴,完全忘了你的存在。」黄金面具主人口气冷冽的说。

好无情的小鬼,一点也不像他热情的二姊。「我会很小心、很小心不让他们碰上面。」

条件开了一大堆,条条直逼不可能的任务,要做到是难如登天,神仙下凡也许能完成一、两件,他当是开空头支票件件应允。

反正是哄小孩嘛!先让他开心一下,做不到又能怎样,顶多自认倒楣被骗了,难不成咬他一口出气?

倒是他舱房里的美人鲜嫩多汁,饥渴的婀娜身躯像是自冬眠醒来的水蛇,两腿紧夹著他的腰杆,乐得他倾全力配合,一次又一次地到达性爱颠峰不能自己。

一头狂野的小野猫呵!正好用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