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染火玫瑰 > 第12章 「立场不稳的人通常会有点支吾

第12章 「立场不稳的人通常会有点支吾

沙十指快速的动作,千道指令一一呈现,零点零一秒的误差由电脑程式补正,以达到零误失的完美算计,画面开启。

自己侵入人家的电脑是一回事,冒用她的名义栽赃嫁祸的绝不轻饶,称霸网路中是容不下比她强势的砂子,除之为快。

答答答的键盘声不断,时间在她破除对方设下的关卡里流逝,不知所以的葛千秋想回头一瞧究竟又担心被某人的眼刀砍死。

她到底在做什麽?

「老大,她……」

「嘘!」单无我发出噤声的嘘音,要他保持安静。

原来她正是女海盗沙琳娜,当初设想的方向并未偏差,可惜她掠夺的作风太强悍,甜美的饵不但钓不出她,反而遭一口吞噬。

海盗的本质果然不变,她把劫掠的天份由海上移到网路当中,如无法可束的横行五大洋九大洲。

「原来藏在这里呀!」指令一下,她抓住那条隐身幕後的小虫虫。

历经半个小时的捉迷藏之後,东方沙沙以身为饵地勾出冒牌货,并成功的追踪到原发讯点,一举反侵入对方系统,控制其进出权,挟天下以令诸侯。

敢玩我!

紫眸流转著邪魅之色,阴如墓风地泛著冷笑,前些日子才由网路上抓了一只千禧小虫,就送给各位玩玩吧!警官大人。

讯号一送,一阵乱码干扰了正常画面,在一秒钟内,全台北市的警务中心为之停摆,连电梯都卡在半途不上不下。

「是猎鲨专案的成员搞的鬼吗?」那七人对女海盗沙琳娜恨之入骨。

单无我非常明了前因後果,因为他们前世是死於她鞭下的桐山七鬼,今生挟怨以报。

她按下消除键,大功告成。「死於鲨口是他们的宿命,今後世上不会再有猎鲨小组。」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page23

她要赶、尽、杀、绝。

「老婆,你令我大开眼界,叫人由衷的佩服。」轻松的解决难题。

「谄媚。」

一句冷嗤让一旁的葛千秋哭笑不得,他是该回头看一看发生什麽事,还是直接走出去?

***

「咦!我好像看到二妹和小弟在探头探脑?」是不是他们?

生性单纯的东方婉婉好生纳闷,她都上船了好些天,怎麽不见十方阎王先生上赌桌与人厮杀,镇日陪著她在游轮上闲逛。

而且奇怪得很,人家跟他打招呼他理都不理,好像陌生人迳自走过,让他身後的人一头雾水,直呼他吃错药了。

是不是哪里不对劲,为何她老觉得怪怪的?

明明是要去餐厅用餐,他忽然走到一半脸色怪异地拉她去甲板吹风,等到有人来请时,才又照原定计划去餐厅,赶时间似的囫囵吞枣,草草结束一餐本该细细品尝的料理。

她是不聪明没错,可是没傻到看不出他似乎在闪避某人或某件事,拉著她像赛跑般四处走动。

此刻她手中还拿著叉子,一块香瓜要掉不掉地摇晃著,熟悉的身影在楼梯间一探一探,她相信并不陌生,且其中较矮的一位甚至伸手向她一挥,然後才好像被人拉了进去。

她可以想像他的後脑勺一定很痛,因为会被某人敲脑壳。

「你看错了,是服务人员在整理房间。」死千秋,连个女人和小孩都看不牢。

「是吗?可是他们的背影很像柔柔和取巧。」再定神一看,人不见了。

「人有相似,物有相同,你不相信我的眼睛?」表情一松的萧逢月搂著她往反方向走去。

「但……」明明是呀!

「想吃蛋就到餐厅,人处於饥饿状态会产生幻觉。」他是学医的,听他的话绝对没错。

她一脸为难的绞著他的衣服。「我刚吃饱耶!」

「胀气未通也会造成视神经的阻碍,你需要排气。」这件事就和放屁一样简单,不用讨论。

「十方先生,我的胃一点都不胀……」脸红的东方婉婉有一些局促。

他不高兴地抬起她的脸一睇。「我不叫十方先生,我姓萧,萧逢月。」

「我知道呀!你说过好多遍了,十方先生。」他的表情好难看,像在生气。

「那你为什麽老叫我十方先生?」他快被她搞疯了。

她偏头想了一下,绽出清灵的笑靥。「因为十方先生比较亲切。」

他低咒了一声却无法朝她大吼,气闷在胸怪自己没定力,怎麽又迷失在她的笑容中难以自拔,连想著要吻她都自觉罪恶。

不管了,先吻再说,谁叫她太秀色可餐,引人犯罪。

「十方……唔……唔……」

声音归於平静,相拥而吻的俪影逐渐拉长、拉长……

两道鬼鬼祟祟的影子趴在楼梯口偷瞄。

「啧,这个草包美女钓到好货了,真是踩到狗屎。」走狗屎运。

「二……二姊,你的口气好酸。」好痛哦!她又打人脑袋,呜……

「闭嘴,赔钱货,你想再挨揍吗?」她欲求不满想揍人。

「我……我不要……」妈咪,我想回家。

眼冒泪泡的东方取巧望著东方柔柔手中的肥嫩鸡腿,再看看他手上被「施舍」的鸡脚,不由得悲从中来。

为何他要一时想不开收留做贼的二姊?他的美好日子……

呜……他好可怜哦!

第九章

「久仰大名了,十方先生,我们终於『有缘』相逢了。」

冷嘲带热讽,往往最不可能发生的事通常防不胜防地发生了,不管三个男人如何安排错过,该来的总会来,休存侥幸之心。

该说是意外吧!

原本贴於耳後的小型通讯器突然失灵,互通有无的三人顿然无法联络,像盲剑客各行各的路,终於在赌场门口碰了面。

没人知道科技产品的效用有多脆弱,只要利用一台电脑就能搞破坏,让作贼心虚的人疲於奔命还搞不清楚是怎麽回事。

iq高的人不需要太多线索,稍微一动脑就能拼凑出原图。

眼前面覆黄金面具的男子绝对不是十方阎王,由小地方便能窥得大处,第一点气势上就差强人意,他没有赌徒的气质。

所谓一流的赌徒气质是稳、冷、静、敛。

眼神冷得看不出波动,叫人无从猜测手中牌面,手要够稳,神色镇定,适时的收敛眼底的光华,别因拿到一副好牌而沾沾自喜。

最主要的一点是他的手。

通常长年与赌具接触的赌徒,在食指与拇指上会留下摸牌和搓牌的平茧,而他的茧痕却在虎口处,表示他是惯拿刀、剪之类的器具,例如手术刀和止血夹。

他,不是赌徒。

「你们姊妹对人的称呼还真是有默契,十方先生不姓十方。」他为什麽要忍受这非人的折磨,一再纠正她们奇怪的思想路线。

「别拿我和东方婉婉的低智商相提并论,我不接受这种侮辱。」要她勾引个男人还会搞错对象,真是没用的大白痴。

看缩成小虾米成何体统,她是吃人老虎吗?看到她居然不上前热络一下,反性了不成?

「她是善良、没心机,不像某人城府深沉。」一开口,萧逢月就懊恼自己多事,她们自家姊妹的事自己干麽插手。

东方沙沙眼瞳紫光一闪。「阁下的面具做得很精巧,可惜不太合你的脸型。」

她的意有所指让在场的三个男人都有一丝心虚。

「你……你管不著。」祸水。

「立场不稳的人通常会有点支吾,你真是十方阎王吗?」自曝其短,她又多了一项证据,眼神不定。

萧逢月面具下的表情五味杂陈。「我当然是。」

「我不相信。」她投以轻视目光,制止单无我为他「两肋插刀」。

看你们如何自圆其说,烈火玫瑰可不是好戏弄的,就看你们怎麽支付代价。

「那是你的事,我没必要说服你。」讨厌的女人,一双眼利得像探照灯。

东方沙沙拖著平民鞋向上一睨。「我是东方沙沙。」

「我知道。」萧逢月接收到好友要他小心应对的眼神,心里一个老大不痛快。

他干麽要应付这个烦人的乖张女孩,二十岁不到一副张狂的模样,睥视所有在她面前呼吸的生物,怕弄脏了空气。

「不,你不知道。」嗯哼!不耐烦了,看你能撑多久。

「什麽意思?」他不解地看向正牌的十方阎王,一阵不安涌向心底。

暗自叫苦的单无我同样有著不安,不过他掩饰得不露痕迹,仅以眼神要他冷静,静观其变。

「阁下贵人多忘事,不久前你才以舍弟的安危威胁我得嫁给你,难道你有绑架恋童的习惯?」俗称恋童僻。

「你……」

三道抽气声同时响起。

「谁被绑架了?」晾在一旁的东方婉婉呐呐的问。

「你有几个弟弟?」蠢也蠢得有分寸,别让人家说东方家的种良莠不齐。

「一个。」东方婉婉秀气的伸出一指。

「算数不错嘛!还记得自己有『一个』弟弟。」东方沙沙特别加重语气的点明。

明媚的水眸立即惊讶地瞠大。「十方先生,你绑架我家的取巧小弟?!」

「对,而且还凌虐他,捆绑他四肢,不给他水喝,每天只能啃一块发霉的臭面包,老鼠还咬他的脚指头……」她故意比出和猫体形相同的大小。

东方沙沙夸大的描述几乎叫人绝倒,个个一脸让牛屎糊了的表情,呆滞又错愕,实在没办法正常思考,仿佛人间一大惨事正在上演。

甚至连绑架者葛千秋都受了催眠,怀疑起自己是否善待东方取巧,他有好些天没下去舱底「探望」,说不定他吩咐照三餐送饭的服务生都怠职了。

小说)

page24

「不会吧!他看来是那麽活蹦乱跳,应该不具短命相。」他口里低念著。

葛千秋嘴上是说服自己不碍事,但心下的忐忑可是难以平静,担心真如她所言的悲惨。

「十……十方先生,你心肠好……好狠毒,我家小弟天真无邪,你为……为什麽要害他?」呜咽不止的东方婉婉泣诉十方阎王的罪行。

「我没有……」涨红脸的萧逢月真想砍人,人不是他杀的……呃!不是他绑架的,他怎麽知道小鬼是死是活。

他讨厌和人打交道的原因就在此,颠倒是非,说长道短,无中生有,明明没做的事却要帮人家背黑锅,他干麽要当忍者龟。

就为了一点点私心判他死刑不公平,他是中了「美人计」,想把笨美人打晕拖回山洞教育。

「东方婉婉你是大罪人,因为你没看好他,等东方取巧头七那天,你就去陪葬好了。」

东方婉婉差点晕厥。「取巧你好可怜,姊姊对不起你,我很快就来陪你……」

萧逢月急了,她在说什麽鬼话。「你别相信她的话,我绝对没有加害令弟。」

是他们。

他眼神一转,苦笑的单无我和无力的葛千秋都快没脸见人了,烈火玫瑰的确名不虚传,搬弄是非的本事高人一等,叫人百口莫辩。

要推人下地狱不用出力,只要借把刀就成,怕死的人自己往下跳。

「是啊,最好别信我,小不点死得不瞑目,而你却和杀弟仇人厮混,不会良心难安吗?」哭吧!女人的眼泪是最佳武器。

泣不成声的东方婉婉已经让愧疚压得抬不起头,没发现某个人讪笑的嘴脸。

「恶魔女给我闭嘴,你没瞧她哭得好伤心吗?不落井下石你会少块肉呀!」可恶的笨女人居然推开他。

当他十恶不赦吗?

见人痛苦是我的乐趣。「东方婉婉,你还不替小鬼报仇。」

一说完,看似蒲柳之姿的柔弱女子竟然摇身一变成为杀手,招式狠厉而绝情地逼向戴面具的男人,身手确实非凡。

杀手出身的葛千秋见状一惊,连忙出手相助,一一化解锁喉的凌厉。

谁也没料到水一般的娇柔佳人是练家子,所走的武功路数是属於阴柔一派,每一招都能克制刚式,攻得人无力招架。

十几分钟後,外围已经有人喊价加注赌一局,场边的加油声不断,一边倒的倾向美女。

「单老大,我快不行了,麻烦和你老婆商量一下,高抬贵手。」他看得出来东方婉婉是听令於谁。

头痛不已的单无我转向放火者。「老婆,你赌哪一边赢?」

「我以为你会请求双方停火呢!赌我们的婚姻,东方婉婉会胜。」因为打赢女人会没面子。

她看准那两个男人有意退让,他们不可能当众打女人,虽然是她自找的。

「我不赌,聪明人晓得谁占上风。」就让他们玩个过瘾出出汗,对身体健康有帮助。

「置朋友的生死於不顾,你够资格下地狱。」地狱的门越来越窄了,只因人太多。

他欣喜的一笑吻上她的唇。「老婆,我有多久没说我爱你?」

「三十一分钟又七秒。」她看了表一眼说,她对他的示爱有了免疫性。

「好长的时间,我是个失责的丈夫,我爱你,老婆。」他深情的烙下长长一吻。

「我可不爱你,姓单的。」她回以火热的吻,表情依然不屑到极点。

「你矜持嘛!继续保持你传统妇女的美德。」他不在意地揶揄她。

「有病。」她不理会他的看向已是满身伤的作孽者。

身为烈火帮帮主的儿女,他们遇到的凶险比一般人多十倍、百倍不止,为免死在仇家手中,自幼便有师傅教授防身术和攻击要领。

因此,四个同父异母的姊弟都拥有一身好功夫,只是烈火玫瑰的名声盖过他们的杰出,自然没人去探究其他人是否成器。

尤其是东方婉婉的气质和娇柔是属於楚楚动人型,谁会晓得她具有黑带三段的功力。

而一天没男人就骨瘦难受的东方柔柔是天生的花痴,男人眼中的她是暖床宝贝,恨不得时时刻刻和她在床上周旋,哪管家里的黄脸婆咬牙切齿地欲揪出狐狸精。

若是身手不好早打成原形了,哪能四处卖弄风骚勾引男人。

再加上理论上是小孩的东方取巧,三个人给外人的感觉就是不具威胁性,等吃了亏才知猫的爪子杀伤力不下一头凶猛的老虎。

「单……单老大,我三个……三个月不支薪,全……全年无休……为你卖老……老命,你好心点……」呼!好喘,快累死了。

死月亮真不是东西,没见他拚死拚活的抢救他一条烂命,还在一旁扯後腿,怕他伤了如花佳人。

「自个保重,我赌你们输。」信他遵守诺言才怪,朋友交情并非一天两天累积而成。

「什麽?」他干麽打得气喘如牛,乾脆把正主儿推出去受死。

葛千秋边应付东方婉婉疾风似的攻击,一边对著萧逢月嚼耳朵,两人同时不怀好意的一睨忙著亲吻心上人的正牌十方阎王。

「住手,我不是十方阎王。」摘下面具,萧逢月以真面目示人。

早已见过他本人的东方婉婉不相信他的说词。「你还想骗我?」

「婉婉小姐别激动,我可以向你保证他不是十方阎王。」和事佬连忙出声澄清。

「你们联合起来骗我,不是他是谁?」她气愤的流著泪出招。

两个男人默契十足的一出手,以不伤她的程度擒住她双腕,架高她至单无我面前,无视他挤眉弄眼的怒视。

「他才是什麽十方阎王。」

「是你?!」

远处有两个妙龄女子心怀怨念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