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染火玫瑰 > 第11章 「我不想逼你一下子爱我太多

第11章 「我不想逼你一下子爱我太多

人厌的家伙如出一辙。

固执、蛮横、黏人、不死心、纠缠不休、紧缠著不放、笑得可恶兮兮……

「老婆,你别再瞪我了,是你当众宣布我们的喜讯,我是宠妻俱乐部的会长,当然要唯妻命是从。」他可是等了好久才等到大好机会下手。

呃!是抢婚。

「少给我废话一箩筐,拿下来。」她伸出手来要他想办法。

满面促狭的单无我吻上她的手指。「很漂亮的戒指,象徵我们永恒不变的爱情。」

「去你的永恒,我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她发火的箝制住他咽喉施压。

「我好幸福呀!老婆,你要陪我在床上打滚一整天。」他毫无惧意地抚上她的脸,笑容里只有满足。

他等这天,等了千百年,多希望和她重温往日旧梦。

「你不相信我下得了手?」想杀他的念头十分强烈,指尖的力道不由得地加剧。

他依然笑得深情,彷佛死在她手上是件快乐的事。「我爱你,沙儿。」

「我恨你,你真可恶,可恶到极点……」她松开手,双拳直往他胸前槌去。

是心软,与爱无关。她在心里辩驳,可是连自己都不相信。

「老……老婆,让我喘一下气,我没法……法子呼吸。」已呈铁青的脸色是他曾濒临死亡的证据。

他是赌徒,所以用生命赌她的爱,而他向来与幸运并肩同行。

她气得背对他,手上的动作自然停下,「死了最好,省了一口棺材。」直接毁尸大海,再谋夺他的财产。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page21

「我怕你舍不得,夜夜孤枕难眠数著豆子。」他由後环向她的腰,胸口贴著她後背轻喃。

她嫌热的扭动身子企图甩开他。「少当我是抱枕,没你的日子是天堂。」

气死人了,他干麽抱那麽紧,游轮在大海上跑,她还能跳海吗?

根本走不了。

「可我记得你锺爱地狱风光,而满手血腥的人是上不了天堂,但我会陪著你。」他动情的吻吻她耳後。

他知道?!「你不要舔来舔去,我做了什麽血腥事上不了天堂?」

她在试探他对她的过往了解多少。

「你杀了我好几回,我乐意公诸你的残酷暴行,第一次你差点让『它』不举。」他阴险地抓住她的手往後一覆热源。

「你……你放开啦!」这人好卑鄙,居然……

单无我握住她小手上下抚弄。「你该向它说对不起,你伤了它的自尊心。」

「别开玩笑了,你的……那个想自杀呀!」好奇怪的感觉。

「唉!你一点悔改之心都没有,要不是它很坚强的『站』起来,你的幸福就毁在那一脚了。」他一手放在她胸前轻揉。

「单、无、我,你到底在干什麽?」她不会无知的看不出他的企图。

他轻咬她肩头,引起她一阵轻颤。「尽丈夫的义务。」

「我不是你老婆。」不可否认,他的爱抚让她很舒服,身子热了起来。

「老婆,你又不乖了,我这个妻奴哪里做得不如你意?」他挑逗地解开她腰间的束带。

「妻奴?!」她楞了一下没注意背後的珠链已然被他解下,丢弃於一旁。

「让妻子快乐是丈夫的责任,你尽管奴役我做你的奴隶,我不会有二言。」他轻柔的摩挲著雪白美背。

你当然不会有二言,倒楣的是作茧自缚的我,为了一时的乐趣陪葬自己,当著众人的面出一次大糗,她干什麽还要牺牲。

事情的发生叫人措手不及,她根本尚未搞清楚是怎麽回事就被赶鸭子上架,平白多了个束缚的婚戒以及她不想要的老公,晕船叫她连心也晕了。

什麽前世今世她一点印象也没有,只是自从他出现开始混乱她的正常判断,自诩聪慧过人的脑袋有了错误逻辑的组合,刚烈的性格居然无法在他身上发挥,一再地违反自己的原则。

很难去踢开飞蛾扑火的他,那壮烈的神色叫她心口沉郁,仿佛一根刺扎在肉里,顺著血液流向心脏,有一下没一下的扎著心窝。

爱他难,不爱他也难,两难之中孰重孰轻?

烦恼的东方沙沙左右矛盾,浑然不觉那一身让单无我饮了一晚醋的喷火衣裳被褪去,细嫩的浑圆正捧在他双手。

莫名的痛唤醒她的神智,他咬了她。

「姓单的,谁叫你假戏真作,你脱女人的衣服还真快。」手肘一拐,她趁隙滚到床的一头抱起枕头一遮。

扼腕呀!他差一点就得手。「禁欲太久了,所以有点急迫。」

「少来,我看你手脚纯熟得很,三两下就得寸进尺。」她冷笑地穿上他刚脱下的衬衫。

「你有一副美丽的胴体,多馀的衣料只会磨损你的肌肤。」可惜了,少了一饱眼福的机会。

不过他的衬衫穿在她身上别有一番风味,像迷路的精灵在人间使坏,用著一双紫色翅膀洒下金色磷粉,迷惑每一颗迷失的心。

一直没用心去注意她的美,黠光闪闪在眼底跃动,气质清冷却拥有火一般的烈性,肩上的玫瑰刺青鲜活了她的生命力,柔和了喷火性子。

她很美。

美在无形的魄力,刚柔并济地突显独特的魅力,收发自如的妖艳是她潜藏的娇色。

美得无法无天,美得狂妄任性,美得叫他无法自持,想要她的欲望在下腹蠢动,世间没有一个女人能撩拨他至此。

「别用你的眼光意淫我,这该死的戒指要如何取下?」她不习惯身上戴著首饰。

刚才固定红钻的戒勾扎了她一下。

他失笑地摊摊手。「我是在欣赏老婆的美丽身体,戴上我的戒指就是我的人。」

欣赏是静态,淫是「动」词。

「单无我,你到底想要怎样,一只戒指就想套住我?」她永远不会是他的人。

「老婆,你该改改口,别老是连名带姓的叫我,我会很伤心的。」他的表情刚好反应出相反情况,非常开怀地笑著。

她受不了的扬扬手上的戒指。「够了吧你,你在公司也是这副要死不活的痞子相吗?」

「我是为了增进夫妻闺房乐趣才一娱老婆大人,凭你要债的本事会不清楚我在公司的形象吗?」他磨磨蹭蹭地挨到她身边。

他不冷血掠夺,但是始终与人保持一段距离,以合理的方式壮大单氏企业,洞悉市场抢先一步开发,垄断中下游的资源使其一枝独秀。

外界传言他是商界奇才,冷傲孤僻的怪胎,谈生意从不涉足风月场所,烟酒不沾,女色不近,活脱脱是戒律院的和尚,只差未落发修行。

其实只有他最明白,金钱并不是他所追求,三十年来的等待是她,再堕红尘是为爱。

爱她,他可以有多种面貌,随时因她而改变。

「那麽请你恢复正常,正经八百、一板一眼地面对我。」至少好对付。

他轻轻一笑地拥住她。「老婆,别当我是敌人,我唯一会做的事就是爱你。」

「口蜜腹剑。」甜蜜话容易让人沉醉,东方沙沙眼一睇的偎向他怀中。

毕竟她才十九岁,历练没老奸巨猾的他多,一颗又一颗星星爱语往她砸来,未心动也先砸晕脑袋,被爱拐了心。

「不要怀疑我的真心,只要你开口,我会为你弄来全世界。」豪语不用钱,但是说得令人动心。

「例如单氏企业?」

「它是你的,我随你的意思。」他不在乎万贯家财,只要她。

东方沙沙不屑的想,我要它何用,搞垮它比较快乐。「戒指真的拿不下来?」

「你……」她太狡诈了。「听说这是魔法戒,只要彼此相爱的有情人一套就能天长地久,一生一世不分离。」

「真的假的,我又不爱你。」无稽之谈,她会相信才怪。

「老婆,你还要口是心非多久,问你的心最清楚。」他将手覆在她心窝上。

她沉默了。

「我不想逼你一下子爱我太多,一天一点点就好,我有耐心等你的心长大,因为我爱你。」其实,他也是贪心的。

爱,能有多深?「你很讨厌,逼得我无路可退。」

「老婆,我用一世来爱你,你并不吃亏呀!」他笑吻她的发丝。

「谁说不吃亏,我才十九岁,而你三十岁了,等我二十九岁时你已是四十岁的老头。」带不出去见人。

单无我宠溺地微笑。「我会好好保养这张脸,五十年不变。」

「你妖怪呀!」她冷睨著他,忽地贴近他的眼。「或许我们该实验一下。」

「实验什麽?」没头没脑的谁懂她的意思。

「婚姻。」

倏地,他两眼发光。「当真?」

「试试无妨,反正可以退货。」不合则离。

「休想。」他一翻身压住了她。

永远,很短。她在心里念著。

这一夜,他们试验婚姻。

夫与妻。

结合。

***

「不好了、不好了,公司的电脑被骇客侵入了,所有资料都……啊!我什麽都没看见……」

又是冒失的葛千秋,明明什麽都看见了还背过身大喊无辜。他心里苦笑著时运不济,老是挑错时机上门抓奸……呃!说错了,是上门报忧,「奸」还轮不到他来抓。

总有一天他会死於莽撞,不懂看时机的胡闯乱逛,拿别人的舱房当菜市场任意走动,要人不发火才有鬼,他的头皮全痒了。

小说-

page22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他要会卜卦就好了,驱吉避凶,永保安康。

去!好像在帮铁路局打广告似,火都快烧到眉毛还管他安不安康,有没有命在才是最重要,误闯人家的温柔乡是天理不容,千刀万剐不足以形容。

「很奇怪,为什么我房门的备用磁卡特别多,人人都有好几副?」略显慵懒的女音沉了一些。

「我也很怀疑,记得他已『缴械』了,怎麽我眼睛花了,瞧见他手上尚有一张似曾相识的磁卡?」

要死了,他干麽把证据拿在手中没收,分明向人昭告「我有罪」。

「这回又是谁不儿了,穷嚷嚷的家伙真是你单氏企业的总经理?」公司没倒算是奇迹。

单无我低哑的闷笑回道:「我靠他的美色拉拢达官贵妇,成果斐然。」

什麽嘛!当他是交际男呀!戎马将军岂是阵前卒,一眨眼到十里洋场外,令人欷吁不已。

「喔!具有花瓶作用呀!难怪他职位节节高升,原来是靠下半身升官。」她的嘲讽让人脸发黑。

「上天有好生之德,物要尽其所用,即使是垃圾也能做资源回收。」填海、铺路、盖房子。

花瓶?垃圾?他们真毒呀!

三条黑线浮在葛千秋颦起的眉间,一脸苦瓜地任人奚落,自首总可减刑吧!没必要你一句我一句的挖苦,无名英雄的功劳老是遭人忽略。

「你们穿好衣服了没?我可以转身了吧!」别害他长针眼。

「你对著舱壁讲话好了,我不想再吐了。」这叫面壁思过。

葛千秋不服污蔑的喳喳呼呼。「喂喂喂!小姐,你做人身攻击。」

「你?」东方沙沙冷笑的拉高被子一裹,「不屑。」

「哇,你的口气太轻蔑人,我家世清白,五官端正,不作奸犯科,每年按时缴税……」

「档案七之三,外号:七面锁魂使者,六合会首席杀手,十七岁出道,十九岁被杀手组织吸收,三年前挨了三刀六孔才顺利退出,杀人数一百零七名,多为高官、富商。」

「你……」葛千秋惊讶的说不出话。

「够详尽了吗?要不要列张你历年来的风流图表,比较一下优劣指数?」金玉其外,一肚子烂帐。

葛千秋的表情阴郁得难看。「我能请问你资料从何而来?」

「神仙托梦,如何?」网路游盗无所不能,再严密的关卡她都闯得进去。

从他敏锐的闪过她的攻击时,种下的怀疑因子促使她追根究底,贩售不为人所知的秘密是她赚钱的方法,不追个清清楚楚怎能罢休。

黑手党,三k帮,日本清流组……一直到越南帮,她无一放过地侵入重重关卡,最後选定六合总会的陈年档案库。

果然让她翻到不少有趣的「史料」,他辉煌的成果不下於烈火玫瑰。

只要是人就一定有迹有循,她向来服膺这个可靠的道理,没人能轻易逃得过她的狩猎,在掠夺这一行她是佼佼者,从无失手过,只在於时间长短。

「说个能令人信服的藉口,你以为我会相信鬼话?」过往摊在阳光下让他由心底感到不舒服。

「看你手握成拳是想逼供是吧!你该问问我身边的男人信不信神鬼之说。」人家可是走过生生世世。

被点名的单无我不能不说她很可怕,居然查知好友的过去。「她不好惹,我身上的伤全是她的杰作。」

「你嫌不满意吗?要不要试试体无完肤?」她不会因两人有肌肤之亲而手下留情。

她还是要毁掉这艘迎风号。

单无我乾笑的先行降幡。「老婆最大,我甘拜下风。」

「嗯哼!」算他识相。

全身酸痛的东方沙沙背靠著床头柜,「试验」的感觉不算太坏,她并未刻意保留处子之身,对性亦没有强烈的道德感,一切顺其自然。

虽然有肉体关系在,她仍不承认他们的婚姻,在公海上发生的事一律不具法律效用,她不会傻得葬送自己,在她仍然渴望自由的年轻岁月。

他爱叫老婆是他个人意愿,她采取不回应也不回避的态度,电视、教科书有时也会教授两、三招绝招。

「两位可不可以别再打情骂俏,燃眉之急迫在眼前。」葛千秋悄悄的用眼角一瞄,心里叹了一口气。

他们真是狂到极点,好歹他人在这里,做做样子装作有廉耻心,至少披件睡衣或是衬衫什麽的,光著身子相拥想害他欲火上升呀!

他现在缺床伴,人跑了还没追回来。

正了正色,单无我开口一问:「怎麽回事?」

「有人入侵我们公司的电脑,锁住了现存於主机体的资料无法读取,公司运作陷入停摆状态。」这事够紧急吧!

时间拖久了将不利企业声望,工作流程严重落後,人工时代又流行了。

「知道是何人所为吗?」眉头一拢,一丝不苟的严肃浮在他脸上。

轻叹一声的葛千秋将传真「射」给他。「早叫你别拿公司来玩,这下惹得人家不快了。」

「是她?!」女海盗沙琳娜。

「连警方都束手无策的网路骇客,你想该如何处理?」直接把单氏企业送人?

「我……」纸张由手中被抽走。「老婆,你对抓小偷有兴趣?」

她大略的浏览一下撕成两半。「不是她。」

听到撕纸声的两个男人来不及抢救,看著传真纸变成纸屑满天飞舞,一片片如雪花般掉落。

「老……老大,你老婆未免太果决了吧!」是太狠了,他保留用语。

单无我头痛地一扶额。「老婆,那张纸和你无深仇大恨,用不著毁尸灭迹。」

「没用的东西就该丢弃,你留著当宝吗?」她无情的说,由床底下取出心爱的手提电脑。

「你要做什……你……」两眼一瞠,单氏企业电脑的资料库已打开在萤幕上。

「闭上嘴,别让我瞧见你的蠢相。」她最受不了白痴哇哇叫。

东方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