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绝艳相公 > 第1章 咦

第1章 咦

《绝艳相公》

一二小说www.12xs.com,最有站,提供经典的文学名著、武侠小说、言情小说、人文社科类书籍在线阅读,所有TXT电子书手机免费下载阅读,我们提供给您的小说不求最多,但求最经典最完整

page1

头痛呗!

序、序、序,什麽叫序呀!根本是骗死人不偿命的大笑话一则。

连大编、小编,乱七八糟编都不写,为什麽要荼毒我们这些可怜的小虾米,我们也不要写啦!大家一起来发动罢序运动。

啥?不行?!

那麽来打个商量,新作家写序,反正他们没写过嘛!多多益善好表现自己不就好了。

像我们这种放到生腐生醋的「老人家」就不必了吧!人家有老人年金,七十岁以上健保免费,还有一堆半买半送的好处,我们只是要求比照办理而已,真的不是很贪心啦!有汤大家喝嘛!

但是——

各位青天大老爷呀!阿秋来哭给你们看了。

瞧瞧咱们家的阿编编多狼心狗肺,尤是那个说三句话就赶紧换手的小奸纯,你还我清白呐!

她……她们(复数,省得有人说我偏心。)太奸诈了,说好了一人一篇序放在一本书里,是一序一本喔!

大家把眼睛睁大些,在「出租王子」系列中的《王子宠上天》里,居然没良心地将三篇序同挤在一本,简直是诳我嘛!

到底是谁的错赶紧承认,阿秋仔是个心地善良、头顶光环的一级好人,绝对不会与你(们)计较。

瞧!狗头铡都收起了,阎王镰、死神链、三寸夺魂钉一样都没用,柜子上那些瓶瓶罐罐过期的狗罐头阿秋仔也没冒充海底鸡、红烧鳗寄给阿编仔享用,实在是非常仁慈是不是。

快呀!给点掌声,最好颁面杰出女青年奖章,上面黏上n张千元大钞当奖励,阿秋仔绝对会抵死不从的先收为快。

人不与钞票过不去。

还有呀!

下次别卑鄙无耻地叫人唾弃,序给我放前後篇幅,害我差点漏看了,以为有两头肥猪在出版社「横」行。

食言而肥这句成语用不著小笨秋解释了吧!一篇序一本书,你们坑了我。

p.s.1:徐娘(没半老),别抱怨我只会「折磨」你和小阿纯,谁叫阿秋仔住在荒山野岭的孤坟中,只认识你们两位少心少肝的,难不成下回要找小英妹下手?(嗯!可以考虑喔!)

p.s.2:老天禄的鸭舌头真的太咸了,你们北部人太重口味,不如我阿母的卤鸭舌头,那才叫好吃,用最醇的酱油喔!(阿母太后在酱油工厂工作,行销全台湾喔!非常的出名。)

可惜买不到鸭舌头,不然真要吃到翻肚了,阿纯心肝,你不是说要寄生的来给我阿母卤吗?

等你喔!

p.s.2-2:徐姊说:亲亲美女秋,够媚吧!下次请你阿母卤豆干给我吃,我超爱吃豆干、花干。

楔子

风和日丽好祭天。

香案一摆,三牲猪、鸡、鱼,五果案头落,三杯薄栖落黄土,一敬月老。

一盏神仙水,两坏阴阳土,混入西天沙,搓出两个人间个人儿,一似男来一似女,写下生辰八字,红丝线头缠两端孤男和寡女,系起今世盟,天妒地怨情关开,渡来千世缘。

逆天之举。

“怎么回事,搓了老半天搓出两个丑泥儿,你到底行不行呀?”

“娘要生子儿哭坟,有本事你来动手呀!嫌东嫌酉嫌米贵。”撩撩乌瀑发丝,媚儿眼一句尽是抱怨。

“一粒米也要银子呐!你当猫爪在地上扒两下就能长出一把米吗?”心疼呀!米整把整把的洒太浪费了。

待会得叫下人扫一扫,多少能煮成一锅薄粥,加点葱花什么的拿到街上便宜卖,一碗少说十文钱,卖个十碗应该够回本吧!

这女人太好命了,吃米不知米价,长年黄河大水死了多少人呀!还不是就为了少一口粮,爹死卖女的换一碗饭好求温饱。

像她早晚会被雷公劈死,不懂食物的珍贵,天罚她嫁了个木头相公。

“又不用你掏金掏银,少在一旁拿秤秤斤两,滚远点。”只会说风凉话。

水沙土和出两个泥人儿,一身薄纱短衫,绝美无比,忽而将其打碎,与红丝线一同揉入泥团内,淋上桃花瓣提炼出的花油。

只见纤纤绍指引来一道火,修地洒向渗有桃花油的泥团。迅速点燃其中的丝线,不一会丝线成灰融入泥团,她重塑成泥人,分成男形与女形。

“拿着。”

“休想,你自己来,我的手没空。”双手灵巧只为数银子。

女子冷哼一声地捏好五官,早知她只勤于与银子有关的事物。“坐享其成的事你最在行了。”

“这么说就伤感情了,这份今生注定无姻缘的生辰八字可是我煞费苦心找来的,好让你得以行逆天大法,这么够义气的朋友还嫌。”

逆天可是会折寿的,她也算是帮凶,不知道折寿会不会折到她的命来?将来要有个万一,把她葬在自家后院就好了,她与银子有共命之情,死也要守着她的银子。

虽然她不过叱喝一群乞丐去跑腿,好歹张了口讨个顺水之便,小猫儿再埋怨就没了道理,没几个人有本事在短短数日之间,找到命犯孤驾的年轻姑娘。

“晴!辛苦你了,小气财神。”倒插三粒香,一道蓝烟忽地窜空而去。

成了。

“不客气了,玉猫儿曲瞄瞄。”有趣极了,真想看看那人失身的错愕。

一个天生无姻缘的阴阳术士。

“玉师弟一定会感谢咱们为他所作的努力。”大恩不言谢。

盘着算盘的精明女子弹了一下盘珠,“这回我预估可以赚五十万银两。”

“才五十万银子吗?”她高估小尘尘的“绝艳”姿色了。

“当然你那位退隐的国师师父更值钱,我等着他来送礼金。”不怕银子重,不管多远她都会去搬。”

“呵呵…··那个老不修,让他当衣当扬尘如何?”曲瞄瞄娇媚的一笑。

“尽量咯!”即使她富可敌国,也不会有人敢来动她银子的主意。

所以,她亦笑得很开心。

只是,在某个地方,有个艳如女子的男子背后突生寒意,不小心打破他最在意的玉如意。

似乎,从此不再如意。

第一章

扬州城西有户人家,鸡鸣前必起,汲水洗豆转石磨,一粒粒橙黄饱实的黄豆混着甘泉水,磨呀磨成白中带黄的水稠物,顺着磨孔滑入大木桶中。

一勺勺石灰均匀的洒下,有些岁月痕迹的木杆子搅拌着不曾停歇,木桶里渐渐现出凝软的白嫩。

并非四角方方的豆腐块,而是一整桶的豆腐脑,佐以糖水和芝麻、花生之类,等天一拂晓卖给晨起的扬州百姓们。

人家说家有一宝犹胜大罗金仙,这会儿张家老爹可是笑得嘴都合不拢,养个闺女今年一十七,琴、棋、书、画……呕,除掉最后一项是样样不精通,只会做让全城人流尽口水的豆腐脑。

而自己闺女性子挺怪的,一七天只卖一1了碗豆腐脑,桶内的豆腐脑刚好是一百零一碗的份,不多不少绝不闪失。

咦,可怎会多出一碗呢?

其实原因非常简单,所谓怪人有怪友,偏偏她又住在扬州城,4rxf不跟扬州名胜沾上一点关系。

因此,那多出来的一碗豆腐脑专为孝敬敛财有理、银子最美的扬州首富一一莫迎欢。

“好姑娘呐!给我一碗豆腐脑,加花生和栗子米。”二十文一碗的价码可真便宜。秀色可餐呀!

“果儿妹子,小生要一碗豆腐脑,红豆添相思呀!恼我一口甜。”真甜——的脸蛋。

儒衫打扮的年轻夫子不忘吟句诗,故作风雅地多在摊子前停了一会,用眼神传递浓浓爱意。

不过,他的多作停留很容易引起众怒涸为等着买豆腐脑的客人还排到街尾呢!不需要张家闺女开口赶人,几只脚已往他背上一踢。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page2

当然没人在意他的哀嚎,少一个人在前头抢食就多一个人有机会吃到张家嫩口的豆腐脑。

寻常的豆腐脑一碗五文钱算是坑人了,但是张家闺女巧手所制的豆腐脑硬是风味独特,叫人一吃再吃不生厌,口齿留香。

听说皇上有回南下探视凤仪公主,亦即是素有“小气财神”之称的莫迎欢,一不小心错喝了那第一百零一碗的豆腐脑,当下赞不绝口地想再喝一碗。

只是呀!皇上犯罪……呕,是皇上这九五之尊也难有例外,今天卖罢就没了,明天请早,休想她再动手磨豆子搅豆浆。

一句话:她累了。

这……这……冒犯天威该不该诛九族?

偏皇上老儿早被他生性古灵精怪的义妹磨得没脾气了,反而哈哈大笑地连说三个好字,“第一豆腐脑”的御赐匾额在隔天就挂上张家门口的横梁上,风大雨大也吹不落,一碗二十文的豆腐脑被凤仪公主拗走了两百两黄金。

皇上银子多嘛!乞丐的小碎银她莫迎欢都不放过了,怎会少挖了金山银山,当然要“涨价”,谁叫他拿错了碗呢!

说起张果儿算是个美人,唇红齿白、眉目如星月,粉透的水嫩肌肤像三月早熟的春桃,未见鲜色先闻甜蜜,令人口舌生津想先咬一口。

江南十大美女排行第三,但是扬州城内近年来不盛行美人,反倒是有“一技在身”的独特女子最受公子哥儿、富绅的青睐。

原因不外是扬州三名胜的平凡面貌竟能引来“奇缘”,嫁得丈夫个个是人中之龙、盖世英雄,其中还有九王爷呢!

娶妻娶贤已经过时,现今是娶个有“才能”的女子才能旺夫,尤其容貌又不差张家摊子自然是门庭若市,来看豆腐娘赔!

“小果儿呀!婆婆能不能多买一碗,我家孙女最爱喝你匀的豆腐脑。”

“一人一碗,一人一碗,李婆婆别仗着老街坊关系攀交情。”

“对嘛、对嘛!你买了两碗,我们后头的人岂不喝不着。”

不等张果儿拒绝.王家嫂子已先一步开了口,陈家小婶跟着应和,生怕快见底的桶儿没她们的份。

更快的不平声随之扬起,害得脸皮薄的老婆子匆匆地落了二十文就赶紧往边移,以免因一碗豆腐脑而晚节不保,多了个“贪吃”之名。

张家豆腐脑远近驰名,不分男女老少都爱吃,可借一天只卖一百碗,所以比他人贵上四倍依然抢手,不到半个时辰光景就告蟹。

“最后一碗了,诸位明儿个请早,有劳各位乡亲不辞辛苦地来关照,小老儿要收摊了。”

“啊!这么快呀!”

“唉!我排了三天呐!还等不到一碗豆腐脑。”

“还说呢,打从半个月尝过那碗豆腐脑,我口里还忘不了那味道。”

“看来明天要早一点来排队,不喝上一口绝不甘休,豆腐脑……”

没有多加刁难,张老爹一喊收摊,扬州百姓失望的摇摇头走开,平和地叫人起一丝怪异。

既然有人群聚集的地方就一定有是非,张家的豆腐脑摊肯定叫人眼红嘛!那些地痞流氓、土财主什么的难道都不来找麻烦吗?

像是收收保护费啦!仗势欺人地硬是人家卖他一大桶豆腐脑好牟利,甚至直接把人掳了走,奴役人家闺女做一整天的豆腐脑大赚一票。

最后一项有人提议过,但是在张果儿的美目一喷之下作罢,免得那第一百零一碗的豆腐脑飞了。

真正的原因在于她棋、琴、书皆不精通之外,那独彼长的画,她的“画”功一流,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地堪称一绝。

只是她一不画山水,二不画花草鸟兽,三不画仕女人物,四不画……

总而言之,她作画的纸有一定尺寸,一般以门公尺星上之吉祥尺寸,纸张只有红色与黄色两种,而且只能用朱砂书写。

更重要的一件事是下笔前必须先念咒,不可不定神或与人交谈,其咒如白衣大士神咒、福德神咒、九天玄女神咒,画完之后还得以笔头反向区三次,严禁心术不正或举止轻浮。

她到底画什么呢?

说穿了不值三文钱,她在卖豆腐脑的闲暇时间兼任另一项重大任务,让全扬州的百姓对她又敬又畏,只差没立店供奉。

她是一位女符师,擅长画符。

像是小儿符有小儿关煞符、育惊符、小儿夜啼符、冲犯符、天师爷收惊符……等等。

双合符有男女和合符、良缘符、情通符……招财进宝的亦有财神符、财利符、财宝符……其他尚有治病的符纸及镇宅用符……凡是经她素手一写画的符令无不灵验,其中不乏有惩戒恶人恶行的符纸。她的符法力高强、声名远播,没人敢拿一条小命来挑衅,所以说她是扬州奇景之一也不为过。

“果儿呀!要不要爹帮忙提桶子?”张老爹是有口无心,说话时边囫囵的吞着稀饭配酱瓜。

生儿子有何用,不如生个巧手女儿,让他这老儿下半辈子不愁吃喝。

“爹,你挡住路了。”不高不低,听不出喜乐在怒的女音如投弦声—出。

“幄。”移了臀下的小板凳,大碗公内多了两条小鱼干。“饿了吧!先去吃稀饭。”

“我等树头。”她仍是一派的悠然,似乎少了七情六欲。

这可不是所谓的手足情深,年方十七的张果儿有个小她五岁的弟弟叫树头,她等他的原因是一一洗碗。

张老爹没读多少书,头胎女儿就取名叫果儿,第二个孩子名为树头,意思是吃着果子要记得树头的辛劳,开花结果全靠它了。

“甭等人了,那小子一下了学堂肯定去胭脂湖玩水了,哪有可能七早八早赶回来洗一百零一个碗。”一说完,他叠上第一百零二个大碗公。

竹筷子一扯扯出一根小竹丝,张老爹用来剔牙,方便得很。

“没关系,我等他。”反正她不饿,迟一点进食不打紧。

木桶子一放,纤纤素指一捻,拢起的双眉不由得地出现十七年来第一道困惑细纹,似乎有件她难以理解的大事正在发生可她算不出来。

五术中的山、医、命、相、卜对她而言是陌生,学习画符纯属意外,连她都觉莫名其妙的巧合。

幼年丧母,她陪同伤心的父亲及年幼的么弟送娘亲棺材下葬阴山山头,据说那是娘亲生前最爱的小山头,有明媚的风光还能俯望扬州城,鲜有人烟。

或许在出生时忘了带来属于有关人的感情,她并不觉得悲伤,生、老、病、死是人的一生必经过程,亲人的哭声让她纳闷不已,独自走离纸钱飞扬的新坟。

一位老婆婆在桃木下向她招手,她没多想的趋前靠近,一本发黄的小册子开启了她另一段人生。

虽然大字不识半个,可是她画得有模有样,并为此向识字的夫子习字好看值册子上的黄字;而书册年代久远,不少晕黄的字迹几乎难以辨认。

好在她一向很有耐心,一笔一划慢慢的描绘,照着册子上的指示去使用符令,至今尚未出过差错。

“果儿呀!沈大娘的脚痛,你画张符来治治我的脚,疼了一上午了。”

如意茶楼的女掌柜肿着一只脚,一高一低地跳着进门,吆喝的大嗓门有着难以忍受的疼痛。

“壮大娘,你该去找华神医瞧瞧,太过依赖符纸治痛不是件好事。”身一移,她伸出手扶着行走困难的老街坊。

“哗神医哪有你的符纸好用,不消半刻钟就能止住了疼痛。”神医的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