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书呆小修女 > 第1章 「别傻了

第1章 「别傻了

《书呆小修女》

一二小说www.12xs.com,最有站,提供经典的文学名著、武侠小说、言情小说、人文社科类书籍在线阅读,所有TXT电子书手机免费下载阅读,我们提供给您的小说不求最多,但求最经典最完整

page1

楔子

神爱世人,甚至将牠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訑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

约翰福音三章十六节

唯有基督在我们还做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神的爱就在此向我们显明了。

罗马书五章八节

因为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

罗马书三章廿三节

凡接待他的,就是信他名的人,他就赐他们权柄,做神的儿女。

“我愿向神承认我是一个罪人,相信主耶稣基督为我的罪死在十字架上并且复活得称为义,现在我愿意接受并承认她做我个人的救主。”

手拿十字架的金发老妇面容慈祥,黑色的修女服衬得她圣洁无此,彷佛在上帝的慈光下得以洗净人间痛苦,还诸全然的平静。

可是光透过彩绘的天窗照在她脸上,一抹淡淡的苦恼使她看来像……尘俗中

人。

在她面前背跪着一位四十岁出头的美丽女子,看似虔诚地祈祷,右手覆上左手低首抵着前额向全能的主恳求,一小撮没塞好的红发露了出来。

通常红头发的女人脾气都不太好,而这位美得叫人叹息的修女听说有点不寻常,至少她不似一般修女循规蹈矩,脾气则是尚可。

尚可的意思是在她想叹气的这一刻尚未发作。

“伊兰修女,我死后一定上不了天堂。”一想到此,艾莲娜就觉得自已有愧于上帝开释之恩泽。

金发的伊兰轻喟地在胸前画了个十字。“院长,妳想太多了。”

神是慈悲的,十字架前人人平等。

“不,我没脸上天堂盥天父同往,我的心充满罪恶。”好静的修道院,静到她羞愧不已。

“主会宽恕妳的,这不是妳的错。”是主的旨意,非关人之过。

“伊兰修女,妳不觉得太静了吗?”静到她想发火,活活掐死墙角悠哉的壁虎。

十六岁入修道院成为神的侍从,艾莲娜一心想侍奉主并遵奉主的指示来到这个蕞尔小岛布道,如今都有十来年时光,她自认为自己已付出全部心力灌溉这块贫瘠的土地上。

但是,为何她的美美修道院老是乏人问津?愿意奉献己身的年轻姊妹是少之又少,十年来修女们只减不增,由原先的十七名到现今的六名,再这样下去怎么得了?

神爱世人,世人也应该爱神,自动地来亲近神,信上帝得永生。

倏地,她站起身大吼一声,吓得伊兰差点掉了手中的十字架,口里直呼

oh!mygod!

“院……院长,妳没事吧?”不会又发作了吧?!

艾莲娜朝她微微一笑,“咱们该培育适合的修女来宣扬主的恩德。”

她确实做了。

在半月内,美美修道院增添了三名年轻但不虔诚的见习修女,分别命名为玛丽亚、玛丽安、玛丽莎。

而她们从未适应过新名字,她们是爱唱歌的左芋芋,为环游世界而拚命赚钱存旅费的朱黛妮,还有书虫向虹儿,三个不像修女的修女。

三人给人的感觉只有两个字——诡异。

第一章

书——

好多的书喔!她觉得人生真的是太幸福了,能以书为伴是件多麽幸运的事,有幸生为人是上帝的恩惠,在此她感谢主的指引。

迫不及待的从书柜中抽出一本书一翻,五条黑线立即跃上她的额头,这……是圣经?

不相信的在书柜前来回梭巡,翻了一本又一本精装本厚书,她终於体会到一个痛彻心扉的事实,而且是令人不得不跌破眼镜——众人称之为天才少女的她,居然被骗了。

一室的书籍多得令人咋舌,沉香木制的书柜包围这图书室的四面墙,由地板直到天花板,中间也矗立著几十座,她仔细算了一下,每座书柜一共有十一层,第七层以上就得搬梯子来拿书,她该庆幸随时随地有这麽多书好看。

可是——

如果这些书不要都是圣经就好了!

欲哭无泪大概是形容她现在的境况吧!

挪挪眼镜,向虹儿无声的叹了口气,这一身修女服穿得冤枉,为什麽人们都笃信眼睛所见的真相呢?

她就是太相信修女最接近神,应该不至於欺骗单纯的女学生,所以在艾莲娜修女一番哄诱下,她二话不说,立即停掉大二的课程直接入美美修道院,然後她面对一座大书库,但没想到里头只有世界各种不同语言、版本的圣经,以及跟宗教有关的书籍。

所有的书全都是关於神的圣迹。

十九岁算是未成年,她可以对自己年幼无知被骗的事不负责任的。

但是,即使是如此,她还是无法不受吸引,一连串赞美主的诗篇,在她看来都是优美的文字,足以让她心动到翻开下一页,爱不释手的当成莎士比亚名句来读。

他埋伏在暗地,如狮子蹲在洞中。他埋伏,要掳去困苦人。他拉网,就把困苦人掳去。诗篇第十章第九节,多美的句子呀!

还有诗篇第十一章第二节:看哪,恶人弯弓,把箭搭在弦上,要在暗中射那心里正直的人。

耶和华的言语,是纯净的言语,如同银子在泥炉中炼过七次。诗篇第十二章第六节。

看到不能自己的向虹儿挑了面光的位子就窗而坐,专心的研读她从未碰触过的领域,由一位见习修女做起。

爱看书是她唯一的嗜好,她能一天二十四小时都花费在书上也不倦怠,家里的人老是忧心她会成为一个书呆子,而她给自己下的定义是:书癌者。

嗜书、恋书、贪书,以书为主食,以至於近视越来越重,不戴眼镜便视野茫茫,只能听音辨人。

半个瞎子吧!她想。

为书狂热,为书野心,为书不顾一切,进到修道院至今她还不敢向父母提起休学一事,只怕秉性谦良的他们会受不了而晕倒,更别提她还当了修女。

等到学期末接不到成绩单,一场不小的家庭风波定会上演,谁叫她是向家最受宠爱的么女呢!

此刻,向虹儿正沉迷在一篇篇启示录中,不自觉日已偏西,光线逐渐的暗淡。

太阳终於西沉——

「天呀!玛丽莎,你是猫来投胎,越夜越清明啊!」简直叫人难以置信。

眨眨微涩的眼皮,她一时不能接受室内突然绽放的亮度一遮,许久才低唤,「玛丽安?」

「没错,看来你还没变成石柱,书真有那麽好看吗?」奇怪,为什麽她就没有碰书的渴望呢?

钱最可爱,她要存很多旅游基金去环游世界,无拘无束地当天涯浪子。(浪女太难听了,像发春女。)

反正她是孤儿没有家累,父死母下落不明,她爱到哪儿去就上哪儿去,海阔天空任她翱翔,明天她要飞到西班牙募款,好幸福喔!

迷人的西班牙女郎,热情的斗牛士,还有温暖的海风及乾净的沙滩,希望还能去舀一勺直布罗陀海峡的海水,带回来向大家现宝。

「嗯,很好看。」向虹儿推了一下眼镜,恬然的一笑。

「好看到废寝忘食,不用吃饭也能饱?」难不成书里藏著妖怪会变出食物?

「嘎?!」她抬头望望地下图书室的天窗,天已黑了。「这麽快就一天了?」

「别傻了,哪有人整天都在看书,你不累我都腰酸背痛了。」亏她坐得住。

向虹儿心满意足的捧著书,「书是人类最丰富的宝库,也是知识的来源,我从不觉得累。」

「上帝救命呀!你说话别文诌诌的,我会心脏无力。」管他什麽宝库,吃饭最大。

美美修道院是一个怪地方,「某人」故意「奴役」菜鸟,自己不来叫人用餐就打发她来跑腿,要不是看在一百块钱的份上,她才不要来闻臭书味。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page2

万一闻久了也变成书呆怎麽办?整日和书混在一起她一定会疯掉。

还是努力攒钱最好,人生以成为世界第一首富为目的,然後拖著一堆钱去环游全世界,买艘大游艇去看鲸鱼喷水,多惬意。此刻她已陷入自筑的幻梦中,忘了自己是位修女。「玛丽安,有空来翻翻圣经也不错,你看这两句『聚集海水为垒,收藏深洋在库房』,瞧!这是多麽有力量的词汇。」

感动不足以形容她心里的千言万语,她彷佛看见一块块透明的蓝砖砌成一道水垒,波光流动漾著七彩的反虹,天堂的歌声正悠扬传来。

不需要走到海边便能欣赏到一片蔚蓝,只要伸手翻开书页,无尽的海洋就在眼前。

多美的画呀!她似乎能闻到海的咸味,耳中传来鸥鸟的拍翅声……思绪飘到无边的虚缈里,向虹儿的表情是极度满足。

「喂!你可别睁著眼睛睡觉,小心夜里蚊子多。」朱黛妮推推怔然的四眼修女。

她回神地眨了眨眼皮,「我没睡,我只是让自己的灵魂飞到书的世界里。」

「你……你没救了,上帝来了也没用。」怎麽飞,一头钻进书页?

想想都有点毛骨悚然,书里面不只住了妖怪还有鬼,会把人吸进去。

所以她死也不碰书,以免自己壮志未酬身先死。

「因为上帝在书中呀!以风为使者,以火焰为仆从,将地立於根基上,使地永不动摇……」这是称颂主的养育群生。

「停——」她举手阻止,「好心点,玛丽沙,我的耳朵快爆炸了,我承认我文学素养不好。」

「那是你少接触书籍的缘故,闲暇时翻两下,你会入迷的。」就像她一样。

朱黛妮翻了翻白眼,在心里默念:我的上帝。「你到底要不要去吃饭?」

「啊!你是来叫我吃饭呀?」向虹儿低低一呼,肚子正好也发出咕噜咕噜的共鸣声。

「我没说过吗?」两眼一瞪,手一擦,她像十足的大姊大。

「没有。」向虹儿老实的摇摇头。

「没有?!」她一下子气弱了许多,回想刚才自己所说过的每一句话。

好像真的没有哪!那她来干什麽,吹风打屁兼聊上帝说吗?

「我等一会再去吃,这一篇写得很有趣。」喝路旁的河水,因此必抬起头来。

好好笑喔!喝水应该要低头,抬头哪能喝到水?除非是岩壁中的泉水或下雨了。

「玛、丽、莎,你要我没收你的圣经吗?」再等十会她也不会动,整个人黏在书里。

「没收?」她不解的环视周围数不尽的书册。「你要把图书室搬到哪去?」

朱黛妮无力的垂下肩,「小姐,你不是白痴吧!」

「你不该叫我小姐,我现在的身份是修女。」她必须再三强调,不然自己一看书就会忘了。

「是,玛丽莎修女,麻烦你移动尊臀去填填胃。」好累喔!和书呆子讲话会死一万个细胞。

她宁可把时间花在a钱……呃,募捐上。

「可是……」看看书,她意犹未尽的舍不得离开一下下。

「玛丽安,你到北极叫人呀!怎麽我都吃完一份比萨,喝完五百西西的可乐,你还在磨!」效率真差。

「你有比萨吃为什麽不叫我,哪一种口味?」她想念夏威夷比萨的美味。

「海鲜总汇喔!我特别吩咐加了好多的起司。」嗯!口齿留香。

「玛丽亚,你一定会肥死。」她用诅咒的口气哀悼自己没口福。

「能吃就是福,还有我可以天天唱歌也很幸福。」她不贪心,米虫原则。

「我恨……」你字未说出,一根食指点住她的唇。

坏脾气修女。「上帝说要爱你的敌人,千万不要口出憎恨言语。」

「我……你吃饱就算了又来干什麽,一百元别想拿回去。」绝对不还她,这个颓懒的女人。

「钱财乃身外之物,有人养何必太计较……」她本想说不用还。

一阵如大地般低脆的咯咯笑声打断了她的话,两人将视线一转——

「唉!」

两道叹息声同时响起,她们的眼中充满疑惑,单调枯燥的乏味圣经是笑话大全吗?为何她笑得乐不可支,好像看到一则令人捧腹的笑话。

互视一眼,两人走上前,一人一边像是抓小鸡的模样拎起她。

「走,我们吃饭去。」

怔忡的向虹儿足不著地,临上楼梯时顺手抽了一本书,准备边吃边看。

圣经太好看了。

☆☆☆

两个月後向家

「休学?!」

惊呼如平地雷声,骤然响起,不小不大却具强烈的震撼意义。

一位温文儒雅的学者显然心里起了某些莫名的波动,平静的面容出现一丝裂痕,先是讶然和怀疑以及随後一闪而过的胡闹神色,似乎不相信一向品学兼优的小书虫会做出这麽荒谬的事情来。

坐在向家的客厅,管玉坦环视众人,恩师向天时忧心忡忡的敛著眉,师母泪眼婆娑地似乎哭了许久,眼眶都浮肿了。

股票分析师的向家老大向解离抛下工作静坐不语,老二向山药是中医师,咳声叹气的托著腮;目前从事服装设计的向日葵是排行老四,从小到大爱咬指甲的习惯不变。

至於老三向百合他则略过不看,那双对他盈满爱慕的眼叫人吃不消,持续了十来年仍不改初衷,总是将他当成追逐目标,甚至选择了和他一样的教育工作,当起了老师。

眼前的人他几乎认识快一辈子了,当年父母因工作意外而逝世,那时他才十六、七岁,无力负担自己和妹妹的生计差点走投无路,是当时身为班导师的向老师及时伸出援手,将他们兄妹俩接回家中照顾了三年。

老师的薪水并不高,且向老师他本身就有五个那时正分别准备考托福、上大学及刚上幼稚园的孩子,再加上他们两个更显吃力。

因此,那三年他不断透过关系找打工机会,存了一笔足够的钱後另外租房子居住,然後一边打工一边上大学,忙得三餐不定。

向老师和师母怕他们兄妹挨饿受冻,不时送些煮好的食物、新衣、棉被之类的日用品来,一直到他有能力养家为止。

这份天大的恩情他没齿难忘,这一生中若有人值得他付出一切,莫过於向家二老。

因此如今二老有事相求,他岂能袖手旁观,匆忙的向系主任请了假南下,回到台南向家。

「老师,你说她休学是怎麽回事,她不是快升大三了?」再两年就要毕业了。

「我也不清楚,虹儿好些日子没回来了,我趁北上开教师研习会时上她学校去看看她,谁知她的同学告诉我她下学期根本没去注册。」

明明每个月还会打几通电话回来报平安的啊!他这小女儿虽然嗜书如命但一向乖巧,不曾做出什麽忤逆长辈的事,今儿个怎会率性而为的自作主张,不告知父母就毅然的办了休学?

也不知道从什麽时候开始,她变得非常爱看书,几乎走到哪里手上定有一书,很少见她有其他休闲活动,她眼睛一睁开就找著散落床头的书。

一家人怕她成了书呆煞费苦心,总是想著各种藉口拉她出外踏青,以为可以让她暂时放下看也看不完的书本。

可是,她仍有办法在口袋里藏一本小书,在大夥儿兴高采烈的戏水烤肉时,她一个人则安安静静的倚著大石头看书,彷佛世间的尘嚣入不了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