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穿成女主丫鬟后我躺平了 > 第1章 高兴是高兴

第1章 高兴是高兴

声明:本书由一二小说(www.12xs.com)自网络收集整理制作,仅供交流学习使用,版权归原作者和出版社所有,如果喜欢,请支持正版.

《穿成女主丫鬟后我躺平了》

作者:将月去

简介:

姜棠穿进一本宅斗文,成了里面人生赢家女主的陪嫁丫鬟。

按照原书剧情,女主有孕,她仗着一张漂亮脸蛋勾引男主,却被毫不留情地赶了出去,发配到庄子,凄惨地冻死在一个冬日。

而据姜棠所知,这本书的女主陆锦瑶是个锦鲤运爆棚的宅斗高手,只要老老实实跟着她,就能飞黄腾达鸡犬升天,吃香喝辣指日可待。

姜棠以为她拿的是躺赢剧本,每天窝在茶水房吃喝玩乐顺便磕磕男女主的cp,日子就能快活地过下去,然而女主有孕茶饭不思,男主扬言要把她们全都赶出去。

姜棠:?

姜棠:嗑到了又没完全嗑到。

侯府的丫鬟是个高薪职业,定点上班,月中发钱,不定期有高额奖金,退休就能凭借薄产成为一方地主。

姜棠立志做个好丫鬟。

只是这丫鬟做着做着不小心就成了女主的妯娌。

排雷:非大女主爽文,想看女主推翻统治的不要点进来,慢热,女主最后会赎身,躺平指随遇而安,所以没用咸鱼二字,看过文案再决定入不入坑,防盗80%,弃文勿告,请不要在文下提别的作者的文,请勿ky

内容标签:天作之合穿越时空甜文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姜棠顾见山┃配角:陆锦瑶顾见舟┃其它:完结文《穿成科举文男主的童养媳》《女配在婆媳综艺爆红了》《穿成替身文里的白月光》

一句话简介:躺平?不,躺赢了

立意:人在逆境,向阳而生

第1章当丫鬟的第一天

每日定时定点上班下班,又有高薪加打赏,朝阳宿舍,安安稳稳混到退休,肯定能攒下不少钱。

夜凉如水,宴几堂院子里的杏树落了一地花瓣,窗前的竹子还带着夜露,夜风打在身上泛起一丝凉意。

正房前人来人往,等送走了大夫,露竹把宴几堂所有的丫鬟婆子叫到一起敲打一遍。

“大娘子有孕是喜事,只是月份尚浅,谁也不许往外瞎嚼舌根,不然我撕了谁的嘴。”露竹看着不过二十岁,面目柔和,可脸上半分笑都没有,“当然,你们小心伺候,等小公子出生,定少不了你们的功劳。”

这是给一棍子再赏个甜枣。

看台阶下站着的丫鬟们鹌鹑似的点头,露竹满意地露出一个笑,“行了,各忙各的去。”

一群丫鬟很快散了个干净。

姜棠站在最后面,低着头去正房门口当门神。

她也没想到,一夜之间,就穿到了一本书里,还是本宅斗文。

她没穿成锦鲤命格大杀四方的女主,也没穿成戏份贼费力蹦跶的女配,而是穿成一个空有美貌,致力在男女主之间添堵的炮灰丫鬟。

原身是女主陆锦瑶的陪嫁。

陆锦瑶母亲陈氏的意思是,等陆锦瑶有孕,就可以把原身给顾见舟做妾。

陪嫁好拿捏,再说原身貌美,见之难忘。

陈氏觉得男人都一个样,与其让顾见舟自己提,还不如找一个知根知底的人,若是以后姜棠有了孩子,还能抱到身边抚养。

但陆锦瑶心里自有成算。新婚之后两人柔情蜜意,虽然仍住在永宁侯府,但是宴几堂关上院门,就是过自己的日子,让顾见舟纳妾反倒失了夫妻情分。

而顾见舟对陆锦瑶是一百个上心,除了公事,心里只有陆锦瑶一人。直到小说最后,顾见舟都履行了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承诺。

原身充其量算个炮灰,趁女主有孕爬床却被男主送去庄子上自生自灭,冻死在一个冬天。

姜棠可不想去庄子,当丫鬟的被捏着卖身契,不能轻易赎身,还任由主家打骂,被赶出去的没一个好下场。

小说里,陆锦瑶不是善茬,但是她善待下人,当然,只是听话的下人。

既然已经知道陆锦瑶会一路到侯府主母,姜棠就不想奋斗了,老老实实在宴几堂当个丫鬟比什么都强。

顺便还能磕男女主的cp,小说里都那么甜了,这可是古代,男子三妻四妾是寻常事,可顾见舟心里眼里只有陆锦瑶一个,这是什么神仙爱情。

姜棠没来这里之前大学还没毕业,平时做自媒体,做做甜品学学菜再探探店,假期的时候就全国各地旅游,这种躺平的生活再适合她不过。

只要不给陆锦瑶添堵,她就能长命百岁。

至于借着送甜汤的由头爬床,姜棠是决计不会做的,以后遇见顾见舟她绝对绕路走。永宁侯府的丫鬟每晚都是回下人房,只留两个守夜,夜里勾引更不可能,她就安安静静当门神就好了。

宴几堂上空飘荡着喜意,姜棠是三等丫鬟,还轮不着她进屋伺候。

宴几堂除了看门洒扫婆子,有两个一等丫鬟,四个二等丫鬟,四个三等丫鬟。

管事的是陆锦瑶的奶娘高嬷嬷。

平日在陆锦瑶身边伺候的是露竹怀兮,姜棠是三等丫鬟,就做些打扫洗衣的活计。

二等三等丫鬟还要守夜,两人一组,四日轮一次。

今天不该姜棠守夜,一会儿等亥时到了陆锦瑶顾见舟睡下她就能回去了。

今天是四月初六,离月中发月银还有不到十天。

原身的银子都拿来买胭脂水粉漂亮衣裳了,姜棠美滋滋地想,等月钱下来,她就先弄个小炉子,再慢慢攒些食材,日子总不会太差。

五钱月银,虽然比不上一等二等丫鬟,但在这个一斤米十几文的时代,五钱银子可不算少。

卖身契轻易消不掉。做丫鬟,虽然是下人,但把丫鬟当成职业,每日定时定点上班下班,又有高薪加打赏,朝阳宿舍,安安稳稳混到退休,肯定能攒下不少钱。

姜棠微低着头神游天外,过来给陆锦瑶送点心的露竹欲言又止地看了她一眼。

露竹也是陆锦瑶的陪嫁。

四个陪嫁丫鬟,怀兮伶俐能干,白薇机灵机敏,唯独姜棠是陈氏费心找来准备给顾见舟做妾的。

这点她们四人心知肚明。

露竹觉得,若是真有一日姜棠被抬妾,那也是宴几堂的半个主子,现在不能轻易得罪了去。

只是姜棠的行事做派令人不齿,大娘子抬举是抬举,若是她自己上赶着勾引,那是背主求荣的事。

只是就算不喜欢姜棠,露竹还是得承认,眼前这个人美的过分。

肤如凝脂,比杏花还要白,平时也做粗活,可皮肤细腻,恍若牛乳一般。一双翦瞳长着钩子,鼻尖小巧,口若含丹,头发乌黑茂密。哪怕穿着下人的衣裳,哪怕她就只是簪了根银钗,可在这夜里,比天上的月辉还要夺目几分。

本来姜棠就自命不凡,如今大娘子有孕她怕是要变本加厉了。

怀胎十月,宴几堂没有姨娘,难道真要把姜棠送上四爷的床吗。

姜棠可不知露竹都想了什么,只是露竹放在她身上的目光太久,想忽视都难,她抬起头,见露竹还盯着她,问道:“露竹姐姐?”

露竹晃过神,道:“马上就亥时了,今天不该你守夜,早些回去,这儿有我呢。”

不管大娘子怎么想,现在还是让姜棠少出现在四爷眼皮子底下为妙。

伺候又不缺姜棠一个。

姜棠眼睛一亮,这还能早退!

“谢谢露竹姐姐!”

姜棠福了福礼,心想这可不要太自在,欢欢喜喜就退下了。

露竹:“……”

今儿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吗。

她摇了摇头,掀开帘子一角,端着盘子弯腰进屋。

屋内,烛光晃动。

陆锦瑶捧着温水慢慢喝着,她打扮得简单,雪青色绣着玉兰花的袄裙,发髻上就攒了根玉簪,早春夜凉,外面披了件短坎肩。

明艳大方的打扮,眉间因有孕多了两分柔色蜜意。

一旁顾见舟眼睛发亮,赶紧站起身把点心接过来,“快看看想吃什么,有芙蓉糕、牛乳糕、桂花糕……我刚才问了大夫,说绿豆性凉,咱们就先不吃绿豆糕了。”

顾见舟拿起一块就要喂,陆锦瑶把茶杯放下,摇了摇头,“我吃不下。”

陆锦瑶就是因为近来食欲不振,才请大夫来诊脉,她十六岁嫁给顾见舟,进门两年一直未有身孕,谁知道突然就有了。

高兴是高兴,可头胎终究是忐忑。

顾见舟当即站起来,“五香居现在应该开着,想吃什么我去买。”

陆锦瑶拽住他的袖子,“晚膳也用过了,现在不饿,你陪我说说话。”

露竹低下头,悄悄退了出去。

等人出去,顾见舟握住陆锦瑶的手,“你别担心,明日我就去请大夫,隔三日诊一次脉,以后想吃什么就和我说,若是宴几堂的月例不够,我这儿有钱……”

说着说着,顾见舟不好意思地笑笑,“我这儿也没什么钱。”

除了必要花销,家里铺子田产庄子,都是陆锦瑶管着。

陆锦瑶没忍住笑出声,“我知道,定不会苦着自己,就是有一事要和你商量。”

顾见舟拉着陆锦瑶的手坐下,“你我之间,想说什么说就是了。”

陆锦瑶道:“年初母亲生病,上个月才好利索,虽说大好,但大夫说还得静养。现在府上大大小小的事都交给了大嫂,我和二嫂三嫂从旁协助。如今我有孕,按理说应该好好养胎,但……”

顾见舟是聪明人,应该明白她的意思。

永宁侯府二爷三爷都是庶子,日后不出意外,侯府的爵位该由大爷继承。

顾见舟是天盛二十一年的进士,在翰林院上职,为官不过两年。

府里的下人又是看菜下碟的,若不争一争,日子也不好过。

管家的事分给她的很少,但在府中,总归是有几分威严。

陆锦瑶不想把这事给丢下。

孩子才一个月,临生产还有大半年。等孩子生下来,还不知道是什么光景。

顾见舟自然是希望陆锦瑶好好养胎,把孩子生下来,成了亲的兄长都有孩子,只有他没有,说不在乎是假的。

但陆锦瑶更重要……

顾见舟拍了拍她的手,道:“听你的。”

陆锦瑶诧异道:“我想继续管事,你也听我的?”

顾见舟:“这些事我也不懂,但是知道你辛苦,你想这么做肯定有自己你的缘由,但你是为了咱们家,我自然听你的。”

陆锦瑶心中泛起一丝甜意,“你放心,我有分寸,不会胡来的。”

夫妻二人对着烛光说了会儿话,而姜棠已经回到了下人房。

三等丫鬟四人一间,姜棠和宴几堂的几个住一块,房间朝阳,总共摆了四张床。姜棠的床靠窗,床边有一个比人还高红木柜子,和旁边床之间隔了一面木制屏风,还有张小桌子,一把椅子。

这是她的全部家当。

今天静默守夜,陆英和佩兰还没回来,早退的只有她。

有屏风隔着,她就相当于有自己的空间,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只要等到月中,她就能买个小炉子,然后自己煮东西吃。

怀揣着美梦,姜棠睡得无比香甜,连陆英佩兰何时回来的都不知道。次日寅时,下人房的丫鬟小厮们就起床收拾,去各院伺候。

姜棠只管打扫院子,正值早春,她就负责扫地上的花瓣。院前不能有水,各种小石子也要清理干净。

过了寅时,陆英佩兰带着烧好的热水在门口候着,伺候完顾见舟陆锦瑶梳洗露竹带着人把饭菜端进去。

等里面的人吃完收拾好,才轮得到她们。

相较于主子五花八门的饭食,丫鬟吃的就简单多了,一碗白粥一个馒头,还有炖的大锅菜。

如果主子饭菜吃不下,也会分给下人,都是没有动过的,有肉有虾,像小包子、蒸饺之类的。

只不过姜棠是三等丫鬟,这种事根本轮不到她。

姜棠打扫完院子去耳房等着,可等了半天都没人回来,她掀开帘子向外看,却见陆英一脸焦急。

同房的几个丫鬟,也不怎么说话。

她同三人打招呼,都爱答不理的,索性姜棠就不主动说了。

秉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姜棠决定不问,然而陆英却不想放过她。

陆英站在姜棠身后,道:“你倒是开心了,不过,就算我们受罚,也轮不到你往上爬。”

第2章当丫鬟的第二天

在她看来小厨房可比打扫院子好得多。一来小厨房油水多,做饭剩下的边角料也是好东西。二来厨房采买,肯定可以出门。

姜棠回过头,陆英眼眶微红,瘪着嘴,一副气哭了的样子。

怎么就哭了。

在她印象里,陆英是个很“硬气”的人。

如果宴几堂的丫鬟有派别之分,那陆英肯定是“保舟派”的。她原本就是宴几堂的人,还是个二等丫鬟。

顾见舟不喜太多人伺候,陆锦瑶没嫁进来前,宴几堂只有六个丫鬟。

后来陆锦瑶进门,陆英就从二等丫鬟变成了三等丫鬟。

说她是保舟派也不是说她喜欢顾见舟,而是一切以顾见舟的利益为先,在她心里顾见舟才是她的主子。

姜棠见不得女孩子哭,拿出帕子递过去,“别哭了别哭了,正房离得这么近,若是被听见,免不了受罚。”

陆英接过帕子,哭得更厉害了,“下人就不是人了吗!”

她声音断断续续,“早上月云半夏进去伺候大娘子四爷用早膳,大娘子害喜没胃口……四爷就说我们没用,还说大娘子要是再吃不下,就把我们全赶出去。”

姜棠微张着嘴……

顾见舟完全就是霸总本霸,眼里心里只有陆锦瑶一个,这魄力,这感情!他有什么错,错只错在太爱陆锦瑶了。

神仙爱情又磕到了。

等等。

她好像也是“我们”中的一个。

姜棠立马就笑不出来了,她往陆英身边凑了凑,“总不至于全赶出去,有孕害喜之人十之五六,又不是咱们的过错,少爷和大娘子一向宽厚,你快别哭了。”

陆英道:“谁让咱们是丫鬟……是不至于全赶出去,大娘子离不开露竹怀兮,月云和半夏有人求情,被赶出去的还能是谁!”

该不会是她吧。

姜棠仰头望天,觉得这个可能性非常大。

陆英拿着帕子擦了擦眼泪,“主子不好,受罚的是我们,今儿是头天,爷能揭过,等下回你我进去伺候,那就说不准了。”

姜棠觉得露竹不会轻易让她进去伺候,可想想原身凄惨的下场,万一被赶出去,她八成也得冻死。

她咳了一声,同仇敌忾道:“那不行,怎么也得让大娘子用些。”

陆英要是有办法也不至于在这儿哭了,“小厨房做的都是那个味道,四爷让人去大厨房拿饭,也不知道大娘子能不能用一点。”

人是铁饭是钢,一般人一顿不吃还饿得前胸贴后背呢,更何况陆锦瑶可是一人吃两人用。

姜棠道:“要不我试试,以前我也会做几道菜,如果大娘子能用自然好,不用再想别的办法。”

陆英狐疑地看着姜棠,“你不会是想害大娘子吧!”

姜棠以前总往四爷跟前转悠,也就这两天消停点。现在大娘子怀孕了,怕是有什么坏念头。

姜棠语重心长道:“我做菜,大娘子要是吃出什么事,第一个被问责的就是我。”

陆英把姜棠上下打量了几遍,最终想让陆锦瑶吃东西的心思占了大头,“你可以试试,但我会盯着你的。”

姜棠也只是试一试,她不是专业厨子,做饭也只是比一般人好吃一点。

宴几堂的早饭光主食就五六样,猪肉小葱馅儿的包子、虾仁儿蒸饺、虾仁儿玉米馅儿的锅贴、洒了芝麻虾米的小馄饨……

还有各种各样的粥。

这些都是赵大娘的拿手菜,以前陆锦瑶也挺爱吃的。

可现在什么都吃不下,光闻味道就想吐。

赵大娘虽然不会被罚,但在小厨房干活油水多,一直这么下去,早晚有一天四爷要换新厨子。

姜棠不一样,她是宴几堂的人,等日后大娘子胃口好了,姜棠还得当丫鬟,

赵大娘心里跟明镜似的,所以姜棠做菜她二话没说就答应了。

其实就算姜棠什么都不做,陆锦瑶这一胎也不会出事,就是折腾一点,等孩子生下来也会有锦鲤命格。

但能让她好受一点肯定比现在强。

闻着想吐估计是有腥味没去干净,去腥最重要。现在也赶不及做复杂吃食了,姜棠看厨房有米有面有鱼有肉,蔬菜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