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雷情抹灵媒 > 第1章 伊梦笑得非常没形象

第1章 伊梦笑得非常没形象

《雷情抹灵媒》

一二小说www.12xs.com,最有站,提供经典的文学名著、武侠小说、言情小说、人文社科类书籍在线阅读,所有TXT电子书手机免费下载阅读,我们提供给您的小说不求最多,但求最经典最完整

page1

楔子

龙门。

一个传统古老的神秘组织,无人知晓它的力量有多庞大,是否蕴藏来自异世界的诡魅力量。

龙门宛若一个地下帝国,密如蚁穴般向全世界延伸,掌控全球经济、政治的脉动,一个小小戏弄足以毁掉人口千万的小国。

黑白两道皆畏惧龙门的声望,马首是瞻地奉龙门为圣门,不敢轻易触怒龙门之徒众。

龙门历代门主大多是拥有龙王血统的高贵龙女,鲜少有男子担任。

门主座下有四大堂主,分别是——青龙,本名龙信,青龙堂堂主。年三十七岁,是龙家仆从后裔,因忠心护主、才能卓越而获其位,为人刚毅、正直,凡事认真不妥协。

白虎,本名白少虎,白虎堂堂主。年三十二岁,是前任门主的嫡传弟子之一,为人狡猾多诈,善以嘻皮笑脸的假相,蒙蔽世人的眼。

朱雀,本名朱心雀,朱雀堂堂主。年二十七岁,龙门弟子之一,美艳、冷漠是她的保护色,其心性十分简单,一流的用枪好手。

玄武,本名沈敬之,玄武堂堂主。年二十八岁,龙门弟子之一,个性孤僻、自闭,不爱与人往来,对门主所下的命令绝对服从,只对龙门体系中的同伴友善。

门主之下有两位副门主,除了误陷时间河滞留唐朝的龙三小小姐,并带走四大坛主烟、霞、云、雾,另一位副门主麾下也有四大护法。

他们四人自幼便拥有某种特殊能力,经由前任门主以自身能力启发,使其尚在萌芽阶段学会控制,继而达到极限。

风,风向天,年三十岁,前任门主嫡传弟子之一,个性慵懒中带精厉,看似无伤的笑容或掩藏杀机,叫人防不胜防,死于无形之中。天风堂堂主。

雨,方羽,年二十九岁,龙门中一流的杀手,平日像个爱玩的大孩子,有点痞子个性,但下起手来六亲不认,惟独惧怕他上面那两位正副门主姐妹。天雨堂堂主。

雷,雷刚,年三十一岁,前任门主之义子,为人刚正不阿,做事明快利落,有点寡情薄意,门中人都称他酷哥,是个私生活严谨的冷峻护法。天雷堂堂主。

电,龙翼,年三十岁,龙门门主之远房表亲,遇事冷静、沉稳,一个拥有高科技智慧的军师型人才,只关心门内事,有人曾怒称他是只吃人不吐骨头的笑面虎。天电堂堂主。

龙门是女子当家,因此门内规矩甚严,女尊男卑,门内弟子对女子向来不轻薄,亦不狎耍玩弄后弃之。

龙门徒众数十万名,至今仍未有过风流轶事或花心的负心汉出现,重情重义的汉子比比皆是。

只是,风云要变色了。

八位堂主、护法至今仍未婚,身边亦未出现足以成为相伴终生的伴侣,引起不少的“怨声”。

是劫?是难?

龙王在云层中捻眉一笑。

第一章

东方味,一个集优雅、冷练、缥缈,充满古老中国神秘气息的名字。

她,应该是温柔,长发披肩,我见犹怜的古典型美女,不食人间烟火的优游在红尘中,驾着云朵在七彩虹桥嬉戏。

偏偏上天爱开玩笑,给了她一张十分中性化的脸孔,削薄的短发平贴在额侧,洒脱中带着一股自然天生的帅气,每每令人误解她的性别。

而她有一七四公分,极适合走伸展台,因此,她是业余模特儿。

主业则是十九岁的大学女生和……灵媒。

“东方,签下这纸合约对你利多于弊,我保证在一年内将你送上国际名模首席,彻底击溃西方人的骄傲,让东方人成为模特儿界的新主流。”

东方味懒懒地微闭着眼,任由化妆师及发型设计师糟蹋她颈部以上的身体发肤。

她对名利不贪求,当初会踏入这一行纯属意外。

那日她发烧到三十九度半,站在医院的长廊等候“点召”。

谁知一个莫名其妙的小助理,误以为她是来拍mtv的男主角,二话不说地拉着她往一病房的拍摄现场走去,接下来便是一连串的磨难。

在头晕脑胀的情况下,她迷迷糊糊的和某刚出道的女歌手合拍了一卷音乐录影带,因此成了推她进入模特儿行列的意外。

宜男宜女的外型让她十分占优势,拍完mtv之后,她也因烧过头而昏倒,这才披露她的女儿家身份。

不过,以她的身高,正适合打入女模国际市场,成为世界一股新气流。

“千万别犹豫呀!东方。这是你扬名立万的机会,多少人求都求不得,放弃太可惜,你不想一辈子没没无闻地窝在这蕞尔小岛吧!”

说得口沫横飞的杰西。蓝侬是个中法混血儿,一双蓝眸比天空还清澈,如果不看到他那地中海的头发,还算是个迷人的大胖子。

“杰西,你不要妄想拐走我的‘男朋友’,下一支音乐带还等着我的小味味呢!”

伊梦故作轻佻地吃吃东方味豆腐,她便是两年前拉东方味进入这行的意外,一位已是天后级的歌手。

曾经她迷惑于东方味的外观,差点爱上她。

真是好险。

“伊大牌,你已经红遍全东南亚,好心点,别阻挡我的财路,我的老婆、情妇和三个小孩都会感谢你的大恩大德。”“怎么,你几时多了个孩子?我记得你只有两个小孩。”伊梦不解的问。

“你没听过私生子呀!”唉,他要养好几口呢!

“奇了,你那个意大利籍的情妇不是结不出籽来,哪蹦出的私生子?”

他眼一瞟。“我又不是只有一个情妇。”

演艺圈,八卦圈,藏不住秘密。

虽然他不是帅哥型的男人,但是多金,女人自然往他身上靠。

法国男子的浪漫多情是举世皆知,不因体型而有所例外,他除了有个结缡十二年的妻子,私底下有过不少情妇和一夜情的伴侣。

跟着他最久的情妇是苏西,在年前为他生下一个儿子,两人在一起七年了。

而伊梦口中的意大利籍情妇则是拍三级片起身,目前是他旗下一名模特儿,有时也和其他富商上上床,帮他拉拉关系,两人也搅和了两、三年。

干这行没什么贞操观念,西方人视道德于无物,男欢女爱实属平常,他就曾被妻子活逮过和一名新进的十六岁女模在办公桌上亲热。

事后大闹了一场才风平浪静,那名小女孩后来还曾当了他两年多情妇呢!

“杰西,你少摧残女人行不行?难怪才四十岁就头顶一片光亮,小心精尽人亡。”

杰西笑着拍拍自己圆滚滚的肚子。“放心啦!秃头的男人一向性欲强,多多益善。”

“你喔!真是无可救药。”伊梦横睨了他一眼。“味味,杰西人虽贪欲,但他的建议不妨一听,你有成为国际名模的本钱。”

东方味微微撑开欲睡的眼。“人要知足常乐,最忌贪名好利。”

不是她故意唱高调,实在是她不想张开眼看吊在横铜上的白色人影对她阴笑,好似要一命抵一命。

这是一场在台湾举办的法国春季服饰大展,她是其中一员,特别被点名的独特份子,因为伊梦和这位名闻全世界的大师有过一段情——现在暂停式,亦即是冷战。

而她刚好是伊梦少数,不威胁她美貌的好朋友。

天晓得,她根本不想上台走秀,光是灵媒的身份就够她忙得一个头两个大,哪来闲工夫放洋吃酸乳酪。

“你说哪话,谁不想名利双收,躺着洗美钞、法郎浴,做人眼光要放远。”杰西舍不得放弃未来的金矿。

伊梦戳了他一下。“少奢侈了,没人会用钞票洗澡。”继而她话尾一转。“不过呢,我不介意和味味一起洗。”

。com

page2

听听,多暧昧呀!

好在大家都习惯她率性而出的话语,不至于当她是蔷薇族。

“梦,你饶了我吧!我怕被你的歌迷持刀追杀。”东方味还真怕了她那群无理性的歌迷。

伊梦笑得非常没形象。“不能怪我呀!亲爱的味味,谁叫你长得如此俊帅非凡。”

“这是我的错吗?”也许真该把头发留长。“你若不在演唱会上高呼我是你的最爱,我会这么惨?”全怪那场感冒来得不凑巧。

“你本来就是我的最爱。”伊梦丝毫不觉愧疚地圈着她的脖子,十分亲密。“我最爱你。”

东方味避开她玩笑似的一吻,眼神故意回避上头哀怨的叹息。“伊梦,别玩我。”

“人家可是一颗心全系在你身上,味味好无情哦!你们来为我主持公道。”伊梦说着又想亲她。

“别吃我的粉,我没空陪你玩游戏。”又要重上妆了,她好命苦。

全化妆间的一干男女模特儿及工作人员等着看她出糗,无人肯伸手解救。

东方味高挑的身材十分出色,乍看之下是翩翩美少男,层次分明的短发常令人雌雄莫辨。

在同行里,大家都知道她是个名副其实的女孩子,但在其他人眼中,她则是一位看似阴美的大男孩,举手投足间散发冷冷的魅力。

而她的名字,便是性别最好的伪装——东方味。

“冷血味,你怎可辜负我一片深情,枉我为了你甩了长毛象洛斯,你……呜……”

“伊……伊梦,我劝你积点德,报应真的会降临。”东方味忍着笑,眼角瞄见她口中的长毛象洛斯正倚在门边。

洛斯。肯特,法国知名服装设计师,拥有七幢与服装有关的跨国商业大楼,而他是副总裁,刚和伊梦闹了个小别扭,被“休”掉的男主角。

他的眼中喷着火,视线落在伊梦抱着东方味的手。

“狠心的味,你不知道天下的男人都是狗屎吗?只有你是我一生的执着。”伊梦作戏的拭拭泪。

天呀?真会被她害死。“咱们交情没那么深,长毛象……呃!我是说洛斯才是天下最完美的男人。”

微灭了些火气的洛斯点了下头,倨傲地敛起杀气。

“我呸!那只长毛象仗着有点姿色勾三搭四,他是天下最滥情的种马,只用下半身思考。”

也瞥见门边人影的杰西心一凛,扯扯她。“伊大牌,少说两句,人在气头上没好话。”其实他最后一句话是说给冒火的狮子听。

“对啦!伊梦,真的有报应这回事。”东方味很用心地想提醒她。

可是当场逮到洛斯和一位金发美女热吻的伊梦早就气疯了,她发誓要和他切了,再也不相信他满口爱语的谎言。

心碎了可以补,她的自尊可丢不起。

“如果有报应,我咒那只长毛象从此不举、、永垂不朽,一辈子当个外强中干的死玻璃。”

“你够了没?我跟你解释过,是兰妮突然抱着我猛亲,我只是礼貌性回吻,根本没做对不起你的事。”

大步一跨,洛斯生气地挥舞着双臂,企图把黏在那个俊美男子身上的心上人给拉过来。

“吻你的头。”伊梦闪身,推东方味一挡。“我看是你乐得放不开手,我不是三岁小孩任由你哄骗。”

“你自己是知名人物,难道不懂身不由己的道理?她是我世伯的女儿。”人情债,难拒呀!

伊梦冷哼一声。“少来,要是她邀你上床,我看你巴不得剥光衣服任由她摆布。”

“我……”他有些心虚。“我对你是真心的,绝对没有一丝虚假。”

那吻是真切的,洛斯不敢坦白,因为他在认识伊梦前,确实和兰妮有肉体关系存在,而她是他堂哥结婚五年的妻子。

这段孽缘来自堂哥订婚日,大家因宴会多喝了些酒,一时酒气助性,他在迷迷糊糊之间走错房间,把兰妮当成他的女伴,硬夺了她的清白身子。

事后兰妮有意悔婚下嫁于他,他吓得赶紧放浪形骸一番,同时和数个女子来往密切才打消她的念头。

当然她婚后两人仍维持藕断丝连的性关系,一年总会出轨个几回。

不是他有意背叛手足之情,而是他习惯接受女人投怀送抱的奉献,身为男人是不会傻到拒绝送上口的美食,直到他遇上美得呛鼻的东方美女伊梦。

“真心一斤值多少,还是我的味味最可爱,她比你漂、亮、多、了。”她故意啧啧作响地啵了一声。

东方味苦笑地接受“摧残”,她是欠了谁。

洛斯气得额际青筋浮动。“臭小子,快放开我的女人。”

我也想呀!“请你跟这个任性的女人讲,我不爱她。”她两手伸直以示清白。谁抱谁该清楚吧!

“梦儿,过来。”

“你休想,我跟你切了,以后少来烦我。”凭她的名气和容貌,还怕找不到比他好的男人来爱吗?

笑话。

丝毫不把他的怒气放在眼里,伊梦变本加厉地赖在苦着一张脸的东方味怀中,非常“深情”地做出小鸟依人状,存心气死他。

女人不是菟丝花上发狠即是多刺的蔷薇,扎得人血流斑斑。

“梦儿——”洛斯不会伤了心爱的宝贝,一扬手就要往碍眼的小白脸劈去。

杰西紧张的大喊。“手下留情呀!她们都是女人。”

狠狠停住的手刀只差半寸,东方味松了口气。

“我真是女人,而且没有同性恋倾向,尽管把你的女人带走。”她还年轻,离死太远。

洛斯有些狼狈地拉过伊梦,难堪的错认使他手劲强了些,不顾又咬又踢的女人尖声呼叫,硬是把她拖出化妆间,免得遭人耻笑。

“抱歉,东方……小姐。”

“无妨,只要你看牢她。”别再来纠缠我。她用眼神如此告诉他。

“我会把她绑在床上,三天三夜下不了床。”用他的身体当绳索。

两个欢喜冤家吵吵闹闹地离开众人眼界,一切又回归于原来的忙碌,化妆的化妆,整发的整发,杂沓的声波不歇。

“东方呀!有什么条件你大可以提出,台湾的市场太窄,你应该把美丽展现在全世界面前。”杰西不放弃的劝说。“我不认为自己美丽,你就省点口水放我一马,大家都好过。”她不要当向日葵。

“你是一块原钻,我是巧匠,让我琢磨出你的光彩吧!”他用一双惟一值得夸耀的蓝眸放电。

很爆笑的画面。东方味忍俊不言地朝着他胖胖的身躯直瞟。不倒翁在装汤姆克鲁斯,怎叫人爱得上。

“东方味,下一个轮到你上场。”

闻言,东方味玩笑似的脸孔一板,专业的冷然气质笼上身,转向往舞台中央的小小走道。

她是东方味,一身黑色系搭配皮靴的帅劲小子。

在音乐中,她走出自己的风格,在女人赞叹和倾慕的目光下,她是个令人惊艳的猎物。

一个……男人。

***

“学姐,我们去看电影好不好?”

“学姐,我请你去喝咖啡。”

“东方同学,请接受我爱慕的花束。”

“亲爱的味,咱们去兜风吧!”

“学姐……”

“东方……”

被一群人包围的东方味有说不出的无奈,伸手撩撩飞乱的发,原本只是不经意的小动作,在旁人眼中却是潇洒不羁。

适男适女的淡漠气质吸引人们疯狂的崇拜,追逐者有男有女,甚至还有她已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