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好吃女巫 > 第1章 唉!你们有完没完

第1章 唉!你们有完没完

《好吃女巫》

一二小说www.12xs.com,最有站,提供经典的文学名著、武侠小说、言情小说、人文社科类书籍在线阅读,所有TXT电子书手机免费下载阅读,我们提供给您的小说不求最多,但求最经典最完整

page1

第一章

十七世纪末的英国。

“莎宾娜,你快逃,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几位瘦骨嶙峋的老妪推着一位年方十岁的绿眸女孩,她的瞳眸深如海洋,泛着圣洁光芒。

天空的月亮被乌云遮住,平静的森林群起鸟兽声,好似有人持着火把靠近,愤恨之气冲天,盖过了月之女神的祥和之气。

一股令人窒息的气味灌入鼻内,莎宾娜含着泪,抱着一本厚重的书逃向森林更深处,一只金色的猫在她身后尾随着,似有灵性。

“快,她在那里,女巫在那里。”

一群偏激的镇民在神父的怂恿下,手握十字架、拿着圣水,誓言要抓到女巫,将其绑在木桩上烧死。

这不是第一件将活人焚烧至死的残酷事件,已持续好些年,许多无辜的人惨遭火吻,痛苦的死去。

十七世纪的英国有一个除魔组织,是由神职人员所组成,对于自己所不理解的能力存疑,害怕大过上帝的力量会毁灭世界,所以藉词杀害天赋异禀的人,并冠上男巫、女巫之名。

因此,人们一听其名便起畏惧之心,脑中尽是浮现女巫吃人的画面,以为她们是以人血来祭奉魔鬼,生剖孩童而食,以养其青春美貌。

在诸多浮夸的传闻下,女巫成了人人痛恨的恶魔化身,个个都想以火刑诛灭她。

莎宾娜自幼便展露无人能及的特殊力量,她的父母当她是魔鬼附身而将她丢弃于森林,意要她死于野兽之口。

幸好森林里住了几位修练黑魔法的老妇,见她天真可人收留了她,并传授一些魔法予她防身,以免她在森林走动中受伤。

一日,小小的莎宾娜以法力救了个断腿的农夫,但她的好心却未获赞扬,反而让农夫向教会告发,指称她是异教徒。

因此,泄露了其他人的身份,镇民在红衣主教的领导下,以耶稣为名,下令要将这群女巫还诸恶魔。

“别想逃,坏女巫,上帝会宽恕你的邪恶。”位神父持着十字尖刃追赶着。

不知所犯何罪的莎宾娜非常害怕,急忙打开怀中的魔法书默念咒语,“万能的魔王,我是你忠心的子民,请佑我平安,谨以赤心奉上,天陵为开,地风为车,送我劈月斩星之力,扭转时空……”

她念了三回之后,轰地一声,时空之门大开。

她纵身一跃,进入了十九世纪末的中国,在多年之后,爱上一位中国男子。

在战争频仍中,他俩一生一死,永世隔离。

后来,为求平静,莎宾娜来到台湾,并先后和数个男子生育了多名子女。

一百年过去,她的子女们都已死去,下一代的孙女们也已长大成人,而她却容颜未变的宛如三十岁成熟女子,只是黑发已成银霜。

莎宾娜奶奶呵!

她六个孙女们取其谐音姓沙,分别是沙悦宝、沙越隽、沙南雩、沙夕梦、沙星博和沙芎芎,并教授她们一些魔法。

二十一世纪的女巫已不再是邪恶的象征,人们对她们的好奇心全然变为羡慕和敬佩,而教会的力量也薄弱到不足以控制人心的想望。

在二○○一年,一则则关于女巫的故事上演着,在女巫俱乐部。

※※※

女巫俱乐部,顾名思义就是以擅长搞怪的女人为主,占地上千坪,楼分七层,地上四层地下三层,为赚女人的钱而开设。

人云女人和小孩的钱最好赚,果真是如此。俱乐部一楼为精品区,贩卖首饰和衣服,还有专人为其服务搭配,会员更享有八折优惠。

二楼的美容美发部,一律采预约制,生意好得让数十位学有专精的美容师几乎忙不过来;三楼是三温暖、油压室以及塑身中心,标榜只要是人,一定能还诸其魔鬼身段,苗条得凹凸有致。

四楼是美食部,融合东、西两方精致佳肴,每逢一、三、五、日更有名钢琴师演奏,二、四、六则是悠扬的弦乐声相伴,一周七天都是极致的享受,让人有如身处上流社会的尊贵感。

地上四层既然现于地球表面,在太阳光的照射下,自然都是正面性的商机,足以令人津津乐道,蔚为新地标。

而常年处于地表下的灰暗面,则是堕落与神秘的显现。

地下一楼是酒吧,二十四小时不歇的照常营业,各种稀奇古怪的酒都有贩售,甚至还有绝对有效的爱情酒,不过想买要经过“女巫”许可,因为此酒不能乱卖,怕坏了别人姻缘。

地下二楼是星相馆,每周只开馆两次,于星期六、日的夜晚七点到凌晨两点,一次只面见十五名有迫切需求的女人,当然,也有例外可让男客进入,只是要由当日负责的星相师决定,不过光临一次的价格普遍都不低,有时甚至以高价制量。

最后一层由于接近地狱,因此有了“地狱藏书馆”之称。此处主要收集各国魔法书,举凡修、习、练、诛皆有。尽管全馆近万册的藏书都快被翻烂,能入内一览的人并不多,必须是具备女巫资格的修法师。

“博儿,你可不可以不要一直吃,很浪费耶!”看得快吐的沙芎芎计算着她吃下多少钱。

“为什么不吃呢?夕梦做的绿晶蛋糕好好吃,你要不要吃一口?”微胖的沙星博从不放过每一口甜食。

“不要。”沙芎芎嫌弃的一撇头,却看到其他姐妹纵容的笑容。“你们也帮个忙说说她,要她别当自己是猪喂。”

娇憨的沙悦宝泡了几杯咖啡一送。“有什么关系,能吃就是福。”

“你指的是四方棺材上的‘福’字吗?”沙芎芎没好气的一应。

不到一百六十公分的个子,三围都是同一个数字三十八,要她如何不担忧?

是啦!博儿是不够胖,至少和猪比起来她是赵飞燕体型。算算也不知开了多少女巫减肥单都没用,她不是体质排斥,就是嫌麻烦不肯试。

而三楼的塑身中心不知造福多少成千上万的爱美女子,个个体态优美,自信十足地带着笑容走入人群,唯独博儿死都不肯瘦身,还说了句气死人的话——

自然就是美。

“芎芎,你的话太毒。”冷淡清幽的沙夕梦敛眉一训。

“不公平啦,夕梦欺负我,因为我没捧场吃你的鸟屎蛋糕,所以你排挤我。”她不过是说了棺材而已。

顿时,姐妹们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一致朝沙芎芎射出非难的眼光,并放下手中的蛋糕,绿晶的颜色还满像鸟屎。

“无聊。”

“你瞧你连多看我一眼都不肯,好像我是最可怕的细菌,我要提出严重抗议!”沙芎芎重重的拍了一下吧台。

“聒噪。”沙夕梦冷冷的挖了一口自制蛋糕含化在口中。

“你……”沙芎芎弹了弹指头,吧台面上赫然出现一把枪和一把刀。“你要枪还是刀,咱们决斗。”

“越隽,我把她扔出去不影响营运吧?”这女人太闲了,嘴巴停不下来。

一脸聪明精干的沙越隽耸耸肩,“丢远些,她会降低pub中的格调。”

“说得也是。”沙夕梦微微一笑。

“喂!你们俩客气些,小心我拆房子喔,”沙芎芎作势要施法。

“尽量,我会从你的零用金扣。”

“小人。”闻言,她气馁地放下手。

这间女巫俱乐部就是由她们合资创立,每年营利上亿,而分红的股利便是个人的零用金。

沙芎芎非常爱钱,只要有利可图她都不忘伸出手分杯羹,使出十八缠的功夫把钱拗到手,那会让她接连数天都愉快地合不拢嘴。

她不小气,反倒十分的慷慨,六个姐妹中就数她最爱逛街乱花钱,常会买一大堆用不着的东西送人,好像刷卡是件很有成就感的事。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page2

“唉!你们有完没完?别忘了今天聚会的目的。”说话有气无力的沙南雩趴在吧台玩着气泡饮料上装饰的小樱桃。

姐妹们都觉得她很可笑,来酒吧不喝酒,每次不是点咖啡就是气泡饮料。

“小花痴—没男人就不行了?瞧你一脸颓废相。”真丢脸。

“没办法嘛,人家就爱看美男酷哥,这是人类的本性你懂不懂!”沙南雩用不受教的口气道,斜瞄向骂人的沙芎芎。

“不懂,分明是你的基因出了问题,你看聪明的越隽、冰山夕梦、胖博儿和笨宝宝,她们哪个对男人有兴趣?”欣赏归欣赏,但要节制。

沙南雩不屑的说:“你们的女性荷尔蒙缺货,导致内分泌失调,因此不算是百分之百的女人。”

她可以三天不吃饭、不喝水,但是不能一日看不见昂藏六尺的英俊男子,他们是她的精神食粮,和空气一样重要。

“小雩,你离题了。”沙越隽好笑地提点,免得她郁卒得没气力。

“你还说呢!这聚会还不是为了这一年度工作的挑选。”沙南雩指头一弹,霎时,一张白纸现于半空中。

沙悦宝心急的一把抓下它,看了内文,她不禁瞠大眼叫道:“秘书?!”

“怎样,你有意见?”沙南雩两眼一瞪,她若敢表示意见她就掐死她。

“我……呃,秘书是一项很好的工作。”她局促的笑笑。

“哼!你是我们姐妹中最没资格挑剔的人,没事给我靠边站。”水准都被她拉低了。

“小雩儿,我很认真在反省了。”沙悦宝难过的想,她又不是故意要表现出笨手笨脚的。

是,六个姐妹就数她最差劲,每日莎宾娜奶奶教的魔法老是记不住,咒语念得乱七八糟,好好的一件事到了她手中都会搞砸。

不过,她已经很努力去学习了,只是一到紧要关头就自动出岔,她也是很无力呀!

要是有越隽一半的聪明及记性,或是夕梦的冷静用心,她一定可以成为十分出色的女巫。

“不要叫我小雩儿,还有博儿,你能不能停一下口不要再塞了,我快反胃了。”就是这两人拖累她们。

“我……水……!”突然被唤名的沙星博呛着了气,连忙以手势要人倒水。

“博儿,你有魔法的。”抚抚头,叹了口气的沙越隽指头一弹,一杯水立即飞到她面前。

沙星博赶紧接过来喝下,顺了气后才道:“人家忘了嘛!”

生死关头谁会记得那许多。

“难怪小雩千挑万选才挑个秘书一职,让我们想高尚也高尚不起来。”想到就呕。

“好了,芎芎,秘书也不错。”何必那么挑呢!不就是打发时间。

沙芎芎音调微扬,“什么叫不错?秘书事多钱少又得看人脸色,上次是谁被一群老人家逼得快跳飞机?”还没小费拿呐!

面色微赧的沙夕梦冷冷一瞪,根本不愿再提起那件被当成笑柄的糗事。

她们全都是孤儿,出生没多久父母就相偕上非洲狩猎,结果死于一场沙暴中,留下一大笔遗产和信托基金,之后由莎宾娜奶奶扶养长大。

由于生活富裕不虞匮乏,成长的路上十分顺利,再加上自幼学习魔法和咒术,世间已没什么可以难倒她们。

在大学时期,她们六人闲来无事到牛郎店一逛,结果,不是看到一大堆大肌肉的男人,就是没啥气质的小白脸,让她们觉得花了冤枉钱去让人吃豆腐,因此便合资开了只为女人服务的女巫俱乐部。

但俱乐部有专人打理,不太用得着她们,个个毕了业赋闲在家没事做,有人就提议在三百六十五行中随便挑一行,六个人同做一样的工作试试。

刚开始的确很好玩,她们做过店员、小贩、老师,去年本来是空姐,可是有两个人不符合资格,一个是太笨,作弊被逮个正着;另一个……唉!不用说就是过重的博儿。

所以后来才改换成导游,有人走国内线,而她沙夕梦是国外线!负责带着国人出国旅游。

最近一次的团员是阿公阿嬷团,不知怎地,一大票六、七十岁的老人家当是抢媳妇似地对她跟前跟后,人手都握着自家未婚儿孙的相片,追着问她要不要认识,连她上个厕所,他们也都守在门外等候,无视男女厕之分,叫她丑得无地自容,发誓再也不带老人团。

“好了,别再互掀疮疤,这次挑的职业有问题的提出来讨论。”

大家看向出声的沙越隽,再将视线集中在沙悦宝和沙星博身上,接着,沙芎芎说出众人的心声。

“等宝宝和博儿先录取再说。”

“而且要通过试用期。”有把握上任的沙南雩补充道。

经过一番小小的“会议”,她们一致决定在三个月的试用期中,先协助两人顺利当上秘书,至于称不称职则不在考量中,只要不被开除就算过关。

于是,她们又开始讨论让两人去哪个企业应征,可是说了十几间公司,越说越没信心,公司也由大企业变成小公司,差点要沦为打杂的。

后来她们把公司名称写在白纸上,往半空中一扔,让两人去抓,抓到哪个集团就去试一试,以一个月为限。

不过,纸一摊开,众人全都傻眼了。

怎么会是……

“宝宝、博儿,你们要不要弃权?”有些忧心的沙夕梦担心自己会伤了两人自尊。

沙悦宝两人疑惑的对视,齐问:“有什么不对吗?”

沙越隽苦笑的回答,“你们抽中的是国内十大企业的前几名,而且……唉!手气真的很不顺。”

其他姐妹也是一阵叹气声,个个不由得同情起要帮她们忙的彼此,因为这根本是条死胡同,不通。

“呃,你们尽力就好,我们不强求。小雩,你再想想看,有哪个行业不重外表和考绩,最好是不用脑的。”

沙星博出声抗议,“越隽,你很瞧不起人哦!我和宝宝一定会坚持到底。”顶多她少吃一点。

“祝福你了。”而且还是自求多福。沙越隽用眼神暗示沙南雩再用点心思。

她们都做不到的事,这两人更是不能指望。

怪命运作弄吧!该换张纸牌算命。

一张白纸被pub内的女客撞落地面,那是沙星博抽中的未来雇主的名字——

沈劲。沈氏企业最年轻的总经理,也是台湾有史以来脾气最爆烈的男人,可想而知在他的身边会有多少危险性,即使“一定”不会录取。

真的需要祈祷了。

我的撒旦。

※※※

举棋不定。

进还是不进呢?

沈氏企业横书烫金字的公司名大咧咧地刻在大理石墙上,叫人想忽视都很难,好像在嘲笑她的不知死活,胆敢逞强。

沙星博咬了一口巧克力棒,缓和紧张的情绪,她觉得胃都快翻了。

“哇!好高,少说有二、三十层。”能录取吗?肯定要有奇迹才行。

拧拧鼻,她将看似握在手中,其实是浮贴在大拇指上的透明伞一收,在无人发觉的情况下,伞像蛇般缩回她背后的小包包。

真不该说大话,她现在后悔不知来不来得及,宝宝应该也和她差不多心态吧!

难怪诸位姐妹不看好她们,一再要求两人打退堂鼓,说收票员也不错,不然当当图书馆管理员也好,不用去受人气。

她才不怕受气,就怕难堪。这么大一间跨国企业征求秘书,肯定有一大票人抢着要,搞不好她屁股还没坐稳就被人通知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