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恋蝶 > 第1章 两人打从国中就认识

第1章 两人打从国中就认识

《恋蝶》

一二小说www.12xs.com,最有站,提供经典的文学名著、武侠小说、言情小说、人文社科类书籍在线阅读,所有TXT电子书手机免费下载阅读,我们提供给您的小说不求最多,但求最经典最完整

page1

第一章

季节转换之际,一对年轻夫妻带着一双儿女到郊外踏青,满山的蝴蝶飞舞,蔚成一片花与蝶的世界,迷惑了所有人的视觉。

疑虑哪来的各式彩蝶,在秋末冬初仍然活跃。

顽皮的小男孩追着蝴蝶,绑着小辫子的妹妹跟着哥哥满山跑,丝毫不知山的可怕。

突地——

一道凄厉的童稚声传来,正在和友人聊天的夫妻脸色大变的搜寻一双儿女,乍见女儿睁大惶惧的水眸指着下方处。

两夫妻奔至一看,当场软了腿的白着一张脸。

那是深不见底的悬崖呀!

他们的儿。

“森儿,森儿——”

一句句呼唤如断了肠的杜鹃,霎时心碎神裂的失了头绪,无法接受稚儿葬身谷底的恶耗。

老太爷一得知孙儿坠崖一事,立即动用在商界的关系组成救援队,忍着伤痛率千名募集而来的救难人员,非要见着尸骸才肯罢休。

数日后,在山谷深处一平丘,发现毫发未伤的孙子正吃着果子,健康活跃的和群蝶嬉玩,不知众人的心急。

经好奇地一问,他说了个令人诧异的答案。

“蝴蝶姊姊好美,她有一对全世界最漂亮的七彩翅膀,是她从谷底飞上来接住我。”他长大要娶漂亮的蝴蝶姊姊为妻。

众人当他惊吓过度而胡诌一篇故事,庆幸小男孩的运气出奇得好,日后必有好福气。

只是,无人注意一旁的老太爷听了孙儿的童言童语,眼中微泛淡淡泪光,蚊鸣似地喃喃自语。

“是你吗?蝴蝶,我深爱的蝴蝶仙子。”

小男孩回家之后,莫名地发起高烧,连着数月不消退,口中执着喃念着想找蝴蝶姊姊玩,群医束手无策地干着急。

一日,窗外无端地射入一道七彩霞光,照在小男孩的额头上久久不散,当光线徐徐的消失,小男孩的高烧竟离奇的退了。

只是一醒来他遗忘了谷中的岁月,潜意识依稀见到一双美丽、恬雅的美眸,莹莹如波地望着他浅笑。

从此,他着了魔似地追寻那双瞳眸,在每一个神似的女人身上汲取温暖。

那年,他十岁。

在不知名的谷底住着一位仙子,修行近千年的蝴蝶住在蝴蝶谷里,她的日子是与世无争的平静,一直到二十四年后,小男孩长成伟岸男子。

一个关于蝴蝶仙子的爱情故事自此展开。

****

薄雾中漾着淡淡的花蜜甜味,小男孩在雾茫茫的山谷中寻找出路,他一点也不害怕地往前进,似乎有人在身后守护着。

是什么理由让他深信自己是安全的呢?他也说不上来,就是安心地走着。

远处传来一阵银铃般的轻笑声,喜悦的光芒自他眼中发出,快步地向前奔去,他知道快要找到了。

雾像魔法般散去,成千上万的五彩蝴蝶在眼前旋舞,忽高忽低地绕着他轻点,有意无意地陪伴落单的小男孩,使他不寂寞。

然后他看见……

那双渴望多年的眼睛迎向他——

“喂,大白天还作梦呀!”

敲了半天门也不见人应和,擅自闯入的韦长风重拍正在假寐的好友兼上司,怕他睡过头。

“有事?”

“我说卫大总裁,没事我会过来串门子吗?”真是的,废话嘛!

卫森缓缓的张开留恋不已的黑瞳,有些懊恼来人的打扰,只差一步他就可以看清梦中女子的容貌,就差那么几秒钟。

该死的家伙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他梦正兴时闯入,破坏纠缠了他二十多年的想望,一个似真似幻的美梦。

“有话快说。”卫森不耐烦的一盹。

“干么,火气这么旺,昨晚那妞没让你尽兴吗?”韦长风用色色的口吻说。

“别在办公室讨论个人私事,我不是阁下,天天采蜜折花,小心有报应。”

报应他死在女人肚皮上好了。“雪莉的身材可是火辣得很,而且床上的功夫……啧!男人的‘性福’哦!”

“雪莉?”卫森平淡的一应,仿佛不知是谁。

“天呀,亲爱的卫总裁,你该不会忘了昨晚的床伴是谁吧!”简直让人一掬同情泪呀!只不过是几个小时以前的事,才一发泄完就忘个精光,老年痴呆提早到来。

“原来是她。”

想起昨夜的放纵,卫森的确遗忘了在他身下狂野呻吟女子的面貌,连名字也早已往脑后抛,他之所以和她上床的原因不难理解,她有一双和梦中人相似的眼眸。

昨夜的女人是个艳美热情的尤物,在交欢过程中令人销魂,欲罢不能的在她体内冲刺,似要发泄过度精力地将她当成玩偶,一再凌虐其身子,至天亮方肯虚脱的放她一马。

他不是纵欲之徒,偶尔为之的失控是为排解心底莫名的惆怅,仿佛失落了最重要的珍宝,空虚不已。

他原以为疲惫了身体可以放松,可是心却更紧,才想眯一下眼,多年未再出现的幻梦居然牵引着他,不自觉地走向雾的另一端。

“哇!你够无情,船过水无痕,利用了人家一晚还记不住让你快乐的女子是谁。”大木头一块。

“女人,不过是消遣物,你有兴趣就拾了去,少在一旁说风凉话。”卫森一副事不关己的往椅背一躺。

“瞧你一脸不屑的模样,有花当采就甭客气,眼睁睁看着花儿在眼前枯萎是男人的罪过。”神农尝百草,他韦长风是炼百蜜。

无花不采是他的浪荡事,女人多可爱呀!

“花丛浪子还不打算定下来,你要晴晴等你多久?”爱情令人盲目。

韦长风无奈的呻吟一声。“拜托,别提你那位醋劲媲美大西洋的宝贝妹妹。”真是心有余悸。

上个月不小心被她撞见他带个漂亮妹妹从宾馆出来,她二话不说的揪着人家头发,又踢又抓的骂得难听,活像来抓奸的妻子。

卫晴虽是他花园中最娇媚的一朵芙蓉花,但是身为男人的他是禁不起美女诱惑的,造福全天下的怨女是他的责任呵!岂可为她一人而委屈其他花儿。

何况两人交往之前已言明纯肉体关系,绝不涉及男女情爱,是她强求了。

“你打算玩弄晴晴?”

韦长风扬眉一笑。“她早就知道我是浪子了,不可能为一个女人停住采蜜的贪心,所以谈不上玩弄。”

“她是我妹妹。”卫森提醒着,不希望生性骄纵的妹妹受到伤害。

“因为她是你妹妹,所以我还没和她分手。”容忍她过度的嫉妒心和占有欲。

“你给我绷紧皮,别让我有揍黑你眼圈的机会。”他警告着。

韦长风可不是傻瓜,聪明地转移话题。“你的未婚妻等了两年,几时请喝喜酒呀?”

“快了。”他不确定地揉揉发酸的后颈,心里想着一个虚幻身影。

“你真要娶她?”韦长风的口气中有着严肃。

“秋滟是个好女孩,我相信也会是个贤内助,对我的事业大有帮助。”他像在说别人妻子的模样。

“是吗?因为她长得神似你的梦中仙子。”

眼一黯的卫森半垂下眼睫。“女人不都是一样,用来传宗接代。”

“你对她并不公平,秋滟很爱你,她不会希望自己是个替身。”瞧他说得多冷血,韦长风翻翻白眼。

“那是她的荣幸。”他也是退而求其次。

“你……梦与现实是有一大段差距,你可别让梦影响了你的真实生活。”他太沉迷。

两人打从国中就认识,高中还住同一寝室,所以对他的梦多少有些了解。每回他一陷入梦魇就差点回不来,口中喃喃地念着要和蝴蝶姊姊玩,声调宛如十岁幼童,他还常打趣是蝴蝶仙子下凡来勾引男人呢!

但时日一久,梦的次数一多,韦长风收起取笑的口吻,看着好友在一个个陌生的女人中,寻找不存在的幻影而忧心,那是不正常的迷恋,全是虚假。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page2

“我又梦见她了。”卫森幽幽的道。

“我以为你已经好些年不曾梦见她了。”难道他未吐实?

“我也很惊讶,明明累得手都抬不起来,头一沾枕就睡得不省人事,她还是有办法占据我少许的思维。”

“看来你是摆脱不了她。”有些幸灾乐祸的韦长风微撇着嘴角。

“也许早点把秋滟娶进门,她会在我梦中淡化。”一想到此,他心中竟有些恐慌。那份沉迷早已刻入骨髓,要戒也难。

“别说笑了,真要忘得掉,你的床伴不会千篇一律都拥有一双美丽的瞳眸。”是前世宿缘或是幼时记忆呢?

听说他小时候曾失足跌落山谷,说不定在那时有奇遇,不然怎会毫发无伤地出现在众人面前。

忘记是一门高深的学问。“美丽的蝴蝶呵!”卫森深深的一叹。

“垂头丧气像什么样,学我洒脱地纵情于女人间,摘摘花儿闻闻香。”人不能亏待自己。

“不怕哪天出现一朵你极欲攀折却又折不到的奇花?”玩火者终将遭火焚身。

“诅咒老朋友是件不厚道的事,真有那天只好认了。”韦长风口中说着认命,表情却是神采飞扬,不认为有那么一天。

“认了?”

“好了,少拿我做文章,你真打算毁了人家一生?”他说得漫不经心。

卫森玩着手中的水晶蝴蝶,面无喜怒地掀起唇角。

从小他对蝴蝶便存有一股狂热,恨不得将全天下的蝴蝶全收集到他身边。

可是不知为了什么,父母强烈地反对他对蝴蝶的喜爱,以致他不敢明目张胆的表示,偷偷地收购以蝴蝶为造型的饰品收藏在私人别墅内。

和他失去的那段记忆有关吗?

“两家已开始筹备婚礼,现在打退堂鼓稍嫌迟了些。”娶谁对他而言都无差别。

“要是你的梦中人出现了呢?抛妻弃子随她去?”他的本意是消遣,但……

“如果有机会,我会。”卫森肯定的话语令人发毛。

“你……”失笑摇头的韦长风了解他的固执。

一句玩笑话却引来沉重的负荷,世上真有这么一个女人吗?

要是真实存在着,他倒希望此人尽早出现,以免累及另一个女人的幸福。

“总裁、副总裁,开会的时间到了。”

秘书林月是个再职的中年女性员工,婚姻十分美满,两个儿子上高中,女儿今年刚考上辅大,不会有一般年轻秘书的通病——巴望钓只笨金龟。

“林秘书,资料都整理好了吧?”

“是的,总裁。”

“韦副总,开会了。”

两人一前一后地走出办公室,吸引不少女人兴奋的目光,同样的卓尔不群,一个沉稳内敛,一个风流多情,都是她们心中的完美情人形象,捧着一颗心等着其中一人来怜。

女人有作梦的权利。

****

蝴蝶谷

谷中蝴蝶飞舞,

宛如人间仙境。

四季恒春的蝴蝶谷隐于南投山区,终年花卉不调,聚集了无数觅食的蝴蝶,鲜少有人的气味进驻。

数十年前,这里不过是杂草丛生的荒谷,一条清澈的溪流流经谷底,带来一些生机,野花不如杂草茂盛,淹没在一堆绿色当中。

自从谷外飞进一只色彩斑斓的七彩巨蝶,这里便开始有了生气,甚至是……美丽的。

近溪处有棵傍山花开灿烂的梅树,一幢别致的竹轩建筑在树前两百公尺,香气宜人。

蝴蝶谷成了一座桃花源,在迷蒙的浓雾掩盖中。

有人说是传奇,有人说是迷瘴,有人曾误入其中,以为身在梦中,谜一般的空间撩起人类的好奇心,于是有了探险家。

来来去去不知有多少无功而返的沮丧者,他们在伸手不见五指的白雾中迷失方向,食尽水干才在一股神奇力量帮助下走出迷雾,回到原点。

因为无解,所以为蝴蝶谷蒙上一抹神秘色彩,人们忘了正确的谷名,只知是蝴蝶环绕的山谷。

因此,它便是蝴蝶谷,蝴蝶栖息的故乡。

在花丛中,有两道清丽的身影穿梭其中,手挽着竹编花篮揽花,状似清幽的漫步在花海中,任凭飘舞的花瓣洒在四周。

这是花精蝶仙的世界呵!

“小姐,咱们今天的花摘齐了吧!”

一位娇俏如梅的红衣少女微拭着汗,满心顺从地站在她唯一认同的主子身后。

美丽的娇颜从花中一抬,莫可奈何的一笑。

“红梅儿,你怎么老是不听劝,我不是你的小姐。”

万物均平等,无一低贱。

“小姐对梅儿有知遇之恩,是你救了傻梅儿一命。梅儿认定你是我的主子。”

听了她甜哝的坚持,胡蝶只有低头捻朵花儿。

“开释了两百年,你还是顽固的小红梅。”她懒得再去多言。

两百年前,梅儿是一株小红梅,在逃过百年雷击之劫后幻化成人形,游戏于她不解的人间。

一日,遇上个人间秀才,状似善良的个性看不出隐藏其内的污秽,她羞答答的委身为妻,跟随他回到富裕宅邸。

谁知良人早已娶妻,并有众多如花美妾,梅儿纵有天仙姿容,但是难敌人心险恶,屡遭妻妾之妒而使计伤害。

少女芳心执着于良人身上,以为他是真心对待,在一段甜蜜期过后,丈夫的喜新厌旧几乎伤透了她的心,不久便因不谙床第之事而遭嫌弃,闲赋在高阁之上。

再加上她又不懂抛媚献宠的伎俩,单纯的天性难以应接众人的排斥与嘲笑,渐渐断了念、死了心,蒙生去意,不愿受此耻辱。

更叫人不堪的是,她前往丈夫与友人饮酒作乐的花厅告辞之际,同桌有位年近半百的知县瞧上她的美色,意欲强纳为妾,污了她的身子。

梅儿向爱人求援,换来的是冷眼一讥,谄媚地奉上他不再眷顾的美妾,任其糟蹋蹂躏举其富贵。

在害怕遭玷辱的情况下,她逃避的使出少得可怜的法术震开知县,并恢复了原貌——梅树。

受了重伤的知县因此惊吓而一命呜呼,无知的百姓当她是妖邪扰世,一呼百应地将柴火捆绑在梅树上,意图以火烧其形。

适巧翩翩彩蝶经过,折其火中尚未受损的梅枝,施法摄其元神赋于其下,留下木身供百姓安心,以自身的修行助其重生,还以梅树之精魄。

经过一百多年的休养疗生之后,她又可以以人的形态游走三界。

为感念其恩,她甘心为婢,伺候即将名列仙班的蝴蝶仙子。

“小姐,今年的百花开得好冶艳,咱们可以多酿几瓮花蜜酒。”多甜的香气。

“就怕那只蜂儿来偷酒。”胡蝶细心地挑拈一片片花瓣。

梅儿嘴一嘟地低声埋怨。“哼!没见过不爱采蜜的蜜蜂,变种蜂。”

“小俩口又闹口角了,黄蜂扰了你什么?”真是一对欢喜冤家。

“谁和他是小俩口,小姐别把那只臭蜂和我扯在一起。”娘娘腔的死男人。花与蜂是不得不相辅的宿敌。

“还没消气呀!你要记恨多久?”吵了近一百年,两人倒是不嫌累。

这一梅一蜂像是未成年的小男孩、小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