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皇家第一厨 > 第1章 嗯

第1章 嗯

声明:本书由一二小说(www.12xs.com)自网络收集整理制作,仅供交流学习使用,版权归原作者和出版社所有,如果喜欢,请支持正版.

皇家第一厨

作者:水晶翡翠肉

文案

一朝穿成大庆朝一枚奶娃娃,云照才刚刚享受一年清闲舒适的日子,当兵的爹爹不寄银子回来了!

他和娘亲、哥哥没有收入了。

眼看着米缸一天天地见底了,他决定出手……许久之后,当兵的爹爹看着拔地而起的云家酒楼,惊的说不出来话,好一会儿,看着一群孩子中间的一个粉雕玉琢胖娃娃问:“你是照哥儿?”

云照点头:“嗯!”

爹爹激动不已,余光中瞥见云照身边的小孩子,心头一骇,问:“这个孩子是……”

云照道:“我捡的!”

爹爹笃定:“可他是太子殿下!”

云照:“???”

中华小当家进阶版!萌趣成长类轻小说!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种田文美食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云照┃配角:┃其它:

一句话简介:社畜崽崽变社牛

立意:努力生活,未来会很美好

VIP强推奖章

二十一世纪的社畜云照突发意外,睁开眼睛变成大庆朝一个奶娃娃,家境贫寒,爹爹失踪,好在他拥有上辈子的美食技能和做梦预知未来噩运的能力,两岁帮着娘亲找到工作,三岁帮着娘亲开酒楼,还捡到大庆朝流落民间的太子殿下,开启了他和太子殿下等小伙伴的趣味成长之路。

本文是篇充满童趣的成长类轻小说作品,全文温馨治愈,通过主角和主角团一路成长的故事,将生活的点滴趣事娓娓道来,让人充分领略生活的美好。

第1章

穿越?

云照从来不相信这种事情,他大学毕业后,加入浩浩荡荡的社畜大军,才刚有些起色,便遭遇一次突发意外。

醒来时,他就变成了刚刚出生的婴儿。

也不知道是婴儿天生视力、听力和嗅觉都极弱,还是他成人的思维和婴儿的身子不匹配,他每日都处于一种混混沌沌的状态之中,机械地吃吃喝喝睡睡。

这种状态持续了大半年,周围开始慢慢变得清晰,他这才知道自己是真的穿越了,而且是胎穿到历史书上并不存在的大庆朝桃源镇。

爹爹云靖从军在外,每逢双月会寄银子回来,足够他和娘亲沈月娘、哥哥云阳三人的日常花销……他消化了许久,才接受穿越这个事实,慢慢成长,终于到了一岁多。

他转头看向窗外,已经天亮,他想出去走一走,当即用力地翻了个身,趴到床沿,小短腿向下伸,肉乎乎的小脚脚试探着去够地面。

伸一点。

再伸一点。

再伸一点点……一只小脚脚终于碰到地面了,小身子顺势向下滑,两只小脚脚成功着地,喜悦才刚刚涌上来,一个重心不稳,“啪叽”一下摔坐到地面上,他本能发出“嗷”一声。

唉!

奶娃娃就是难,平地都能摔一跤。

他只好伸出小胳膊,抱住床腿,费劲巴拉地爬起来,站稳小身子,小脚脚探进一双小鞋子里,然后扶着床面、凳子、衣箱和墙面,一步一晃悠地走出卧房,走进堂屋,终于走到堂屋门口。

一抬眼看到院子里六岁的云阳蹲在地上,手握着一根树枝,一边写字一边念念有词:“兄则友,弟则恭,长幼序,友……”

云照继续向前走。

察觉这边有动静,云阳看过来,当即睁大眼睛:“弟弟!”

云照停下小步子。

云阳大声喊:“娘,弟弟会走路啦!”

沈月娘闻言从厨屋里疾步出来,望见站在堂屋外的奶娃娃,精致的脸庞上浮现惊喜:“照哥儿,你怎么下床的?”

“是弟弟自己下床。”云阳抢白道:“娘,我一直在院子里,没进卧房里,就是弟弟自己下床,跑出来的。”

云照点头。

“呀,我们照哥儿太厉害了。”沈月娘赶紧走过来。

云阳跑过来,小手指着云照的小脚道:“娘,看,弟弟还穿小鞋鞋了,但是没有穿上,脚后跟还在外面呢。”

“能穿成这样,我们照哥儿已经不得了了。”只是现下倒春寒,天气还有些冷,沈月娘怕云照又生病了,连忙把云照抱进卧房,重新给云照穿衣裳穿鞋子,嘴上不停地夸奖着云照,好像云照刚刚不是扶墙走路,而是金榜题名衣锦还乡一样。

云阳在旁附和。

云照上辈子父母离异,对他不管不问,他从初中就开始住校,几乎没有享受过亲情。

来到这里,娘亲和哥哥总给予他肯定、关爱和温暖,他心里甜丝丝的。

“好了,穿好了。”云阳赞美道:“弟弟真好看。”

云照上辈子就不丑,这辈子颜值更高,五官精致又白白嫩嫩,看起来像是年画里走出来的神童一样,灵气十足,惹人喜爱。

他点头:“嗯。”就是好看。

沈月娘笑问:“照哥儿,还要自己走吗?”

云照芯子是成人,但是身子是一岁多点的孩子,又有大半年的时间是昏昏沉沉的,所以如今也只会含糊不清地吐出来一个字:“走。”

“能走吗?”云阳问。

“我们拉着他走。”沈月娘道。

云照一只小肉手拉着云阳,一只小肉手拉着沈月娘,慢慢地出了卧房,到厨屋里用朝食。

“弟弟坐好。”云阳扶着云照坐下。

沈月娘专门给云照蒸一碗鸡蛋羹,点了两滴麻油,香香嫩嫩滑滑的,一勺一勺地喂到云照口中,然后和云阳一起吃菜饼就咸菜,道:“阳哥儿,一会儿娘去集市一趟,你在家照顾着弟弟,可以吗?”

“娘去桃源绣坊交活儿吗?”云阳反问。

“是啊。”沈月娘闲暇时做些女红,贴补家用。

“能拿银子了?”云阳开心地问。

沈月娘点头:“对,想吃什么,一会儿娘给你买。”

云阳毫不犹豫地道:“肉包子,娘,我想吃肉包子。”

沈月娘笑着答应,用完朝食,她挎着一个小篮子离开。

云照和云阳在院子里玩耍。

玩了好一会儿,云阳问:“弟弟,你渴不渴?锅里面的水还是温的,娘说,得给你喝温水。”

云照点头。

云阳道:“哥哥去厨屋给你舀水水喝,你在这儿等着,要是着急了,就来厨屋找哥哥,不要乱跑喔。”

“嗯。”云照又点头。

云阳噔噔地跑进厨屋。

云照坐在小院子里,从窄小的两扇院门缝隙,看到三五个穿着粗布衣裳的妇人走过去,接着就听到她们提到“桃源绣坊”四个字。

那不是娘亲拿活儿的地方吗?

他竖起耳朵细听。

“桃源绣坊关了!”

“啊,我这几日没去桃源绣坊了,怎么就关了?”

“东家本来是开镖局了,绣坊只是顺带开着的,听说是接二连三走镖亏本,所以把绣坊卖了,举家到外地谋生,不过,东家是个有良心的,所有女工的工钱都结清了。”

“那我们以后到哪儿找活计?”

“慢慢找呗。”

“那哪行?得快点找,我家缺银子。”

“你家有沈月娘缺吗?”

“沈月娘很缺?”

“她丈夫从军在外,已经半年没寄银子回来了。”

“半年没寄了?不是出什么事情吧?”

“不知道,反正她现下没了绣坊活计,还要养两个儿子。”

“估计现下连下锅的米都没有了,这可怎么办啊?”

“谁知道呢,如今桃源镇的活计也不好找的。”

“……”

声音渐渐远去。

云照若有所思地看着院门,倏地起身,两条小短腿一弯,整个小身子趴到地上,手脚并用地爬进厨屋。

“弟弟,你也来了,水水有点烫,先凉一凉。”云阳看云照一眼,继续吹着灶台上的热水。

云照“啊”一声,爬到米缸前,吭哧吭哧地踩到小凳子上面,用力推开缸盖,露出一条缝隙。

他低头一看,缸里的米粒已经覆盖不了缸底。

难怪。

难怪今日朝食娘和哥哥吃菜饼就咸菜,连个米汤都没有!

第2章

“好了,水水可以喝了。”云阳道。

云照应声回头。

云阳吓了一跳:“弟弟,你怎么爬到凳子上了,快下来。”

“啊。”云照小肉手指着米缸。

“怎么了?”云阳上前去看,一眼看到米缸的缸底,愣一下,低声道:“没有米米了。”

“嗯。”云照点头。

云阳四岁开始,跟着娘亲一起到集市上买米买面等等,对衣食用度都有些了解。

后来娘亲生下云照,不方便拖家带口去集市,他便经常留在家中看着云照,很久没关注米面的事。

不知道现下什么情况,小眉头皱起:“米米怎么没有了?”

云照虽然他已经猜出来事情的大概,但他还是有些疑问,想听娘亲说出来,便口齿不清地说道:“问。”问娘亲。

云阳没有听懂:“弟弟,你在说什么?”

云照又说一遍。

云阳还是听不懂。

云照暗暗叹息了一声,奶娃娃真的好难啊。

云阳道:“弟弟,先下来吧,不然会摔疼疼的。”

云照点头。

云阳把云照抱下来,喂云照喝了温水,然后一起到院子里等沈月娘。

一个多时辰后,沈月娘回来了,眉间锁着淡淡的愁绪。

“娘。”云照和云阳一起喊。

“诶!”沈月娘眉目当即舒展,露出笑容。

云照和云阳一起扑向沈月娘。

沈月娘蹲下来,抱住两个孩子,然后笑道:“等急了吧,娘给你们买了肉包子。”

云阳真的很开心,不过开心一闪而过,他看向沈月娘的两只手,问:“娘,你只买了包子?”

“你还想吃什么?”沈月娘问。

“家里没有米了啊。”云阳道。

沈月娘微微一怔。

“也没有面了。”云阳又补充一句。

沈月娘恢复神色道:“嗯,一会儿娘再去买。”

云阳又问:“为什么刚刚不买?娘是不是没银子了?”

云照在心里感叹哥哥是聪明的,听不懂他的“问”,却因为事情奇怪而主动发问。

沈月娘默了一下。

云阳问:“娘,是不是爹爹出事儿了?”

沈月娘看着云阳,她嫁给云靖时,云家还是桃丰县的小富之家,日子也过得滋润,偏偏云家大伯吃喝嫖赌样样精通,不但将薄产败个精光,还欠了一屁股债。

他们承担一部分债后,怒而分家。

来到桃源镇没多久,就遇到边关重金征兵,她知道云靖自小就会些功夫,有保家卫国的抱负又想赚些银子供云阳念书,便同意云靖加入边关军队。

之后云靖每逢双月寄银子回来,她闲暇时做女红赚点银子,日子过得也算宽裕。

哪知道云靖半年前不再寄银子回来,今日绣坊也关了,她心里挺难受的,懂事贴心的大儿子开口问,她便说了实情。

云阳惊讶:“爹爹半年没有寄银子回来了?”

沈月娘点头:“娘去问了,边关太平,所以你爹爹无事。”

云阳呆了呆:“那……”

沈月娘道:“可能遇到一些事情了,耽搁了。”

“耽搁了半年呀。”云阳似懂非懂。

“边关路途遥远,暴雪暴雨干旱等情况都有可能发生,以前有人从边关寄信捎带银子的,一年后才到桃源县的。”

“这么久啊!”

“也不知道你爹爹是什么情况。”沈月娘也有些担心,随即语气一转,咬牙切齿道:“他最好是有事耽搁了,若是他敢在外面养人,娘才不念什么夫妻之情,定扒他一层皮下来!”

云照心道:“娘亲好样的!”

云阳则是关心眼前问题道:“那我们现下吃什么?”

沈月娘道:“娘还有一些银子,下午去买些米面回来,明日娘去找活干。”

云阳小眉头皱着。

沈月娘道:“别担心,饿不着你们,娘有办法的。”

“真的?”

“真的,要相信娘。”

云阳到底是个孩子,再怎么早熟,也还是容易相信人,何况对方是亲娘呢,他点了点头:“嗯。”

“来,先吃包子。”沈月娘从怀里掏出一个油纸包,慢慢打开的同时,薄薄的热气和香气一下子蔓延。

云照和云阳一起咽口水。

沈月娘给云照和云阳一人一个肉包子:“吃吧。”

云照指着沈月娘的手:“啊。”

云阳才看到沈月娘手里空空的:“娘,只有两个肉包子?”

“嗯,你们一人一个,娘不吃。”沈月娘道。

云照和云阳二话不说,不约而同将包子送到沈月娘嘴边。

沈月娘问:“你们做什么?”

“娘!”云照说不出来“吃”字,便张大小嘴巴:“啊呜!”

云阳明白云照的意思,道:“对,娘吃。”

云照点头:“嗯,娘,啊呜,哥,啊呜,我,啊呜。”

云阳解释道:“我们一起吃。”

刚刚沈月娘反复和云阳说“别担心”之类的话语,她是安抚两个孩子,其实心里充满了茫然又难受的,可眼前两个孩子如此暖心,她忽然觉得什么困难都不是问题,笑道:“好,我们一起吃。”

云阳道:“娘是大人,吃一个肉包子,我和弟弟吃一个。”

云照点头。

沈月娘便将两个肉包子分了。

母子三人这半年来,日子过得清苦,许久没有尝到肉味儿,现下这两个肉包子的汁水如同久旱的甘霖一般,一下滋润了口腔,暄软的面皮混着咸鲜的肉馅,唤醒了味蕾,滑到胃部,满足了身心。

沈月娘问:“好吃吗?”

云照和云阳一起点头,吧唧吧唧地吃着。

“以后有银子了,我们再买。”沈月娘如今没有能力说出来“明日再买”的话。

云照点头。

云阳道:“买多多的。”

“好。”沈月娘笑着点头。

母子三人吃完了包子后,沈月娘又去集市一趟,买了一些糙米回来,暮食吃糙米粥就咸菜,她道:“先这样吃,过两日,娘找到活了,我们再吃顿好的。”

云照点头。

云阳乖乖地道:“好。”

沈月娘心里又暖又涩。

夜晚母子三人睡在一起。

云照睡在娘亲和哥哥的中间,听到他们微微的鼻息声,缓缓睁开了眼睛,看着黑漆漆的房梁。

想着自己这一年多来,得到了娘亲和哥哥的百般疼爱和照顾,他应该利用自己穿越者的身份做点什么,不然大家都会饿死的风险。

可他还不会走路,其他事情更是不能做……眼前还是先实现走路自由吧,次日一早,他醒来以后便开始扶着墙,晃晃悠悠地学习走路,累就歇息一会儿,然后接着走。

三日后,他可以独自走五步。

五日后,他可以独自走十五步。

七日后,他独自从卧房走到厨屋,然后开心地抱住沈月娘的腿,稳住了胖胖的小身体。

“娘,你看,弟弟自己走过来的!”云阳开心道。

沈月娘低头,满眼温柔地看着小儿子:“照哥儿棒极了。”

云照“啊”了一声。

“照哥儿了不起!”沈月娘冲云照笑了笑,然后擦擦手,道:“好了,碗筷都洗好了,娘要去集市上找活计,阳哥儿,你还是在家看着弟弟。”

“娘,你还没有找到活计啊。”云阳小眉头皱着。

“今日定能找到。”沈月娘道:“之前娘做工的桃源绣坊,有人盘了下来,做起了酒楼生意,娘去打个杂,还是可以的。”

云阳闻言露出笑意:“嗯。”

沈月娘低头道:“照哥儿,好好和哥哥在家。”

“不。”云照吐出一个字。

沈月娘不解地问:“为何不?”

“娘,我、粗。”云照吃力地说话。

沈月娘没有听懂:“什么?”

云照继续道:“我!粗!”

沈月娘猜道:“你说,你去?”

“嗯!”云照重重点头。

“你也去集市?”

“嗯。”云照继续点头。

“不行,集市很乱的,万一碰着你了,怎么办?”

云照没办法开口说服沈月娘,便用两只短胳膊紧紧抱住沈月娘的腿,不管沈月娘和云阳说什么,他就是不松手,故意扁起小嘴巴,一副泫然欲泣模样,可爱又可怜。

沈月娘哭笑不得。

云阳心疼道:“娘,弟弟长这么大,都没有去过集市,就让弟弟去吧,我来看着他,不会有事儿的。”

确实。

云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