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聪明女巫 > 第1章 富人的嘴脸

第1章 富人的嘴脸

《聪明女巫》

一二小说www.12xs.com,最有站,提供经典的文学名著、武侠小说、言情小说、人文社科类书籍在线阅读,所有TXT电子书手机免费下载阅读,我们提供给您的小说不求最多,但求最经典最完整

page1

第一章

英国,一处美丽庄严的大教堂正扬起清亮的钟声,一对令人称羡的新人缓缓步向红毯的另一端,如雨般的玫瑰花瓣由天而降,洒落在每一张欢欣的脸庞上。

在神的见证下,他们即将跨过人生另一个阶段,十字架上受难的耶稣微笑地送着祝福。

为了给新人们一份意外之喜,新郎的好友群策划了一个特别节目,一座电影院里大的放映银幕,安装在神父身后的大墙,准备放映两人交往时的点点滴滴。

婚礼开始,斯高神父先念了一段祝祷词,冗长的内容有如他的神饱,每一个人都专心的听着,不时露出会心的微笑。

银幕上倏地出现影像,在一个大型舞会中,陌生的男女走向对方,共舞一首华尔滋。

两人的微笑生分且疏离,彼此都带着一抹探索的目光,接着各自与原来舞伴相偕入舞池,彼此无意识的互瞄,情意在滋生中。

画面一换,企业界联盟晚会,男人与女人再度相逢,美丽女子含情脉脉的望着英挺男子出神,一不小心跌入他怀中。

接着是家庭聚会……一幕幕渐近地表露出两人的契合,爱情确定成熟。

“龙御海先生,你愿意娶普若西亚小姐为妻一辈子照顾她、爱护她,永生永世不分离吗?”

“我愿……”

正当他要回答我愿意时,银幕上的画面突然中断,一串银铃般女子的笑声自喇叭传出,听人心里只觉一阵喜悦。

蓦地,画面上出现一位美得令人呼吸为之一窒的东方女子,盈盈的笑容充满魔性的诱惑,黑白分明的清眸中有着绝对邪恶,那一头黑发随风飘扬——

斯高神父“砰”地一声撞到圣坛,口中默念圣经,美得如此邪气的女子必有问题,非魔即巫。

在场的男人几乎都深受吸引,久久回不了神,直到一位连声抱歉的银发男子关掉放映机,众人才吐出一口气。

“龙御海先生,你愿意娶普若西亚小姐为妻……”斯高神父清清喉咙把誓言重复一遍,继续方才被打断的婚礼。

立在圣坛前的新郎突然推开一旁的伴郎,一个箭步冲向银发男子,眼中的震撼无以形容。

“她是谁?”

“阿尔朗斯你疯了,今天是你结婚耶!”银发男子欲推他回圣坛前。

“告诉我,她是谁?”他已无可自拔,她是他心中的魔,扎了根。

“等你完成婚礼再说,别害我没办法向两家长辈交代。”天哪!怎么会接错带子?好大的乌龙。

“不,我不结婚了。”

现场顿时一片愕然,捧着花束的普若西亚·莱根孤零零地站在神父面前,几时花束由手中滑落也不自知。

“别开玩笑了,你怎能说不结婚就不结婚。”他会死得极惨。银发男子试图力挽狂澜,提醒他,“普若西亚是你的最爱。”

“不再是了,原来我是可以爱人的,她才是我的灵魂所在。”他找到失落的另一半了。

普若西亚一听,当场哭了起来,泪水晕开了细致的妆。

“少玩了,快把婚礼结束。”

龙御海微笑的扯下胸花,走到放映机按下开关,根本不理会众人的劝阻和辱骂,一意孤行的看着银幕上的女子。

突然陌生的语言由她口中逸出,似曾相识的语调让他思索着是哪一国语言。

他想,他需要多学一种语言了,他要更接近她。

“欢迎各位来到‘女巫俱乐部’,我是负责人之一沙越隽,本俱乐部标榜以服务女客为主,绅士们可不能乱闯哦!”

轻笑声中,一则五分钟左右的广告轻松播映完毕。

③③③

“什么,你要我到英国?”

沙越隽手拿报纸准备圈选征求秘书的工作,突来乍到的银发老妇冷不防的丢出讯息令人讶然,停在报纸上的红笔看来可笑,圈或不圈都有点实兀。

泱泱大国没人才吗?特地越洋搭飞机历经十数个小时来到这小海岛,只为找个物理治疗师?!

几时她这么优异,红到遥远的英格兰?

她是拿有执照的专业物疗师,可是不务正业已多年,医学界是否有人记得她的存在尚是个问题,何况她暂时没有出国的打算。

而且当初她只接过六个个案,合起来时间不超过一年,老人家是从何听闻的呢?虽然每一个治疗对象都奇迹地的康复。

以笔头轻敲桌面的沙越隽有一丝为难,以前以此当正业接工作是看心情好坏,雇主的要求不在她的喜怒之中,通常地会先见过治疗对象才决定。

物疗过程长又繁琐,她是取了点巧计用“天赋”,施一点点魔法,让治疗对象在治疗中产生信心,进而更加努力配合复健。

由于几次成功的案例让求助者信服,而遭人眼红,为了不使自己成为面目可憎的敛财者,装聋作哑的放弃正业才是聪明人。

而她一向聪明绝顶。

贪财好利不符合她的形象,以她的能力要名要利很简单,不过人要懂得收敛点光芒,太耀眼只会落入万劫不复。而眼前这位老太太,一句话,冥顽不化。

“价钱由你开,食宿我们负责,二十四小时专人驾驶积架接送,住宿环境优美有座人工小湖泊,人口简单只有……”

滔滔不绝的洋腔洋调中文听得人昏昏欲睡,碍着基本的礼貌不做不雅举止,到嘴的呵欠硬是吞下去。。”

瞧瞧女巫俱乐部的规模,每月净利就上亿,数钱都数得手软,她要什么风光生活伸手可及,有谁听过女巫坐积架的?非让同伴笑到牙掉。

她现在比较烦恼的是如何把俱乐部弄小一点,这些姐妹们个个懒散,没一个愿意帮忙分担责任,脚底的油抹了一层又一层。

笨宝宝是不敢指望,她不把自己给卖了就是万幸;胖博儿一张嘴只会吃吃吃,钞票永远没有一块蛋糕重要,出炉的时间一到谁也拦不住,死也要冲去抢一份。

小投机鬼芎芎认钱不认人,抢钱的时候跑第一,收尾的事情是搞得零零落落,反而累及她来收场。

小雩是男色当前万事休说,有事要求送个美男来诱拐,其余免谈。

偏偏女巫俱乐部是以女客为尊,清一色都是少了宝贝的娇娇客,要挖个男人是难上加难,所以还是自己认命些,美容觉少睡几个小时比较实在。

至于夕梦就不用商量了,她会直接说—句:把它关了省事。

想想若没她坐镇,“偶尔”来走动走动,大概会叫底下员工卷款潜逃,而她们还会理直气壮的回道:你是谁,我们没老板。

“沙小姐意下如何?我的条件能让你满意吗?”银发老妇和和气气的问。

喔!讲完了。“桃……桃莉女士是吧!我不做物疗师已经很久了,恐怕帮不上你的忙。”

“是钱的问题吗?我说过随你开绝非戏言,维利特家族的财富绝对可以提供你理想的待遇。”她已经想到没办法了才出此下策。

“我目前走不开,英国实在太远了,且我的英文不够正统……”略带爱尔兰腔调。

可是听在桃莉·维利特耳中以为她和精通英语,亲切种和善地笑了笑,“没关系,我们可以用中文沟通。”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唉!要她怎么拒绝一位远渡重洋的老人家?

看得出她眼中因绝望而形成的孤注一掷,有进沙越携希望自己不是那么聪明,能一眼看见别人心底所想,连读心术都不必。

聪明人通常败在自做聪明,她就少点聪明脑汁,大家来装傻好了。

“以你的专业能力应该不需要太长时间,如果有什么困难,只要在我能力范围内一定帮你办妥。”她有的是钱。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page2

富人的嘴脸,她最讨厌这种人,偏偏她又太诚恳。“不是我不帮你,而是我帮不上忙。”

“你太客气了,我听说经你物疗过的病人,不出两三个月就能活蹦乱跳,像无事人一般健康,只要你肯点头就非难事。”

维特利家就只剩这么一个孩子,无论如何,她都得替死去的兄嫂拉回颓废有独苗,绝不能任棱封闭下去。

早年要不是兄长和家里决裂,自家的孩子怎么会去跟别人姓,到今还不打算认祖归宗,偌大的家产她都不知道该交给谁。

她老了,再活也没几年,但她死都不会放手,不交到正统继承人手中绉不罢休。

她不容易打听到这个东方小国有个十分厉害的物疗师,听说经她接手的病人虽然不多,却个个如上帝显神般痊愈,医生宣布椎骨断裂终身残疾的病患,不到三个月光景居然能去参加一万公尺马拉松赛跑。

所以她是抱定必成的决心上门,忍受长时间晕机的不便,一下飞机尚未克服时差就上这什么女巫俱乐部找人,还差点被子拒于门外,因为她没有会员卡。

幸好她皮包里的英镑带了不少,一位漂亮的小姐特别通融,以双倍价格让她入门,临时发给她一张会员卡,临了还喜孜孜地说她叫沙“穷穷”。

她看起来一身名牌怎会穷呢?东方人取名字还真奇怪。

“冒昧问一句,是谁告诉你我的小小成就?”她要去那人家里下哑巴药,一辈子开不了口。

“我小侄子以前的家庭医生琼斯,不过他已退休多年。”一个风趣的老帅哥。

一想到琼斯,桃莉的脸就有点红,呈现少女般的羞怯。

沙越隽泄气的换换脚一叠。“他是我念医学院时的老师。”

这下能怎么样,总不能不敬吧!

她换过不少学校,每一所都待不久,大概是年少轻狂爱流浪,常常请假还被批评不如不要念,是靠琼斯老师护航才硬拗到二张毕业证书。

只是那张薄薄的纸在一领到手就被叠成飞机射入焚化炉,她向来用不到文凭这东西。

“既然如此,你能不能看在琼斯的面上走一趟,真要不行绝不勉强。”到时要反悔也来不及。

“医学界人才济济,你要不嫌弃,我荐引几个权威去试试,他们一定能起死回生。”只要不是她。

最近飞机失事率很高,当幸存者会被媒体烦死。

“没用的,那孩子根本不让旁人靠近,完全不合作的把人丢出去。”简直是叛逆。

“丢……丢出去?”沙越隽表情古怪的一晒,这样的大力士需要复健?

桃莉苦笑的解释着,“他的养父教了他几年中国功夫,所以手臂稍微强壮了些。”

“强壮……”是呀!她肯定很好掉。“桃莉女士该不会要我去当沙包吧?”

听她讲的多谦虚呀!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孩子”能把西方人高大的身躯给掷出去,那燕子般轻盈的她岂不是像小哑铃,放在掌上还能旋几圈。

“不不不……你千万不要误会,我是‘肯定’了你的能力才敢放手一搏。”桃莉特别加重语气说。

沙越隽偷偷翻了个白眼,是呀!肯定要我死。“死了还附送棺材。”

“呢,你想得太严重了,他只是脾气暴躁了些,绝无伤害人的意思。”至少还没死过人。

“为什么我觉得即将面对的是雷克斯霸王龙,而不是一个人?”脚指头好痒,真想抓一下。

嗟!今天穿凉鞋不好施法一抓,真是难受得要命。

“是意外改变了他的个性,以前他是个温雅有礼的好孩子,对周遭的亲朋好友都十分善。”桃莉感伤的流泪。

天呀!本性更无聊,要是恢复他的个性岂不闷死人。“你还是去找其他的专家,我真的没有空。”

“难道不能挪出几个月的空档吗?我不能让他再自闭下去。”她不信有钱打动不了人心。

“我这一年都没空。”沙越隽直截了当地予以回应,低头瞧见一个体制不错的公司。

红笔一圈——

桃莉识得一点中文,问:“你在找工作?”

“是呀!”啊!她干么那么大嘴巴。叹息声在沙越隽心中响起。

“我以为你是这个俱乐部的负责人之一。”外面的员工是这么说的。

“大家都不当,我只好委屈上任。”谁说她不是啊!任劳任怨的工蚁。

桃莉十分不解。“既然你已有工作,为何还要找工作?”

“好玩。”沙起隽不加隐瞒地说。

“好玩?!”是她坐太久飞机还在晕吧!天底下还有这种人?“你要找什么工作?”

“秘书。”

她们六个姐妹说好今年度的工作目标是秘书,本以为对博儿和宝宝而言,这是不可能的任务,所以她和其他姐妹便晾在一旁等她们失败。

谁知瞎猫也会碰上死耗子,已做月余还没见她们辞了老板回家吃自己,因此她得动一动了,总不好输给或笨或好吃的两个女人。

至于芎芎还在醉生梦死的打“零工”,不到最后关头是不相信博儿和宝宝两人会成功,毕竟秘书的工作事多钱少又没自由,无法应付她庞大开销和爱逛街的习性。

夕梦目前担任一位漂了白的黑道大哥的秘书,不时要应付警察找门和闪子弹,日子过得精采刺激,不过她一定不会承认,只会说:她烦。

迷恋男色的小雩居然让她挖到一条绝色美男色,好听点是贴身秘书,其实工作内容和看护及打杂的差不多。

“我侄子正好缺个秘书帮他打打字,整理整理文件,你最适合了。”桃莉怎么样都要拐她去英国。

“桃莉女士还真不死心呀!你不是说令侄子既颓废又自暴自弃,你要我去帮他打墓志铭还是整理死前资料?”沙越隽无力地斜倚着身体。

“呸呸呸!女孩子家尽说些不吉利的话,他会活得比我还久。”瞧她说得多恶毒。

琼斯一再保证他所推荐的人选是最优秀的,如果连她都说服不了侄儿恐怕就没希望,所以她才不辞千里之遥而来。

眼前这位东方女孩看来十分年轻,谈吐举止相当优雅,可是说出口的话实在令人皱眉头,她不能体恤老太婆的心情吗?

难不成要下跪求她才肯应允?!

沙越隽微露邪肆的一笑。“我不仅嘴巴坏透了,心地也很黑,令侄子会吃很多苦头啊!”

“不打紧,只要他能重新站立,你把他折磨得体无完肤都无人敢责怪。”感激都来不及。

“你确定?恶魔可是很难会善待人,你要有心理准备。”希望她心脏够强壮。

桃莉当她是开玩笑。“就算是把灵魂给卖了,我也要拉他出泥淖。”

“看你说得挺有诚意的,酬劳怎么算?”老女人的灵魂已经不纯净,撤旦王不屑要,谈钱最重要。

“我先付你五十万,三个月后他若能站再付一百万,这个数字你能接受吗?”谈到钱,没人能清高。

在桃莉的心里认为是钱打动东方女孩,殊不知是被她烦得不得不考虑。

“是台币还是美金?”生意人要算得清,她可不想收到一堆日币。

“是英镑。”桃莉略带上流社会人士的倡傲神色扬下眉,表示她的身分高贵。

“呼!大手笔哦!”沙越隽做出吹口哨的唇形,有钱人还真是不把钱当钱看。

“还好,你值这个价码。”她肤浅地把人物化了,惹得沙家女巫有些不悦。

恶意一起——

“看来我不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