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邪掳娇妾 > 第1章 十六岁的她出落得有如瑶池仙荷

第1章 十六岁的她出落得有如瑶池仙荷

《邪掳娇妾》

一二小说www.12xs.com,最有站,提供经典的文学名著、武侠小说、言情小说、人文社科类书籍在线阅读,所有TXT电子书手机免费下载阅读,我们提供给您的小说不求最多,但求最经典最完整

page1

楔子

「不--」

世人敬仰的医谷里,传来年轻男子的悲嚎声,他无法相信眼前溅血的男女竟是他八拜之交的义兄、义妹。

他们已经避世到幽谷,为何苍生仍视表相以盲心,汲汲掠夺。

相爱何其错,原本是段武林佳话,如今却成一件憾事,他心痛剧烈,难以接受眼前的一片红艳。

「大哥,是小弟来迟了。」

一剑犹插在心口的柳玉佛,以惨淡笑容扶著气若游丝的爱妻,他不怪任何人,能与心爱女子生死相随,何尝不是美事?

「怜……怜秋……不要自责……是我们夫……夫妻俩……命该……经历此劫……」

「大哥,你别再说话了,保留些元气,我带你们出谷找大夫。」杜怜秋哽咽的说。

身为医谷之女的朱影心悲怆一笑。「二哥,连我都救不了……自己……天下……还有能人吗……」

美丽果真是一种毒,穿人心肺。

一口血由她口中溢出,将懦花绣衫染成红渍。如果她未曾出谷救人,一生终老医谷内,或许就不会连累夫君同赴酆都。

是她的错呵!一张胜雪绝丽的容貌毁了世间慈悲,人人贪之欲藏,而她却只有一颗心,容不下众多的宠爱。

「影心……」不知该说些什么的杜怜秋流下男儿无力之泪。

他知道两人已命在旦夕,可是……他真的无法承受失去挚亲的痛,三人曾经如何意气风发的闯荡江湖,如今只剩他一人,教他情何以堪?

「帮……帮我们照顾……央儿……」

两夫妻逐渐涣散的眼眸注视著一旁坚强的女儿,他们舍不下心呀!她才六岁。

「我会把她当成自己的女儿一般养育,你们……安心吧。」可怜的小央儿。

他话一说完,两双放心的眼随即静静的阖上,嘴角微带遗憾的笑容,无法看著女儿成长实是人间一大憾事。

「二叔,我要报仇吗?」小女孩清澈如湖的瞳孔中有著早熟的清冷。

杜怜秋任由泪水直徜的搂著她细小的肩头。「不,你娘不会允许冤冤相报,从此刻起,忘记他们的容颜吧。」

「我也要忘了自己吗?」无声的泪水淌落小女孩清秀的脸庞,日後可见是倾城之姿。

「不能那么残忍,你是柳家唯一的血脉,你要牢牢记住自己是谁。」他要她忘却的是仇恨。

望著一地的尸横遍野,报不报仇已无所谓了,为了争夺天下第一美女,付出生命值得吗?终是一场空罢了。

「二叔,我要学武。」

看著她明亮的水眸,杜怜秋轻叹。「以後叫我义父,别再提起你的身世。」

「我要学武,义父。」小女孩坚决的说。

她要保护自己,也要保护所爱的人。

「你……好,义父教你。」他会将毕生所学全授与她。

尘土飞扬,金芒瑟瑟,一坏黄土湿味犹新。

墓碑上寥寥刻著:

佛手丹心柳玉佛

夫妇合葬於此

玉尘观音朱影心

立碑人柳未央

第一章

天无眼,君无道,以致忠臣不存。

美丽果真是一种天谴。

母亲如此命运,延至女儿亦是摆脱不了容貌所带来的纷争,即使贵为一朝将军,也难敌上天的作弄,一道圣旨打得人伤痕累累。

如今,极力隐藏十年的小女娃长成绝世少女,为防悲剧再度上演,从不曾以女装见外人,偏偏那一日无意的展露风华,竟惹来国舅爷的垂涎。

或许是命吧!

「义父,都是央儿不好,不该强出手。」但倘若重来一次,她一样不後悔。

「不怪你,若是义父在场,同样也会为保护市井百姓而略微惩戒。」杜怜秋叹了口气。

「早知今日,我会杀了他。」一双清冷美眸饱含淡淡恨意。

他苦笑的说:「杀了他拿你抵罪吗?义父舍不得呀!」

为国效力疆场十余年,一条命奉献给黎民百姓,为此,杜怜秋来不及营救亲如手足的义兄、义妹,愧疚之心比不上「征战将军」的头衔。

皇上沉溺於仪妃的枕边细语,不知抹杀了多少忠良的赤胆忠心,以後还有谁敢会为社稷安危而尽心呢?

那日,杜仲受了风寒,心急的柳未央忘了蒙面,仅以简单素面的男儿装扮出府抓药,路经锦绣楼时,见一名男子当街淫辱一位卖花女,并命手下将其弱夫鞭打至死,她一时气愤教训了一番。

谁知一个不慎,懦巾掉落,散落的乌丝引起男子惊艳之色,便舍卖花女而欲强纳她为妾。

但生性冷傲又富正义心的柳未央岂容他撒野,遂夺其剑废其臂,一干侍从皆重伤,而招来今日之祸。

原来他敢如此嚣张跋扈,全是仗著正得宠的仪妃姊姊,断臂之恨傅至宫内已然变调,经仪妃的渲染、哭诉,不察其由的皇上为哄爱妃开心,於是下旨革职查办。

罪名实属可笑,征战将军纵女行凶行刺皇亲国戚不可恕,命其入国舅府为侍妾,不得有误。

但是柳未央性子太刚烈了,在一行热热闹闹的下聘官员前自毁容貌,无瑕的出尘玉容顿时多了两道可怖刀痕,鲜血淋漓地吓坏了一干文官。

此举激怒了国舅爷,再次藉仪妃之口进谗言,指称征战将军之女以此挑衅圣命,不将皇上旨意放在眼底,视同抗命,其罪可诛九族。

不过,杜怜秋毕竟是声威远播,有功於朝廷的征战将军,在大臣们的力保之下,皇上迟迟做不出决定,教将军府上下百余口人心惶惶,不得不心存最坏的打算。

「义父,都是央儿连累将军府。」她一双清冷水眸微漾著湿湿波光。

杜怜秋怜惜地抚著她右脸上的狰狞疤痕。「是义父无能,武夫成不了商贾。」

早该弃武从商,明知伴君如伴虎,是他眼光浅薄,放不下名利权欲。

「义父--」柳未央微微抽动肩膀,两行清泪顺流而下。

一位端丽少妇牵著幼子走出後堂。

「事到如今多说无益,将军作何打算?」她的脸上有著坚毅的韧色。

「夫人,你怕吗?」他迎上前,不忍地望著三岁大的幼子。

「怕。」她认真的说。

「夫人……」杜怜秋正想说几句安抚的话,但见她蓦然一笑而未续。

「怕你不让我跟从,天上人间情不绝。」她说著令人心酸的誓言。

「巧月,我的好娘子,委屈你了。」他动容地握著妻子柔白的玉手。

苏巧月深情地偎著丈夫。「今生有你相伴,樵妇渔妻亦甘愿。」

「娶妻如你是为夫之幸,只有可怜这两个孩子了。」他怕是无力保全。

轻叹了一口气,心疼地看著他的一双宝贝儿。

仲儿虽年幼但却乖巧,总以无邪的天真带给周遭人们欢笑,诸如咬字不甚清楚地背诵百家姓、三字经,那童稚的嗓音是最美的抚慰,每每让他在战场上牵挂不已,一心求胜仗好返回京城相聚,享受天伦之乐。

央儿懂事、好胜,十一、二岁起就帮著照料府内一切事宜,包含管家、算支帐簿、调派下人收租,打点里里外外的能力不下於他,丝毫不见稚气。

闲暇时她习武、看医书,琴、棋、书、画略有涉猎,若为男儿身必是栋梁之材,可惜她是姑娘家。

十六岁的她出落得有如瑶池仙荷,清灵净垢得不染一丝匠气,一掀眉、一颦都美得令人屏住呼吸,往往教人忘了手中事地驻足失神,容貌犹胜当年令武林人士疯狂争夺的观音女三分。

但美颜为她带来的是祸不是幸,所以她狠心地毁了它,下刀毫不迟疑。

「义父,央儿和你同进退,绝不苟活。」人生何所欢,无愧天地矣!

「不许有这种傻念头,你想让义父无颜见你九泉之下的爹娘吗?」杜怜秋严肃一斥,不准她有丝毫轻生的念头。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page2

「是呀!央儿,错不在你,别说让你义父伤心的话。」苏巧月也赶忙劝说,只能怪造化弄人。

「婶娘,你待我一向如母似姊,此恩此情央儿怕是难以报答。」

是劫,是灾,是无尽的离。

浅笑的苏巧月温柔地抚著她。「笨丫头,入府这些年是你照顾我的多,怎么说起傻话了?」

「话傻人多情,终是缘浅。」为何避不开宿命的安排?徒使红颜难带笑。

「不管缘深缘浅,你这丫头和仲儿一般,都是婶娘的心头肉。」一样心疼。

记得五年前她刚嫁入府时,看见年仅十一岁的央儿一肩扛起将军府的大小事务,那时她惊愕不已,还以为夫君凌虐结拜兄长之女。

可相处了一段时日才知是误解,央儿天生的才能不下一般市贾,机智聪慧更鲜人能及,尤善於管理一干仆从,且给予绝对尊重,并知人善任。

想想她真没用,身为长辈的她反而得依赖央儿的瘦弱肩膀,不曾尽过一分心力即坐享其成,空负将军夫人之名。

汗颜见愧呀!

「义父,这件事是因我引起,你和婶娘逃走吧!带著仲弟隐居山野,以後别再涉足官场。」反正她的命早该在十年前就随爹娘长眠於地下。

杜怜秋脸色一沉,握紧佩剑。「武将岂有背离之心,你才该护著仲儿和你婶娘逃走才是。」

「不,夫君不走,巧月也绝不贪生离弃,让央儿和仲儿离开这是非之地,我陪你留下。」夫妻本是双头竹,花开白芒共存亡。

「巧月,你这是何必?孩子们需要你。」他不想她受苦。

「相公,巧月乃是绾发妇人,肩不能挑,手不能提,只会成为央儿的负累,你忍心折磨她吗?」她微带哽音的说道,不愿加重小侄女的负担。

「我……」他无法反驳她的话,事实的确如她所言。「央儿,你带仲儿走吧!愈远愈好,永不回头。」

「要走一起走,我们是一家人呀!」割舍不下的是彼此牵连的心。

「唉!杜家上下少说也有百来人,若是触怒龙颜罪连九族,你让义父怎舍得下?」他不能不为他们设想。

「去把行李收拾好漏夜出城,免得圣旨一下就走不了。」

「义父,我……」她惹的祸怎能由旁人替她背过,尤其是对她有教养之恩的杜家。

「谁都别想走,本舅爷这条胳臂要你们将军府还个彻底。」

一队禁卫军持械闯入将军府,随後走出一位面如冠玉的年轻男子,他眼神含恨的瞪著自毁容貌的佳人,一口气硬是梗在胸口。

即使多了两道骇人疤痕,她未受创的另一侧容颜依然美得教人不想放手,他就是要她。

「郑国舅,你未免欺人太甚,我真後悔没一剑刺死你。」空有表相的畜生。

闻言,郑禾青畏惧地退了一步。

其姊能入宫封妃必有过人之姿,身为胞弟自然不可能丑陋不堪,他的长相风流俊逸,惹得不少千金小姐倾心以待。

只是刚行过弱冠之礼的他,已是京城妓院的常客,狎玩的女子不知凡几,轻佻的眼神给人猥邪之感,不复清明。

他仗著有个妃子姊姊作威作福,受其糟蹋的良家妇女无处诉冤,不是忍辱含悲的委身为妾为婢,便是一死以求周全,免得累及家人无颜见容於乡里。

多少条血债、多少条幽魂就此沉入井底不见天日,夜半的凄凉哭声有谁怜悯?百姓终究大不过皇亲国戚。

「你……放肆,死到临头还敢对本舅爷不敬,不怕满门抄斩吗?」他还真有点怕她。

「把你的圣旨亮出来,我柳未央的头在此,有本事来取。」她愤恨的抽出身侧侍从的剑一比。

「你……大胆,就算没圣旨,我也能治将军府的罪。」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你敢欺天!」

他倏地躲在家将身後。「天是我姊夫,天之下是他所有,我要个女人有何难?」

「无耻,我杀了你!义父,你别拦我,我今日非斩了这祸根不可。」

「冷静点,央儿,不许意气用事!」杜怜秋飞快出手,阻止她的冲动之举。

「他罪该万死,不值得你维护。」她是在替苍生除害。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岂能容你任性行事!」真是个莽撞的孩子。

她不甘地将剑一弃,冷然的忍住气。

「还是将军识大体,知道本舅爷的重要性。」扬著下颚的郑禾青十分神气地说。

杜怜秋环视他身後的禁卫军。「敢问国舅爷,你这是在公报私怨吗?」

「明眼人不说暗话,你应该知道我要的是什么。」他以势凌人。

「小女容貌已毁,配不上国舅爷,无法成就神仙美眷。」杜怜秋虚应地避免正面冲突。

「少敷衍本舅爷,我今天就要带她走,看谁敢阻拦!」他口气蛮横地使使眼色,命手下上前。

「你休想。」柳未央难忍气愤地冲到他面前。

骤然一惊的郑禾青连连退了好几步,立即目无王法地下令禁卫军封了将军府,一人都不准漏掉。

之後,不知是谁先出了手,刀剑一起血光溅,将军府的侍卫和禁卫军各护其主地相互斯杀,铿锵声不绝於耳,互不退让。

半个时辰後,将军府的侍卫已出现疲态,在寡不敌众的情况下逐渐落败。

「央儿,快带你婶娘和仲儿由後门走。」负伤在身的杜怜秋不断地催促柳未央离开。

「不,义父,我来断後,你和婶娘及仲弟先走。」她不杀郑禾青誓不甘休。

「你敢违逆义父之话?」他以长辈之名压她。

「我……」

「央儿,义父从没求过人,这会求你为我杜家保住这仅剩的血脉。」也保全义兄唯一的骨肉。

「义父。」泪流满面的柳未央拒绝不了他的托付。

「快走,别让我有後顾之忧。」他一剑挥去,正中一名禁卫军胸口。

如此重罪,已无退路可言。

「我拚死也会保护仲儿脱险。」她给予坚决的允诺,很清楚婶娘的性子--就算死也要和义父同进退,不可能随她离开。

「央儿,记住义父的话,收起你的锋芒和聪慧,当个平凡的小老百姓,别让庸俗世人发现你的美好。」

噙著泪,她一手持剑,一手拉著惊慌不已的杜仲往後门奔去,解开马缰环著杜仲轻盈地跃上。

待回首一望,她见婶娘後背溅血的倒下,口中似喃喃地要她别报仇,快走。

「回来,不许走!」

不知死活的郑禾青自以为占了上风却失了防备,高声叫嚣地追著她後头跑,柳未央策马冷笑地举起剑一掷--

狂风呼啸过剑身,那是死前的悲鸣声。

难以置信的郑禾青瞠大眼,无知地拔起胸口的剑,喷洒而出的血是报应的笑声,没人发觉他愚蠢的死状,直到一把火烧了将军府,才有人惊觉不对劲。

不报仇吗?

天报。

「义父、婶娘,央儿会听话,宁当愚家妇,不做无双女。」

从今日起,聪慧过人的柳未央已随火舌成灰,她是丑姑娘--杨愚儿。

熙来人往的官道上,有一位衣衫褴褛的姑娘牵著个小男孩,细心地为他遮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