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酷郎掳秋 > 第1章 像刚刚那位屠夫的刀磨得多利呀!最後一把若翻不了本可就不妙了

第1章 像刚刚那位屠夫的刀磨得多利呀!最後一把若翻不了本可就不妙了

《酷郎掳秋》

一二小说www.12xs.com,最有站,提供经典的文学名著、武侠小说、言情小说、人文社科类书籍在线阅读,所有TXT电子书手机免费下载阅读,我们提供给您的小说不求最多,但求最经典最完整

page1

第一章

「来来来,赶快下注,下好离手,下好离手,幺二三小,通杀,呵呵……贪财了。」

吆喝声清脆充耳,路边窝著一大票人马,有市井小民、贩夫走卒、风雅书生,甚至是成天摇头晃脑的老学究。

其中最叫人侧目的,莫过於一名一身褴褛的小乞丐,那出神入化的赌技总立於不败之地,赢光所有人的荷包。

在街角的一旁立了位身穿紫衫紫裙的缎辫丫鬟,风吹云丝衣带飘飘,俏丽的容貌上有一丝无奈,微微地发出无声的叹息。

息事,息事。有主子如此,她如何不心酸。

别人家的千金小姐大都知书达理,进退合宜,坐不摇裙,笑不露齿,琴、棋、书、画多少懂一点,坚守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好妇性。

可是来瞧瞧她的三小姐,天仙般姿容胜雪赛霜,翦翦水眸宛如清波碧湖般散发慧黠之光,汴京城少有官宦仕家的闺女及得上其出色样貌。

不过——唉!谁看过好好的小姐不当,宁愿屈就佯装成个脏兮兮的乞儿,只为能赌个痛快。

因为全城没人敢和赌后对赌,怕输光了身家。

「那个人不对劲,得去排解排解。」

一抹紫色身影横过街道来到人群聚集处,优雅的气质让人生了几分敬意,虽然拥挤但还是略微隔开一条小缝予以通过。

「小……小三子,你该回家了。」再赌下去可有人要翻脸了。

小乞儿不在意地掀掀眼皮,长长的睫毛一眨一眨地回头一笑,继续摇动手中的银盅,丝毫不在乎四周是否有凶恶目光环伺。

反正天塌下来有「息事」丫鬟扛著,何必庸人自扰之,人生唯有赌与天同高。

「姑娘,你别扫兴,老子正要把本翻回来,要下注就快,不然就滚这些。」

满睑落腮胡的粗壮汉子一把杀猪刀还插在裤腰带上,浑身带煞地持著一贯铜板,似乎不扳回一城就誓不甘休,谁敢来阻就先来受一刀。

紫衫少女从容的笑笑,「大叔,钱财得之不易,十赌九逢难,何不留给小儿上学堂,考个状元光耀门楣。」

她可不敢说那个禁忌字眼——输,否则会引起众怒,遭围攻。

「哈……屠夫的儿子拿本论语、儒书家话吗?他还等著我赢了这一把,好买新弓箭射野猪哩!」他高声地大笑著。

「大叔此言差矣!大宋向来重文轻武,太平宰相王旦为人温和备受圣恩,你不想有个当官的儿子好逞威风吗?人人都得仰你鼻息。」

「这……当个杀猪的人也不错呀!」他持在手中的银袋霎时有些沉重。

「行行出状元是说来安抚人心,但谁不指望儿孙有出头的一日呢!水往低处流,人就得往上爬。」

屠夫眉头一紧,状似有几分道理地下不了注,犹豫不决地陷入两难。

紫衫少女又从旁推了一把。「想想华宅美服,出入有人前呼後拥,美妾娇妻伺候著,人生岂不快哉!你还迟疑什麽,全在你一念之间呀……」

一番似是而非的美好幻象哄得人晕陶陶,一时之间竟以为襁褓中的稚儿已高中状元而归,如今正威风凛凛地巡道接受拥戴呢!

咧嘴一笑的屠夫拢拢腰裤,神气万分地扬高鼻孔,傻愣愣地收回赌念,准备回去栽培个状元儿子好当宰相。

解决了眼前一场灾,明眸皓齿的紫衫少女眼球一溜,轻易地打发一干赌徒离去,然後斜视蹲在一旁卖菜的小贩——虽然他一根豆芽也没卖出去。

「板子哥,辛苦你了。」

他脸上一腼,尴尬地搓搓手心。「不辛苦,不辛苦,这是我分内之事。」

「卖菜?!」她淡淡地扬起眉。

「卖……卖菜……不不不……我……呃,那个……你……」

一遇上八王爷府的丫鬟秋儿,口齿伶俐的白茫难得说著完整的句子,顿时结结巴巴地说不出话来。

「秋儿姊姊就别为难人家了,你瞧,我又赢了些银两好进贡。」小乞儿献宝似地将白花花的银子捧到她面前。

天大地大,丫鬟最大。

「小姐,你玩够了吧!可别把自己也给玩掉了。」唉!世道沉沦。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儿涂黑了脸甘做乞儿,教化不成只好由著胡闹去,不然她还能怎样。

小乞儿抹抹脸,一副古灵精怪的模样。「安啦!我可是打遍天下无敌手的赌后耶!」

旁边发出讪笑的冷嗤声,一根黄瓜啃了大半。

「手下败将不服气是吧!咱们再来赌一把。」脚一跨,小乞儿不雅地摆了个流气姿态。

白茫随即噤声不语。

「小姐,放下你的玉腿,想想你的身分。」头疼呀!令人汗颜。好歹是皇亲之女,做此举动有损宗室颜面。

八王爷府中的四位千金早就闻名京城,叫人徒呼负负。

大小姐豪爽、大胆,喜好打抱不平,一天到晚有惹不完的是非,差点招来满门抄家之罪。

二小姐性情刁蛮,爱恨分明,一使起性子来叫人承受不起,标准的千金小姐架式,有恩必报、有仇必讨的个性也著实令人心惊。

三小姐慧黠古怪,一睁开眼只有「赌」能叫她振奋,为了赌可以无所不用其极,死皮赖脸地找人赌一把,为此,宠女过度的八王爷乾脆听从秋儿的建议,在府里组个赌技智囊团,任由她将「赢」来的赌技高手,带入府里钻研赌术,让她赌个痛快,不致去外面招祸惹灾。

四小姐太过天真偏又好奇心重,一根肠子通到底又不懂得防人,虽然精通数理却不解世事,迷迷糊糊地屡做岔了事,还差点遭人拐卖,实在单「蠢」得很。

若不是有春、夏、秋、冬四位丫鬟有过人的本事,分别为其「消灾」、「解厄」、「息事」、「宁人」,八王爷府里的四千金恐遭不测,哪有现今安稳的日子好过。

但也因为丫鬟们的能干,所以小姐们才更加无法无天的任意妄为,全是纵容的错。

「我的好秋儿最善良了,再让我玩个把时辰就好。」乞儿装扮的赵缨撒娇地摇摇她的玉臂。

「不行。」

「半个时辰?」她讨价还价地硬拗。

「不。」

「好吧!就一刻,多了任你宰割。」够她玩好几把了。

本名辛秋橙的秋儿美瞳一横。「小姐,需要秋儿解释‘不’字的意思吗?」

「不能通融一下吗?就玩一把嘛!」她装出可怜兮兮的迷路小猫眼神。

「不要博取同情,小姐。把你的骰子收好。」今日的瘾该过足了。

「秋儿——」她还想再拗个几回。

小姐得看丫鬟脸色行事,说来也挺丢脸的。

「没得商量,你想再次引起全城大恐慌吗?」辛秋橙手儿一摊,一只绣工精巧的花布包收纳所有银两。

「不会啦!有你在就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她越说越心虚地乾笑。

「嗯哼!小姐还真是有恃无恐呀!」吃定她的圆滑手腕。

谁家的丫鬟如她这般苦命,除了丫鬟的职分外还得兼管赌场经营,无外是小姐的好赌成性。

赌后所到之处无不如蝗虫肆虐一般,城里的每间赌场都招架不住地一一倒闭,最後断人生计惹来天怒人怨,搞得庄家欲速署告御状。

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她只好出面安抚,在八王爷的同意及资助下改弦易辙,将赌场设在城里的瓦舍勾栏内,供赌徒们身舒心畅一番,洗牌兼嫖妓。

而她呢!就在不避嫌的「八王爷」赌坊掌起事,日进斗金为八王爷府赚点零花,顺便遏止小姐的赌兴,别再赢光别人的赌场。

做丫鬟何其辛苦,可惜主人从不体谅,照样胡夭胡地的四处找赌伴较劲,无视输钱人的怒气。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page2

像刚刚那位屠夫的刀磨得多利呀!最後一把若翻不了本可就不妙了,一个按捺不住挥砍两下,小姐的脑袋就飞了,哪能闲适地撒娇再来一把。

小赌不一定怡情,遇到品性不佳的赌客是会送命,可是她却乐此不疲。

「府里有事吗?」不太甘愿「收摊」的赵缨设法拖延时间。

「王爷的寿诞算不算大事?」还想装傻。

「什麽?!」呃!她都快忘了这回事。

「别装出惊讶的表情,虽然王爷并不指望你送礼,但应有的排场仍不能免俗,这些时日秋儿要忙著打点里外,小姐最好收敛些。」她怕一个没看牢又惹事。

「喔!」她暗自窃喜,趁那些能干丫鬟没空注意时可以溜去各瓦子……见识见识。

「小姐,秋儿瞧见你的雪齿了,请自重。」真是不能指望她安分。

她赶紧闭上笑容,「呃,我一定会很乖,绝不会给你添麻烦。」

「小姐认为秋儿能相信你的保证吗?」除非她是傻子。

「当然,当然,我是小姐嘛!」她毫不羞耻地拍拍胸脯,心里边算计著要去哪间赌场消磨。

咬著芹菜叶的白茫发出嘲笑的嘘声,惹得赵缨送他个白眼,意思是:此帐先欠下,来日必讨。

他莫名的打个哆嗦,好像即将失去珍贵的宝物似的看了看一睑平静的辛秋橙。

「既然自知是位小姐就别老是不知分寸,要秋儿替你的胡为善後。」瞧她说得多理直气壮。

「呃,这个……能者多劳嘛!我们府里的秋儿乃千手观音转世,要来普渡众生。」她嘻皮笑脸的说道。

是呀!千手观音,若无千手岂能摆平小姐的祸事。「迟早有一夭秋儿会抽手不理小姐的事。」

「哈哈哈!那是不可能发生的,秋儿你可是我的护身符,要陪我一生一世。」她大笑三声。

通常「不可能」三个字像诅咒,往往在最不经意的时候冒出头,赵缨绝对想不到,她不但赌输了自己的一生,还连带赠送亲亲丫鬟下半辈子。

「不行。」

突地一句话让主仆两人一怔,视线同时往「菜贩」身上一调。

「白板,你想藏私不成?」赵缨贼笑地以肘顶顶他的胸口。

白茫面红耳赤的支吾著,「三小姐……你别开……开我玩笑。」

「难不成你嫌弃我家秋儿?」好玩,大男人害羞她还是头一回见著。

「我……呃……」他眼神不定的东飘西晃,不敢直视人。

「小姐,你想禁足几天呀!」声一轻撂,辛秋橙好笑地略施压力。

白茫的心意她不是不懂,人相处久了自然有感情滋生,只是她一向视他为手足,而无男女情分,不愿因此事坏了两人交情。

十七岁的娘此此皆是,但是小她一岁的小姐尚未出阁,那份重责大任轻卸不得,她无心於男女情爱,小姐的好赌够她操心了。

「秋儿,你不会这麽狠心吧!我一向都很听话。」她瑟缩地谄媚著。

「听话?这是笑话吧!小姐。」

要小姐一天不赌可会要她的命,所以像今天这样的戏码可是三天两头的连番上阵,苦不堪言。

赵缨赖皮地挽著她的手,讨好的说:「人家会改嘛!不要禁我足啦!我叫王爷爹给你加薪。」

「免了,只要你少给秋儿惹点事,秋儿就额手称庆了。」钱再多也得留著小命花。

四个丫鬟中她算小富婆,赌场收支她可抽成,全赖王爷的仁慈。

当年太祖的「杯酒释兵权」,令她那位高权重的兵马大元帅爷爷卸甲归田,传到父亲手中时家道已中落,只好携家带眷欲另谋出路。

八王爷不忍好友的骨肉流落在外吃苦,因此收容了她们四个女娃与爱女为伴。

而虽然名为主仆,实则疼爱有加如亲生女儿般,所以她们感念在心的服侍王子们,以报知遇之恩,免得小姐们把自己的命玩掉了。

「秋儿,你太不尊重我哦!」她承认有时会稍微忘形而已。

辛秋橙眉儿一弯轻声道:「小姐,你打算磨蹭到几时?」

「啊——」被看破了。

赵缨厚颜的吐吐舌头,不甘不愿地抛掷骰子,满脸「委屈」地走回府,不时斜瞄著四周有无「同类」可赌两把。

不见了。

怎麽会这样呢?

即使前阵子为了八王爷的寿诞较忙了些,但三小姐仍在她的视线范围内,也适时地将赌兴正高昂的三小姐「请」回府里。

本以为前儿个才得知四小姐将去和亲,而从算命摊旁聚赌奔回来的三小姐会稍微安分些,可不过是一、两天光景漏了空防,一个活生生的小人影就平空消失,人不知溜哪儿快活去了。

瞧大夥像无事人一般正常过日,没人关心三小姐的安危,活似少了个人无关痛痒,反正有她这个「息事」丫鬟顶著,铁定出不了大乱子。

急得团团转的辛秋橙在八王爷府里来回兜了好几圈,所有小姐会去的地方也都找遍了,可是连颗老鼠屎都没著落,心头老是不安小姐又会闯下什麽祸事。

为了四小姐即将和番一事,她和其他两个姊妹帮著冬儿整理行装,一方面也是离别前来个聚首,此去远地不知何时才能再相会,一时情绪愁步地忘了自个儿的主子。

「秋儿,你用不著著急,吉人自有天相,三小姐会平安无事。」熟知内情的向青华似笑非笑的说道。

低头深思的辛秋橙没瞧见他眼底的戏谑。「三小姐没来找你们切磋赌技?」

「每天看著相同的四张脸,你说她能不腻吗?」谁叫他们技不如人,屡战屡败。

赌技智囊团不过四名精英——白茫、洪中,石统和他,再高超的赌技在不断地挫败下,多少有些认命地只为陪赌而琢磨技巧。

「赌后」并非浪得虚名,此处留不住她自然转战他处,这是赌徒的天性。

「你想她会到哪去呢?」她找遍全城里瓦子内的赌场都不见踪影,这可诡异了,难怪她要担心。

「总在城里吧!你可有认真找?」他不直接告之,故意隐瞒。

要是让秋儿知道三小姐豪气地把她赌输掉,天下可要不平了。

她突觉一丝不对劲。「青发大哥,我怎麽觉得你话中有话呢?」

「呵!疑心到我头上来了,三小姐的性子你又不是不清楚,她会同我合夥讹你吗?」他小心的回答以免露出破绽。

秋儿的细心及聪慧不容小觎,一个不谨慎就失了防,坏了王爷的精心策划。

对於白茫,只好献上歉意了。

「你的表现太令人匪夷所思,好像晓得某项与我切身关系的秘密。」她微微皱起蛾眉,不喜欢被人隐瞒。

好敏锐的观察力!「你多虑了。」

「你一点都不担心三小姐的去向,应该早有腹案了吧!」他太镇定了。

「秋儿呀,秋儿,你太高估我的本领,我只是不认为有人敢伤了八王爷的千金。」实话说不得。

但最终目的是看好戏居多。

「我不赌万一,赌是三小姐的专长,京城有不少外来客。」她一向实事求是,缓也虏狻?

向青华故作沉思的说:「王爷怎麽说?府里的侍卫调出去找了吗?」

「这是我的责任所在,我正要去向王爷报备一下。」希望用不上王府侍卫,太扰民了。

平时八王爷府的千金们已经够惊世骇俗,不需要再大肆搜城造成恐慌,以为有人要反天叛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