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冰山女巫 > 第3章 专业的电话问候语说多了会让她耳鸣

第3章 专业的电话问候语说多了会让她耳鸣

醉翁之意不在酒,看看小女孩也好,老婆管得严没机会偷吃,偶尔养养眼是福利。

「她哪里厉害了?」女巫当久了,她都觉得不稀奇。

向可娜兴奋的描述当天一景,「……大姊她手一扣就神奇地把人摔跌在地,对方可是个身高快一百八十公分的大男人哦!」

「喂!冰山,你偷学功夫是不是?」听来不像是巫术的一种。

「博儿,注意你的用词。」她是学了几年。

沙星博嘟著嘴,「你和越隽已经很高竿了,干麽还去学什麽不三不四的东西?」

「我高兴。」她只想在人前当个普通人,不依赖魔法和咒语防身。

「你……小气,也不教教人家。」说不定会很好玩。

「你有空停下吃东西的时间?」沙夕梦不以为然。

也对。「你很爱藏私哦!一座冰山。」她可没直接叫冰山。

安静进食的沙夕梦没了声音,难得沙星博忘了抢食,不趁此机会慰劳慰劳自己怎成。

「你们不是女巫帮的吗?怎麽不知道她会两下子?」该不会坑了她?

「我们是混女巫的不是帮,你没听过女巫俱乐部吗?」又不是乡下老土。

www.12xs.com

page

向可娜眼睛蓦然一亮。「你是说台北市最流行的地标女巫俱乐部,一年会员卡叫价上千万的那间?」

「眼睛没瞎嘛!你……」沙星博不敢相信的睁大了眼,二度被人截去话。

一位俊美如日本偶像的男子气喘吁吁地推门而入,两眼一瞄就相中目标,匆匆的走近并拿走某人面前的可乐一喝。

自动自发的拉开椅子和人家凑成一桌,也不管人家白眼的方墨生兀自夹起一块烤肉,口齿不清地道:「沙……呼!沙秘书,老……老板在等你……」不称董事长,不唤总裁,他们一律唤单牧爵为老板。

甚至不印名片,头衔由人自冠。

「这里有两位沙秘书。」正确说法应该有六位沙秘书,至少在一年内。

「你晓得我在叫谁啦!另一个我又不认识。」真好吃,她真会挑地方享受。

「有事?」

「不要老是冷冰冰地拒人於千里之外,没事我会跑遍全台北市找人?」外面的天气又热得足以蒸蛋。

瞧她多优闲,在冷气房里吃蒙古烤肉,半滴汗都不必流。

「说。」

唉!三级寒流。「大小姐你别忘了,公司有一大堆人等著你领钱发薪。」

每个月二号是发薪日,中午休息时间一过,她就外出说要去银行一趟,两条街的距离花了三小时还没回来,忙碌的大老板怕她半路遇劫,差点发动全公司的人上街找人,自责没让升格为保全人员的兄弟保护她一道前往。

六、七百万可不是笔小数目,单身女子又身怀钜款自是歹徒觊觎的对象,再加上她少见的美貌,劫财劫色时有耳闻,担心她成为明日新闻上的一则报导,最後命他放下手边的工作跑遍各大小银行找她。

结果呢!她舒舒服服地窝在一间标榜高级消费的餐厅大啖美食,丝毫不考虑等不到薪水的焦急员工。

「拿去。」

所谓财不露白,方墨生却差点被她吓死,「小……小姐,你好心点,我怕被抢。」

一捆一捆的钞票连用个小纸袋装都没有,直接往桌旁一倒,看得餐厅里用膳的客人全停下烤肉的动作,眼睛发直地盯著他们这一桌。

她太嚣张了。

「窝囊废。」几百万而已。

「你……我是爱惜生命。」他赶紧把钱塞回她的小提包,一张脸都快哭了。

「小梦梦,这个獐头鼠目的家伙是谁?你没告诉他打断别人用餐是一件不礼貌的事吗?」

「我獐头鼠目……」

沙夕梦冷声截断他的话。「别见怪,畜生向来难教。」尤其是衣冠禽兽。

方墨生瞠大眼,「你怎麽可以……」

「喔!难怪了,还没进化嘛!他把尾巴藏得很好,看不出是一条狗。」沙星博似有所悟。

「我不是狗……」

「狗性难藏,你可别说出去。」

沙家女巫的伶牙俐齿所向无敌,逼得方墨生如哑巴吃黄连般头越垂越低,没脸见人。

过了一会儿,没听见声音的他抬头一望。

人呢?

早已人去楼空的桌上一张帐单摆在他面前,他数了一下,竟高达五位数,而他才吃一块肉片呐!

等等,还少了一样东西。

「沙秘书,员工薪资呢……」

小小的风暴在成形,而暴风眼却不知在何处。

常常会莫名其妙消失又出现的沙秘书再一次旷职,时间是两个小时,刚好某个产品代理商来洽谈合作事宜,而拟好的合约却遍寻不著。

此次的不欢而散造成对方的不谅解,可能会影响双边利益,损失不可说不大。

「公司要倒了吗?记得发遣散费。」

救命菩萨一到,方家两兄弟和各主管都松了一口气,单牧爵虽改行当了生意人,但一样严厉。

「你去哪里?」口气不悦的军牧爵劈头一问,颇有几分怪罪。

「银行。」

「银行是你家开的吗?三天两头就不见人。」连去向都没交代一下。

冷得不见波动的沙夕梦将一叠请款单掷到他脸上。「下回请早点交给我。」

「你干什麽……」他拿起其中一张稍微瞄了一眼,「上个星期我不是就交给你?」

「也许它们去流浪了,至少今天十点以前我还不认识它们。」谁在搞鬼她很清楚。

无妨,日子太平淡了反而无趣。

「怎么会这样……岩生,你没交给沙秘书吗?」他问间接经手人。

「我拿去的时候正好瞧见她走进茶水间,所以就把请款单压在她的电脑滑鼠下。」他想一会儿她出来後就瞧得见,岂知会有意外。

他是相信她的说词。

「你没当面交给她?」单牧爵的视线调往故作忙碌却竖直耳朵的助理秘书。

「没有。」

「好,这件事我暂不追究。和茂的合约书呢?」总不会再出走了吧!

沙夕梦闭上眼睛一巡,伪装的黑瞳随即闪过一抹紫绿色——她真正的瞳色,忽而一掀眼睑朝他桌上一叠公文探去,从中摸出已审阅完毕的蓝色公文夹。

「外人好防,家贼难守。」想要她背黑锅可难了。

他翻开一看,确是一式两份的合约书。「她是隶属你管辖的,你该管好她。」

「可我听说她是你的女人。」女祸,足以倾国。

「空穴来风,谣言止於智者。」他嗤之以鼻。她不是那种人云亦云的八卦转播站,肯定有人多嘴。

他看向眼神闪烁的方墨生,他一向有女人的特质,而且擅长加油添醋和无中生有。

「希望如此,不过她本人并不这麽认为。」他太乐观了。

「也许我该开除她。」不然迟早公司会毁於一人之手。

「不好。」

单牧爵半眯起眼,「给我理由。」

「少了看笑话的机会。」

「你再说一遍试试!」她居然敢用看笑话的眼光看待这件事。

「加了调味料的世界更有味道,娱乐众人是件好事。」她未加遏止的原因在此。

她正式加入新工作已有月馀,每天都觉得枯燥乏味,日复一日重复相同的生活轨道,帮著曾是黑道老大的老板赚更多的钱。

她生性冷淡不爱与人交流,而成天面对的电脑更冰冷,闪著绿色的画面像是个永不关机的恶梦,上演著数字和文字,看得人眼花撩乱顿感无聊。

专业的电话问候语说多了会让她耳鸣,应付来访的客户使人脾气处於阴雨天,久久难放晴。她厌倦所有会呼吸的生物,他们只会扰得人心烦。

女巫的生活向来和社会脱节,明明生活富裕不虞匮乏,却随著几位姊妹瞎起哄,搞什麽一年换一项工作的游戏,害她得困在这里动弹不得。

还好十天前有人藉由「特殊管道」安插一位妍媚的女性助理,她的日子才逐渐有色彩。

或许是女巫天性吧!要有邪魅、钩心斗角和出自恶念的诬陷才有生气,邪恶的气味可以带给她无穷的力量,尤其来自地狱的圣物——

她需要黑色的倒十字架,祈祷。

「沙秘书,你拿顶头上司当贡品吗?」原来在她眼中他是娱乐品。

「你并无损失,而且她……肉多。」她暗示地一观女助理丰满的上围。

单牧爵捏皱合约书地低吼,「和茂的合作事件怎麽说?另外哺乳类动物只适合养在牧场。」

「和茂有财务问题,暂时不宜接触。」不然她不会任由某人洋洋得意。

「而你现在才告诉我?」要他不生气很难,当老板面对一个不把他放在眼里的员工时。

「晚知道总比不知好,身为上位者要有远瞻眼光,不能老要人处处提醒。」她在训练他如何当个商人。

笑脸下藏谋略,杀人不见得要用刀枪。

「岩生、墨生,你们觉得很有意思是吧?」凌厉的视线一扫,单牧爵不快极了。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page6

被点名的方家兄弟收起咧开的笑脸把主管们请出去,顺手阖上门与外界隔离,当然也隔开有心人士——他们的「候选大嫂」。

「老大……老板,我可是持反对票,与我无关。」舌头有些打结的方岩生先一步撇清。

方墨生推肘撞了下不讲道义的兄弟。「我是想老板最近缺床伴,而朱大小姐的身材看起来很……温暖。」

「你让她进来的?」

「老板大哥可别冤枉人,我问过你的意见,你说让她试试无妨。」他有免死金牌。

闻言脸黑了一半的单牧爵瞪视他,「我现在要开除她,你们有什麽高见?」

「不行。」

在场三人口吻一致。

「到底谁是老板?」他忍不住要大吼。

「你。」

「我决定开除她。」看看有谁敢说不?

方岩生、方墨生默契十足的看向办公室里唯一的女性,他们一向尊重少数。

沙夕梦扬眉一挑,「我们有权要求公司提供娱乐,给予员工适当的休闲活动。」

「你很大胆,沙秘书,拿我来当你们的小白球,打高打低随心所欲。」他怀疑自已是公司里唯一的傀儡。

「一种福利吧!老板。」她要求的不多。

别墅化员工宿舍她不要,车子用不著,度假旅游她没兴趣,钱财她多得是,如此一算,她并未享受到公司的福利设施,因此要求一项小小的配合并不过分。

「你有没有考虑来坐我的位子?」他讽刺的问。

「我不想被暗杀。」来自女人。

心口一凛的单牧爵以为她指的是他以前黑暗世界所带来的血腥,不知该从何开口之际,门突然由外被推开。

很明显地,不甘受冷落的艳丽女子不愿落单,非要假借端咖啡的举动来讨好,突显自己的能干和亲和力,脸上的妆无懈可击。

满分。

「朱助理,怎麽只有三杯咖啡?是不是老板不用喝,咖啡因有损身体健康。」方墨生嗲声地端走两杯咖啡。

可是他并非递给双生兄弟,而是交给如姊妹一般亲密的沙夕梦。

「我不……」朱乔伶暗气在心中,「我想沙小姐自己有手会冲泡,她一向偏爱自已来。」

朱乔伶长得高挑艳美,是美国洪帮朱金龙的私生女,仗著父亲的势力横行侨界,不久前才回国,绝非温良谦恭的善类。

「诚意是很重要的,你泡得不好人家当然不喝,有空多和沙秘书学学,别老对著化妆间的镜子。」方墨生轻啜一口。是差了点。

沙秘书的冲泡技巧真是世界级,入口的香浓令人难忘,他有幸偷喝了一杯,简直比当贼还刺激。

「仪态上的礼貌很重要,总不能要我学沙小姐丢三落四,未尽其职。」死人妖。

「喔!是吗?」单牧爵口气轻飘地摇著钢笔。

一下子变得很妩媚的朱乔伶略带娇态地说:「单大哥,你看他戏弄人家啦!」

「在公司公私要分明,你做不好分内的工作一样要走路,攀亲带戚是行不通。」他说得十分严厉。

「讨厌啦!单大哥,人家……」

「叫我老板,再让我听见一句单大哥立刻滚蛋。」天哪!他有置身风月场所的错觉。

「单……老板,人家可不可以调调职位?助理像是打杂的下女。」只有接接电话和送公文。

「可以。」单牧爵忽地笑得很蔑然。

「你要开除沙秘书了?」朱乔伶高兴得眉飞色舞,以为终於踢走绊脚石。

「不。」

「不?!」

「朱家大小姐的位子如何?保证你做得很上手。」她只适合当千金小姐。

她当他在开玩笑,「那可不行哦!我爹地会生气我没跟你学到做生意的本领。」

「朱老那我自会向他请罪,他的天之骄女我没本事教。」他的态度果决而强硬。

「你在赶我走?」意识到情况非她所料的朱乔伶神情变得刁钻。

「不,老板在练习幽默感,但显然不太成功。」沙夕梦幽冷的嗓音如急时雨淋湿乾地。

「沙秘书,你在越权。」可恶,她就不能安静到底。

「我是怕你吓跑了我的助理。」没人在一旁出乱子增加生活乐趣是极大的酷刑。

方墨生跟著添话,「老板,好秘书难请,你要三思再三思呀!」

算不算窝里反呢?单牧爵看看三双近乎威胁的眼瞳,他在心底轻叹了一口气。几时他的兄弟和女人连成一气,存心忽略他的感受?

也许他该反阻力为助力,把唯恐天下不乱的冰山女给绑在身边,反正要耍狠他是专家。

「沙秘书说得没错,她一直怪我太沉闷不够体贴,所以才乘机练口舌,看来我这个男朋友是让她失望了。」

男朋友?!

好大的一颗炸弹炸得所有人都瞠目结舌,冰山有裂开的声音。

单牧爵扬起狡诡的笑纹,谁说他不是生意人呢!

第三章

「老板,你多久没吃药了?」

熊熊的火在沙夕梦眼底流窜,烧红了伪装的黑瞳,透出诡魅似妖的紫绿光芒,在星空下显得特别邪佞,仿佛群魔在地底肆虐欲破土而出。

卑劣不足以形容他的恶意,他凭什麽片面的宣告主权,放任方家兄弟似假还真的恭喜声,她没有否决权吗?

「梦儿,小心脚下石子颤,跌倒了我会心疼的。」若有似无的笑意浮现在单牧爵的嘴角。

「老板,把你的意图说明白,用不著拐弯抹角的算计我。」她不是笨蛋。

「叫我牧爵或是爵,我再告诉你答案。」海边的星星真亮眼。

「牧爵。」她像叫狗名似的一唤。

「没有温度。」令人不满意。

「你见过冰有温度吗?」只有零度。

单牧爵故意落後她一步地由後抱住她,「我正在试图溶化冰。」

「放手。」他温热的体温令人心惊。

「在我没有听见舒服的叫唤前,我会选择最舒适的位置窝著。」嗯!她的耳型很美。

「别逼我动手。」敢在我耳後吹气挑逗,活得不耐烦的蠢人类。

「美丽的女子不该口出冰语。你没被男人吻过吧!」一想到他将成为第一位,心口就雀跃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