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冰山女巫 > 第2章 「什麽

第2章 「什麽

多看看电视上的宣传广告,爱滋病没那麽容易传染。」她肯定没受过教育。

「说不定你比猴子还毒。」aids的原始带原者就是只猴子。

男人长得比女人漂亮不说,眼波一勾的妩媚简直比女人更像女人,泰国的人妖还比不上他。

「小女孩的话不能当真,懒得理你。」他腰肢一摇一摆地准备去作弄其他人。

「不要碰她。」

「不要碰我。」

一冷一急的两道声音同时响起,他微楞了一下缩回手。开玩笑要适可而止,如果连某人都出口阻止,眼前肯定是朵带刺冰玫瑰。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page3

「沙小姐来应徵呀?」

她回他一个废话眼神,「不,我来修马桶。」

「嘎?!」他尴尬的一笑,「我们公司的马桶没壤。」

「那是因为你还没塞进去。」不需要太费心,一道咒语就成。

「最毒妇人心,你谋杀同类。」他微颤著唇瓣,一副见到蟑螂的表情。

「下戏了吧!相当低级的表演。」沙夕梦看看表,意思是浪费时间。

待会是去沈氏企业找博儿喝下午茶呢?还是绕到长虹企业去盯著宝宝,免得她笨手笨脚地搞死上官锋。

她以为楼上这一关会比较有深度,看来是高估了,三流剧场的小演员都比他演得称头些,不至於不伦不类徒惹笑话,他真当女人全瞎了眼,看不见他嘴角的诡谑?

真正爱美的「女人」不会走路内八,刻意地表现出三八气,她们会更加端正仪表走台步,随时随地表现出最完美的一面。

最好是小镜子不离身,尖头梳插在口袋里。

「岩生,她是不是女人?」他泄气的一比,恢复正常的口气。

方岩生,适才被摔的俊美男子,微露痛苦表情地揉著腰,「你去印证看看,我保证生不如死。」

「嗯!是女人。」只有女人这种生物才能叫人生不如死,她们比魔鬼还可怕。

「没错,还是个狠毒的女人。」她没当大姊大真是可惜。

方岩生和方墨生是一对相差五分钟出生的孪生兄弟。

「很高兴免费参观贵公司的变态兄弟,後会无期。」沙夕梦扭头就走。

方家兄弟正欲上前拦阻,有道沉厚的嗓音先一步喝止了她。

「我还没准你走。」

准?!为了这个字,沙夕梦回心转意的走回来,睨向背转过来的男子,那一头及背的长发让她不由得一拧眉头。

「我不晓得瞎子也看得见。」她讨厌他身上的气息,像她。

「我不是瞎子。」

「原来是贵公司的灯管太亮。」可笑,在室内戴墨镜,遭通缉已久吗?

他嘴角有一丝可疑的笑意,「墨生,把其他人请出去。」

有趣的女人。

「是的,老大……呃,老板。」怎麽搞地叫溜口了,他们现在是漂白的生意人。

方墨生笑容娇柔地请出五位应徵者,一关上门後男儿本性立现,大步地跨开步伐。

一阴一刚的男子立於办公桌两旁,看来就像庙口的石狮一左一右地护卫,正中央端坐的男子两手互叠放在桌上看著她。

「很抱歉,让你看笑话。」

「是不太精采。」沙夕梦不客气的拉来一张椅子正对他一坐。

「关於待遇方面你有没有什麽要求?在公司的能力范围内可以尽量满足你。」她值得砸大钱。

「我有说要接下工作吗?」她冷漠的说。

「我不认为你该拒绝。」他不允许她拒绝。

「说服我。」

他眉毛一挑。「公司制度佳,员工宿舍别墅化并附停车位,三节奖金以月薪论,年终奖金半年计算,外加红利和加班奖金……」

「我不加班。」

「嗯!」了解。「朝九晚五,周休二日,每年举办春、秋雨季旅游,地点由员工投票表决,表现杰出者有车子、房子……」

「等等,你确定是在徵秘书?」条件太好必定有诈,她不信任他。

「当然。」他肯定的点点头。

「沙小姐别再犹豫了,我们公司真的很不错,虽然才刚刚创业,可是前途大有所为。」方墨生在一旁鼓吹。

「如果公司的人都和你一样,我想没考虑的必要。」她作势要离去。

「不要……啊——」他忘了先前方岩生的警告,拉住她的手,下一秒即被沙夕梦轻轻一扣压倒在桌侧。

「记住一件事,我讨厌男人碰我。」他们全是最低等的感官动物。

受过一次教训的方岩生忍笑道:「我不是说过别碰她,你偏不信。」

「我怎麽知道她出手那麽快,好像不折断我的胳臂不甘愿。」疼呀!这只女王峰还真螫人。

凭他以往的身手别说敌人摸不到衣角,就算不慎伤了一根头发也要其付出惨痛代价,可是没料到今日却会栽在女入手上,真是窝囊。

他是一时太轻敌轻心了,再来一回绝不输她,这一次是意外。

「我的腰还痛著呢!待会得找瓶药酒揉揉。」兄弟俩一样落难女人手。

「老大,可不可以拜托她高抬贵手,女人太悍是找不到婆家的。」趴在桌子不好看,有损他一世英名。

「男人太弱不如一头撞死。」指尖轻轻一扬,沙夕梦不费吹灰之力的丢开他。

为首的男子见状及时伸手一拦,以免方墨生真的一头往冷墙撞去。

「我很欣赏你的身手。」但个性不予置评。

「我不当杀手已经很久了。」可真要她杀人并不难。

三个男人一听怔了一下,继而放声大笑。她有冷面笑匠的特性,往後的日子绝对不会枯燥。

「秘书一职非你莫属。几时可以正式来上班?」他不作第二人选。

她神色淡漠的开口,「知道上司的名字不过分吧!」

「单牧爵,牧羊人的牧,公爵的爵。」

「沙夕梦,星期一来报到。」头发一拨,她没打算多做停留。

「明天不成吗?有困难?」不知为何,他想早点看见她。

不是因为她的美。

打打杀杀十数年,身边有过的女人面孔已不愎记忆,却没有一个比她来得深刻,女人跟著他总怀著某种目的,终归脱离不了金钱诱惑。

而她完全不一样,对他是真的不感兴趣,眼中没有迷恋的光彩。

「你很急著用人?」

「公司刚成立总有些不便之处,没个秘书处理内外是左支右绌难施展。」他故意说得好像公司没人才般。

「下星期一,还有……我讨厌男人的长发比我漂亮。」不妥协,她习惯自我。

嘎?!单牧爵下意识的抚抚留了五年的长发。「我留它是有特殊意义。」

「那我建议你少在我面前晃动,凡是令人厌烦的事物我会自动清除。」她会一把绞断它。

「很难吧!我是你的上司。」至少每天进进出出要看上好几回。

「随你,反正我讨厌你。」尤其是那一头乌黑亮丽的流瀑。

听她直截了当地表明对他的看法,他心口并不好受,她很懂得伤人的艺术。「相反地,我很喜欢你。」

「我接受你的喜欢,但是别爱上我。」女巫的魅力很少有几人不受影响。

「为什麽?」

「因为冰做的心永不融化。」化成水只会无心。

「我不这样认为。」她不晓得这句话容易引起男人的好胜心吗?

在公牛面前挥舞红旗相当不理智。

「少来招惹我就是。」她走向门口,蓦地,停下脚步望向方墨生的下半身,「你做了没有?」

「什麽?」方墨生狐疑的低头一视。

「变性。」

第二章

「冰山,你最近好像很忙哦!」都没有做好吃的糕饼给她吃。

「闭嘴,小肥婆。」意图太明显了,她不觉得带著一身油很累赘吗?

「喂!冰山,本人严重向你提出抗议,六十五公斤只能算稍胖。」居然对天生丽质的她出言不逊。

「再叫我一次冰山,串架上的烤乳猪会是你。」她真的很不怕死。

沙星博笑嘻嘻地勾著她的手,「好嘛!小梦梦,火烧女巫也是会痛的。」

在一间视野无阻的蒙古烤肉餐厅里,藉著落地的透明窗可见一对别具特色的女人在翻动著肉片,一个圆呼呼的很可爱,一个冰得令人望而生畏。

总体来说还是颇为赏心悦目的一景,两人都长得十分秀色可餐,尤其是冰霜美女的侧睑更是美得叫人蠢蠢欲动,若能一亲芳泽死都甘愿。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page4

可惜她四周冷得像筑起一道墙,没人过得去。

「别乱勾搭。」压著她叫她怎麽夹肉?

「你好无情哦!冰山。」是她才肯牺牲耶,要心存感谢才是。

「沙——星——博,你皮在痒是不是?!」口中虽然威胁著,不过沙夕梦从未对自个儿姊妹动过手。

她是面冷心热。

「来,吃口烤肉嘛!小梦梦。」沙星博夹起一口烤肉要喂人,最後还是忍不住诱惑塞入自个儿口中一嚼。

要她死很简单,但要她戒口、戒美食却比死更痛苦。沙星博立志以吃为人生目的。

「你又胖了一公斤。」六十六,很好的数字。

沙星博不在乎的挥著叉子,「能吃就是福嘛!干麽想不开拚命节食。」

「乐观的傻子。」看她吃东西真是件可怕的事,像灾难片现场,毫无节制。

「你才是悲观的疯子,一张嘴不吃要干什麽。」冰山也不常开口。

「荼毒你。」真该把她的嘴缝起来,叽叽喳喳地活像只超重的麻雀。

嘴巴塞满东西还讲话真难看,她不怕噎死吗?沙夕梦表情冷然地倒了杯可乐递给她,免得世间少了个胖女巫。

「冰……夕梦,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晚上的甜点我要吃蓝莓布丁。」她乘机敲诈。

「没材料。」

「我去买蓝莓搁冰箱。」哇!一想到口水就泛滥,还可以做蓝莓蛋糕、蓝莓派、蓝莓酥饼……

「冰箱坏了。」

「买一台新的,我出钱。」反正有个凯子上司,她大可尽情海派。

「台湾没蓝莓。」至少不生产,她指的是新鲜现摘的蓝莓。

「冰山,你是故意和我唱反调是不是?欧洲满地是野生莓。」沙星博不满地抢了一块香菇往嘴里丢。

别的不敢说,女巫要绕地球一圈仅在弹指间,骑扫帚也只要三个飞行时数而已。

「你去。」

「当然是我去……哇!你好奸诈,原来你在设计我。」也不怕她飞到一半掉下海。

「别嚷嚷,小心被抓去解剖。」沙夕梦微叹口气,十片牛肉有八片不翼而飞,看来她乾脆挂牌当烤肉师傅。

「解剖哪里?聪明绝顶的脑袋,还是美艳绝尘的脸蛋?」她最引以为傲的两处。

「你的胃。」别害她吃不下烤肉。

「胃?!」她抚抚微凸的小腹,像有三个月身孕似的。

「牛之所以反刍是因为有四个胃,而你……」她瞄向那堆少说有十个盘子的小山。

「我一个抵四个嘛!人家还在发育,当然要多吃一点。」沙星博招手要服务人员再送上五盘羊肉。

「横向发展。」的确还有很大空间。

「好啦!就知道你嫉妒我有吃的命。晚上记得多做一道蓝莓千层派。」胃里刚饱就想著下一顿。

嫉妒?!沙夕梦的表情不变,眼底却浮动著笑意,「我没空。」

「冰……小夕梦,你别耍我。」为了吃她会拚命。

「我们同年。」意思是不许她多加个小字。

沙星博快翻脸。「你可不可以别这麽冷?多说一句话不会要你的命。」

「我是冰山。」

「你……」她手做掐颈状,不过掐的是她的脖子。

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

当初冰山的称谓就是她硬加上去的,夕梦从小就不爱讲话,冷冷冰冰地自成一格,绝不主动和人连络感情,除了还肯跟她们这些姊妹说两句「冷言冷语」外,其他就只有挨削的份。

大一点时,巫界的女巫们就笑称她是沙家的冰山女巫,至此这个外号就甩也甩不掉。

当然她三不五时地叫两声,让旁人想忘也很难,但现在她後悔极了。

呜,蓝莓蛋糕、蓝莓派,还有她的蓝莓布丁……

「少装一张讨债脸,晚上我轮值。」要是她们肯勤快些,女巫俱乐部的生意会更好。

沙星博转为笑脸的道:「我去陪你嘛!」

「你要来帮我调酒?」她从不作梦。

「我帮你擦杯子,这样……嘿嘿,你就能空出一只手做蓝莓布丁。」沙星博的如意算盘拨得很精。

「博儿,你还真是好姊妹。」败给她了,吃是她活在人间的唯一意义。

「不客气,你的荣幸。」沙星博大言不惭的说。

自大是她第二个名字,不过她一定会反驳说是自信。

沙夕梦失笑的一觎一道兴匆匆奔过来的人影,「我想我有个免费的洗杯工了。」

「你敢便宜外人?」沙星博横眉竖目地不容甜点平白的飞走。

「胖博儿,你该回去上班了。」跷班的人不是好员工,虽然她也是其中之一。

「我才不……」沙星博才要辩解,就遭连珠炮似的语言一阵抢白。

「哇!可敬可佩的大姊真是你呀,我刚从街上走过还以为看走了眼,原来你也要吃饭呀!」

「去,这是什麽鬼东西?她是圣诞树还是活动爆竹工厂?」被打断话的沙星博不高兴地指著眼前奇装异服的向可娜。

向可娜手擦腰地瞪著沙星博,「你才是胖女人呢!猪都没你吃得多。」

「小鬼,说话谨慎些,脸上的水泥别掉到我的烤肉上。」一堆化学毒品。

「你自个儿小心点吧!别烤到肚皮上的肥肉。」水泥?这可是她花了好几千块买的化妆品耶。

没眼光的肥女人。

「告诉我,小梦,她不是你的朋友。」这样她才可以大开杀戒。

「不是。」

「好,很好,我很久没有生吞小女孩的肉了。」沙星博说得很诡谲。

向可娜吞吞口水的退了一步,「大……大姊,她也是女巫帮的?」

「嗯哼!」沙夕梦终於有时间好好品尝自己炭烤的肉片。

「女巫帮?!」几时女巫聚结成帮,怎麽她一点都不晓得。

「这位大姊请恕我有眼无珠不识泰山,你是女巫帮第几号人物?」向可娜原本厌恶的表情立刻转成谄媚。

差点梗到的沙星博猛喝口可乐。「她告诉你我们是女巫帮?」

几时冰山也生出幽默感?

「对呀!而且她好厉害对不对?一出手就是大姊大级。」向可娜简直崇拜沙夕梦崇拜得五体投地。

没考上秘书不打紧,整天晃来晃去有饭吃就好,街上的「乾爹」多得是,去一趟宾馆就够她吃喝大半个月,反正他们钱多,而她有本钱。

她不算跷家的少女,十八岁的她早已在街上讨生活,父母的失和造成她对家庭的失望,乾脆一个人搬出来住,省得有人老在身边大喊大叫外加摔盘子。

和朋友合租一间七坪大的小套房,房东还算和善,不催讨房租,拖个十天半个月还不时送个鸡汤进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