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冰山女巫 > 第1章 「你没毕业

第1章 「你没毕业

《冰山女巫》

一二小说www.12xs.com,最有站,提供经典的文学名著、武侠小说、言情小说、人文社科类书籍在线阅读,所有TXT电子书手机免费下载阅读,我们提供给您的小说不求最多,但求最经典最完整

page1

楔子

似乎只要有人就一定有纷争,诸如小到弹丸之地的台湾,亦是各兵家交战之地,上至政客高官,下至平民百姓,必有其争。

二十一世纪前夕,台湾爆发有史以来最大的流血事件,不是连环车祸、地震之天灾人祸,亦非暴徒上街滋事惹是非,而是帮派大械斗。

即使警方大规模的扫荡仍成果不佳,抓了小鱼,大鱼不敢动,生怕一个处理不慎反而爆发更大冲突。

某日,某幢废弃大楼内,台湾最大的两个帮派——山海帮和天狗帮正在谈判,为了一件工程招标案而闹得大动干戈,两派人马互持己见的叫嚣。

「方哥,你好歹给我们天狗帮一条生路,十亿太低了,养不活底下的兄弟。」

「老五,在道上混就该懂得道理,是我们山海帮先瞧上这块地,你让或不让,我们都誓在必得。」

「口气太狂了吧!听说你们爵爷打算收山当个殷实商人,这笔油水就别跟我争。」

「看来狗儿的鼻子最灵,既然知道爵爷要洗手了,何不大方地当成送礼,饯饯行。」

为首的两人表面上谈笑风生,私底下却暗自较劲,互不退让地打量对方的实力,後边站的兄弟个个手探入外套内警戒著,随时准备要掏枪扣扳机。

双方剑拔弩张的情绪一直飙高,壁垒分明,似乎一触即发,没有一个人敢眨眼睛,命全吊在枪口上,看谁的手快。

利字当头,人命轻贱。

外面烈日当空,里头却冷汗涔涔,湿了额头滴成河,串串浸透了里衣。

「干麽临走还打秋风,留一点给道上兄弟塞牙缝,不要走得不乾不净。」绰号老五的男子开始有些不耐烦。

「总要带点跑路费才安心,商人最现实了,不讲江湖道义。」方岩生冷笑著点燃一根烟。

桌子被猛地一拍,「你们就是不放手,非要大家扯破脸是不是?」

「各凭本事,昧著良心的钱少赚,你会活得久一点。」方岩生倏地起身。

谈判破裂。

不知由哪一方先开枪,刹那间枪声大作,烟硝味弥漫整座大楼,原本守在空地上两方人马一见情况不对,立即举枪相互攻击冲进大楼,好掩护自个儿一方的安危。

此一拚斗互有损伤,但以天狗帮的伤亡较为惨重,警方获报派队前往围捕时,只见大楼内一具具来不及带走的尸体,大约一算有百来个。

而正确数字尚不只这些,听道上的风声传闻,死伤绝对在一千人以上,只是警方担心造成人心恐慌才压下这条新闻。天狗帮人才严重失血。

当然山海帮也有少数人不幸死亡,伤势较重的一律住进帮里自设的小型医院治疗。

「岩生,你非要把事情搞大不成?」一个美丽男子勾起小指娇斥。

「是他们先挑起,我不过回礼而已。」另一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却一反其阴柔娇态的阳刚男子轻呼出声,捂著伤口不愿上碘酒。

「你……」

「最後一次就狠干一场以兹纪念吧!以後可能没这个机会了。」他颇为遗憾的道。

站在窗边一身孤傲的男子回头,「想打架到竞技场,再有下一次就别再跟著我。」

「老大——」

视线一转,被唤作老大的单牧爵吐出一口烟,眼眸中的沉痛隐藏在深不见底的黑湖里。

不该再有死亡了。

第一章

一间奇怪的公司。

这是沙家女巫沙夕梦的第一印象,拿在手中的通知单感觉很不实在。

认真来说,它是间很「正常」的公司,一口气召募上百名员工,是属於新成立的资讯公司,但是来应徵的人还真是包罗万象。

有看来尊贵的千金小姐手提香奈儿皮包含蓄的等著,高中生模样的腼腆女孩、精明能干的女强人、一副刚从传统市场买菜回来的家庭主妇,还有温雅柔顺的职业妇女。

更好玩的是,一脸五颜六色的小太妹嚼著口香糖抖著脚,拿在未夹香烟的手上那薄纸竟然和她相同,是第一次应考的通知单。

有这麽抢手吗?

不过是间稍具规模的新公司,一切都尚在起步阶段,应该不至於三教九流都收吧!如此求才若渴?

放眼一看竞争对手并不多,约四、五十个左右,和一般大型、热门的公司相比是小儿科了些,来看看笑话也好,反正秘书职位只有一个,谁坐都成,她不强求。

「对不起,各位小姐请往里面走。」

一阵惊喜声由众多女子口中呼出,因为引路的男子简直是竹野内丰的兄弟,师得没话说。

原本显得无关紧要的应徵开始出现一些紧张气氛,人人摆出最佳的仪态搔首弄姿,未加打扮的女子连忙拿出粉饼补妆,期盼能留下个好印象争取唯一的机会。

众人鱼贯地进入如会议室般空旷的场地,几排空椅子整整齐齐地排在正前方,没有半张桌子。

「待会要考的是判断力和常识,十分钟後应考官会下来,你们先坐著等一会儿。」

俊美的男子一说完,便由侧门走出去,几乎所有的女子都失望的微叹口气,各自找了个位子坐下。

只是几乎,不包含早在一进门便自行挑了靠窗座位一坐的沙夕梦。

起初三分钟里听不见半丝交谈的声音,众人安静地等待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慢慢地有了小声响,从有人挪椅子开始,彼此逐渐拉近距离高声谈起「心路历程」。

千金小姐抱怨手上的香奈儿皮包太便宜了,她怀疑百货公司卖水货,其实不难发现是在炫耀,手指上的十克拉钻戒亮得叫人闪神。

职业妇女和腼腆女孩谈论著各自毕业的学校,一问之下竟是学姊、学妹关系,高兴地谈起某某老师的近况,或是某某人的严厉及糗事。

女强人埋怨职场的性别歧视和薪资不公之事;家庭主妇唠叨著养儿育女的辛苦,怪丈夫的不负责任,只会和公司女员工勾勾搭搭。

不到五分钟光景,整个室内闹烘烘的一片像菜市场,三个女人就能颠覆世界之说确是不假,四十几张口同时开开闻阖,和平之日可远了。

「哇塞,大姊,你很酷哦!」小太妹向可娜踩著三七步朝窗边冷淡女子打招呼。

「小心黑肺。」

「黑枪、黑市我听得可多了,黑吠是指大黑狗乱叫呀?」她笑得乱没分寸地吞云吐雾。

「畸型儿。」

「嘎?!」她是不是在骂人?

「抽烟。」

喔!她了了!可是仍恶习不改,她猛吸一口到处喷烟。「姑奶奶我高兴。」

「找死。」沙夕梦冷冷一说,食指轻微的一动。

向可娜曳曳的一哼,一口烟还没抽进肺里,突然咳个不停,吐出舌头直喊苦。

「天呀!谁在烟草里放苦茶渣,好苦哦!」

「多抽一点,死了就不苦了。」人间苦七重,离尘早投胎,为禽为兽胜过为人。

「你!咳……你咒我死呀!」这位大姊八成是混黑社会的。她拿了片口香糖丢入泛苦的口。

「不值得。」

一个人若存心找死不听劝,死了是一种造化,不值得人费心,女巫的咒语不轻易出口。

「大姊,你混哪里的?」哇拷,真冷,简直令人崇拜呀!

「女巫帮。」

「有这个帮派吗?我出来混了好几年都没听过。」向可娜抓抓鸟窝头极力想著。

「孤陋寡闻。」

「哇!你一定是很有水准的大姊大,出口成章。」她也要加入女巫帮,肯定威风。

脏?她讲话的程度实在……「你的学历?」

「我呀,高中读到二年级就把教官的头打破了,他叫我提前领毕业证书。」意思是中途辍学。

「你没毕业?」奇怪的公司制度,它到底是请秘书还是打杂小妹?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page2

「是我不爽念,谁希罕那所破烂学校,便当难吃死了。还好我会打架。」向可娜满不在乎的吹起泡泡。

「打架?!」似乎这就是重点。

这资讯公司该不会是变相的讨债公司吧!卖狗肉的羊头高挂。

「对呀!他们还打电话跟我确认过,最後才叫我来考试。」

大概怕人来闹事,所以要有自保功夫。

沙夕梦心里有个底了,相同的电话她也接到过,只是她回答得比较妙,武夫通常死在智者之前。

仔细一听,似乎其他人亦是如此,多多少少有学过些防身术,自卫并不难,有的还曾是跆拳道教练或是女国手。

时间过去了十五分钟,眼看著朝二十分钟逼近,不少人开始议论纷纷的看表,频频询问要等到几时。

突然,失火的警铃声响起,有人飞快的夺门而出准备逃命,有人吓得手足无措地呆坐著,有人胆小的当场嚎啕大哭,还有人念起各大神明的佛号祈求保佑。

「大……大姊,你还不逃……」天呀!她还年轻不想死。

「假的。」

「什……什麽……」火灾是假的?

「有浓烟吗?」沙夕梦冷声的反问。

「没有。」

「看见火光了吗?」

「也没有。」

「空气稀薄?」

向可挪用力地吸一口气,「不会呀!」

「坐好,考试。」

「考试?!」她不懂,不过还是乖乖的坐在位子上动也不动,不像其他人惊徨失措地乱窜。

「判断力和常识。」

向可娜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大姊,你真厉害。」

周遭的人听见她们不大不小的对话,再瞧见两人冷静的模样,聪明的领悟到这是一场测验,赶紧回到座位上装作处变不惊样。

不一会儿警钤停了,刚才俊美的男子又走了进来,只是这次看起来比较严肃、稳重,内敛的黑瞳中闪过一丝惊讶,好像在说怎麽还有二十几名,应该不到五名才是。

他走向一扇门招招手,立刻有两名像枪击要犯的大男人搬来一张方形桌一摆,他面向所有应徵者坐下。

「刚才警铃响时,你们为什麽不离开?」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说不出所以然来,反正是虚惊一场。

「你们不怕火吗?」

向可娜得意地站起来一说:「又不是真的谁会怕,好歹你们也弄得像样点。」

「你怎麽知道是假的?」她看不出聪明样,流里流气地像个街头小流莺。

「没烟又没火你唬谁呀!我们可不是笨蛋。」她讲话时没停下嚼口香糖的动作。

俊美男子眼底一闪精光。「也许烧的是其他楼层,错过逃生时机可会葬身火场。」

「呃,这……」小太妹看向冷然的女子。「大姊,你说该怎麽回?」

「热空气往上飘,水往低处流,上层不漏水,下层不闷热,贵公司的防火设施不错,想死都不容易。」

她观察过楼梯并未有水往下流,表示上层的洒水系统并未开启,故起火点绝非在楼上。

而一般火灾时,火苗会往上窜寻求更多的氧气助燃,熊熊的热气必会透过空调的通气孔散向各处,可是她们所处的位置始终维持在摄氏二十六度左右,火的规模若不够大是无法触动消防警铃。

俊美男子会心的一笑,「小姐很镇定,的确是公司的疏忽,下回我们会燃些烟来助阵。」

临危不乱的女人不多见,尤其是长得美丽的女人。

在道上行走多年,故作冷漠的人见过不少,但是浑身散发出闲人匆近冰冷气息的女子,他倒是第一次见到,连他都觉得她有一点可怕,冷得不像人。

「老狗的把戏。」

「嘎?!」他脸色略微一变。

「看来贵公司不打算开很久。」一年吧!等她过了一年秘书瘾後再开门大吉。

「可以请问一下是什麽意思?」他心底冒出些许火气,才刚「开张」就咒他们倒闭。

「缺乏创意。」同样的手法使两次就不高明。

俊美男子的表情有些愠意了,「现在就来考各位的身手。」

他告诉自已不能生气,好男不与女斗,他已经跟著大哥金盆洗手了,不能再任意的大开杀戒,即使她可恶得令人想掐断她的脖子。

刚才搬出桌椅的侧门内走出几位体型中等的男人,温和的表相看不出是会两下的练家子,排成一行等著主管下命令,乖得有如一群训练有术的鸽子。

「你们可以自行选择其中一名,打赢了就能直接上顶楼,由老板亲自口试挑出最适合的人选。」他心中已有腹案了,就是「她」。

「我先来。」向可娜吐掉口香糖,指著其中最瘦弱的一位,摆好打架的阵势。

不知是男人太不济事还是向可娜架打多了,几个回合下来,居然打中男人的身体,而且还一拳揍向他的下巴,让他眼冒金星地倒下去。

也许是她的成就助长其他女子的勇气,一个个跳出来挑战。

当然不是人人都有先前的好运,几次淘汰下来,不多不少正好五名,只剩下最後一个女子尚未开口指名,冷冷的睨著一场不公平的比试。

女人先天上体力劣於男性,体格上的差异还是吃了点亏,真有诚意就该派女主管出来比试。

「这位……沙小姐是吧!你想挑哪一位?」俊美男子比对著履历表一问。

沙夕梦当著他的面撕掉通知函洒向天花板。「劣质的游戏你慢慢玩。」

「喂!你等一下。」

俊美男子身手敏捷的以手心撑在桌面上一跃,帅气的姿态叫现场的女子倾慕不已,只差一颗心没贴上去。

当他的手急忙的搭上前行女子的肩时,没想到遭对方一个反手扣重重抛掷落地,崇拜的尖呼声顿时转向女子身上,一点也不同情爬不起来的男子。

「哇!大姊,女巫帮缺不缺人?我来当个倒茶小妹。」她一定做不来秘书的工作,何必丢人现眼。向可娜吐舌暗忖。

「你太老了。」她从不自找麻烦。

「哇咧!当小妹还有年龄限制?」女巫帮这麽神秘呀!她还是认命些捞个小秘书当当。

当向可娜还在自怨自艾的时候,抚著腰骨的俊美男子已在属下扶持下站起来,不过受伤的男性自尊很难平复。

「沙小姐别急著走,班门弄斧让你见笑了,既然来了何妨玩到底。」出手真狠。

沙夕梦考虑了一下。「好吧!看你们蠢到什麽程度。」

「蠢?!」还没人敢说山海帮蠢,至少在引退之前。「各位小姐请随我上楼。」

一句请,故事有了开端。

该用什麽句子来形容眼前这两个如出一辙的男人,一个阴柔娇媚,一个沉著冷静,同样的一张脸却让人有不同的感受。

男人翘起莲花指的媚态还真叫人大开眼界,做来毫不忸怩似地理所当然,吓得几个女人花容失色,直想找门离开。

可是又舍不得另一个同样俊美却充满阳刚味的男人。

「哎呀!咱们都是好姊妹,你们缩个什麽劲。」涂上萱丹的十指比女人还花肖。

「别……别靠近我!我怕得爱滋病。」觉得嗯心的向可娜反射性地跳离他一公尺远。

「嗟!没知识也要有常识,好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