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神话三国:我的词条无限提升 > 第192章 还有刘宏现如今也同样对大事拎不清的模样

第192章 还有刘宏现如今也同样对大事拎不清的模样

这事情通过那些宦官传到刘宏耳中的时候。

刘宏对此只是哈哈大笑的当这满朝公卿毫不留情的将袁绍讥讽了一番。

身为袁绍叔父的袁隗自然是逃不了的。

之前全都是这些士族给刘宏上眼药,搞事情。

现如今好不容易抓到机会了。

刘宏能不好好的打压他们一番才怪了。

至少就要让这些本身就十分看重名声的家伙们好好的被在这名声之上打压一番。

于是乎。

袁隗就遭了秧。

不过最多也就是丢了点面子,袁绍也让外人觉得像是一个行事莽撞,还都没有什么扛旗能耐的年轻人。

然而这件事情对于袁绍来说,打击却是巨大的。

他现在虽然没有当官,但就算不当官,他也是在给自己积累名声,积累名气。

要不然他真想要隐居的话,隐居到别的犄角旮旯去得了。

隐居在洛阳城里算什么事?

一边隐居还要一边笼络这些士族的人心。

他的心里到底在想什么,那自然就是不用多说。

只是这件事情过后。

袁绍的名望在士人的口中一下子就被压了下来。

原本在袁家内部他还能一直隐隐居于上风,压袁术一头。

现在反倒是被袁术一下子给骑到了头顶上。

这让袁绍很难受。

对于秦羽的好感度直接就达到了4星。

不过是-4,不死不休的那种。

袁绍这样可以理解。

但是让秦羽不怎么理解的便是曹操了。

按说曹操对于自己的厌恶和恶感应该会来的很大的。

换位思考一下。

秦羽感觉自己如果站在曹操的位置上,有这么一个整天让他觉得恶心,反倒是还总除不掉的人。

那至少也是不死不休的起步啊。

但在系统之中,曹操对于秦羽的好感度却仅仅只是-3星而已。

这个程度的人,如果有可能,绝对会毫不留情的给秦羽一刀。

但还完全没有达到真正不死不休的程度。

也确实是有那么一点奇怪。

当时在看到这些好感度之后。

秦羽也没有多想。

他只是随手将这俩人设定成了自己的特别关注之后就没再去理了。

等到他们两人发迹,那还不得过上个好几年去?

没记错的话。

后来曹操应该也是跑回去隐居去了。

但是那也是黄巾起义之后的事情。

大概也就是这两年间。

听说是因为曹操比较反对现如今这已经越演越烈的买官行为。

也不肯迎合权贵,所以就托病回家去了。

但是现在曹操看起来还留在洛阳,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如同历史中的那样,托病回家。

如果真是的话。

那可就太好了。

袁绍和曹操这样的行为就叫给机会。

且不管他们回家隐居起来到底在背后是在做什么。

就算他们回去之后就加紧练兵,先将自己手下那些人的实力全都提升起来。

那又如何?

他们俩就算是再怎么努力奋斗。

最终的结果也都不过只是仅仅局限在一个家族之中。

就算他们两人背后的家族实力都不小。

那又如何?

便是汝南袁氏这样的超级世家。

他们能掌控的资源和人力都是寻常人无法想象的存在。

可让他们真正去跟一整个郡去比的话。

肯定还是没有任何一点可比性的。

更为关键的是。

秦羽现如今手中所掌握的资源已经达到了让他可以完全无视汝南袁氏这样世家的背景。

他们就算是传承了数百年,四世三公又能怎么样?

他们有黄金粟米吗?

有灵玉粟米吗?

连这些在神话农业时代最重要,也是最核心的资源都没有的话。

他们凭什么能跟秦羽争?

秦羽现在看起来的确是背后的势力不如他们更强。

但问题是。

秦羽的发展潜力可是来的十分恐怖的啊。

等到他将零陵郡中的情况全都整合起来之后。

再等到零陵郡中的所有人都习惯了他们能够耕种的黄金粟米以及小麦的种子获取渠道以及销售渠道之后。

发动一个郡的力量去种植这些作物。

然后用这些作物来提升这些人口本身的质量。

再加上文化教育以及武道修炼齐头并进的培养方式。

就算是零陵郡这种在中原人眼中看起来可以算的上是蛮荒的地方。

他们也完全可以在几年后的未来,完成对中原的逆袭。

成为秦羽手中的一个真正的根据地。

他可还没忘记这东汉末年有一支精兵名叫丹阳兵。

那一群雇佣军就是因为生活在穷山恶水的地方锻炼出来了超常的身体素质。

这支部队的凶猛自然是不用秦羽多说。

而他现在想要做的就是仿照丹阳兵的那种模式。

培养自己的手下也变成那个样子。

未来他完全就可以通过零陵郡的强横来朝着周边辐射自己的影响力。

只要能守住自己这零陵郡的一亩三分地。

再想办法将未来的长沙太守,那个跟他不怎么对付的孙坚给想办法摆平了。

剩下的桂阳,武陵,那日后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秦羽的目标就是不等那位天降猛男刘表过来荆州之前就将荆州完成大部分的统合。

等到刘表日后真的要过来的话。

他将要面对的可就不是那历史上所谓的几大世家所拥有的宗贼势力。

而是秦羽这个已经盘踞在边郡,开始不断努力发展自身实力的超级强者。

哦对了。

刘表日后本来应该留给他自己去对付的那些世家宗贼,早在秦羽还在棘阳城的时候就已经被打的差不多了。

等到他过来之后。

能将南阳,南郡以及江夏郡这三个郡好好的掌握在自己手里就已经是相当的不容易了。

这三个郡虽然不管是人口还是经济方面都吊着锤更南边的四个郡。

但富庶的地方就难免会惹人眼红。

秦羽可不想过早的就将自己暴露出去。

日后能将武陵,零陵,桂阳,长沙这四个地方掌握在自己手中的话。

他的基本盘就算是真正完成了铁打的一块。

到时候不管是先去搞定江南那坨地方,还是入主益州,再要么干脆莽夫一波流,直接从南往北一路杀穿。

那秦羽也就有了足够的力量和能力了。

这就是秦羽现如今心中所想的计划,也是他目前所拥有的底气的来源。

于是在他见到董卓的时候。

董卓便很轻易的感觉到了秦羽的不同。

他感觉到半年多时间不见。

秦羽的身上又多出了一股让他也感到敬畏的气势。

虽然秦羽的面容看起来依旧是一个俊俏至极的年轻人。

但董卓这种年轻时代就一路从凉州杀上来的将领,在面对秦羽的时候,竟然也破天荒的有了一种敬畏的感觉。

这种感觉也就是在他上了朝堂,面对皇帝的时候才有的一种从骨子里的感觉到的镇压气势。

董卓没有多想。

他直接来到秦羽面前,朝着秦羽一拜,口称先生。

秦羽笑着将他请进了郡守府中。

两人寒暄了一阵这之后,董卓这才进入正题。

“先生,我此行前来,其实是有一事不明,想要请先生为我解惑。”

秦羽点头道:“仲颖请讲。”

董卓便将自己最近这段时间遇到的事情都详细的跟秦羽说了一遍。

秦羽听着听着也算是听明白了。

不过他也因此变的更有点疑惑起来。

你董卓怎么就会突然跑过来问我这样的问题了?

真是不把我这个外人当成是外人了吗?

董卓问的不是别的。

正是针对的是他这段时间与边章,韩遂等人作战的事情。

其中甚至包括了他在朝堂之中已经买通了多少宦官。

自己到底是怎么操作才避免了沦落的跟皇甫嵩一样的下场等等。

他现在前来寻找秦羽,就只是想要让秦羽给自己指点一条明路。

因为他董卓虽然感觉自己在大方向上有点拎不清。

但在战事之上,他看的还是颇为清楚的。

现在那凉州那边的事情到底发展到什么程度,他这个可是心知肚明。

也不愧他是从年轻的时候一路在凉州杀上来的将军。

对于那些叛军的战斗力,他知道的十分清楚明白。

同时。

对于朝堂之上的宦官和士族的内斗引发出来的各种弊病。

还有刘宏现如今也同样对大事拎不清的模样。

这都让董卓对于此战的结果充满了悲观的态度。

但他还是秉承着富贵险中求的意图。

在这种年代。

他董卓想要继续越过士族的障碍,往上攀爬的话。

所需要的自然就是军功。

这凉州叛乱闹的越是凶狠,他能得到的好处就越多。

就像是之前的黄巾起义。

他虽然刚一过去就弄了个首战落败,最后还是被秦羽带飞的结果。

但在这场战斗结束之后。

他还是论功封赏,谋了个比之前来的更高一点的职位。

经过广宗一战。

董卓对于秦羽的信心就已经直接拉满。

他过来就是想要求助秦羽,看看自己到底要怎么做才好。

秦羽沉吟了半晌。

他若有所思的看着面前的董卓。

随后问了一句不太相干的事情,道:“仲颖,你谋到的这个破虏将军的名额,应该不是你自己的想法吧?你背后可有什么人在给你出这种主意?”

董卓一听,心中更是佩服。

他真诚的朝着秦羽一拜,道:“先生果然厉害,这想法的确不是我出的,而是我那女婿所出,难不成,这竟然不是一条好走的路?”

秦羽摇了摇头:“可是李儒?”

董卓大惊,道:“先生既然知晓我那女婿的名字?”

秦羽笑而不语。

开玩笑。

李儒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这可是一手拖着董卓,生生将董卓拖着走到了天下顶点位置上的男人。

而且几乎可以算的上是以一人之力,对抗十八路诸侯不落下风。

尽管按个时候的诸侯里面也没有多少牌面。

且这些人一个个还都是想着各自为战。

但这种战绩也属实是很不一般了。

要不是敌不过吕布自带的克父属性,搞不好再给他霍霍上个几年时间,东汉就要直接提前给弄没了。

此人眼光毒辣,智计百出,确实极为不凡。

董卓见秦羽只是笑而不语,一时间心中难免有些发慌。

不过他对于李儒绝对是很信任的。

关键是李儒没有道理害他。

那就只有一个可能。

“先生,难道文优所说,却有错漏之处?还望先生不吝指点,救某一命!”

董卓离席下拜。

言辞诚恳至极。

秦羽摆手道:“仲颖可先起身,你会错意了。”

董卓这才将信将疑的起身坐定,他身子微微前倾,屁股也不敢坐实,显然是对于秦羽恭敬到了极点。

值得一提的是。

秦羽现如今在他自己这边早就已经将席地而坐的那种跪坐的方式改成了椅子。

他一个现代人,实在是有些不太习惯跪坐这种方式。

倒不是因为什么在心理上接受不了。

纯粹只是因为他觉得跪坐不太舒服罢了。

秦羽说道:“文优此人我也听过,其人智计百出,智谋远胜于我,他对你的建议,确实不错。”

“有此人陪同在你身边,你此行最多也就是有惊无险,而且待到此事结束之后,你也能谋到你想要的东西。”

这话秦羽确实不是开玩笑的。

之前说董卓颇有智谋,明面上说是捞鱼,实际上则是跑路的举动就是在这个时候用出来的。

张温率军出去,结果就董卓一支兵马完好无损的跑了回来。

最终因为这个事情,董卓还被赏赐封侯。

可不就是秦羽所说的这种节奏?

只是董卓却还是觉得心中忐忑。

他都已经一路从洛阳跑到零陵郡了。

明摆着知道点将出行就在这几日时间。

他还能一路跑来这里。

他的态度就已经很是明显了。

明摆着就算是怠慢了自己的上官,他也不惜付出这个代价。

想到这里,秦羽突然眨了眨眼睛。

他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

董卓其实是有一个死劫的!

而且这个死劫就在当下!

张温,孙坚啊……

就是因为此行率军前去平叛的车骑将军张温下令让董卓前来。

结果董卓并未按时而来。

就被那孙坚说成是怠慢上官,要请张温斩了董卓的脑袋。

张温也是一时犹豫,结果没有选择斩杀那个“傲慢”的董卓。

之后董卓乱政,孙坚想到此事,他还每每长叹。

联系着这些事情略微思考一下。

秦羽便陡然回过神来。

原来董卓根本就不是想要故意怠慢这个新上任的车骑将军张温。

他这样做没有理由啊。

感情他没有按时去见张温,原因竟然是出在自己身上!

他这个时候都不远千里的跑到了零陵郡来。

那哪里还能卡着点跑回去见张温?

这怠慢上官的行为肯定是已经坐死了。

但现如今的问题是。

董卓这把回去之后,难道真的会像是历史上那样,化险为夷,张温最终没有选择动手?

秦羽感觉这玩意就有点玄乎了。

张温应该还是那个张温,但现在的孙坚可跟历史上的孙坚已经不一样了啊。

关键是自己的出现影响了很多东西。

他现在跟孙坚之间的关系那妥妥的是不死不休。

孙坚对于秦羽的仇恨度也死-4,如果吕布也有的话,那应该是-5以上了。

加上董卓现在跑过来是寻找自己的。

对孙坚来说,董卓现在可都已经算的上是打上了秦羽的名号了。

黄巾之乱在前,现在他又过来寻找秦羽。

这要是不给董卓直接下力气按死。

孙坚又怎么可能善罢甘休?

第二百八十八章锦囊妙计

秦羽心中思索着这种事情发生的可能性。

他越是想着就越是有可能。

于是乎,他脸上的神色也变得越发凝重起来。

他这样凝重的神色便让一旁还在焦急等待的董卓只觉得有一种大事不妙的感觉直接笼罩在了自己的头顶之上。

镇压的他几乎都有一种快要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这给董卓直接吓的够呛。

胖嘟嘟的双手都忍不住牢牢的掐住了那椅子的扶手。

紧张兮兮的看着秦羽,眼中更是带着满满的恳求之色。。

秦羽停了片刻之后,想着这事情的确是跟自己有关。

心中也泛起了一抹异样的感觉。

对他而言。

到了现在,他终于感觉到了一种历史大势似乎在渐渐的偏离原本预定轨道的感觉了。

董卓原本应该在黄巾之乱里寸功未立。

孙坚对董卓在这个时候原本不应该会有这么大的恶感。

董卓在这个时候本身命不该绝。

可如果董卓现在死了的话。

那未来何进一纸诏令,诏董卓前往洛阳杀宦官的话。

那时候又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秦羽仔细思考了半晌。

他在脑海中并没有得到什么具体的结论。

这实在是有点太复杂了。

已经超出了他能够规划的极限。

不过有一件事情倒是差不多可以肯定的。

那就是,就算没有董卓的存在。

未来肯定还会有一个替代董卓的人霍乱大汉朝的。

要说这是气运也好,是人心也罢。

总而言之,东汉的皇帝一个个都是真的惨。

还是小小一点的时候,就已经被迫成为了皇帝。

然后就是外戚跟宦官,宦官跟士族,士族跟外戚,各种纠缠的乱麻一样的势力开启一波大乱斗。

等到大乱斗结束了。

幸运的话,皇帝也就成年了。

到时候大家权利交接的顺利,那就还好。

要是交接的不顺利,那就好家伙了。

等到刘宏死了之后。

留下来的不就是这样的烂摊子?

到时候就算是没有董卓这样的人。

只要随便来一个有点野心的,刘协和刘辩两人在那人的面前拿什么抗?

别的不说。

秦羽现在就能直接找一个人给他们两人玩到死。

该不会真还有人将那虎狼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