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晚安!我的爱 > 第1章 手机那端传来无奈的轻笑

第1章 手机那端传来无奈的轻笑

《晚安!我的爱》

一二小说www.12xs.com,最有站,提供经典的文学名著、武侠小说、言情小说、人文社科类书籍在线阅读,所有TXT电子书手机免费下载阅读,我们提供给您的小说不求最多,但求最经典最完整

page1

童忆——小学篇

「小朋友、小朋友,快把路队排好,要放学了,不准再讲话。」

一位很有威严的训导主任板起脸大喝,所有的吵闹声立即消失,各自排好路队等候放学,大小萝卜头像呆瓜一般傻楞楞的。

一个小村落的小学校,一共十二个班级,分甲乙两班六个年级,位于三面环甘蔗园的地理环境,一面是稻田,非常清幽。

几棵老树环抱着一座老钟,树底下有着乘凉、游戏的空间,给人的感觉是一片幽静、悠闲。

可惜数年后被笨蛋校长铲了,换上先总统蒋公铜像,每一个入校的学生都得行一鞠躬礼才能进教室,这是规定。

不过仍有支队伍是例外,因为这群无法无天的小朋友住在学校的甘蔗园旁,离学校非常近,近到只要翻过墙而已。

为了便利这些农场小鬼通行,校方特别拆了一道供人往来的墙,任由他们自由的进出而不需要向铜像行礼。

甲班的同学不跟乙班的来往,乙班的同学也不会主动与甲班交好,虽然没有所谓的水火不容,但是明显的有些互不友好。

风是清凉的,云是干净无垢的,一望无际的甘蔗田是深绿色,采收期间转为一片白芒色,因为甘蔗开花了,像是盛开的白云花十分壮观。

甘蔗园的灌溉水道常有肥硕鱼儿窜动,脚底下的淤沙能挖出一粒粒蛤仔,夏天的钓蛙游戏是孩子们的最爱,追着满蔗田蜻蜓是疯狂行径。

农场宿舍是相连的日式建筑,前院种花还能养火鸡,一大一小两只母女白犬无忧嘻闹,近百年的老树在庭院中守护着,两条捆甘蔗用的麻绳绑上木板便成了秋迁,幼稚却是快乐的来源。

后院是数百坪的空地,种植各种当季蔬菜和竹笋,三棵土芭乐,两棵土芒果,还有从来不长好果实的莲霞树,一小幢放置木柴的猪舍--曾经住过两头猪。

值得一提的是日式建筑是以木桩撑高底部,因此底下是腾空的养鸡场所,有时也养鹅,所以钻进底下捡鸡蛋、鹅蛋的小人儿便是这家子的恰查某,四个小孩的大姊头。

宿舍内的邻居都以木墙为隔,糖厂的土地一向广阔,一户人家占地千坪不算大,不怕小孩子没地方玩,门前一排的老榕对至少上百岁了吧!

一处宁静、与世无争的世外桃源,没有噪音和污染,人人安和乐利,虽然几年后出了数位警察和作奸犯科的小毒贩,它仍是美丽的小村落,一个充满童年笑声的好地方,纯真秋的出生地。

那是我的童年,一份久远却至今难忘的甜美回忆,在我十四岁那年搬离的家园。

而今只剩下那排老榕树,

在风中低吟逝去的童稚身影。

古老的房舍已成青绿蔗苗,它掩盖了曾经的记忆不再欢笑。

楔子

「唉,日子过得太快活,好像没什么有趣的事发生,真的太乏味呀!」

「是呀!孩子老是不在家,那一对天才双胞胎又用不着人操心。」

一对叫人羡慕的老夫妻坐在摇椅上叹息,管家先生态度严谨地倒着茶,小心谨慎地呵护小瓷杯,生怕碰伤了可爱的小东西。

艳阳天,云层薄,人心浮动。

该是悠闲的老人家似乎不甘寂寞,儿子、媳妇的早逝让他们看淡虚名浮权,只希望五个孙儿健健康康的长大,但别老是太过独立,好歹给两老有个含饴弄孙的机会。

老大约书亚·霍华是黑道老大,因为个性使然及「意外」,与黑道大老有了交情,而成立了个人的地下王国,对「照顾」弟弟们不遗余力,管他白道黑道一律吃得干干净净。

老二路易斯·霍华是形象清新的下议院新锐议员,但骨子里可是亦正亦邪的伪君子,从不在乎目的是用何种手段达成,反正长兄是地下教父他有恃无恐,大胆地利用「势力」站稳政治地位。

老三安德烈·霍华是生意人,商界有名的狠角色,商业钜子当之无愧,因为无奸不成商嘛!所以有利可图的事绝少不了他,和两位兄长「狼狈为奸」,与黑道挂勾,官商勾结实属小事,做大事者不拘小节。

老四亚瑟·霍华和老五莱恩·霍华今年十岁,是一对高智商的双胞胎,所谓人一聪明就爱搞怪,他们两人自然不例外,皮得叫人头疼。

在英国,霍华家族可是相当古老的家族,在此居住了数十代。

通常年代久远的古堡难免有些不寻常的现象,例如椅子无故移动啦!听见说话声却不见人的影,毕竟住了数百年总有人死掉吧!有了两个鬼魅不足为奇。

而霍华家族的古堡是十分奇特的,绝对没有半只鬼存在,只是……

「老头子,我们开放古堡供人参观、住宿好不好?热闹些才有意思。」

威廉·霍华眼一眯地直笑,「哎呀!真是好意见,怎么没早点想到呢?」

「看来你是不反对,那我们就决定……」黛安·霍华兴奋的道。

轻咳声阻止了她的眉开眼笑,两夫妻温和地看向一脸严肃的管家。

「雷恩,你不舒服就去休息,我们还没老到需要人看护。」

「是呀!有病要看医生,霍华家里里外外都靠你打点呢!」

表情如一的雷恩恭敬一欠身,「老爷、夫人,开放古堡之举是不是该和三位少爷商量再说?」

「那三个孩子老忙得不见人,我做主就好,明天你就叫人准备准备。」

「但……」

慈蔼的黛安笑容可亲的喝着茶,「别担心堡里的家具,有你在还有什么不放心。」

没错,就是家具。

古堡内的怪事就出在家具上,因为他们全是活的,会说话、会移动,有自己的意识,三更半夜四处走动活像人一般。

不熟悉古堡的人常会吓得魂不附体,以为是鬼魅作祟。

魔法城堡,故事就此展开——

有关于爱与……惊吓!

第一章

野草初绿,小白花儿满地绽放,微吐芬芳,好个欣欣向荣的景致,连吸一口干净空气都是享受,谁会辜负这天赐的幸福。

偏偏有辆横冲直撞的小车像赶投胎似横行霸道,当路全是她家开的般蛇行,蹂躏路旁可怜的小草小花,毫无听闻哀哀的哭泣声。

天空是蔚蓝一片,微风送着早春的凉意,通常这种好天气应该到郊外踏青,可是有人却为生计卖力奔波,怨叹时间老是不够用。

人家是赶上班打卡,她是忙着要到机场接人,这次来自香港的观光客为数不少,不海捞一笔怎成,人生以赚钱为目的,不好好合计合计哪天能成仙……

「呸呸呸!胡思乱想个什么劲,我蓝巧晶是多福多寿的人岂是短命鬼,神仙都没有我的快活。」

蓝巧晶,二十四岁,职业是导游,专门带满脑子罗曼蒂克的东方客游览各大古堡,甚至和古堡主人协议住宿问题,「礼让」对方抽三成。

她算是孤儿,父母都是由中国大陆逃难而出的穷学生,父亲是长沙人士,母亲则是上海的千金小姐,一路辛苦的来到英国暂居。

原本打算等时局平静一些再回去,谁知一出来就回不去,传统的中国思想压得两人难展欢颜,想回故国却只能遥望东方暗自叹气。

久而久之竟积郁成疾,夫妻俩先后辞世,即使其中一人拥有家传医术也枉然,依然难挽救憾事。

所以当时仅十七岁的她必须半工半读念完华文学校,由于精通中、英、法、奥四种语言,由学姊引进导游工作,做得还算顺手,颇获好评。

听说她有一个亲叔叔住台湾,但是久未连络也断了连系,所以听说自然还处于听说的阶段。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page2

「艾丽丝,我人还在路上恐怕赶不及接机,你先帮我安抚一下他们。」幸好艾丽丝恰巧今天也得送一团上飞机。

手机那端传来无奈的轻笑,「呛丫头,你又睡过头了是不是?」

「天地良心,我真的改掉赖床的习惯,不信你去问小咪咪。」她大言不惭地将「清白」推给一只三岁大的白毛狐狸犬。

「你要有良心就不会迟到了,你那张床直一有那么舒服吗?」改天换她去躺躺看。

「学姊,你帮我一次嘛!明天请你一容顶级牛排。」看看表,时间真的来不及。

人没有十全十美,蓝巧晶唯一的缺点是太贪睡,一沾了床就起不来,非要拖上个半小时、一小时才肯认命地睁开眼起床。

一直以来她都只接下午的带团工作,最早不超过十点以前,因此她也懒得有理由,反正不急嘛!慢慢来。

谁知一票刚由香港飞来的观光客像是不用睡觉,准八点半的班机来得匆匆,害她临时被顶头上司抽调,差点要罢工,赖在温暖被窝里度过余生。

「免了免了,吃你一顿我怕牛会复活寻我晦气。」她呀!中国菜做得顶呱呱,唯独煎个牛排是外焦内带血,惨不忍睹。

有谁敢吞下外皮焦黑如石,内肉却是血滴直淌,刀一切下整块牛排都在流血,看了叫人心惊胆跳为胃哀悼。

蓝巧晶勾起嘴角大笑,「别紧张啦!是上馆于狠削一顿,整不到你。」

「你还好意思说,我是怕了你。」要不是她也吃了三分之一的焦牛排,真以为她故意要报仇。

「学姊,拜托你了,我大概再半个小时才能到机场。」差不多,只要她将油门踩到底。

「你现在在哪里?」半个小时能到吗?艾丽丝心里有个大问号。

蓝巧晶说了个地标名。

「天呀!呛丫头,给我开慢些,马路可不是为你一人而开。」少说没加个二、三十分钟怎成。

「放心,我技术很好……啊!哪来的死人车……」该死,路是他家的呀!

大意使得她没注意路况,一辆黑色的高级车忽从弯道急速转进,两车的速度都快,而且都未遵从交通号志一味的抢快,因此等发现快撞上已经来不及了。

不过两方的技术都好得没话说,懂得闪过直接的碰撞减低伤害,以致车毁了一半人都未受伤。

赶时间又生性辣性子的蓝巧晶在一阵量眩之后,她下车的第一件事是先检视车子受损情况,然后怒气冲冲地踢了高级车一脚。

「你这个不会开车的死人头给我下车,要找死不用拉人陪葬,泰晤士河的冰冷够送你下十八层地狱,你要是有羞耻心……」

噢!不妙。

表情微微一变,暗自吞吞唾液,她好像惹上不好惹的人物,这人可真高大,给人一种空气突然变得稀薄的窒息感。

「小女孩最好不要偷开父母的车。」男子的声音很冷,有一股冷肃的血腥味。

「你说谁是小女孩?睁开你的死人眼看清楚,本小姐够资格捡你的死人骨。」她哪里像小女孩。

和茹毛饮血的大猩猩一比她是袖珍了点,但以东方人体型而言,一百六十七公分不算矮,是他脑下垂腺分泌太过,那身高少说也有一九○以上。

一头黑发散得张扬,天空蓝的眸色十分阴沉,好像快变阴天似深不见底,让人打心里减了三分威风。

不过不包括爱车刚毁的她,尤其是成年女子还被个「番仔」称为小女孩,胸口的怒火更加高张,冲上前就是一副张牙舞爪的泼辣样。

管他是张三、李四还是黑手党老大,谁都不能嘲笑她的身高和娃娃脸,这是她生平大忌。

只是她没料到眼前冷峻的男子确实是老大,而且威名远播,几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聪明的人会选择避开与他正面冲突。

「有胆你再说一遍,我很久没扭断枯枝一般的人颈。」手指咔嗒一扳,警告的意味浓厚。

为了伸张微不足道的「正义」,蓝巧晶这根小辣椒发呛了。「别以为做错事不用负责任,块头大不代表你有脑,摆出拽得不可一世的臭屁样想吓谁,你当大家都没长胆呀!」

「我做错事?」男子一瞄凹了一角的莲花跑车,心中大为不快。

「不是你错难道是我自个找死不成,忘了带眼睛出门好歹牵条导盲犬,人不如狗就是你的不对。」她骂得很顺口,根本无所畏惧。

男子挑起黑眉冷笑,「你没有错?」

「我当然是受害者,你开那么快存心要肇事,我要是闪得不够俐落早蒙主宠召。」她说得脸不红气不喘。

吵架必胜的不二法门就是要理百气壮,黑的硬要拗成白的来讲,不必讲究公不公平、合不合理,先声夺人便赢得第一步胜利。

即使她本身亦有不对的地方也要睁眼漠视,不当一回事地全赖在人家头上。

「你很勇敢。」冷凝的眼一扫,他沉稳的掏出烟点燃,抽了一口朝蓝巧晶吐了一个烟圈。

他是什么意思,蔑视她的基本人权吗?「你休想逃避责任,赔我的车子来。」

「老旧的二手车抵得上我车门一块板金吗?异想天开。」看着她伸出的葱白小手,男子微微闪了一下神。

这条通往机场的道路向来少人行驶,因此他常放纵自我地挑战车速,与风赛跑的快感胜过与女人在床上打滚的激情。

而这突然驶来的红色迷你小车着实令人意外,她的小命可是在鬼门关前绕了一圈,若非他车子性能卓越及时打滑,否则她此刻已是一具不能叫嚣的尸体。

真是不知死活。

蓝巧晶愤怒的又踢了他车子一脚,「你敢侮辱我的爱车,它才不是二手车,去你的死瞎子。」

可恶的大猩猩,她的车子哪里旧了,由父亲手中接过来「才」七年而已,可是她宝贝得要命的代步工具,如今竟毁于他手。

心疼的代价非狠敲他一笔不可,此「仇」不报枉为人呀!

「要叫修车厂来评估谁的损失惨重吗?」那辆破车还能行驶可不容易。

早该丢进废弃厂发霉生锈。

她心口一揪的怒视,「欺负弱女子肯定是你的专长,是你来撞我的。」

一抹兴味浮上男子深蓝的眼,「好悍的弱女子,方才不知是谁连踢我车子两脚?」

「和你比起来我算是弱女子,踢你的车子是给你面子。」胸膛一挺,她弱得有理。

纤细五官和瘦弱身子怎么说也难与一座山相提并论,明眼人都看得出谁强谁弱。

男子闲言,讥诮神色浮现,「好一张利嘴,多久没被男人吻过?」

「你……你要干什么,别想趁机占我便宜。」对付他用擒拿术不知管不管用?

好像困难度颇高。

「四下无人是杀人弃尸的最佳时机,你认为我该放过?」修长有力的五指朝她逼近。

「你敢!」怒气淹过了她的惊慌,蓝巧晶凶悍地拍开他的手。

「第一次有人敢威胁我,这算邀请是吧?」无知是一种愚昧。

她越是反抗他,越是容不得她放肆。

「邀请你的头啦!我才不……唔……」两眼圆睁,半张口的她避无可避的让男性气息侵入口中。

脑后鹰爪般的长指紧紧扣住,吃疼的自头皮麻到脚底,女子的弱势由此即可看出,她根本摆脱不了只能任其羞辱。

不过,女人也不是好意的软泥巴,她要他也痛上一下,闷哼声随之响起。

「活得不耐烦了。」男子将她的发往后一抓,板开她揪下一撮黑发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