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烈火之女 > 第2章 爹

第2章 爹

page3

“夜舂,你最好别帮着老头子骗我,那根舌头看紧些。”一转身,绑好两根麻花辫的沙琳娜径自往岛的中央走。

夜舂一愣,口水猛咽,“小姐,等等我,别留我一人在恶鬼滩。”

怕呀!

顾名思义,之所以取名为恶鬼滩,主因是死人多,曾有官兵围剿和道上同行欲争一席之地而在此灭顶,每到月圆总有鬼影走动和哀嚎声,令人毛骨悚然。

“你的胆生到哪去了?”沙琳娜足下不停,一抹好笑藏在冷然的面具下。

夜舂嗫嚅的一吐舌头,“叫昨夜的猫儿给叼了。”

“没用。”

丢下一句,一前一后的影子在月光下拉长,逐渐没于林中,直到黑夜吞没了一切,沙滩上只留下两排女子的足印。

***

“玩出火了吧!老头。你再算计我试试,小心老姜也有辣不起来的一刻。”

满脸涨红的沙霸天低声哄着哭成一团的娇妻爱妾,两眼一瞠的瞪视奚落他的女儿,都什么时候了还说风凉话,无状的嘲笑老子的失算。

他哪知道这两个笨儿傻女会呆呆的躲在储存清水的木桶里,天未亮就让购粮的补给船给载到淮安,然后搭错马车往长安而去。

没来得及追上主子的小果子,一大早哭丧着脸回岛领罚,距离事情的发生已是三日后,难怪大夫人和兰夫人哭得如此声嘶力竭,怪罪丈夫的一时疏忽,由原先的假哭变成今时的痛哭失声。

瞧那四只红得发肿的眼睛,不舍和心疼让沙霸天手足无措,要他在海上逞威风容易,一遇上“家务事”,只能两手一摆干瞪眼,英雄气短。

“后悔了吧!老头子,人老就要服老,不要老想着安排别人的死活。”这叫现世报。

沙琳娜的冷笑让他非常不满。“对你老子客气些,我是怕你没人要。”

“哟!多冠冕堂皇的话,为何在我听来像是在脱罪?”以她的姿色还不到乏人问津的地步。

“死丫头,老子会害你不成?还不帮着安慰你娘和大娘。”女人一哭他就没辙。

呼风唤雨的大男人只对打打杀杀有兴趣,面对妻妾的泪水他实在没办法,浓眉皱成一条直线横在怒眼上方,看起来像是一条虫。

就算他独爱小妾兰儿,对于其他的妻妾,至少他会尽到丈夫的本份,让她们衣食无缺的过着富裕生活,舒舒服服地过完下半辈子。

男人最恨自己的女人背地里偷汉子,像香儿开口要改嫁他的手下王丑,他不也大大方方的成全,甚至送上一笔丰厚的嫁妆表示他不在意。

可是梦柳、玉萍、凤仪、阿芳就让他太失望,不仅背着他勾搭岛上的汉子,还理直气壮地说是他冷落了她们,闺房寂寞必须添些手镯、银链来排解空虚,大半年来四人贪心的挖走他近十年的积蓄。

若不是有回他提早回航当场捉奸在床,他岂会相信表面贞烈的小妾竟是败德妇人,私底下早和别的男人暗通款曲,甚至他早夭的儿女中有几名不是他的骨血,四人互相掩饰地互换偷情对象,就在他的屋檐下行苟且之事,行径之大胆犹胜于烟花女子。

一怒之下他抽刀一扫,四条人命顿成幽魂,而敢睡他女人的贼汉子则被他挑去脚筋送出岛。

他可以让妻让妾,只要光明正大的来索讨,他立刻答应,绝对不皱一下眉头,但是男人的自尊不能忍受背叛,他要不发狠怎能显示海盗王的威仪,即使是他弃如敝屐的残花败柳。

像他正妻安安份份的谨守本份,他不会因为心中另有所爱而休了她扶正小妾,偶尔还会到她房里温存温存,该给的月银从未少过。

而他另一名小妾虽未生育儿子只有一个女儿,仍然每月供以百两银子、奴仆数人悉心照料,有时也会上她房里歇息。

总之,“人不负我,我不负人”是家训,只用于他沙霸天的女人。

惟独例外的是他刚烈不驯的小女儿,活脱脱是他年轻时的翻版,火一样的烈性子根本不甩任何人,全不把老子放在眼里,不时地给他难堪,让他下不了台。

“老头子你自个造的孽自己收拾,女儿我很忙,没时间管你的‘家务事’。”她得思量一下,长安路途可不短。

他横眉一竖,“小、娜、儿——你想准备三口棺吗?最后别草草的葬了我们。”

“言重了,爹,后山那块地已为你留着,还有,别叫我小、娜、儿——”她火气不小的回瞪一眼,威胁的口气甚重。

“反了,反了,你敢杵逆我?!”大刀一劈,呼啸而过的刀风惊人。

沙琳娜冷笑地将随身弯刀往桌上一放。“老头子,真想和女儿过过招呀,”

“你……”他气结的吹吹胡子,大刀往后一抛,差点砍到他的二女儿沙秋柔。“学了几招三脚猫功夫而已。”

“爹更是坦荡,自曝其短。”知道功夫差就自承,弃刀不战。

“我是指你!老子的武功盖世,想当年我叱喀风云的时候,你还在吃奶呢,”胸脯一拍,他遥想当年的风光。

“好汉不提当年勇,现在的海上是我的天下,老人家咬不动硬骨头了。”打了个哈欠,她以瞧不起的眼神斜睨他,好像在看一条虚张声势的无毒悔蛇。

表情一狠的沙霸天抡起拳头重重一击。“没有我打下这片江山,你能坐享其成?!”

“老头,你大概忘了三年前是谁救了你的老命,没有我的发扬光大,你海上霸权早已易主。”装腔作势的老头。

“你……”自知斗不过她,他声调一软,扬起恶心的慈父嘴脸。“女儿呀!爹知道你最孝顺……”

“少来,不孝女是你的口头禅,不孝了十九年,请容许女儿继续保持下去。”她不等他说完地打断他的话,一粒粒的鸡皮疙瘩爬满手臂。

“沙琳娜,你翅膀长硬了,以为有老子的放纵就无法无天,太久没扛椰子了是吧!”意思是欠教训。

她玩起辫子数着发丝。“爹,你听过哪个海盗是奉公守法的?难不成你要女儿金盆洗手、改邪归正?”

一时语塞,他气在心底成伤呀!

儿女不成材他生气,恨不得割开他们的脑袋塞点聪明才智进去,好歹别丢他的老脸。

可是养个心思玲珑的女儿他更火大,明明他是为人老子却老是占不了上风,每回一叫阵就落个溃不成军,怨她机智过人不肯让让长辈,中了暗招只能将苦楚往肚里吞。

痴儿、慧儿都是他的心头痛,报应呀!是他无恶不作、丧尽天良、糟蹋无数闺女的清白,所以老天在罚他。

“爹,青出于蓝更胜于蓝,收起你的气馁表情少做戏,谁看不出你在偷笑。”她的出色是父母眼中的骄傲。

沙霸天险些吐血,他明明在生气,哪来的笑意。“你到底要不要去长安?”

“要呀!”她简洁的回答让他傻眼。

“你你你……”

“爹,以后少喝些酒,老人家的身子骨不比从前,老人病不好医。”她不带同情的一眄,指他的口吃。

大夫人和兰夫人的哭声渐歇,多多少少听进他们父女俩的一、两句对话,幸好上无长者,不然倒像是死了丈夫似的哭衰准引来非议,两人手牵手被扫地出门。

说起沙霸天的女人都颇具姿色,以前的一妻七妾都是风靡八方的美人儿,个个如花似玉叫人看了直流口水,他抢得风风光光。

即使年华老去,四十来岁的正室依然风华绝尘,不输给年方三十四的兰夫人,除了她眼角的细纹多了几条。

“你哦!能不能少气我,见不得老子长命百岁呀!”气一叹,他搂着爱妾为她拭泪。

小说

page4

沙琳娜不轻不重地冷哼。“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你以为佛祖敢收你这个千年大祸害吗?!”

“老子就不信你一生顺顺利利,迟早有个男人会治你。”他像是诅咒似地道。

“爹,你在期待女儿的不幸吗?”嗟!死海盗头子。

“老子是可怜即将娶到你的东方无我,他家的香火肯定不盛。”香少烧,佛不佑。

他的幸灾乐祸引来另一个女儿的怒意。

“爹,同样是你女儿,为什么不能是我嫁进东方家?”不服气的沙家二小姐抢着要出阁。

沙霸天冷厉的一横视,“东方家是何等人家,凭你还入不了那道朱门。”

“不公平,爹偏心,我的容貌并不三妹差,而且更能持家。”她不甘心好处尽让这个杂种三妹一人独得。

东方家的财势与朝廷的交好是人尽皆知,一入东方门便是高高在上的庄主夫人,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不会老是压在三妹之下受人忽视。

“是呀!相公,柔儿都不小了,你怎能厚此薄彼的不为她打算打算。”沙秋柔的娘亲不免帮腔。

女儿得势她也沾点光,省得看人脸色过活。

“是不小了,睡遍了全岛的年轻汉子还敢出去丢老子的脸,你以为东方家的人肯接纳个烂货为主母呀!”不知耻。

“爹,留点口德,自个的女儿何必说得如此难听。”表情一沉的沙琳娜不豫地投以一瞟。

“难道老子还污蔑她不成!十三、四岁就和狗子他爹胡来被我逮过一回,然后是杨家小子……”他一口气数了十来个男子名字。“要是她肯洁身自爱,老子需要牺牲你吗?”

牺牲?!沙琳娜笑得冷然。“老头子,你当我是初出茅庐的小丫头吗?”

想不到海盗也有做善事的一天,当年沙霸天好死不死的救了东方老爷一命,因此厚着脸皮地指着两家夫人的肚皮订下婚约,强逼着人家要报恩。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正主儿早在十八年前就香消玉娟,死时不过十岁,所以在七年之后他又挟思索报,要人家履行当年约定,只是妻子人选换了,由排行算是大姐的沙婉儿顶替。

谁知一场高烧夺走了她的正常,二十岁的姑娘举止像七岁幼童,傻里傻气地活在长不大的世界里,令人叹息之余不免心疼几分。

沙霸天仅存的三名女儿以沙婉儿生得最美,但是她不擅打扮反而显得有些其貌不扬,其次是沙秋柔,再者才是当家的沙琳娜。

不过,三人若是一字排开,最能引起男人注目的莫过于浑身妖邪的混血美人,她一双冷得深不可测的紫瞳充满灵魅,让人移不开目光。

“嘿嘿!小火焰,你别把烈火烧到老子身上。”他怕极了这个高深莫测的女儿。

“烈火”是女海盗沙琳娜横行海上的封号,意思是她所到之处尽成灰烬,绝不留一点残渣喂海里的鱼虾。

“爹,三妹不想嫁你何必勉强她,我不信东方无我不卖你面子敢休了我。”不死心的沙秋柔再一次为自己的终身幸福努力。

“老子是海盗你当是玉皇大帝呀!他连皇上的赐婚都敢拒绝,老子算老几!”他还担心对方悔约呢!

但是,若是进门的是娜丫头就另当别论,他一点也不操心她会吃亏,该小心被休的是东方无我。

“他拒绝皇上赐婚?!”沙琳娜挑挑眉。有意思,很狂妄的家伙。

“娜丫头,东方无我和你有得拼,换成是柔儿,我看她大门也不用进去,直接坐回头轿跳海好了。”他不是危言耸听。

东方无我的精明深受皇上的赏识,多次想招揽为官未果,十几个公主任由他挑选亦遭拒,傲慢的程度气煞天下士人。

“爹,你少瞧不起人,你一向偏袒三妹,我不信我嫁不了东方无我。”沙秋柔赌气的扭头就走。

“柔儿……”她的娘亲也有口怨气不吐不快,“相公,你到底还要忽视我们母女俩到几时?”

泪眼一茫,她追着女儿而去,沉重的闺怨撞击每个人的心窝。

只是——海盗窝哪来的工夫伤春悲秋,三、两句话的移转已让人遗忘她们的存在,没人在乎她们母女俩幸不幸福。

风,是无情的。

第二章

倚红楼高挂的横匾两侧尽是刺目的红灯笼,轻技薄纱的青楼女子倚在门边娇媚一笑,送往迎来的嗲着软语,左手一勾、右手一拢地爷儿长爷儿短的贴上前,酥了寻芳老爷的骨头,淫心一起地卿卿我我。

莺声燕啼,浓烈的脂粉味,老鸨虚伪的欢迎声,太平盛世的繁华尽在眼前。

花枝招展的窑姐儿咯咯笑地倚靠着客人的肩膀,管他是老是少,是胖是瘦,有钱王八坐上席,落魄凤凰不如鸡,她们眼中只认钱,张三、李四都能冠上个爷字。

在这浮华的光景,突来一幕不协调的画面,一个高七尺的壮汉往大门口一站,所有人都不得进出,想由他腋下一钻都得凭本事。

喧闹的声音在瞬间静止,有个少年在壮汉背后探出头,双手一推地催促他向前走,可是他仍不为所动地屹立不摇,如同门神般的冷着眼不发一言。

直到一句女子的斥喝响起,他才移动脚步,动作僵硬地走进一堆女人环伺的倚红楼中。

“哟哟哟!敢情姑娘是走错路,错把咱们倚红楼当成酒楼饭馆了。”

老鸨扬高的尖音十分刺耳,不住打量的神色似在评估女子的姿色,看够不够挂牌帮她赚个老来本。

“放肆,你活得不耐烦,敢嘲笑我家主子。”少年表情一恶,凶狠得好像要捅老鸨一刀。

但他稚气的脸庞威恫不了人,见过大风大浪的老鸨根本不当一回事,一双不怀好意的眼直往那女子身上溜,贼兮兮地带着三分算计。

长安城里虽有不少外邦人士来往,可是她从没见过那么美得邪气的紫瞳,这女子若是肯在她倚红楼待下,日进斗金不成问题,百花之魁当之无愧。

“小兄弟火气真大,要不要叫个姑娘来退退火,保证你快活似神仙。”她暧昧地掩着唇笑,招手唤来两名女子。

少年脸皮薄地退到壮汉跟前。“走开,少来烦我,小爷我不是来找女人。”

“哟!来我倚红楼不找女人,莫非是陪同那位姑娘来卖……哎哟!你竟敢打老娘!”她的话招来少年的一耳光。“打你算是便宜你,要是敢再出言侮辱我家主子,小爷先割了你的烂舌根。”不知死活的老女人。

“你……你太目无王法了,我姚金花的地盘岂容你撒野。”老鸨一吆喝,十几名打手由内室奔出。

一看对方庞大的阵仗,少年二话不说的躲在壮汉身后叫阵,他也怕死。

“有胆你给我站出来,别躲在客人后面,老娘要你知道什么叫天高地厚。”碍于大块头的阻挡,老鸨不好命令手下出手。

“天有多高没量过,地再厚也没人挖空过,有本事你放马过来,我家丑叔一拳揍得你金花变水花,烂泥一拍。”他就是要仗势欺人。

海盗嘛!谁跟你讲王法,先打了再说。

老鸨恍然大悟的指着这一行三人,“原来你们是一伙的,准备来闹场是不是?”

“谁管你一屋子的男嫖女娼,我家主子是来找人的。”要是看不顺眼,砸了也无妨。

“找人找到妓院来,你家主人是叫男人抛弃了不成?或是来找相公?”一位目光淫邪的常客不怕死的调戏道。

“王丑,教训。”

“是。”

女子一声令下,壮汉身形极快的一移,咋喀的骨碎声令众人心惊的一退,一群打手全目瞪口呆的吞吞口水,想着自己的手臂有多脆弱,不堪一折。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page

“啊!我的手——”

惨叫声传至二楼,雅房贵客的兴致顿然中断。

“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