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烈火之女 > 第1章 一个沙琳娜抵得过十七个不长进的儿子

第1章 一个沙琳娜抵得过十七个不长进的儿子

《烈火之女》

一二小说www.12xs.com,最有站,提供经典的文学名著、武侠小说、言情小说、人文社科类书籍在线阅读,所有TXT电子书手机免费下载阅读,我们提供给您的小说不求最多,但求最经典最完整

page1

楔子

烈火般的旗帜迎风招扬,全面漆红的船身艳如冷血,长年浸在海水中渐成暗红,仿佛阴沉的幽魂紧紧跟随着,片刻不分离。

主桅上方的了望台坐着一名瘦小的少年,看来不过十三、四岁左右,稚气的脸庞不见天真无邪,一双精明锐利的眼,直直地盯着海平面的那一端。

船头雕着赤裸女身,仅在腰部以下以两柄弯刀交叉遮掩,表情冷傲地充满掠夺神色。

迎风号,海上人家的死亡帖,商人的心头刺。

突地,一艘华丽商船进入少年眼中,他兴奋地朝底下一喊。

“目标出现了,目标出现了,左舷方向,快看呀!在左舷……”

一阵欢呼声唤出一位肌肤呈闪亮小麦色的绝丽女子,红抹鲸筋的头绳横在额前,绳上鹅卵状的月光石坠泛着血色,一身血红色的纺绸绛衣令人眼前一亮,裸露的臂膀有个烈火似的刺青。

绢绫短裙下的绮丽长腿引人遐思,露出脚趾的红色软鞋系上长带,缠绕着她的小腿服帖着及至膝下一寸。

她是美丽的,像来自大海的宝藏,仿佛一颗掩不住光华的南海珍珠。

但是,她也是一朵有毒的致命海葵。

“全速前进,追上去!”

***

匡啷!

大唐天子面前一碗冰镇莲子汤应声而倒,伺候的白发太监诚惶诚恐的吆喝一干大小太监、宫女清理,脸色和自己的发一般白。

皇帝李隆基甫登基十年,沿海地区频传海盗肆虐,以东瀛海盗为主。

但,其中一支来历不明的船队据说是由汉人组成,其诡异剽悍下手不留情,专抢豪商富绅、达官贵人,连皇亲国戚都不放过。

这回甚至连外邦使臣来进贡的大船也难逃劫数,在外海数百里处遭逢一艘赤红船只洗劫,财物尽失,一群贡女侍卫全数沦为俘虏,只余破烂残船及衣不蔽体的使臣数人,随波被渔民救起。

因此,颜面挂不住的李隆基天威大怒,召集众臣,斥喝一番仍消不了气,在臣下退去后拿消暑冰汤出气。

“朕在气头上你没瞧见吗?那一口碧螺春你还喝得下去。”一声冷哼由他鼻下喷出。

冷峻轻慢的紫衣男子端着白玉瓷杯细闻着香气,丝毫不把当朝天子的怒气看在眼里,面无表情的挑剔茶水不够纯,比不上甘肃冷泉。

“东方卿家,你眼中还有朕的存在吗?”真想拿他治罪。

“皇上,无我乃一介草民,‘卿家’一词草民怕是承受不起。”他可不想捞个官困死自己。

“你的确是无我呀!朕和你说话都当成马耳东风,朕怀疑世上有谁能入得你的眼。”根本是狂妄过了头。

东方无我剑眉一斜,“皇上召草民入宫一叙,为的不就是品尝此季春茶,草民不敢有违圣意。”

“你……”恼怒的李隆基用力一瞪,“就算帮朕一个忙,利用你的商船扫扫南方海面。”

“皇上后宫佳丽三千,难道还舍不得进贡的美女吗?”他说得平淡,却一针见血的说中李隆基的心事。

“一群黄毛绿眼的女人朕……朕要来何用,还不是打赏有功将士。”李隆基心虚的语气闪烁。

“皇上何必在草民面前掩饰真意,自古帝王多风流,草民不敢嘲笑星上的多情。”茶冷了,真是可惜。

“东方无我——”李隆基的怒吼传出太极宫,他简直不知该拿这个无比狂妄的男子如何是好。

几名太监急忙来报。

“启禀圣上,东方家管事说三艘商船在海上遇劫,请东方庄主立即回庄。”

“什么?!”

东方无我闻言激动得一把捏碎瓷杯起身,一旁的李隆基大笑不已,这下他非插手不可。

于是——性烈如火的女海盗沙琳娜传奇由此展开。

第一章

清风岛人称清风迎月,明月常年伴着潮来潮往,平静的海面只见浪花一波波,银光点点,像是满天星子坠落海中,蔚成一片星海。

天上人间已连成一色,分不清是天上的星辰还是人间灯火,一点一点地闪耀着光芒。

仔细一瞧,近海的珊瑚礁旁有数条白影晃动,优游自在地在海中潜浮着,低低地发出尖锐的声波,像是和同伴玩耍得十分愉快,溅拍起一朵朵白色浪花。

再拉近看个分明,那是几条顽皮的小海豚不睡觉,趁着母亲不注意时溜进危险的地带,不知天高地厚地随意翻滚嬉闹。

其实,它们是仗着有个靠山在,根本无惧潜伏的威胁,只因这是女海盗沙琳娜的地盘。

“呼!多棒的暗潮,一道道的漩涡简直是一大享受。”几乎要将人吞没。

黑色头颅由海面最湍急的波涛中窜出,水草般的黑发猛地一甩,扬起的小水珠像一粒粒的发光珍珠,随着海浪轻轻荡漾。

咯咯的笑声伴随着海豚的叫声,小白影在她四周拍着双鳍倒着直游,十分快乐地迎接潮流的冲击,不在乎是否会受伤,因为这是它们游戏的方式。

月光照射下,一张美丽的脸孔正面向黑幕,灿烂的笑容使月儿黯然失色,羞愧地躲在厚云之后,不时探头窥探底下半裸的人儿。

妖魅的深紫色眼瞳闪着不容轻忽的笑意,倔强的挺鼻上滑落数滴海水,其较“般大唐女子深的肤色像甜腻的红糖,微微散发令人垂涎的诱惑。

不丰腴不代表她缺乏女子的娇媚,反倒是结实修长身躯有着大漠儿女的健美,每一寸肌肤都洋溢着青春气息,如同初升的朝阳炫目耀眼,连黑夜也夺不走她的光彩,是大海中最明亮的星子。

同时,她亦代表着危险和掠夺,因为她是女海盗沙琳娜,近三年来海上最聪慧、狡猾的鲨鲸,专门抢夺过往的船只来满足她好战的天性。

琳娜是她外祖母的名字,被父亲强掳为妾的母亲是波斯帝国的贵族之女,当初是在订婚的船上遭遇中国海盗,她惊人的美貌立即令海盗王沙霸天倾倒,二话不说的带回清风岛娇宠。

她的紫眸便是承袭母系,时而神秘时而深沉,似妖似邪地蛊惑众多男子。

沙霸天原本就有一妻七妾,但是自拥有了这个美丽的异国小妾之后,其他妻妾便备受冷落,他的专宠导致四名妾室耐不了寂寞而偷汉子,被他一刀砍了,一名小妾郁郁而终,另一名小妾自求下堂,再嫁他的左右手王丑。

剩余的一妻一妾原本是官家的千金小姐,在出游时被他掳了来,失了清白身子只好跟着他,即使不受宠也认命,自古的三从四德早在她们骨子里生了根。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还能有什么怨言。

他原本有十七个儿子和七个女儿,不过大概是缺德事做多了受到报应,有十名儿子及四名女儿在七、八岁就无故早夭,三个儿子在弱冠那年随同他出海时,因武功不济而丧命。

四子三女仅有一个女儿能继承他大业,其余几人不是过于软弱,就是个大无脑不长智,傻呼呼地叫人看了生气,甚至还有个其貌不扬的弱智女儿。

尽管如此,沙霸天依然意气风发,生平最骄傲的一件事便是掳了琳娜她娘,生下个人人羡慕的聪颖女儿,让他得以快意的安享晚年,不怕道上兄弟说他后继无人。

一个沙琳娜抵得过十七个不长进的儿子,她的气势威吓四方海域,比起当年的他有过之而无不及,让那些东瀛海盗个个闻风丧胆,没人敢向“烈火之女”挑战。

“小海、小浪、小潮,你们再泼我水就别怪我不客气,我好久没吃生鱼片了。”

眼一睇,她抹去脸上的水花,恶狠狠的一拍最靠近她的一条小海豚,口出威胁地要它们安份些。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page2

由于出生在环海的岛上,水性极佳的她媲美海中蛟龙,能在海底潜游数个时辰而不溺毙,双目在水中宛如在陆地上一般视物,不受水流的影响。

因此,岛上的人都称她是海神的女儿,甘心的服膺她的命令。

这个清风岛是海盗们的根据地,他们永久的家。

同时也是大唐百姓深恶痛绝的海盗窝,欲除之而后快的罪恶之岛,其险峻的海象叫人叹为观止,所以至今无人敢率众来犯。

除非是住在岛上的居民,经常进出暗礁遍海域的老海盗,才敢放胆地穿梭其中。

在岛的一侧停放了十艘海盗船,平时鲜少有集体出动的机会,以吃水轻、速度快的迎风号为主要攻击船,它是第一艘沙琳娜亲自抢来的商船,经改造后成为她个人专属的战船。

其实,她已是清风岛新一任的岛主,海盗王沙霸天已不管事,全权交由她处理,自个儿乐得轻松带着爱妾稚子过着无事一身轻的奢靡生活。

“小坏蛋,你说不听是不是?不给你一点教训是不知道我的厉害。”

倏地一潜,与海融成一体的曼妙身影快速握住最调皮的海豚尾鳍,示威似的将它往下拉扯,直到让它几近无法呼吸才一同浮出水面。

海豚不像大部份海中生物一样能一直赖在海底悠哉,它们必须浮出海面呼吸,不然会缺氧而死。

“小姐、小姐,你在哪里?快应我一声。”

秀气的人影在岸边大喊,海水浸湿了襦裙犹不自知,两手圈起放在嘴侧朝着大海扯开嗓门,一声高过一声地呼唤着,似乎十分急切。

海浪声几乎掩住她的声音,游玩的海豚们先一步停下动作聆听,这才引起海中倩影的注意。

身一翻,顺着潮流绕过珊瑚礁,她蹑足上了岸让沙粒吸收了足音,神不知鬼不觉地往着急的人儿肩上一推,吓得她脚一软的跌进海里,弄得一身湿。

“是谁向天借了狗胆……咕噜……敢推我……”她吐出一口海水回头一视,“小……小姐?!”

“夜舂,你胆子挺大的,嫌舌头长吗?”越来越放肆的丫头。

脸色一白的夜舂连忙捣住嘴,口齿不清的道:“小……小姐,不……好了,小……不见了……兰夫人……哭得好……凄惨……”

“把你的手拿开说明白,谁不见了?我娘又在哭哪一桩鸡毛蒜而皮的‘大’事?”没胆的家伙。

不是她冷血无情不关心自个娘亲,除了那一双紫色瞳眸,她没有一点像个性端庄、软心软肠的娘,她娘就算是一只麻雀由树上掉下来也会哭上老半天。

女人是水做的,这句话可由她多愁善感的娘亲身上得证,因此她不得不佩服向来缺心少肺的爹,居然有耐心哄细皮嫩肉的娇弱爱妾,要是她早一头撞死算了。

所以她根本不担心出了什么大事,她娘通常枯死了一株牡丹便是不得了,雨下多一点肯定是天翻地覆,连踩死一只乌龟都能联想到大海啸来袭,抽抽噎噎的躲在她爹怀里发抖。

不过,千万别当兰夫人是弱者,她可是最擅长女人的武器,装娇羞、装温柔、装柔弱的功夫一流,名副其实的表里不一,不然哪能勾住好色贪欢的沙霸天独宠她一人。

说穿了,她是人前贤淑婉约,人后风骚妖媚,尤其在床上更是个荡妇,榨得丈夫没力气去取悦其他女人,只好成为她一个人的。

“放歌小少爷和婉儿大小姐不见了,我们找遍全岛就是找不到他们两人的踪影。”

放歌和婉儿?!“附近的洞穴找过了没?还有岛上的树洞。”

“呃,他们能走那么远吗?”一个是弱智,一个今年才七岁,脚程都不快。

眉毛一挑,沙琳娜还是不在意地径自将湿发编成辫子,“你在耍着我玩吗?”

“夜……夜舂不敢,是老岛主要奴婢来请小姐回去一趟。”她心一慑地呐呐道。

小姐虽然美得令人惊艳,但是全岛的人没有一个人不怕她,因为她美得邪气,仿佛一出手就能挖出人的心肝肺,丝毫不费力。

“回去?”她清冷的一笑披上薄衣。“嫌我的事不够多是吧!芝麻绿豆的倒灶事也要我排解。”

“不是的,大小姐和小少爷真的失踪了,他们找了一整天。”夜舂慌张地摇摇手,表示事态严重。

“一整天……”表情一凝,轻忽的态度转而慎重,深思的颦起蛾眉。

她的不肖手足之中就属他们两人最禁不起饿,一到用膳时辰一定跑第一,不管身在何处绝不错过每一餐,准时得如同潮汐一样不迟到。

现在两人消失了一整天是一种不寻常的状况,对于没有行为能力而言的他们无疑是自寻死路。

看似平静的清风岛其实隐藏着不少天然陷阱,一不小心很容易陷入危险而难以逃出生天,只要是生长于岛上的人都知道哪里可以闯,哪里行不得。

可是并非人人都有危机意识,反观这对姐弟是天生蠢才,吩咐再三还是记不牢,非要有人在一旁看着才行。

“小果子呢?我不是要他顾好大小姐?”失责者,废一手。

“这个……呃,他也不见了,大概是弄丢了小姐、少爷,不敢露面。”希望是仅仅如此,否则……

打了个冷颤,夜舂连想也不敢想小果子的下场,小姐的惩罚一向严厉,绝不容许人说情。

“命人去找出小果子,清风岛的地给我一寸寸的翻,我不相信翻不出那只龟儿子。”沙琳娜忍住差点冲口而出的脏话。

出口成脏是海盗的习性,只是她的娘亲出身名门,一心要培植她有优雅的举止,因此她尽量在岛上控制烈火般的性子不要狠,以免她娘来个泪淹清风岛。

所幸娘亲不懂中国的四书五经,能说汉语已属难得,自然免了她一重苦难。

“小姐,我们已经找了五、六个时辰,恐怕他们……已经不在岛上。”夜舂迟疑的咽咽口水。

紫眸冷冷地锁住她,“别在我面前故弄玄虚,耍弄我的人通常活不久。”

“奴婢哪来天大的胆,是老岛主的推测,所以赶紧命奴婢来请小姐回去商议。”头一低,她盯着自己的鞋面抖着音道。

“是吗?”她总觉得有一丝怪异。

“奴婢不敢欺瞒小姐,兰夫人和大夫人在花厅里哭得死去活来,老岛主直犯头疼,抽不出身来找小姐回去。”当人婢女实在是件苦差事。

想当年她年方六岁,为了一时好奇跟着打算到南洋一带做生意的父亲上船,谁知半途遭东瀛海盗拦截,一船的老老少少死伤殆尽,无一幸免,她亦受了重伤。

奄奄一息之际,有艘大船靠近,一位八、九岁大的红衣女孩跳上船审视损害情形,顺手拎了她跳回大船,从此她由小姐的身份沦为婢女。

数年后她才辗转得知母亲已改嫁给二叔,身故的爹因背负了一大堆债务,名下的产业全被债主们瓜分,再嫁的娘随着二叔移居他处,即使她有意回家也无处可归,且处境可能比乞丐还惨。

服侍小姐并不是件辛苦的工作,她要做的事不多,而且小姐每回出海一趟总会赏她点首饰、银钿什么的,几年存了下来也是一笔可观的数目,足够一家子享用大半辈子。

实际上说来,清风岛才是她的家,就算岛上的居民一半以上是海盗,但是他们和一般庄稼汉无异,没出海时还会在自个儿的土地耕种、养鸭,就像一般村落的生活方式。

顶多他们长得较凶恶些,人家聊的是田里收成,而他们磨刀拭剑,比画着谁身上的疤痕最多,砍杀的良民善贾不计其数。

www.t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