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久违了!爱人 > 第7章 嫣然一笑的唐莲华轻吻了他一下

第7章 嫣然一笑的唐莲华轻吻了他一下

探究为何她只对他一人任性,习惯性地对他使坏、吆喝。

啧,多暖昧的话,要是他无耻一点她准完了。「马不见了,你要走路回家吗?」

「你背我。」很累,她了解是残存的毒液在削弱她的体力。

安得烈瞧瞧乌沉沉的云层,不乐观的说:「雨可能会大到寸步难行,我们先找个地方避避雨,等雨势小一点再说。」

第五章

「树屋?!」

有没有搞错,避雨避到树上,他不怕天打雷劈,一道恶光划下无逃生之路吗?

雨势如山洪爆发急洒而下,登高一避是可预防积水时的危险,但是也等同把退路切断,等水涨到三尺高时只好用飞的。

这个没大脑的家伙到底在想什么?那么高的树要怎么上去,难道他和她一样有魔法,能施法让老树弯腰送她上去?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page13

豆大的雨点打在身子,像是一粒粒拇指般大小的石头,虽然她没有痛的感觉,但是以身体为屏障护著她的他肯定不好受。

瞧他一脸冷肃的表情像是痛得没知觉,她不喜欢他现在的神情,感觉好陌生、好疏远,不是她记忆中那个成天胡闹的大男孩。

在他怀中她感觉到他是个男人了,有一双强壮的臂膀和温暖的胸膛,以前她是不是对他太苛求了,老是以自己的想法去左右别人。

「你最好别挑剔,我已经尽可能找最便利舒适的避难所。」再罗唆就叫她自已走回去。

瞟了安德烈一眼,唐莲华尽量往他身上缩好躲雨。「太高了,我上不去。」

「没人指望你会善心大发,蹂躏我是你快乐的泉源。」他早有认命的准备,掮夫舍他其谁。

「说得真酸,不然你放我自生自灭好了,我绝不怨你生性残忍,冷血没人性。」一个人的生活她过惯了。

「只是做鬼也不放过我,批了阎王令拘捕我下地狱做你的奴隶。」他太了解她了。

安德烈拉拉树干旁的小吊杆,一道摺叠式木梯由树屋下方落了下来,可直接通往树屋的正中央。

眉头一挑,她微颤的一笑,「有福同享,有难你自己担,我是看得起你。」

「谢了。抓牢我别掉了,我绝不会爬两次把你捡回来。」安德烈嘴上说著狠话,手臂倒是紧紧环抱著她。

口是心非不仅仅是女人的专利,它也适用在某些嘴硬心软的男人身上,尤其是对她狠不下心的时候。

他已经不奢望她有良心,只求雨势快快变小,两人困在一起太久铁定会自相残杀,他有大好的前程及宏伟理想尚未实现,不想因杀了她而进了布雷肯监狱。

一所专关变态及疯子的监狱。

「但是你会尝试第三次、第四次,然後懊恼自己不是男人。」他不敢丢下她,她有把握。

如同他所言,人的外表会变但本性不变,也许他会因为当了商人而市侩庸俗,不过对於她这责任他是放不下心,毕竟他年长於她是事实,根深柢固的习惯很难抹灭。

其实,他的为人并不坏,只是不幸遇到她人生的别扭期,所以不像一般人有个「正常」的童年,一不小心就成了她的出气筒。

他是个不幸的小男孩。

如果他失手不抱稳绝不是他的错,而是上帝的恩泽。「你闭嘴,早晚我会让你见识什么叫男人。」

「要当场解剖吗?我对人体构造是不太了解。」唐莲华不是不了解他话中的含意,只不过故意蔑视的一嘲。

平时在商场应对的流利口才,一遇上她全部失灵,到目前为止唯一不买他的帐还敢对他颐指气使的,除了她普天之下找不到第二个。

或许是小时候的印象太深刻,每回两人之间有摩擦,受惩罚的人永远是他,不管他是不是有错,反正在大人眼中男孩子就该让女孩子,何况他又是「哥哥」。

久而久之皮磨厚了,他在父母的强迫灌输之下,自然而然不与她计较,以至於变成後来的「百依百顺」。

因为明哲保身的缘故吧!他真怕了她的阴险,明明他所做的事并非有心,但一由她的口转述,一定会变成罪大恶极,套上存心、故意的诋语。

心中一喟,安德烈顺利爬上树屋,将她轻放在毛毯上,他弯著身关上四面窗户,潮湿的木板被雨淋湿一角,他顺手擦乾净。

一声惊呼忽起。

「你偷了我的洋娃娃。」唐莲华指控,放弃无谓的伪装。

他没好气的一拍她额头,「看清楚点,这是你命令我盖的树屋。」

当时的她立志朝巫婆之路迈进,坚持要一间林间小屋,而且指定了这棵看起来很老的大树表示有灵性。

结果不假他人手花了一个暑假建好的树屋居然没他的份,她以一句他磁场和树屋不合为由拒绝他进入,并在小门上挂上一张牌子,上面写著:

擅入者必遭巫婆诅咒。

不过因年代久远,那张牌子不知被风吹到哪边去了,偶尔他还会上来瞧瞧,凭吊逝去的无知岁月。

这会儿主人回来倒忘了自己的「家」,看在她刚摔了马又遭蛇吻馀毒尚存的份上,暂时原谅她的神智不清、一时糊涂。

「我的树屋?!」好像……有点变了。

「别再诬赖我偷你的东西,你总是不问原由地擅自定人罪,害我黑锅背个不停。」安德烈赶紧澄清,以免旧事重演。

唐莲华望望小如鸽笼的空间,不由得感到好笑,「我记得它很大。」

「曾经。小女孩总会长大的。」看了一眼曲线尽露的她,他喉咙一乾的咽咽口水。

「安德烈,你偷进来几回?」她发冷的拉紧毛毯,头开始昏昏沉沉。

「树屋是我盖的,我为什么不能进来……怎么了?你嘴唇好白。」他一急,身一直头撞到横板。

「我……我好冷。」她发出有点撒娇的声音,气力很虚。

「穿了一身湿衣服当然很冷,你快脱……呃,把衣服换下来。」他一顿,迟疑地说完全句。

「你准备了衣服要给我换?」唐莲华不自觉地向他偎去,寻找一丝温暖。

这是生存本能。

「我当然……」没有。安德烈苦笑地脱掉上衣环著她的肩膀。「你在毛毯里把湿衣服丢出来,我保证不偷看。」

「君子?」

「一向都是你欺压我,几时我对你扯过谎。」根本瞒不过她,所以他才叫她小女巫。

她点了点头,可是……「我的手没力气,我好像快晕了。」

「别……你千万别晕,外面雨那么大,你一晕很麻烦的。」他著急的摸摸她额头一探温度。

有点烫。

「你很怕我死掉是不是?」唐莲华轻笑的偎紧他。

「不要诅咒自己,你会长命百岁为害倒楣的我。」安德烈很凶的一喝,不许她胡说八道。

「安德烈,你有没有恨过我?」身子很冷,心很暖,好久没有人拥抱她了。

父母死了,卡鲁姆也走了,她不知道自己该往哪里去,无根的浮萍不需要家,随著流水东飘西荡,永远没有休息的一刻。

「你还是把衣服脱下来,我看你快烧过头了。」安德烈规避问题不做回答。

她的个性是令人讨厌,但说真的,他心里对她没有一丝恨意,反而涌起惆怅的失落感,不时怀念有她在的时光。

匆匆地,就在他快遗忘她的时候,她又不知从世界的哪个角落窜出来,给他一个几乎破胆的惊吓。

任性是她的特色,所以他熟悉得不敢忘记,轻轻一提醒便唤回原来的记忆,那场恶梦果然是预警,一醒来便面对她。

可惜他来不及逃开,像一头过度自信的笨狼自投罗网,将自己送往猎人的枪口。

她骂得一点都没错,他的确是个笨蛋,而且笨到不知悔改,明知她是一株毒蓟还不知防备,傻呼呼地用手去摘,这会儿成了她现成保镖。

「你帮我脱,我想睡觉。」昏昏沉沉的脑袋有点重,她没法施展魔法自救。

「我帮你脱……」安德烈瞠大眼快被她气死。「你疯了呀!我是男人呐!」

「难道你说的君子是骗我的?」她似笑非笑地斜睨著他。

「我……」真是自打嘴巴。

嫣然一笑的唐莲华轻吻了他一下。「我相信你,你会让我失望吗?」

「你……你真是巫婆。」他先是一怔,继而抓起她狠狠一吻。

她绝对是撒旦派来迷惑男人的魔女,每一个举动、每一记眼神都含著诱惑,叫人不由自主的顺从她,跟随她媚世身影步下地狱。

由气忿到无奈的安德烈屈服在她柔软的唇瓣下,他发现自己沉沦了,特别讨厌也有可能是特别喜欢的同义词,不然他怎会一再地往莱特家跑去。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page14

「巫婆的魅力够引诱你犯罪吗?」她笑得虚弱地轻咳数声。

逞强的女人。他拍拍她的背。「我早犯罪了,在你眼中有谁不是罪人,事後你可别翻脸说我占你便宜。」

但书要说在前,以免她反过来赏他一拳。

「还是你对我最好,万一我爱上你怎么办?」唐莲华低声的呢喃著。

心跳一快,他微露憨笑的搂搂她。「爱上我有什么不好,没人比我更了解你的坏。」

是呀,如果他们相爱了,又会是怎样的光景?

「这倒也是。」她忽地冷得打颤,「你到底要不要帮我脱掉衣服?我真的很冷。」

安德烈挣扎的碰碰她的手,果然很冰,「你不要後悔,我是应你的要求。」

「婆婆妈妈的装什么处男,你没脱过女人的衣服吗?」唐莲华冷得受不了,猛地朝他开火。

再拖下去她不成冰棍都不行。

「没脱过你的。」她是他这一生中最在意的人,在她面前他会变得不像自己。

正常的男人都有性需求,他当然也不例外。

不过活了二十八个年头,自从十七岁那年开了荤之後,他真的没脱过一件女人的衣服,她们一律主动的脱光衣服等他临幸,不著寸缕。

所以说要他动手,真有些实行上的困难,一个不小心碰触到她的重要部位,只怕十次都不够他死,人埋了呼吸还在,半死不活。

「如果我因你的假清高而冻死,你知道到什么地方来负荆请罪。」他没那么纯情。

地狱。

脑海中浮起这两个字,安德烈暗笑自己的「矜持」,她是怎样的人他还不清楚吗?何必为了一丝顾忌犹豫不决,她的命比较重要。

心神一定,他就著微光拉下毛毯,慢慢地解著她的衬衫衣扣,一件一件卸下……

他在心里告诉自己不能有遐思,绝对要维护身为男性的尊严,她的身体和平常的女人一样没什么特别,虽然圆润些、滑嫩些,活似刚出炉的乳酪令人垂涎。

但是——

唉!受控制的是大脑,不受控制的是生理反应,美色当前怎么可能不冲动,除非他不是男人。

「安德烈,你的手在发抖。」他打算要脱到几时,不晓得她的体温越来越低吗?

「我也冷嘛!」其实他浑身滚烫得很,为指下肤触兴奋不已。

「冷就脱快一点,抱在一起就不冷了。」唐莲华忍不住要埋怨他的拖拖拉拉。

抱在一起……光想到那画面,气血偾张的安德烈不由得加快速度,解开她最後一件蔽体物——

※※※

「咦!你有刺青?!」居然刺在大腿内侧,相当贴近女性私密处。

不由分说的妒意酸了他的心,很不是味道的盯著那朵造型独特的小花,旁边还有类似三头蛇的怪图样,盘绕入她的私人花坞。

太可耻了,替她刺青的家伙一定不怀好意,存心要占她便宜,什么地方不好刺偏挑这个惹火位置,分明心有恶鬼想一亲芳泽。

若是让他撞上那心怀不轨的混蛋,他铁定要狠狠的揍上一顿,怎么舍得在美丽的肌肤留下印记。

她有一双修长的美腿……

「啊!你干么踢我,你不是说你没有力气了?」该死,她又骗他了。

木板真硬。

唐莲华冷笑的补上一脚,「我都快冷死了你还摸什么摸,准备改行摸骨算命吗?」

这头没廉耻心的猪。

「别又来了,我是担心你有骨折顺便检查一下。」他心虚的不敢看她。

树屋本来就不大,专为小孩子体型而建造,突然间塞进两个不算矮的大人当然拥挤,她的一踹害他撞上树屋木板墙,头再硬也会发疼。

「你认为我该不该相信你的话呢?」拉上毛毯裹住身体,她不齿的一睨。

「早说你是冷血无情的女人,过了河一定拆桥。」安德烈缩了缩身子,这下他可没希望抱在一起。

「如果某人的手规矩一点我会善待他,可惜知人知面不知心。」身子暖了,头却有股晕眩感。

应该不是毒血的缘故,红白锦斑蛇毒性不强,顶多令人昏迷不致死,何况她排出了大半毒血,照理来说不该这么虚弱。

莫非淋了雨寒气入身,头晕脑胀的使不出气力。

这话说得安德烈火大。「什么叫知人知面不知心,摸一下会少块肉吗?」

多少女人求他摸一下他还得考虑半天呢!空有脸蛋没有身材他才不屑碰。

「是不会少块肉,只不过你的品格受人质疑罢了。」君子不欺暗室。

「品格一斤值多少?你开个价我去买来淹死你。」他左手银,右手金,不怕她开天价。

扶著头轻按的唐莲华眉心一皱,「小声点,我头很痛。」

「不会又要骗我做奴才了吧?」虽然嘴上这么说,他还是挪挪脚朝她靠近。

「安德烈,我发烧了。」她能感觉得到。

他摸摸她的额头,的确比刚才烫了一点。「你等等,我上回放了一盒阿斯匹灵在这里。」

「你把药带来我的树屋?」她有些不快的捧著头瞪视他。

「是我的树屋……好,好,你别动怒,一人让一步,我们的树屋。」呀!找到了,还没过期。

「勉强接受,等我烧退了还是我的树屋。」她才不与人分享。

安德烈叹了一口气拆开包装。「没见过有谁生病还像你这么霸道的,把药吞了。」

「水呢?」没水她吞不下去。

「将就一点和口水一起吞下,很容易的。」他示范的做了个吞药动作。

「我没有口水。」唐莲华任性的发著蛮脾气。

黑瞳一笑,他凑上前一比自己的嘴巴,「我哺两口口水给你如何?」

「如果你想到外面淋雨的话,我会非常乐意成全。」她微微打著寒颤,感觉一阵冷热交错。

他忽然一言不发的打开一扇窗将头探出去,看得她於心不忍。

「呃,我是开玩笑的,你别当真……」咦,他要干什么?先吃药预防感冒吗?

不过她立刻知道他的用意了,口含雨水喂她吃药,强用暴力使她屈服,硬将一颗药片送入她喉咙顺水吞服,顺便……吻了她。

「我好冷,毛毯分我。」他不让她拒绝地拉开毛毯一角钻了进去,顺势连人一并接收。

「你……」他几时变大胆了,敢迳自做主。

「嘘!别说话,保持体力,雨大概要下很久,咱们来聊天吧!」他自相矛盾的说著。

偎著他的感觉很舒服,她也就不排斥的靠拢。「我想睡觉。」

「失温的情况下最好不要睡。你们离开伦敦以後去了哪里?」他极想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