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久违了!爱人 > 第1章 先前有过几次差点尿裤子的经验

第1章 先前有过几次差点尿裤子的经验

《久违了!爱人》

一二小说www.12xs.com,最有站,提供经典的文学名著、武侠小说、言情小说、人文社科类书籍在线阅读,所有TXT电子书手机免费下载阅读,我们提供给您的小说不求最多,但求最经典最完整

page1

记忆——职校篇

「ic不惜我?好,很好,我不借了。」

很潇洒的一转头,出落得清秀的女孩非常有志气,身一转不理会捧著电子零件出借的同学,不管对方如何的低声下气。

很骄傲,很任性,也很爱记恨,从此心中老记挂著此事,让原本不错的同窗情谊失了颜色,不再有往日的不分彼此,互相取笑。

工科的女生十分少,少到五根手指伸出去刚刚好,一班五十几片绿叶衬托著五朵红花,可是一个个都是呆头鹅,不懂得怜香惜玉,让人不由得羡慕起化工科的女生,人数虽多,却拥有一班爱花惜花的绿叶亲卫队做牛做马。

人家像公主不用劳动一根手指头,嘴角一勾百媚横生,自有「懂事」的小李子一旁听候差遣。

视线再拉向电子科……唉!真是人比人,气死人,连女工都不如,除了能优先选择位子外,其他和男生无异,根本享受不到女王的待遇,一切都「男女平等」。

学校大门就见两排椰子树,昔日是羽球名校,如今县内好手已被大城市学校挖尽,风光已不如往常,校内那几棵龙眼树不知还在不在?

最令人忿恨的一件事,是图书馆的成立。

求学三年,在国乐社旁的图书室不超过二十坪,小小的图书室只开放下课十分钟时供学生借阅书籍,一放学立即上锁,嘉惠不到爱看书的学生们,只好望著美美的莲花池兴叹,顺便听听悠扬的扬琴和笛声,以及切切的琵琶声。

但是,在疯狂祟日的疯子校长调离後,新任的校长大刀阔斧的兴建新礼堂,盖食品科大楼,甚至把後花园铲平建了三层楼高的图书馆。

饮恨呀!一直到毕业多年後,才有幸目睹学校的改变,可是时不予我,高耸的建筑已非校友的乐园,假日要进出还得走後门,深锁的正门禁止通行。

有一回碰上新的教官,顿时有笑问客从何处来的愕然感,若是昔日的教官定可聊上一会,毕竟常进出教官室。

可别误会哦!

不是被罚才进教官室,而是延续国小、国中的好人缘,在校的风头还算满健的,上过几次台,领过几次奖,记了几个功而已。

十二年来的教育只领遇一次全勤奖,只不过做了一件彻底叛逆,却至今後悔的蠢事,阿秋仔在人生最後一次毕业典礼上缺席了,证书和奖状是由同学代领的。

够无聊吧!为了不想一直扮演好学生形象,临了摆了自己一道,看似反骨却可笑。

许多许多年之後,学历不高的阿秋仔走入小说界,疯狂爱看书的秋仔终於找到宣泄的管道,正式的沉沦为疯子一族,而不会遭人非议,藉著一枝枝的笔写出不切实际的爱情故事。

因为得不到,因为不相信,所以就当爱情已死,只能靠一字字将假想中的美好画面转述成文字,送给尚未对爱情绝望的你们。

因此,嘿嘿嘿……

恭喜发财,红包拿来。

心意不重要,$第一,别寄红包袋来,我只收现金,当然支票和礼券也不会客气,寄两百万的发票来更好,但一定要保证会中,不然衰神上身输个三千、五千可不是秋仔的诅咒,而是做人不实在的报应。

好了,要过年了,可怜秋得去发红包了,好口怜哦!

新年寄封好运来,

秋尽冬来还一春。

横批:一门富贵。

楔子

迷咒岛。

一座虚幻缥缈的浮岛存在地球表面数千年,它不在既定的航标内,亦无法以人类的肉眼窥视,世界上最精细的仪器也难以扫描它的踪影。

它是无所不在的,岛上长年青绿,远古绝迹的珍禽异兽、奇花怪树遍布全岛,以一定的数量互有牵制地共生著,一片祥和。

原本应该是如此。

但是迷咒山起了变化,神圣的卡鲁神流出鲜红色的眼泪,似在预警大灾难即将来临,鸟兽鼓噪不安。

卡鲁族人最早期为台湾的原住民族群,是一支极为神秘,人数不过百的小部落,鲜少为人所知,在史册上没有记载。

百年前突生的一场浩劫带走大半族民,仅剩的二、三十名族民在卡鲁神的旨意下进行大迁移,族长依卡鲁姆,亦即是巫师的指定路线来到迷咒岛。

不久後,迷咒岛脱离中国海领域四处飘浮,岛的四周弥漫著层层白雾,远看像海平线那端的一朵巨大白云,看不出是一座绿色岛屿。

有一年行经大不列颠岛国附近,旅长的女儿与一名英国海军上尉相识、相爱,最後在族人的反对下留在英国,从此成为英国妇。

「卡鲁姆,我们真的要离开吗?」一位年约十二岁的小女孩噙著不舍的泪。

满头白发,脸皱得几乎看不见眼睛的老妪睿智一说:「我们会再回来的。」

「真的?」她不愿离开她的迷咒山,这里是她生命的根源。

「真的。」

「我们要去哪里?」小女孩抚摸肩上全身长满毛的宠物。

「一个很遥远的国家。」眯起的小眼似在怀想曾有个如她一般紫瞳的女孩。

族人称之魔魅之眼,不祥。

「很遥远……」在她的认知中,最远的地方是岛的另一端。

幻魔森林。

「他们称之英国的地方。」她的小女孩呀!残酷的使命正等著你。

「我们去那里做什么?」英国很大吗?像迷咒岛?

老妪幽幽的一叹。「去找你姑姑。」

「我有姑姑?」怎么没人告诉她。

「你族长爷爷有个女儿,本来要继承我的位置当卡鲁姆,可惜……」爱情战胜神的旨思,所以它降下灾难。

「我们什么时候才会回来?」她会想念迷咒岛。

「很快,很快的。」她哀伤地望著小女孩。

活了百来岁,她见过太多的死亡,心都累了,真想祈求卡鲁神让她早日解脱,她不愿再眼睁睁的看著她一手抚养长大的小女孩,成为名利的牺牲者。

二十三年後她将会带著「我们」回来,只是小女孩还是小女孩,她拚死相护的女儿。

未来,真的是一条艰辛的路,就到小女孩的小女孩为止吧!我伟大的卡鲁神。

「她」,一个魔法师的女儿,同时具备魔法师的能力与巫师的预知力。

两人走後不久,迷咒岛一分为二,一是卡鲁族人栖身的迷咒山,一是恶魔师修行的幻魔森林,两两对立的直到二十一世纪的到来。

虽然土地仍紧紧相连,但一边是青翠茵地,一边却是暗无天日的幽黑世界,白日与黑夜的强烈对比,那团白雾依然环绕著,阻隔好奇的目光。

第一章

「起……定。」

一位紫发紫眸的小女孩在自家院子玩著非常诡异的游戏,她试图让大卫石雕浮在半空中超过三分钟,她几乎要成功了。

就在她兴奋地打算欢呼之际,突然有股冲力将她撞倒,专注的念力因分神而失去持续,砰然的重物落地声如同地呜,足下的草坪动了一下。

愕然的一视滚到眼前的大卫石雕,一股怒火不由自主的升起,燃烧的紫眸瞪向错愕的少年。

他当时第一个感觉是糟了,随即俐落地跳起来,像一个闯了祸的小男孩准备逃避处罚,虽然他正确的年龄是十二岁半,刚好是个小男孩。

他担心的不是大卫石雕的损坏,莱特叔叔和雪儿阿姨的人很好,不会因一块死石头怪罪於他。

可怕的是一板一眼的小女孩,她像个小女巫没有人性,不管你是不是她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一旦打断她的「游戏」便是不可饶恕的事。

先前有过几次差点尿裤子的经验,他知道不溜的结果一定很惨,所以他一秒也不能逗留,她的能力越来越强了。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page2

「你逃走试试。」清亮的童稚女声十分忿怒。

无云,未起风,一根树枝横扫而过,将奔跑的小男孩扫回小女孩脚前。

「贝姬·莱特,你想害我残废呀?」可恶,他的屁股肯定裂成两半。

有点狼狈的小男孩乾脆盘腿坐在草坪上,任凭她发完脾气,也许他还能安然无恙地逃过一劫。她一向都不太正常。

一般女生不会玩这么古怪的「游戏」,虽然他住的城堡一样古怪得没人相信。

「是你先打断我的课程,你怎么老是那么讨厌?」三番两次都是他来坏事。

讨厌、讨厌,真讨厌,她最讨厌他了。而且她的眼神也这么告诉他。

什么课程嘛!又不是上几何学。「你不能怪我,我是来捡球。」

「捡球捡到忘了带眼睛出门吗?我建议你去配一副老花眼镜。」贝姬·莱特老气横秋的说道。

「喂!我才十二岁耶,黛安奶奶都不戴老花眼镜。」等他很老很老,到了威廉爷爷的年纪再说。

「十二岁零六个月又七天,比我老两年零七天。」对她而言己经很老了。

「你真的很爱计较……啊!疯子贝姬,你快放我下去。」还好他没有惧高症。

不过踩空的感觉很可怕,摔下去铁定鼻青脸肿,他下星期有个演讲比赛,他要帅帅的上场拿第一,可不想被个坏女巫搞砸了。

他可是全校最受欢迎的男生啊!一定要保持最佳的仪容,用他迷死人的脸蛋去好好风骚一番。

「你叫我疯子……」漂亮的小手指朝小男孩划了个向下弯的半圆弧,他立刻头下脚上的成了倒栽葱姿态。

「好嘛、好嘛!可爱的小贝姬,拜托你先慢慢地放我下去。」不用慢慢两字她一定会让他玩自由落体游戏,直接落地。

她的个性一向不怎么友善,怪得离谱。

「你言不由衷,分明在想我是难相处的坏女生。」贝姬难讨好地让他在上头一直转圈圈。

哇!头好晕,她未免太爱计较了,他什么也没说。「天地良心,谁不晓得你是我们这一区最有气质的女生。」

「是最做作吧!安德鲁说我的紫色眼睛像妖瞳。」她听到了。

「要命。」难怪那天他只吃一块苹果派就拉了半天。「是他说的与我无关,我喜欢你的眼睛。」

「骗人。」她不相信的一瞪。

「真的啦!你的眼睛像院子里的郁金香,你知道我最爱郁金香了。」其实是她家种的花都开得很美,所以他来偷……借摘啦!

贝姬手指划圈地使用念力要将他托高。「原来我家的花老是不见,是贼开了门进来呀!」

「啊,小贝姬,就看在我帮你偷渡兔子血的份上别再让我往上升了,我快吐了。」天呀!至少有两层楼高。

「嗯!这个……」她考虑了一下。「等等,你在上面多久了?」

好像超过她预定的三分钟。

「我哪清楚,你要我看看表再回答你吗?」可恶的臭女生。

明明比他小还一副爱教训人的样子,老搞不清楚谁比较大,真是有点爱做作。

「我听到你在骂我,讨厌鬼安德烈……」贝姬作势要让他飘得更高。

「噢!不,你不可以……」

一道救赎的柔美女音骤然响起,同时也是他苦难「结束」的一刻。

「住手,莲花,你在干什么!」

砰地!一个物体落了下来……

「该死,那个女巫怎么阴魂不散,十来年了还来骚扰……」

抓抓一头乱发,年约二十七、八岁的清朗男子由睡梦中惊醒,咒骂声不断,拍打著榉木地板翻过身,四肢瘫平的望著他最得意的艺术品。

小学三年级时美术课的杰作断头骑士,曾得到最恐怖奖,不过在多年之後,他多事地黏上一个头,如今叫怪头娃娃,正广泛在世界各地贩售。

人家说有两种人的荷包最好掏光,一是女人、一是小孩,所以有生意头脑的他向来从这两方面下手,努力开发女性商品和小孩市场。

举凡香水、化妆品、服饰、珠宝之类的公司一间一间地向外扩展,玩具、电玩市场同样不放过,甚至有周边产品上市。

渐渐的子公司汇集成一个大企业,而他也成人们口中成功的企业家,一流的红顶商人,事业广及欧美大陆,正准备吞了亚洲这块大饼。

可是,他生命中的阴影老是甩不掉,早已遗忘的记忆怎么又在梦中出现。

记得那年是他最悲惨的一年,由几乎两层半楼高的高空笔直掉下,左脚骨折右手脱臼,上台演讲又滑了一跤成了脑震荡,连过马路车子都不小心往他身上辗过。

一切的恶运就由那狠狠一摔开始,後半年起他就是医院的常客,三天两头的进出都可获得贵宾卡了,医生、护士见到他的第一句问候语是——

你还没出院呀!

「主人,你要不要紧?我没有动哦!不是我把你摔下床的。」床头柜发出紧张的声明。

「闭嘴,你嫌我不够难看吗?」干么提醒他这副丑态。

穿衣镜抬高两脚地俯视他。「地上比较舒服吗?下回我也来睡睡看。」

「不想穿上条纹衣就给我滚远点,别让我看到自己的脸。」蠢毙了。

「什么意思?」它翻翻身上的杆子旋了一圈,像是在瞧瞧镜身。

安德烈·霍华用脚一踢,穿衣镜当场发出小小的裂音。「知道了吧!很漂亮的条纹。」

「你……你打破我的美丽身体……呜!我要告诉管家去。」它扭身像个小孩告状去。

「无聊。」

笨家具,活了七、八十年还搞不清谁才是主人,管家有他大吗?

真要向老雷恩投诉,顶多换一面新镜身过过瘾,难道还要他如同小时候一样,一一向被他「破坏」过的家具道歉不成,他不再是随便让人一把拎起的小毛头。

想到此,安德烈脑海中不由得浮起一张还算漂亮的小脸,那独特的紫眸在英国社会鲜少见到,固执而倔强,为守护她自己认为的真理,不停向人证明她是对的。

所以他是最倒楣的一个,往往是她见证真理的牺牲者,三个年纪差不多的兄弟只有他有荣幸受点召,不知是不是他长了一副惹人嫌的样子,才会每次都是他。

想想真有点不可思议,当时的他怎么老和她扯在一起,并非刻意才有交集。

大概两人的父母是知交好友常来往,而他们又恰好编在同一学区、同所学校,所以大她两岁却只高她一届的他,就必须负起照顾她的责任,因此形成一道「食物链」。

就是吃定他。

「三少爷,雷恩能问你一句话吗?」一颗头颅居高临下的俯望。

「穿衣镜是我踢裂的,你用不著费事的多消耗口水。」不符合经济效率。

躲在管家身後他就看不到吗?会说话,会走路,有自己意识却没大脑的笨家具。

「不,地板凉快吗?我看三少爷好像舍不得冰冰凉凉的感觉。」也许他该把床移走,好让三少爷睡得舒服。

很好笑的笑话,「别为他说一句话,否则明天去旧物摊探望他。」

「我没有这个意思,三少爷已经大得不需要包尿片。」可是一样幼稚。

「雷恩,我真痛恨你,你真该去当个冷面笑匠娱乐大众。」安德烈咬牙的抱头呻吟。

尽管他是城堡主人之一,但是将大半生全贡献给他们的管家却是这个家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