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伪善小圣女 > 第1章 他的问话再次换来两声无力的低叹

第1章 他的问话再次换来两声无力的低叹

《伪善小圣女》

一二小说www.12xs.com,最有站,提供经典的文学名著、武侠小说、言情小说、人文社科类书籍在线阅读,所有TXT电子书手机免费下载阅读,我们提供给您的小说不求最多,但求最经典最完整

page1

糗事一二篇

说是糗事,不如说是美女秋的弱点吧!

话说当年年纪小(年代已久,不复考查,就以当年来论。),美女秋号称真大胆,不怕天不怕地,抡起甘蔗打扁一条手臂粗的眼镜蛇。

呜!当时人家想好补哦!有蛇汤、蛇肉好补身,正打算用甘蔗把蛇勾回家请老爹剥皮下锅,谁知无情火一烧……呃,是某位不要脸的长辈一见打蛇英雌甘蔗上的肥硕大蛇,居然假好心的说蛇有毒,由他处理就好。

於是乎,眼睁睁的看著大餐消失在眼前,那条蛇真的很粗很肥,够饱好几家的口,後来得知,那一位长辈不要脸的程度令人发指,他把蛇拿去卖给蛇肉店。

但这不是重点。

真正的重头戏来了,吃狗肉。

由於小时候住在非常乡下的地方,因此野狗甚多,常常有狗肉吃,久而久之就成了狗的天敌。

(听说吃狗肉会被狗追,好像是真的。)

不知从何开始,美女秋变得相当畏狗,不管大狗小狗可爱狗,只要会朝美女秋吠的拘一律是坏狗狗,美女秋自然避而远之。

太可怕了,巴掌大一点的小狗竟然肺活量惊人,吓得美女秋心惊胆战,美美的萝卜腿是高举不下,脸色发白。政府该立案把会叫的小坏犬施以拔舌大刑,看小畜生还敢不敢耀武扬威。

老师,不是我不尊师重道不去看你,而是你家的狗真的太凶了,人家不敢去啦!

林×次老师,你家的狗没那麽长命吧!应该寿终正寝了,祝它早登极乐,学生我是非常敬重你。

「什麽林×次老师,你当是××报的社会头版呀!怕狗就说一声……」

啪!一只黑色苍蝇正黏在苍蝇拍上挣扎,念在近日「乖巧」的份上,又在魔王本人的哀求下,暂饶小魔命一回。(毕竟小魔有限,美女秋的耗损率又太高。)

怕狗犯法吗?美女秋是不屑和小畜生计较。

前些日子才好笑呢!美女秋带双胞胎去卫生所打预防针,可是那一针打在小婴儿大腿上真是可怕……

好吧!美女秋招认怕打针怕得要命,明明手里抱著婴儿却死抓著他大腿,怕针不小心扎到美女秋,扭头不敢看。

直到护士小姐好笑的提醒美女秋针已打完,要美女秋别抓紧小孩子的大腿。

这还不是最糗的一件事,三秒钟後美女秋看到一张张宣传成人打预防针的纸顺口一问,护士小姐就问美女秋要不要顺便打一针?

开……开什麽玩笑!美女秋当然跑给她追,死也不肯挨上一针,又没有生病干麽打针。

但,护士小姐开口了——

「你跑什麽跑,小孩子在流血啦!我是要帮他擦一擦。」

当场,所有人都笑了。

而美女秋也笑了,是讪笑。

写到此,大家该知道美女秋的两大怕了吧!

怕狗、怕打针。

这本《伪善小圣女》终於要出了,从去年压到今年,龙门的续曲终有见天日的一天,那些老是催个不停的「毒」者朋友们,美女秋总算给你们「胶带」了。

好了,不写了,我要接小侄女下课了。

楔子

龙门。

一个传统古老的神秘组织,无人知晓它的力量有多庞大,是否蕴藏来自异世界的诡魅力量。

龙门宛若一个地下帝国,密如蚁穴般向全世界延伸,掌控全球经济、政治的脉动,一个小小的戏弄足以毁掉人口千万的小国。

黑白两道皆畏惧龙门的声望,马首是瞻地奉龙门为圣门,不敢轻易触怒龙门之徒众。

龙门历代门主大多是拥有龙王血统的高贵龙女,鲜少有男子担任。

门主座下有四大堂主,分别是——

青龙,本名龙信,青龙堂堂主。年三十七岁,是龙家仆从後裔,因忠心护主、才能卓越而获其位,为人刚毅、正直,凡事认真不妥协。

白虎,本名白少虎,白虎堂堂主。年三十二岁,是前任门主的嫡传弟子之一,为人狡猾多诈,善以嘻皮笑脸的假相,蒙蔽世人的眼。

朱雀,本名朱心雀,朱雀堂堂主。年二十七岁,龙门弟子之一,美艳、冷漠是她的保护色,其心性十分简单,一流的用枪好手。

玄武,本名沈敬之,玄武堂堂主。年二十八岁,龙门弟子之一,个性孤僻、自闭,不爱与人往来,对门主所下的命令绝对服从,只对龙门体系中的同伴友善。

门主之下有两位副门主,除了误陷时间河流滞留唐朝的龙三小姐,并带走四大坛主烟、霞、云、雾,另一位副门主麾下也有四大护法。

他们四人自幼便拥有某种特殊能力,经由前任门主以自身能力启发,使其尚在萌芽阶段学会控制,继而达到极限。

风,风向天,年三十岁,前任门主嫡传弟子之一,个性佣懒中带精厉,看似无伤的笑容或掩藏杀机,叫人防不胜防,死於无形之中。

雨,方羽,年二十九岁,龙门中一流的杀手,平日像个爱玩的大孩子,有点痞子个性,但下起手来六亲不认,唯独惧怕他顶头那两位正副门主姊妹。

雷,雷刚,年三十一岁,前任门主之义子,为人刚正不阿,做事明快俐落,有点寡情薄意,门中人都称他酷哥,是个私生活严谨的冷峻护法。

电,龙翼,年三十岁,龙门门主之远房表亲,遇事冷静、沉稳,一个拥有高科技智慧的军师型人才,只关心门内事,有人曾怒称他是只吃人不吐骨头的笑面虎。

龙门是女子当家,因此门内规矩甚严,女尊男卑,门内弟子对女子向来不轻薄,亦不狎耍玩弄後弃之。

龙门徒众数十万名,至今仍未有过风流轶事或花心的负心汉出现,重情重义的汉子比比皆是。

只是,风云要变色了。

八位堂主、护法至今仍未婚,身边亦未出现足以成为相伴终生的伴侣,引起不少的「怨声」。

是劫?是难?

龙王在云层中捻眉一笑。

第一章

龙门美国总堂口

照往例,每年一次的清算大会……呃,是年终总报告,总会有两条肉色的蛆趴在桌面,不伦不类的慵懒模样令人气结。

如此景况,四大堂主、四大护法没一人敢出声指责,习惯性的纵容这两位年不高、德不勤的女人。

只因她们的身份不多不少,恰好高他们一阶,外界人恐惧又不知其人的门主龙青妮及副门主龙宝妮。

天使三妹龙贝妮正在唐朝和她亲爱的冷面庄主,恩恩爱爱地过著如胶似漆的神仙生活,除了有时会有些「现代人」骚扰,大致上来说,算是快活。

「唉!」

一声哀怨声打断白虎的例行报告,他无奈地瞧瞧发出声音的门主。

「唉!」

又是一声轻叹,风、雨、雷、电一肚子埋怨地斜睨他们的顶头上司。

「唉!」

这两部同步曲,令所有人都想叹息。

他们已经为龙门鞠躬尽瘁,日夜拚命不眠不休,她们还有什麽不满足?

自从亚洲地区少了烟、霞、云、雾四名主力战将,肩上重担压得人几乎要喘不过气来,差点要举白布条游行抗议,以平心中之怨气。

只是龙门八位堂主和护法若走上街头,丢脸的绝对是自己,因为谁斗得过满脑子阴主意的公主殿下,也就是老拿令牌当鸡毛用的可恨门主龙青妮。

「唉!」

这一次,他们真的火大了,推派一人出来送死……发问。

「请问两位要『抓龙』吗?座上所有人都乐於为两位效劳。」白虎笑得很闷。

他的问话再次换来两声无力的低叹。

这……两朵乌云飞向他的眉尖,一片黑顶盖眼。

「你们到底有完没?想老公,等开完会再回床上打滚几回,我们会将耳朵塞棉花,当作没听到叫床声。」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page2

龙青妮懒懒地将下颚抬高二十五度角,这只笑面虎越来越大胆了,管起主子的房中事,日子太清闲了。

「唉!看了这麽些年,除了朱雀的秀色可餐,老是你们几张丑不拉几的嘴脸在眼前晃来晃去,看得我胃口不张。」

「是呀!大姊,我都快反胃了,咱们的龙门快没落了吗?怎麽尽出些臭男人,都没有漂亮美眉。」

提不起劲的龙宝妮眼光扫了扫七尊性别男的「障碍物」,心情硬是好不了。

以前有四座美女冰山在,就算不能解渴,至少可以消暑,美化视野,而他们……

唉!不提也罢,免得伤心。

「真是辛苦两位,未来的数十年还得忍受我们的『丑容』。」不知死的方羽不是滋味的说。

龙青妮眼波生烟。「用不著数十年,一人赏一颗沉睡果,我和宝儿就不用忍受了。」

沉睡果说来奇妙,人陷入睡眠中,大脑仍执行著命令,依然可以幻形行动,只是身体宛如死人。

既是幻形,当然不用吃喝和与人实体接触包括做爱。

「门主是何等尊贵之体,方护法口拙心笨,望门主海涵。」风向天立即扬起十万烛光的笑容奉承。

「卑鄙风,你的舌头没打结呀!这麽文诌诌的恶心话也说得出口。」龙宝妮对自己的手下是恨怨交加。

恨他们的出卖,怨其无法管束,太丢她的脸。

「主子英明,小的不敢轻捻火舌。」他忍著笑,语带暗示她的无故发火。

「不敢?!」她趴在桌上吊高视线。「我好像看见你在我头顶上放火。」

「你睡太多了,所以眼睛花了。」可耻哦!这算哪门子的主儿。

「大姊,你家缺不缺挑粪的,我忍痛割爱。」不睡觉要她当仙呀!

龙门的势力是日益壮大,新进的弟子素质良莠不齐,连想好好提拔个人才来顶烟、霞、云、雾的缺,居然个个推辞,自呼能力不足。

干麽,伴君如伴虎呀!不过就她们两姊妹,瞧他们吓得手心发汗,脚底寒气结霜,溜得可快著。

要是贝儿在,她们就不需如此操劳了。

哀怨呀哀怨。

「唉!高科技使人失去谋生技能,我少个抠脚趾缝的女佣,叫他先去变个性吧!」

龙宝妮嗤笑道:「拜托,大姊,一百八十多公分的女佣很占空间,你应该要叫他先截肢,起码看起来顺眼。」

「嗯!说得倒有道理。」龙青妮诡魅地一笑,「向天哥哥,你打算找哪位医师动刀,手术费我出一半。」

风向天是搬石头砸脚,无端地饶舌两句,换来两位女魔头夹杀。

真要他截肢,不如早日投胎去,也许下辈下会好运些,碰不上她们两个坏心的女人。

「女人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动物……呃,珍宝,你们忍心牺牲我取悦她们的机会,要人类半数以上的女人心碎而亡?」他故作风流潇洒地掠掠前额。

「恶!我要吐了。雷刚,找个纸袋给他戴上,我不想浪费胃里的食物。」这人是她的手下吗?龙宝妮怀疑。

直率的雷刚倒是真的马上弄了一只纸袋来,作势要套在风向天头上,因为他也受不了好友的自大癖。

青龙、玄武在一旁露齿微笑,朱雀帮忙著遮住风向天的「不要脸」,以免人家以为龙门专出「大面神」。

唯独龙翼一人置身其外,精神有点不济地闭上眼假寐,这种混乱的场面见怪不怪,哪回不吵得像群胡闹的孩子。

先察觉他的反常现象,龙青妮用脚丫子戳戳身侧的妹子,小声地问:「你家的电昨夜抓耗子呀!需不需要我送座核能电厂给他充充电,以滋补阴阳之气。」

龙宝妮尚未回答,耳尖的龙翼率先睁开眼,以挽救日後的灾难。

他不怕自己直属主子,就担心被龙青妮设计。

「大小姐爱说笑,如果你肯收回亚洲地区监管权,大家都会很快乐。」

这话说入深人心坎中,纷纷不由自主地点点头,他们的确累翻了。

「噢!好像都很赞同嘛!大家。」笑得无害的美丽容貌令人心生警惕。

众人连忙摇头,表示听错了。

一群孬种。「我看咱们的远房表哥八成又作春梦了。」龙宝妮不怀好意地点起得意小火焰。

「又?!」嗯!有意思。「说来听听。」

「别听二小姐瞎说,她是唯恐天下不乱。」龙翼抢著开口,明摆著此地无银三百两。

乱?!这是她的个性嘛!「亲爱的翼表哥,做人不要太小气,小妹好奇得紧,宝儿——」

这次龙宝妮故意忽视龙翼「恳求」的目光,非把他的底刨得一乾二净,看他以後尊不尊敬她。

「大姊,你还记得姊夫尚未认识你以前常作的怪梦吧!」怪得千里姻缘一线牵。

「嗯!」不会吧!又一个……

「他呀!真好笑,和人家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却不知佳人仙乡何处,是何姓名。」

龙翼微哂地瞪著她,怪她多嘴,这种荒唐事不值得大肆渲染。

好玩。龙青妮兴味十足地撑起下巴。「你是说在梦中追小女生呀!」

「大小姐——」龙翼头疼地抚额呻吟。「那只是一场荒诞不经的梦。」

「啐!连作二十年?大姊,你该问问他看见人家的裸体会不会……兴奋?」龙宝妮恶劣地直往他胯下瞄。

「是呀、是呀!翼表哥,你是男人吧!」越来越有趣了,他冲动时是否有……不当举动。

好期待,下回在他房里装部二十四小时监控的小机器,最好能直接扫瞄他脑内影像,这样才是完美的做法。

看在好几代前的同宗血缘关系上,说不定可以找出梦中佳人来配种……

呃!思想真邪恶,应该是愿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属,眷……眷属?!

蓦然龙青妮有了个新游戏在脑中浮现,她有八个没人要……哎!嘴真笨,老是贬低他们,是八个人品出众、傲冠群伦的杰出手下,怎麽至今没个人闹闹小情小爱呢!

好奇怪,难道他们是悟得真理,视人间情爱如粪土?

不成不成,身为一个好门主,应要以手下的福利为第一要务,哪能委屈他们夜夜抱著孤枕独泣,那太不人道了。

「喂!别笑得那麽诡异,希望你别闲到玩我们打发日子。」白虎心有忌惮地全身僵直。

「我有笑吗?」她问著龙宝妮。

狼与狈本住同穴,当然同流合污。

「大姊,有些人未老先衰出现幻象,你要原谅,这都是不得已的。」龙宝妮一脸鄙夷。

胆敢犯上?岂非视门规为无物。

「小白呀!记得去找个眼科大夫瞧瞧,我可不需要一头瞎眼虎护驾,生命堪虞唷!」龙青妮接著道。

小、小白……白虎额上出现三条黑色条纹。「公主殿下厚爱,叫我好、生、感、动!」

小白?当他是变种的狗呀!白虎磨著牙,吐出两句不甘的怨讽词。

「感动个屁啦!人家大姊是在『关心』电电翼的连年好梦,你少在一旁虎啸大吼。」天气不好,火气大。

电电翼?!龙翼突不出来地横视火焰主子。

「白虎,虽然你是我的手下,但是惹毛了火爆宝儿,我也只能帮亲不帮理,你保重哦!」龙青妮一副为难的亲善姿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