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呛声小修女 > 第1章 陈秀娟没好气地又拍了她一下

第1章 陈秀娟没好气地又拍了她一下

《呛声小修女》

一二小说www.12xs.com,最有站,提供经典的文学名著、武侠小说、言情小说、人文社科类书籍在线阅读,所有TXT电子书手机免费下载阅读,我们提供给您的小说不求最多,但求最经典最完整

page1

楔子

神爱世人,甚至将牠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訑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

约翰福音三章十六节

唯有基督在我们还做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神的爱就在此向我们显明了。

罗马书五章八节

因为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

罗马书三章廿三节

凡接待他的,就是信他名的人,他就赐他们权柄,做神的儿女。

“我愿向神承认我是一个罪人,相信主耶稣基督为我的罪死在十字架上并且复活得称为义,现在我愿意接受并承认她做我个人的救主。”

手拿十字架的金发老妇面容慈祥,黑色的修女服衬得她圣洁无此,彷佛在上帝的慈光下得以洗净人间痛苦,还诸全然的平静。

可是光透过彩绘的天窗照在她脸上,一抹淡淡的苦恼使她看来像……尘俗中

人。

在她面前背跪着一位四十岁出头的美丽女子,看似虔诚地祈祷,右手覆上左手低首抵着前额向全能的主恳求,一小撮没塞好的红发露了出来。

通常红头发的女人脾气都不太好,而这位美得叫人叹息的修女听说有点不寻常,至少她不似一般修女循规蹈矩,脾气则是尚可。

尚可的意思是在她想叹气的这一刻尚未发作。

“伊兰修女,我死后一定上不了天堂。”一想到此,艾莲娜就觉得自已有愧于上帝开释之恩泽。

金发的伊兰轻喟地在胸前画了个十字。“院长,妳想太多了。”

神是慈悲的,十字架前人人平等。

“不,我没脸上天堂盥天父同往,我的心充满罪恶。”好静的修道院,静到她羞愧不已。

“主会宽恕妳的,这不是妳的错。”是主的旨意,非关人之过。

“伊兰修女,妳不觉得太静了吗?”静到她想发火,活活掐死墙角悠哉的壁虎。

十六岁入修道院成为神的侍从,艾莲娜一心想侍奉主并遵奉主的指示来到这个蕞尔小岛布道,如今都有十来年时光,她自认为自己已付出全部心力灌溉这块贫瘠的土地上。

但是,为何她的美美修道院老是乏人问津?愿意奉献己身的年轻姊妹是少之又少,十年来修女们只减不增,由原先的十七名到现今的六名,再这样下去怎么得了?

神爱世人,世人也应该爱神,自动地来亲近神,信上帝得永生。

倏地,她站起身大吼一声,吓得伊兰差点掉了手中的十字架,口里直呼

oh!mygod!

“院……院长,妳没事吧?”不会又发作了吧?!

艾莲娜朝她微微一笑,“咱们该培育适合的修女来宣扬主的恩德。”

她确实做了。

在半月内,美美修道院增添了三名年轻但不虔诚的见习修女,分别命名为玛丽亚、玛丽安、玛丽莎。

而她们从未适应过新名字,她们是爱唱歌的左芋芋,为环游世界而拚命赚钱存旅费的朱黛妮,还有书虫向虹儿,三个不像修女的修女。

三人给人的感觉只有两个字——诡异。

第一章

美妙悦耳的歌声是如此动人,是上帝赋予她黄莺般的歌喉,令闻者不由得心旷神怡,每每沉醉在甜柔嗓音中会心一笑。

爱唱歌是新时代辣妹左芊芊的“恶瘤”,打一出生就哼个没完,大人们却当她是在牙牙学语惊奇不已,误以为天才来降世。

直到打她开口唱第一首“望春风”以后,大家才知道她有歌唱天赋,媲美玛丽亚凯莉。

如果能未卜先知的话,也许她会考虑少让自已招摇,当个真正的“玛丽亚”。

今天是她二十五岁生日,同时是第n个被开除日,只因她在工作中不忘哼个两句,唱一首“爱不对人”,结果遭新娘和新郎的亲友团给轰了出去。

人家新人正热呼呼地卿卿我我,而她这个甫上任不到两个月的婚礼布实小妹惨痛下台,只因唯一的兄长不想陪她一同去要饭。

家族企业也需要良才,至于不成气候的庸妹就放牛吃草,谁叫他们是婚丧喜庆皆包的“小”公司,容不下这尊“大”菩萨,而她哪边凉快哪边待,美妙的歌声听久了可是一种魔音穿脑,寻常人绝对受不了。

尤其是左右邻居,终年不得安宁的困扰导致脑神经衰弱,几乎无一幸免的得了偏头痛,每隔个两、三天一定会在医院挂号处碰头,扶着额头相视苦笑。

久而久之,可爱又善体病人意的翘胡子医师干脆集体开药,要他们每逢初一十五派个人来领取,不用相偕来挂号浪费他问诊时间,但是医药费照付。

于是乎,热心公益的里长一个月得抽出两天时间开着他那台破喜美,装箱装袋的带回大伙的止痛药,挨家挨户像发选举名单一样去送,一趟下来,所剩不多的白发又掉了十根。

其实,他才五十岁不到,只是住家离噪声源太近,这房子又是他辛苦大半辈子的积蓄所购且尚未付清贷款,只好继续住在有﹁人间仙境﹂之称的小社区,想搬家只能等下辈子,反正耳膜早让左家丫头磨厚了,不重听都难。

头上的三千烦恼丝寥寥无几,大热天光着头挺凉爽的,省了不少洗发精和冲洗时间,哗啦哗啦开个水龙头就一乾二净,毛巾一抹光洁如新。

左芊芊的歌声是街坊邻居一致竖起大拇指说赞,什么王大牌、郑天后都难望其项背,只能帮她剪脚指甲而已。

但…………

还有个但书,人再怎么爱吃某一道菜也不能天天吃,三餐外加点心不知节制,美食吃多了也会变成馊食,因此天籁之音成了要命的鬼哭神号。

而她至今仍死性不改,只要嘴巴一得空就猛拉嗓子练歌喉,原本屋檐下有一窝叽叽喳喳的麻雀也受不了她的吵而搬家,留下一只空巢悼念她的功夫高深。

天怒人怨倒不至于,多多少少的牢骚在所难免,不过她向来是左耳进右耳出,唱到两眼一闭为止睡觉去。

好在她没有梦呓的习惯,不然真会被邻居乱棒打死,罪名是扰人安眠。

“爱人,妳是在叨位,无留着批信,无留半个字,啊——爱人,无见妳的面,亲像风在透……”

多激昂的“树枝孤鸟”,人家伍佰唱来是心酸苦涩,但是经由她口中唱出,硬是多了份柔软,像是从幽怨的空谷传来的千年相思的清音,沉淀人的灵魂。

只是在听了三小时的同样一首歌之后,一个大巴掌不轻不重的赏向她脑后。

“妳有没有完,唱片跳针也用不着老磨着,口不渴呀!”幸好婚礼结束了,否则她会被分尸。

乱唱什么歌嘛,难怪老公要辞了她,尽触新人的霉头,以后谁还敢要他们承办婚礼。

“疼呀!大嫂,妳要谋杀妳可爱又迷人的小姑是不是?”揉揉后脑,左芊芊不甘的俏唇微吸着。

陈秀娟没好气地又拍了她一下。“妳没长眼呀?人家在办喜事又不是离婚,瞧妳唱的是什么歌,想害我们没生意接啊?”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唱个歌也犯法吗?”她一脸无辜的问。

“小姐,麻烦妳唱歌也要看看场合,法学院的文凭是拿假的呀!”她真想哭。

明明是法律系的高材生,并且以第一名捧回毕业证书的才女,为何她走的不是律师本业,反而一年换二十四个头家?

“同学,我站第一妳站第二,咱们可是同台从校长手中拿到文凭,妳说能作假吗?”左芊芊又轻哼起绿岛小夜曲。

脸色为之铁青的陈秀娟好想掐死她,手臂一路扯着她往僻静的角落一避。

遇人不淑是她一生最大的报应,想她当年还是法律系一枝秀外慧中的系花,谁知却栽在这个不学无术的女人手中,从此翻不了身。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page2

做人本来就不应该贪心,偏偏她迷恋上“歌癌”患者的英俊大哥,不顾羞耻地攀附她原本以为善良的小姑,从人家温柔婉约的未婚妻手中抢来殷实的丈夫。

结果害得那未婚妻跳楼自杀未果又割腕兼喝喷效,扬言要抗争到底,不死不休。

她仗着有个态言善道的小姑当靠山,施展媚术把老公迷得晕头转向,肚子小凸的诌媚公公婆婆,以子为贵地占据左家长媳的位子,管他谁要死要活的,胜者为王……呃,是胜者为妻。

可是她付出的代价是,一肚子苦水无处吐。

先是毕业日也是左家长孙诞生日,她是抱着阵痛的肚皮上台领那张薄薄的纸,下一秒钟羊水破了,当着所有人的面在台上生下不怎么贴心的大儿子,因为他最黏的是没人性的小姑姑。

坐月子期间婆婆是照二餐给她进补,一锅油得叫人反胃的麻油鸡拜托四年同窗兼好友帮忙消化,她居然回了句:活该,谁叫妳爱生。

什么叫她爱生?要不是为了抢她的亲亲老公,她何必背负壤女人、第三者的名声去弄臭法律系高材生的荣誉,搞得没一家律师事务所敢聘请她,只好和老公一同经营他那间全台北市最有名的婚纱公司。

十月怀胎可是一件辛苦的事,老公虽然长得俊却太老实,要不是她另外开发出包办婚丧喜庆的赚钱路数,怎么养得起老是失业的小姑!同行的竞争和歹时机不比打官司好a,随随便便抬抬价就有一笔黑心钱入袋。

而她,左芊芊,亲爱老公的宝贝妹妹,一再被各大律师事务所拒绝的原因只有一个——

爱唱歌。

简直是莫名其妙,爱唱歌可不触犯中华民国的法律,但是在法庭上不经意哼出一句:明天我要嫁给你!一对怒目相向、准备离婚的夫妇可不痛快,专业的形象不仅毁于一旦,连带有蔑视法庭和法律之嫌,当场律师变被告,取消律师资格。

所谓法理不外乎人情,犯一次罪情有可原,判决的法官好歹是两人法律系的恩师,通融通融还是有机会。

叫人咬牙饮恨的是她不知悔改,同样的事一而再的上演,恼得向来疼爱学生的法官大人法槌一敲,判定她公然藐视公权力,三年内不得再担任律师,平白少了一条好赚的“钱途”。

所以,报应呀!

贪一时男色揽上了摆脱不掉的包袱,幸好老公宠她、疼她,不然她早晚被这位爱唱歌的小姑气到吐血。

“大嫂,妳该不会改变性向想和我来段禁忌之爱吧!”表情怕怕的左芊芊用两根手指小心持开她的手。

“左芊芊,妳可不可以一天不唱歌?”她才怕被恶小姑传染上怪病呢!哼!还防她。

“不可以。”一说完她又哼起gigi的“胆小鬼”,口气十分理直气壮。

“妳……小姐,拜托妳安份地找个工作好吗?让自己大哥开除是件丢脸的事。”

朽木呀!朽木。

左芊芊皮皮的扬起左眉,“陈阿娟同学,我以为是妳教唆大哥开除我的。”

“是我又怎么样?妳敢怪我试试。”她一副恶嫂嫂嘴脸地叉起腰。

陈秀娟从来不怕外人说她是坏女人,她只是比别人多一颗“敢”胆,认定是对的事绝不后悔,不在乎他人的流言蜚语,因此她抢到了一位好老公。

倒霉的是附加品——不进取的乐观小姑。

“我哪敢,妳现在是当家主母耶!我那可怜的大哥是十足十的妻奴,对妳可是言听计从,我再不长进也要看风向。”北风狂就南边避。

哼着曲子,左芊芊是赖皮一族,两年前薄命的父母因空难去世,航空公司、人寿保险、意外险加一大堆零零碎碎的奇怪险,办完两老轰轰烈烈的后事,竟然还有七、八千万好分。

大哥疼她,大嫂嘛!怕她饿死,(陈阿娟同学绝对不会承认她是同情心泛滥,怜她这个无父无母又没人爱的小孤女。)因此存了五千万在她户头以防她失业得当乞丐。

每个月光是利息就够她一人饱到生肥滋肉、不工作一样衣食无缺,闲来唱唱歌不只是消遣,她是在造福大众,有幸听她高歌一曲是三生修来的福气,大嫂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标准的音乐白痴。

一个锅子一个盖,想当初她无缘的前任大嫂是多么贤淑温婉,可是在临上礼堂的前一刻被挺着三个月肚子的现任大嫂给拐走老公。

娶妻娶贤,大哥却娶了只母老虎,甘心做牛做马的伺候t大第一恶女,身为妹子和小姑实在不好说什么,人家甘愿就好,吃闲饭的人还是少开口,谁叫大哥爱惨一身阴险的蜘蛛女呢!丝一吐缠一生。

女人坏得够彻底才能得到好老公,现在不流行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二十一世纪是坏女人的出头天,不过要坏得有格调,像她大嫂。

明明是自个送上门请大哥吃了她,一完事就翻脸要人家负责,害得憨实的大哥沦为二十世纪最后一条壤虫,到处向人赔不是,背起薄幸、负心的恶名。

左家清清白白的门风就此败落,有孙万事足的两老才不管外面的蜚短流长,能生金孙就是左家的好媳妇,早忘了为儿子痴情一生的前任媳妇要不要跳楼,小俩口高兴就一家幸福,良心一斤值多少。

“芊芊,妳羡慕吗?”不怀好意的陈秀娟打断她口中的浪奔、浪流,上海滩是台湾海峡那端的管区。

她愣了一下,“羡慕什么?”

“找个任劳任怨的老公来荼毒呀!以妳的条件不难的。”只要她少唱几首歌。

“亲爱的大嫂,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妳以为呆得如我亲爱大哥的稀有人种能有几人。”左芊芊轻嗤一声,当她在放屁。

陈秀娟的表情变得狰狞,似要杀人。“妳敢说我老公呆,石头啃得不够多吗?”

除了她,没人可以说她老公的不是,包括不知死活的小姑同学。

“别装出凶女人的恶态,请记住我是妳同窗四年、姻亲三年的好朋友。”虚有其表的纸老虎。

“嗯哼!妳还好意思说得出口,白吃白喝的人不知道是谁。”陈秀娟用不屑的眼光斜睨人模人样的老辣妹。

都二十五岁了还凑什么热闹,露肩露胸的皮上衣上缀着流苏,包不住肥臀的省布短裙一件要两千四,还是打过折扣,她真有脸穿。

开源节流是持家之道,浪费会遭天打雷劈,两千四可以让她儿子买一堆玩具了。

左芊芊不痛不痒的拉拉裙子,“大嫂,收起妳的轻蔑眼光,上回那个工作就挺好的,是妳鸡婆帮我辞了。”

“鸡婆……”不气、不气,气多了会长鱼尾巴。“电子花车的伴唱女郎是好工作?!”

“唱得过瘾又有钱拿,一个月少说有十万元入帐,妳偏骂人家逼良为娼。”一想到此,她就忍不住笑出声。

“穿著轻薄短小不打紧,他还要妳去让客人摸两把,堂堂的法律系才女妳干么不去卖,躺着赚更符合经济效益。”压低分贝的陈秀娟想抽她的筋、剥她的皮好过丢脸。

好狠的大嫂,推小姑入火坑。“再上次我ktv的公主做得好好的,妳干么威胁老板要泼汽油?”

“亲、爱、的、小、姑,妳少说了一件事,公主是兼陪睡的。”她的磨牙声令人心惊胆战。

“妳不是要我去卖……”她故意惹火脾气不好的大嫂,口中唱着“小李飞刀主题曲。

花车女郎可以体验人生,老板说说而已,要不要委屈自己多赚点小费是个人意愿,可是在她拒绝前,已有屠龙救小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