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狂情阿哥 > 第9章 哈!一个小小丫头气焰如此高

第9章 哈!一个小小丫头气焰如此高

师姐,我可不想她死于非命。”她是赖定了!

绝非自愿。

因为赌注就是寸步不离的保护小笨雀。

保她性命、保她贞操,也保护她那颗纯净的心不被染黑。

“没人能在我的眼皮底下伤害她。”

“今天呢?”自大!

“意外。”他一句带过。

过了几日无波无浪的清闲日子,几乎要以为天下太平,手足不再为帝位相残,他可以任意地行走天子脚下,毋需防备夺魂之手。

可天总是不遂人意,在美梦正浓时敲下响雷,打扰一夕安稳。

如果只单单针对他,容忍的限度足以宽怀。

若是伤到他心底的人儿,他决计不轻饶。是该集五行之力予以反击,不能再纵容兄弟间的残酷手段了,他已是只苏醒的豹。

“赵小笨……小师姐,教我雪花剑吧!”他不留,自有人留。

可是……呃!小师妹说不能再“可是”。“人家只会三招。”

“哪三招?”寥胜于无嘛。

“风起云凝,雪中……飘花,还有……融雪化水。”在宋怜星的双眼逐渐瞠大的瞪视下,声大渐虚的赵晓风有些惭愧。

“你就只会前、中、后这三招?”她在搞什么,七十二招哩?

赵晓风哂然一尴。“师父抽考时,我使出这三招,还是有从头舞到尾呀!”

通常,一开始先练第一招“风起云凝”,表示她没忘本,一步一步从根基学起,师父说她有天分,足以担大任,继承她的衣钵。

然后招招相连扣的剑法很吃力,她略过,努力地背着第三十六招的“雪中飘花”,师父的表情就开始沉重了,但还是称赞她练得有模有样。

而第三十七招以后手会酸,她本想放弃,但是师父的脸很臭呀!她只好死记活背地把第七十二招“融雪化水”献给师父,师父当场眼翻白地厥过去。

不是她有心要气死师父,她也真的很有心地从头练到尾啊!中间省略几招有什么关系?她又不当武林奇侠。

“赵小笨,我看天底下找不到比你更笨的人,你是猪来投胎的呀!”宋怜星气得朝她大吼。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page17

雪花剑——

武林人士争相掠夺的绝顶武功,居然遭她如此摧残,天理何存乎?

妒呀!

恨呀!

这个不知福的赵小笨。

第七章

巍巍的紫禁城关住了多少白发宫女的辛酸泪,无声地被人忽视在偌大却冰冷的

皇宫内苑,以生命来了结无情的岁月。

一座高墙阻隔了两种心。

有人用尽心机、散尽万财想进来一伴君王侧,有人却心冷的倚窗望斜月,等待

不再有的风光。

足蹬三寸金镂鞋,运步款款的玉奴儿深受大阿哥的宠爱,金钿、玉珥、银簪、

燕尾钗等首饰多不可数,照理说她该知足了。

但以色侍人的悲哀,终是蚀空了她的心。

疾步前往昔日和胤恩爱的怡心殿,她是忧喜参半,愁色堆满芙蓉面。

“你对我是有情或是无心呢?”

每每在夜深人静时分,她便反复地陷于两种相拉扯的情绪中,不知身是谁。

大阿哥待她虽好却心胸狭隘,老是质疑她的忠诚度,粗暴的在床以外的地方强

要了她好几回,表示他在“那方面”胜过她心仪的男子。

姑娘家求的不外是一份温柔真情,他的粗暴反而让她更思念起二阿哥的温和怀

抱,总在和大阿哥欢爱后难以安寝,望着烛火到鸡鸣。

二阿哥对她可有一丝情意?为何轻易将她转送予人,不顾她的意愿?

女人真如草芥吗?竟如此不值一惜。

“玉奴儿夫人,别忘了你的身份。”一旁的侍女青泥轻声提醒着。

她巧然一盼地拭去多余泪水。“我是大阿哥的宠妾,特来探望二阿哥的伤势。”

“你知晓就好,大阿哥对背叛者的手段,你不是没有亲眼目睹,你已经没有退

路了。”

闻言,娇美清艳的玉奴儿打了个冷颤,手底顿时冒起寒意,一想起枕畔人的残

酷,吓得她连连做了三天的恶梦。

那起因是一位早已失宠的侍妾与禁军一员私通,珠胎暗结想削发为尼逃避事迹

败露,可没想到孕吐一事竟传到他耳中。

即使是他不要的女人,也不许任何人染指,于是命人棍、棒齐下地集中于侍妾

的小腹,硬生生地把五、六个月大的胎儿打出母体。

一团血肉模糊的婴胎犹自蠕动了下,尚未死绝的猫呜着,似在控诉他的无情。

毕竟是未足月强行降临的生命,在他下令以巨石压碾前已回归浑元,无法控诉

人间之残忍,她掩面欲呕地无力救助已奄奄一息的母亲。

为求生路的侍妾苦苦哀求,仍逃不开悲惨命运,被丢入久未近女色的士兵中,

活活遭轮奸而亡,死时下体大量出血,尸体依然遭人蹂躏,直到冰冷僵硬。

胤阿哥疯狂地要他所有的女人目睹一切过程,意在警示她们背叛的下场。

那晚,有十个侍妾、寝婢上吊身亡,余下皆惶惶度日,恶梦不断,终日泪洗花

颜。

但她没有多少心寒的机会,贪欲重色的大阿哥几乎夜夜来索取她的身心,一夜

数次犹不知足,连她的侍女青泥也一并占有,二女一男裸身床第间,莺喘燕呻。

情爱看不破,身又不由己,她看不见未来的颜色。

“青泥,你后悔入了这座华贵无比的大牢笼吗?”她的心好累,前进已无路。

“玉奴儿夫人,你想心生二心?”她扬高音量地以示忠诚。

没有人敢违背大阿哥的旨令。

微微一僵,玉奴儿无助一叹。“你、我同是残花之身,为何你肯认命?”

“我是大阿哥的人,除了效忠他之外,我的心容不下其他。”她说得坚决。

“你……唉,大清皇子不是卑微的我们可以评论,你比我勇敢。”她做不到忘

情。

高伟的楼阁一幢接一幢,水榭相连。

绿叶因秋气而泛黄,三三两两凋零的荷花出水而楼,水面下的游鱼时而探头呼

吸,鸳鸯不成对的各自另觅伴侣,在非求偶期野合。

怡心殿的宫门大敞,玉奴儿手持大阿哥的通行令牌未受禁军阻拦,主仆两人各

怀心思地走入花团锦簇的花园。

由于新进的宫女、太监尚未熟知宫里的规矩,言行举止显得随和多了,皆以笑

容送予来客。

在一番指点后,玉奴儿走向太和殿,她以为怡心殿内还留着昔日伺候爷儿的宠

姬,故不愿入内徒增伤心。

“谁允许你到太和殿?”

一道尖锐的男音喝住了两人的脚步。

玉奴儿疑惑问道:“你是新来的太监?”短短时日,二阿哥的寝宫多了些新面

孔。

“无礼,是我在问你话,你是什么身份敢来太和殿放肆?”后宫这些女人真是

愈来愈胆大妄为,也不瞧瞧这是谁的宫殿。

青泥骄傲地代主回答。“她是代大阿哥来探视二阿哥的玉奴儿夫人。”

“夫人?”巴图不屑的冷嗤一哼。

夫人早晚成了昨日之花。

“你是什么态度,不怕二阿哥生气砍你的头!”好倨傲的狗奴才。

仗着被大阿哥宠幸遇,昔日伺候人的青泥一反温驯地趾高气扬,不当同是婢仆

身份的太监有资格盘问她,自以为高人一等。

殊不知她不过是个狎玩的对象,大阿哥早不记得她的容貌,还妄自奢望攀上龙

子享受荣华富贵。

“贱婢,敢对着咱家鼻头骂的没几人,你真当自己是皇亲国戚吗?”眯起眼,

巴图秀气的拈着莲花指。

“你才是死太监,我可是大阿哥最宠爱姬妾的侍女,得罪我休想在宫中有好日

子过。”

“哈!一个小小丫头气焰如此高,可见王子疏于管教,可怜让下人爬上了头顶。”

妾嘛!又不是正室,得意个什么劲。

“你……”

玉奴儿轻斥一声命她退下。

“这位公公,玉奴儿关切二阿哥的伤势,劳烦通融让个路。”她语气轻柔有礼

的恳求着。

“你是大阿哥的宠妾,于礼不该见其他男子。”板着脸,巴图不放行。

她愁容满面的轻轻一喟。“不瞒公公,奴家原是二阿哥的侍妾,听闻他遇刺受

伤,奴家难忘旧情地前来一探,望请体谅。”

二阿哥的女人?“你爱二阿哥?”

“是的,我爱他。”她毫不保留地说出真心话。

以前,她总以为有的是机会,才不曾直接表明爱意,相信时日一久,爷儿必能

感受她的深情。

怎知一夕变色,她来不及开口的浓郁爱恋就此夭折腹中,而今深藏心底多时的

话语终能吐出,也许能唤回二阿哥一丝的眷念。

“有意思。”若有所思的巴图抚抚光滑的下巴仔细瞧她。

怎么看她,都比他家的晓风小姐来得谦恭有礼。

“公公可否怜恤奴家的一片痴情,让我送盅鱼汤给爷儿补身?”近在咫尺,她

才知思念有多深。

“你不会想旧情复燃,脚踏两条船地来往两位阿哥的床吧?”多有心呀!还煮

了鱼汤。

反观晓风小姐……唉!真是天壤之别。

此时,在太和殿后侧和宋怜星一同泡澡的赵晓风,突然打了个喷嚏。

玉奴儿羞愧地眼一黯,“奴家自知身份低微,不敢玷污皇子的尊贵。”

“不要妄自菲薄,说不定二阿哥一瞧见你的媚态就酥了心,后悔把你送人。”

他在使着坏心眼。

“公公……”

“我是恪恭郡王府的太监总管巴图,你别再叫我公公。”他刻意区分等级不同,

以倨傲的眼神蔑视不知本分的青泥。

“原来是巴图总管,请恕奴家眼拙。”难道炜烈贝勒已回来?

“无妨、无妨,是我越权。”真悦耳的银铃声,不像晓风小姐老是管家爷爷地

唤个不停。

真是大不敬。

“那我……能进太和殿吗?”她怀着战战兢兢的口吻问道。

巴图大方地扬扬手。“去吧!别让汤变凉了,折了你的心意。”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page18

“嗯,多谢总管的成全。”

玉奴儿心切地挽着裙摆走进太和殿,随后是捧着盅汤,一脸悻悻然的青泥。

“是该谢我,少福晋该不会怪老奴未尽看护之责了吧。”巴图一脸狡猾的低语

道。

他是存着私心,让她去翻天覆地一番,好冷却冷却晓风小姐的天真,别当二阿

哥是纯情汉子,傻傻地爱上他而不自知。

感情中若加了变数,两人便可能因第三者的介入而出现裂痕,然后他就能渔翁

得利,乘机把呆呆的晓风小姐带回恪恭郡王府,以完成少福晋的托付。

二阿哥对晓风小姐的疼宠虽是有目共睹,但是帝王之家的专宠能有多长?处在

环肥燕瘦的后宫中,女人的凋落比四季变化得还快,谁敢保证二阿哥的情能一生一

世?

少福晋说得好,不同世界的人就该回归原位,牵扯不清只会徒增一桩情伤。

晓风小姐虽然傻傻愣愣的,可是无邪得惹人怜惜,怎么能白白地让二阿哥给糟

蹋掉,她甜甜地唤他一声管家爷爷的模样多娇俏,让人生不了气。

“别怪我棒打鸳鸯,二阿哥,谁叫你生在帝王之家,是个一国储君。”

巴图快乐的哼着小曲,准备回怡心殿打包行李,一会儿接晓风小姐回府。

多好呀!

???

“锋,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吗?”推开如山的奏章,胤气恼地起身踅步。

锋似笑非笑的勾着唇,藏不住眼底的兴味。“我是来保护爷儿的安危。”

“哼!想笑就笑吧,反正没人尊重我这个阿哥。”他窝囊极了!

由于皇阿玛刚回宫,暂时不想理朝政,便由他代为批阅来自各地方官员的奏章,

忙得他一个头两个大,拨不出时间陪伴他的小人儿。

海灏和梦雪正由海上回航,近日可回。

炜烈及女诸葛提早惩戒了贪官污吏,近期内应该会抵达北京城。

而省亲已久的棣樊和蝶希也正在回家的途中,五行即将联合共抗来自宫内的力

量,他应该高兴才是,而不是一脸怒意,徒惹风月。

“你是锋的主子,下属岂敢嘲笑爷儿的求爱之路坎坷,岂不找死。”锋凉凉地

饮着香片。

“你愈来愈不怕我了,是我太纵容的结果吗?”他面露威胁的一瞪。

“不,是爷儿体恤锋妻美子幼,一时动了凡心罢了。”爷儿要个民间女子易如

反掌,何需顾虑。

将来爷儿登基后,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姬妾无数,多个汉女并不为过,看在

炜烈妻子的份上,封个妃位算是抬举了。

只是时局尚未稳定,各宫阿哥野心勃勃地欲除爷儿以争其皇太子位,儿女情长

不适合在此时发生,那会让他们有机可乘。

尤其是端仪郡主郑可男护短得要命,要下手得趁早,生米煮成熟饭,她不认成

吗?

“锋,我发现你最近油嘴滑舌多了,你的狂傲霸气哪去了?”故意挑他痛脚踩,

可恶!

锋得意的笑笑。“我娶了个贞烈、温柔的妻子,又添了个娇儿,总不好一天到

晚摆个将军脸吓人吧。”

“为什么我觉得你在奚落我?”哼!不过是个女人,他一声令下就够贝勒府邸

鸡飞狗跳。

“有吗?是爷儿多疑,锋绝不敢拿昔日爷儿戏弄我一事来报复。”他可是谨记

在心。

“你……你未免度量狭小,我不过是假意要人,欲逼出你的真情意。”记恨到

现在,实有失大男人气度。

“的确是件小事,只是每回一想起来就冷汗涔涔,差点错过今生所爱。”固执

的自尊让他贬得难看而已。

回想当日,他死不承认爱上银舞,没安好心眼的二阿哥竟故意在他不肯向自己

认输的时候,开口要她陪寝,害他一颗心揪得难受。

碍于面子拉不下来,他只能故作大方地允诺,其实心口在滴着血。

结果只是一场玩笑罢了,却让他吓得落荒而逃,生怕爷儿后悔来索讨他的女人。

“锋,爱上一个女人是什么滋味?”

锋没好气地一瞟。“你不会等炜烈回来再问他?他自残一年多的手臂会给你答

案。”

“我爱上晓晓了,怎么办?”眷恋已升华成爱,刻在骨子里。

“收入房呀,这么简单的道理还要人教。”才分开一个时辰,他已经开始想念

爱妻和娇儿。

“哼!知易行难,头一个拿剑砍我的便是端仪郡主。”哪能说收就收,太轻贱

晓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