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狂情阿哥 > 第8章 赵晓风无辜的嘟着嘴

第8章 赵晓风无辜的嘟着嘴

也忘了叫我所为何事吧!”胤提醒地剥了颗花生放在她嘴里。

微微一怔,赵晓风当真忘了这件事,小脑袋挤呀挤地,五官全纠结在一起,好似形成个愁字。

忽闻一道悦耳的清唱如暖阳袭来,她骤地一舒愁色,笑颜璀璨地拉着他的大手一摇,胤为之迷眩地在她唇上一啄,眼底藏着柔情。

“你又偷亲我,男姐姐会割了你的唇肉。”反正不吃亏,她也常常强亲他。

“你舍得?”

她小脸一垮。“舍不得也不成呀!男姐姐的功夫比我好太多了,我还没开口她已经动手了。”

“你认为我赢不了她?”男人的面子问题让他开口一问。

“不是……你输定了。”闻言,刚丢了粒花生入喉的胤,差点因她的下文而梗住。

“晓晓,你太高估郑可男了。”他在心底咒骂,眼眸变得深黯。

“我听说男姐姐曾伤了你一剑。”赵晓风不加掩饰地看向他受过伤的手臂。

因为真,所以她不懂婉转暗示,明目张胆地一视。

他低啐。“是她太狡诈,趁人不备时偷袭,算不上大丈夫所为。”

“男姐姐是女人呀!”她用奇怪的眼神睨他,觉得他也犯胡涂。

“嗄?!”要命,瞧他用了什么蠢语。

“你们不是常说男姐姐是机智过人的女诸葛,怎么她又变狡诈了?”好乱哦!到底何者为实?

是机智过人,还是狡诈小人?

唉!太深奥了,头好疼,不要想了,反正男姐姐是最爱护她的人,所以是……唔!

好人。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page1

胤被她的天真考倒了,赶紧转移话题。“你刚才唤我何事?”

“呗!”她眨了眨眼看向客栈下唱曲的姑娘。“她唱得很好听。”

“还有个‘可是’对吧!”他完全摸清她的性子了。

赵晓风一脸崇拜的模样。“你怎么知道?”

“你有一张藏不住心事的老实脸。”像铜镜一般清澈无垢。

“喔!”

“喔?你不准备说你的‘可是’?”他知道她是个憋不住话的小雀鸟。

“她虽然唱得好听,可是小师妹唱得更好,还弹了一手好琴。”她身边的人都很厉害。

跑堂的店小二端了盘小鱼干走过,听了她一句“小师妹”,差点把盘子砸在她头上。

店小二道了句,“宋怜星。”明末知名学者宋应星的后人。

“哇!你认识我小师妹呀!她长得很漂亮对不对?以前还当过妓女。”她兴致勃勃地说道。

店小二握盘的手气得直颤抖,极力抑制往她脸上送的冲动。

宋怜星亦是一年多前闻名江南的第一名妓沈恋心,因为爱慕炜烈贝勒未果,身为探子的身份外泄,遭当时仍为月刹的郑可男下令,命日月神教的弟子捣毁她的妓阁——醉花坞。

虽一把火烧掉了醉花坞,但她有幸逃脱。

而在因缘际会下,她成为天山二佬的徒弟,就入门时间的长短而言,武功不济的赵晓风在辈分上仍占了上风,贪了个师姐的口头便宜。

“好姑娘不该把低俗的字眼挂在口上,她从良了。”胤纠正她不雅的用词。

“妓女是低俗的字眼吗?小师妹还是很喜欢男人呀!”无心的一句话由她口中说出,听在有心人耳中已是侮辱。意指宋怜星自甘堕落,风骚淫荡。

“姑娘要喝茶吗?”

赵晓风心口一讶地看看长相平凡的店小二。“我是不是认识你?”

“没有。”“他”口气恶劣的丢下杏仁糕。

“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她歪着颈项用力地想。

“姑娘大概是曾来过小店听过小曲、用过膳吧?”小蠢猪、小笨雀,你认得出来才怪!

“是吗?”

胤不高兴她把注意力放在其他男人身上,便点了一壶龙井打发“他”走。

“胤哥哥,你不觉得他很面熟吗?”她理所当然地以为她认识的人他也认识。

“不会。”

“可……”“他”真的给她似曾相识的感觉。

“你的可是还真多,上回去看波斯人的吞火插剑表演,你怎么说的?”她永远有个“可是”可用。

“我说两位师叔更厉害……”

真的嘛!吞火插剑哪有什么稀奇,而随手变出花和兔子也显得好小气。

人家奇师叔右手一挥,整座山谷的野花就全往上空飘,还有山鼠、野兔满地跑,有的还笨笨地撞在一起,被奇师叔抓回去腌成肉干。

还有怪师叔只消把手往河里一搁,七彩的鱼群就全跃上河面跳舞,一条条排列整齐地跃入竹篓,自愿当盘中菜。

“师父可以一口气吹熄上千根蜡烛又点燃,将一百多把剑往她身上插会自动弹开,所以……”

那叫内功,赵小笨!店小二躲在梁柱后偷听。

“好好好,他们都是武林奇才。”胤有些不是滋味的说道。

“胤哥哥,你在生气吗?”表情好难看。

他在吃醋!无聊的店小二打了个秀气的呵欠。

胤“和颜悦色”的揉揉她的头,“我是在羡慕你有好师父、好师叔。”

“真的呀!他们真的很好哦!”赵晓风没有心机的脸看起来特别的“纯”。

“嗯、嗯!听小曲。”好得令人恨!

清瘦的老叟拉起二胡配合唱小曲的姑娘,两人边应和着向各桌爷儿、夫人、姑娘们索讨赏金,边一步步往楼上雅座走。

飞絮晚悠扬,斜日波纹映画梁。

刺绣女儿楼上立,柔肠。

爱看晴丝百尺长。

风定却闻香。

吹落残红在绣床。

休堕玉钗惊比翼,双双。

共唼苹花绿满塘。

一首南乡子犹在绕梁,讨赏的精致木盘即落在他们眼前,胤探入怀中欲取出一锭银子打赏,一道银光倏然引起他高度的警觉心。

身一侧,抱起他的愣佳人往后一移,只见一把落空的匕首握在唱曲姑娘的手中。

店小二身手极快地丢出托盘,打中她的手腕。

“啊!我想起来了,你是怜星小师妹。”

赵晓风快乐的尖喊声令人傻眼,难道她不知道危险当前吗?

“闭嘴,赵小笨,我不认识你。”一个气恼,口称不识的店小二喊出她的姓氏。

???

去你的郑可男!最好死在江南回不了,她落得清心。

被识破身份的宋怜星,在心底骂遍千万回狠话给害人精,她是一时不慎叫猪油蒙了心,居然打了个不会输却输得一塌胡涂的赌。

她笃定高高在上的大清皇太子不可能瞧上小笨妞,自愿来见证自个是赢家,可以好好嘲笑自以为识人无误的女诸葛。

可在跟踪了大半个月后,她真的很火大,也输得很不甘愿,他怎么会神智不清地恋上这半调子的赵小笨?

实在太诡异了,她有种被命运戏弄的错觉。

“小师妹,你的易容术好厉害哦!我都看不见那条连缝耶!”好神奇喔!

“别叫我小师妹!我是店小二。”她的声音压得很低,就像是变音期的童男。

“好吧!小二师妹,你易容一定是不想让人认出你,我不会告诉人家你是宋怜星,也是昔日的江南名妓沈恋心。”她真的不会说。

“赵小笨,你是猪来投胎的呀,可不可以学聪明点。”真会被她气死,

赵晓风无辜的嘟着嘴。“我是你师姐,怎么老叫人家赵小笨。”

“我不认识你,我不认识你……我这辈子一定不要认识你。”宋怜星自我催眠地念着,希望能成真。

若不是大敌当前,胤真会为这段可笑的对话大笑出声。

他的晓晓纯真得令人心怜。

“你们太不把岭北七圣放在眼中。”二胡一抽,老叟一变成了中年汉子,一把弯刀闪着寒光。

“是岭北七妖吧!你们也太不知羞的自捧。”不屑的口气出自宋怜星。

“无名小卒莫要强出头,给我闪远些,爷儿不想浪费力气杀你。”中年汉子眼神狠厉一抛,弯刀冷冷。

宋怜星甩甩不沾灰尘的抹巾。“爱说大话。”

“你……”

“大哥,别和此人嗦,我们的目标是胤阿哥。”卖唱女握着发疼的手腕,狭长的细眼透露杀意。

一、二、三、四?

眼观八方,客栈里手持利器逼近的恶徒有四名,既是岭北七妖,应有三名隐于暗处欲乘机出手,他得小心提防。胤一手护住急于认亲的小佳人,一边如此暗忖。

她虽然有点小功夫,但是未与人正面交手过,他不放心将她置于危险中,而且对方是狠毒、阴险的难缠角色,绝非单纯的她能应付。

“哼!胤阿哥,把你的人头送上来吧!”他弯刀一劈,随即链矛、长枪和银刃齐飞。

状若无事的宋怜星拉过不知发生何事的赵晓风窝在墙角,还一盘花生一盘菜地边吃边讨论各自使出的招式,甚至不时发出叫好声,好似见人卖艺娱乐她。

岭北七妖中的四妖出招阴厉,每一式都似不要命地攻向要点,武功路数古怪而难防。

捉襟见肘的胤只能闪躲,一时半刻还瞧不出他们的弱点,眼神犀利的在视一来一往的矛、刃兵器,身上难免带点小伤。

“胤哥哥,链易放难收,借枪使力断其劲,矛震自伤。”

及时雨来得正是时候,胤一个回身侧踢,抓住岭北三妖的长枪刺向迎面而来的链矛一绞,内力加注在枪与矛上,当场链断回倾撞向岭北四妖的胸口,一口鲜血喷得老远倒地不起。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page16

“刀弯封刃,截长枪以收其势,两仪分,归太极,去之心脉断,无回势……”

赵晓风的武学根基扎得是不好,但是背口诀、内功心经的本事是一绝,驾轻就熟地不费心力。

她常看师父和师叔这些高人过招,对习武是没耐心,但是喜欢研究解招,因再高深难测的武功都有破绽,不可能十全十美。

所以,她只要一看到舞刀弄拳的身影晃动,便很自然就能说出其缺点所在,一一解破。

“可……可恶……”断了半截的长枪,正插在岭北四妖的腹上。

其他两妖也身中重伤,被胤借力使力的内力震碎五脏内腑,命在旦夕。

隐身在屋梁的其他三妖见状,怒气冲天地纵身而下,目标是多话的小雀鸟。

宋怜星扬巾一甩,意图阻挡。

一时低估了岭北七妖的狡猾,不防白色粉末在空中一洒,挺身护住赵晓风的两人吸入了些香气,顿时气血逆行地提不起劲。

“是十香软筋散?”胤怀疑地试图逼毒。

“不,是西域迷香。”宋怜星封住奇经八大穴,阻止毒入经脉。

“胤哥哥,小师妹,你们怎么了?”他们脸色好难看,全都白成一片。

“我会被你害死,赵小笨。”有够倒霉,干么和奸诈女打赌!

“我是赵晓风,晓风不是小笨,你老是念错我的名字。”好像人家真的很笨。

胤微冒冷汗的扶着赵晓风身后的墙。“有机会就跑,别顾忌太多。”

“可是……”

“别又可是了,不要让我分心担忧你的安危。”他评估仍有几分生机。

自从上回他遇刺受伤,炜烈达调派了四到八名探子跟随在后保护他,所以一直未再遇上惊险画面。

而这些时日陪着晓晓游遍京城各大景点,敏锐的她老觉得有人在身后窥伺,他才纵容地以手势解除他们的任务,以为自己能应付突发状况。

但自信往往流于自大,一时疏于防患恶匪使计,终食恶果。

“一个都别想逃,我要拿你们的血祭我兄长七妹。”三妖之一声音一出,一只浑天锤当头罩下。

急中必有临危一搏,天真、善良的赵晓风夺过胤手中的飞虹软剑,将仅存于脑中的三招式旋舞一扬——

似幻似真,雪花如絮。

飘落一地化成红血,点点滴滴艳得刺目,三妖来不及哀号,睁眼未闭却少了生息,好像不了解为何无痛感的一剑足以致命。

“你会雪花剑?”宋怜星嫉妒极了,她百般哀求不得的绝世武功,居然让小笨雀给学去了。

“我只会三……三招。”她嗫嚅的吐出实情。

“什么?七十二招雪花剑你只学会三招?”天呀!那她的小命等于是捡回来的。

???

妒呀妒呀!她妒恨万分。

怎么有人天生的好运儿,遇凶化凶,逢劫化劫,幸运得有如神助。

明明是个蠢到极点的小笨蛋,为什么运气好得叫人吐血,一路都有贵人助其成长?雪肌冰肤的她,半点伤疤残坑都不存。

撕下人皮面具的宋怜星恨恨地啃着进贡红枣,像在咬食某人的肉。

怡心殿里的莺莺燕燕全送入十阿哥允福宫中,殿里的宫女、太监全都换了新的一批,一律是宫外刚挑选入宫,肖未染上宫中各种恶习的奴仆。

难怪他们个个显得有点笨拙,就像那个哭得丑毙的笨妞!

“你够了没?赵小笨,他还没死透。”她也受了伤呀!怎么不来关怀一下。

望着小指不小心勾到碎盘子的小伤口,宋怜星哀怨得眄人。

赵晓风抽噎地抹去眼角泪滴。“我杀了人。”

嗄?!

好一句叫人绝倒的话,哭了老半天,大家都当她心疼胤阿哥而泪流不止,原来她无情得很,只是罪恶感作祟。

胤细声哄她,“晓晓乖,你杀的是十恶不赦的大坏人,他们死有余辜,与你无关。”她的泪比伤更伤人。

“可是……”她没杀过人。

胤轻握她包扎着的小手。“你是为民除害的女英雄,想想有多少人因你而免于一难。”

“真的吗?”止住了泪,赵晓风的眼底有着不确定的疑惑。

“当然,不信你问问小师妹。”他用凌厉的眼神警告宋怜星。

“是,赵小笨是好人,千年难见。”她哪有那么大的福分能当起皇太子爷的小师妹。

踩在人家的地盘上,头能不低吗?

千年难见的大蠢蛋!

胤又哄。“瞧,你是做善事,不会有人忍心责备你。”

“可是……”赵晓风觉得自己于心有愧。

被她的软性子磨得有些火气的宋怜星低声一吼。“你再说一句‘可是’看看,我毒哑你!”

“我有解百毒的玉露丸。”天真的赵晓风掏出先前为他俩解毒的小瓶子。

“天呀!真败给你了。”宋怜星横眼一睇。“二阿哥,你的眼光有问题。”

居然挑中迎风弯腰的小野花。

以前的她就是太不知变通,傻傻地痴恋一个男人,到最后人心两伤,差点活不下去。

不过,自从当了奇、怪师父的徒弟,心境已大不相同!她学会为自己而活,不再贪恋不属于自身的情爱,让昔日随风飘逝。

然而,人与人相处会被带坏,她就是一例,变得不驯多了。

好听一点是随和,但真正意思是古怪。

“宋姑娘,你伤得不重吧?”胤问得很轻。

很重,是自尊。“还好。”

“需要休养吗?”

“人家留我就住,人家不留我就走。”多明显的企图,更可鄙。

“我想你很忙,无法待、很、久。”胤的笑意非常冷。

“再忙也要抽空来探望赵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