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狂情阿哥 > 第7章 你的功夫是很烂

第7章 你的功夫是很烂

位,进而母凭子贵地成为他的侍妾,甚至是侧妃。

殊不知,他虽纵欲却从不留龙种,与他有过一夜恩情的女子都必须饮下去胎的药水。

而大部分他宠幸遇的宫女会转送给官中侍卫,另一小部分未被宠幸遇的宫女才得以留置太和殿伺候。

他不会让自己过去的女人伤害她纯洁的心灵。

可没想到万般计量,她还是受了无形的伤害。

“为什么要说为我出气呢?是你带我进宫,是你让我不自由,你不该让我为你背罪,那是不对的事。”

男姐姐说他是坏阿哥,果真不假,明明欺侮人的是他,却还迁怒旁人。

为之一愕的胤深深的望着她。“晓晓,你不喜欢我吗?”

她顿了一下,偏过头思考。“我喜欢在恪恭郡王府出现的胤哥哥,不喜欢在皇宫里不快乐的胤阿哥。”

“不快乐?!”我?

“恪恭郡王府的胤哥哥会笑会生气,比较像个人,可是皇宫内的胤阿哥老是皱着眉,上扬的嘴角像是压着千斤石,笑得好不真心。”

他微之一悸地软下严厉,轻手抚触她圆润的唇瓣。“我也不喜欢皇宫里的胤阿哥。”

www.12xs.com

page13

“真的?!”哪有人会不爱自己呢!真奇怪。

“我一生下来就是个阿哥,即使不愿亦无从选择。”此时他才深觉身为皇子不是幸福而是枷锁。

江山真的美丽吗?

胤头一回审视自己的心态,大清有众多皇子,真无一人可担起重任,非他不可?

是他自负还是自大?

人,可以有不同的活法。

像她。

“所以我才觉得你很可怜,不听男姐姐的叮嘱陪你进宫来呀!”她要走其实也很轻易。

虽然武功不济,但轻功行呀!不怕跑不赢他。赵晓风在心底得意这点。

男姐姐?喔!他都快忘了这根刺。“想不想出宫玩?”

“可以吗?”她小声、兴奋地问道。

“有何不可。”瞧她此时的小脸多明亮。

“你的……公事不用处理吗?”她指指一桌的奏章,渴望的眼神透着一丝不确定。

“人总要休息,我可不想累死在一堆公文中。”他轻笑地点点她的鼻头。

她高兴地跳起来欢呼。“走走走,我们去王大婶的摊子吃豆腐脑。”

“等等。”他出声拉住她急躁的身子。

“你后悔了?”小小的光亮倏地从她眼底消失。

“总得让我换下这一身衣服吧!”胤好笑地比比她胡涂酿下的杰作。

娇憨的赵晓风露齿一吐舌。“肮脏的阿哥一定很引人注目。”

“你……”霎时,他被她这不经意的小动作给吸引住,眼神炽热地盯着她的唇。

“你在看什么?我脸上很脏吗?”她反射性的要用一手墨去抚摸脸颊。

而胤轻巧的一握将之放在嘴上一啄。“我要吻你。”

“嗄?!”

“闭上眼睛,我的小花猫。”她澄净的眼眸令人自惭。

“喔!”

她听话的合上无邪的眼眸,不解世事的仰着头,当他温热的软唇贴上她的处子甜口,她蓦然一惊地张开口,随即他的滑蛇便顺势攻占了丁香舌,与之交缠不休——

火之熨处,情愫运转,入了心。

???

“走慢点,小心撞了人。”

一出宫门,赵晓风的世界豁然开明,像只不安分的小兔,睁着圆亮的大眼睛瞧着人来人往的市集,无一刻安定的横冲直撞。

雀跃的心一直有一抹古怪,她偷偷回觑始终微笑以待的尊贵男子,胸口怦怦然的直跳。

原来嘴巴碰嘴巴叫做吻,感觉很奇妙。

男姐姐还说不准他的手接触她身体的各部分,包括寒毛,那嘴巴算不算呢?

好讨厌哦!她似乎喜欢上他吻她的感觉,舌头还可以吃来吃去,现在嘴巴里都是他充满阳刚味的涎液久久不散,好羞人。

男姐姐说不可以喜欢上他,因为他会伤女人的心。

那么爱呢?应该没关系吧!

“晓晓,别边走边吃雪花栗子糕,嘴角沾到白芝麻了。”胤此刻不是阿哥,而是疼宠她的平凡男子。

赵晓风没有女孩娇态地伸舌一抹。“好好吃,你要不要吃一口?”

“好。”

他吃的不是她手中的甜糕,而是直接吻上她的唇。

“你……你欺负我啦!”她羞赧地遮着面,逃避路人不以为然的注目。

“是你要我吃一口,我不好拂逆你的好意呀!”他狡猾地眨一眨眼。

“人家指的是雪花栗子糕,又不是我的嘴。”她不服气地撒娇说道。

胤气定神闲地拉起她的手闲逛。“下回记得说清楚,不然我很吃亏。”

“你哪有吃亏,这……这种事姑娘家……姑娘家才吃亏。”赵晓风含含糊糊地叨念着。

“是不是在偷骂我呀!坏女孩。”胤暗笑在心,她的一字一句他都听得分明。

她陡地抬头瞪他。“男姐姐说得一点都没错,你是满清最坏的阿哥。”她才不是坏女孩。

“嘘!我们说好出宫不唤我的称谓,你不乖呀!小花猫。”他俯在她耳边一喃,给人暧昧的联想。

“对不起,我不是存心……咦!不对,我在生你气,怎么反过来向你道歉!”她好像受骗了。

他忍下大笑的冲动,一表正经地摸摸她的头!像在抚顺猫咪的毛发。

“晓晓是温柔、善良的好姑娘,一定不忍心生我的气。”

“我……”被他这么一说,赵晓风顿时泄了气。“你好无赖哦!”

“可是你就是喜欢我。”他自信满满地轻拧她的鼻头。

她哑口无语的低下头。

好像有一点被他吃定的感觉,是她太天真了,还是他城府过深?总觉得不安,却仍迷迷糊糊地顺着他的心意。

男姐姐肯定会骂她笨,说她不懂得强硬说不。

“是耍杂技的,你来瞧瞧。”胤以凌人气势为她开路,众人纷纷一让。

不认真的一瞟,赵晓风说了句气死人的话。“好烂的功夫。”

“你说什么?敢瞧不起我颜娇娇。”一道娇小的身影,倏地由十层叠椅上纵身而下。

“我……我没有。”赵晓风吓了一跳,往身侧的胤怀中偎去,怎么有个女人突然跳下来?

“你还敢狡辩,明明是你说我功夫很烂还不承认。”江湖儿女多骄纵,颜娇娇更是其中之最。

赵晓风微微一缩地说道:“我指的是功夫不够俊,又不是说你。”

她对事不对人,是无心之词。

“你还在侮辱我?表演者是我,你以为谁听不懂你的嘲笑。”颜娇娇咄咄逼人的食指差点戳到她的额头。

“胤哥哥,我有嘲笑她吗?”那功夫真的不好嘛!简直就像她三岁时学基础的扎马步。

胤朝她一笑,随即面色一整地冷肃。“姑娘未免盛气凌人,当真天下没能人吗?”

“我……我是一时气不过嘛!公子别和小女子一般见识。”颜娇娇一见他的俊逸容貌和尊贵气度,就嗲呢的娇柔几分。

“你的功夫是很烂,说实话不犯法吧!”做作!他毫不留情的批评。

眼底一恼,她把怒气转嫁在他身侧的赵晓风。“再不济也胜过爱说大话的无知贱人。”

“你该死!”胤举起手要击向她的天灵盖,忽地一只小手求情的包住他一根手指。

“胤哥哥,是我不好,你别生气。”她不要他因她一时失言而杀人。

眼神转柔,胤一味的疼宠。“晓晓绝对不会有错,你是天底下最善良的姑娘。”

“你刚刚说我是坏女孩。”她反应极快地重复他先前说过的话。

他为之一哂,接不下话。

一旁遭冷落的颜娇娇可不许有人忽略她,从南到北耍着家传武学混饭吃,几时能遇着如此出色的男子?她一颗心全偏转向他。

妩媚的理理云鬓,她故作娇羞地搭上胤的手臂,露出自以为迷人的狐笑。

“爷儿难得来看奴家的表演……”

“放手!”胤不假辞色地斥喝她。

嗄?!表情一愣,颜娇娇当没听见地更加在他手臂上挑抚,“奴家一向敬仰英雄好汉,所谓英雄配美女……”

“无耻。”

他内力一使,攀着的人儿随即飞跌出去,围观的群众连连拍手叫好,当是行走江湖表演中的一项。

一口血含在嘴里硬吞下肚,颜娇娇满脸跋扈。“你敢伤了我!”

“小小一个无知贱人我还不放在眼里,杀你会弄脏我尊贵的手。”意思是不屑。

“你……”她怒极地指向赵晓风。“她还不是小家子气地装白痴讨人欢心,我会比她更不堪?”

容貌娇艳,身段窈窕,一双凤眼微带春色,被人吹捧惯了的颜娇娇一向自视过人,不曾为男人动过心,骄蛮得令人生畏。

她原本是武师的女儿,因家道中落而卖艺以求温饱,一心巴望钓上个多金的富家子弟好终止流浪的生活。

刚才她在一层层的椅子上头,瞧见人群突然散向两旁,一位气度宏伟的男子出现在眼前,她当场芳心暗许地滑了一下手。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page14

适巧那碍眼的女人无意的一句给了她机会,她顺势借故教训而靠近,心想他是识货人,应该会拜倒在她的罗裙之下,谁知——

这口气她咽不下,非要索讨不可。

“你真的很不怕死。”胤的脸色出现骇人杀气。

她一惊,退了两步。“各位乡亲父老,小女子不过出来讨个生活,你们来评评理,我的武功真的很差吗?”

颜娇娇一个梨花春带雨,两眼盈泪满眶地振动群众情绪,狡猾地营造出悲苦女子的假象博取同情。

周遭尽是不识武学的平民百姓,又以男子居多,一见她泪眼含波的媚态就酥了心,不明就里一头热,鼓噪的以言语声援起来。

不过胤两道冷冽的视线一扫,众人立即噤声不语地吞了吞口水,面露惧意。

“你的武功不是差,而是烂得丢人现眼。”想在他面前使手段?

异想天开。

“是吗?会比她烂?”颜娇娇凡事要与人争强,了心要将他身侧女子给扳倒。

美人多妒心,不甘屈就。

眼一冷,他阴鸷地说道:“十个你都抵不上她的一根头发。”

“欺人太甚,有本事你叫她舞弄两招,空口说白话只会惹人奚笑。”她才不信一个瘦巴巴的小驴蛋会武功。

“没必要。”她是什么东西!敢要他的晓晓以武取悦这些市井小民。

胤不是担心小娃儿技不如人,而是不高兴将她美好的一面展现在众人面前。

她是他的私藏,绝不与人分享。

“我看是软泥巴装闺女,没有那口气就别吭声,徒惹人笑话。”颜娇娇打蛇随棍上,硬要咬上一口。

“你是灶口点火,愈燃愈炽。”小小的卖艺女也敢挑衅,不知死活!

要不是不以阿哥身份出游,她岂有命大放厥词,早已当街立斩。

她用讥诮的口吻斜蔑赵晓风。“你属乌龟吗?敢说不敢承担。”

“我……我不想让你难过。”和男姐姐相比,她的武功是差多了,但是和一般习武者相较,三流招式尚不输人。

辣佬佬是武林数一数二的高手,放眼江湖的新一代盟主还不及她的一半,身为她的徒弟,素质当然不至于太过虚浮,好歹十招学个一招就够闯荡了。

她呢!虽是招招都会、招招不精,但是应付场面的一招半式倒还练得有些火候。

因为师父会“考试”,她怕师父太伤心收了个懒徒弟,所以刻意背了几招以缓和师父的怒气,免得老是怪罪白发因她而长。

“少吊高话,你别摔成碎观音才是。”哼!凭她会有什么好身手。

赵晓风好声好气的说服胤,笑笑地走向中间。“抱歉了。”

她纯粹脚劲一一将椅子往上踢,再使傲人轻功跃上,单足立于十张椅子的一脚,赢得满堂喝采。

妒恨万分的颜娇娇不甘被她抢走风采,暗地取出腰际风凌镖一射,赵晓风翻身一闪地踩着镖面一点,身形如雪花飘落般潇洒立于地面。

“对不起,让你难看了。”赵晓风是真心地不想出风头。

“你在讥笑我。”她含恨的咬着银牙。

“不,我……”

“晓晓,咱们上北大院听说书去,别让不自量力的蠢女人扰了兴。”胤倏地一出手,快得无人知地废去颜娇娇赖以维生的武艺。

“说书?!”

眼一亮,赵晓风迫不及待地拉着他往北大院走去,无暇顾及颜娇娇突然虚软的身子跌落在地,一口红血由嘴角溢出。

这是得罪大清皇子的下场。

第六章

望着那张日益红润的娇颜,胤无限感慨油然而生,晓晓毕竟适合高墙外的世界,做不了华丽笼子里专为他吟唱的金丝雀。

他放下皇太子责任不顾,日日陪她游遍北京城,她宠物的身份虽已逐渐淡化,但他发现一件可怕的事实——他居然迷恋起她的笑脸,一日不可或缺。

当初他嘲笑过四行的痴情,为了女人甘愿拉下贝勒的自尊,软化身段哄心爱女子开心。

如今他遭到报应,身陷其中,一心要把最好的一切捧到她面前,只为她一个回眸轻笑。

他甚至还把恪恭郡王府的忠婢小春、小月接进宫,外带不请自来的看门大巴图,摒退所有曾经暗地嘲讽过她的宫女,由临宣王府的侍女来替代。

海灏虽有微辞但不阻拦,直道他病得不轻,需要太医诊诊脉。

月余来他未曾点召任一侍妾陪寝,禁欲的日子本不难过,反正他曾有一段很长的时间不近女色,是锋、海灏、棣樊和炜烈四位贝勒拚命出清府中的美女,他才不堪其扰地接纳。

但是不解世事的她似乎对他的吻上了瘾,动不动就把身子偎过来,踮起脚尖吃起他的嘴,并像虫子般在他身上蠕动不停。

他不是圣人,柳下惠的节操做不来,瞧着日渐娇美的晓晓,他常一柱擎天,睁眼到天明,只能以冷水降温。

而秋天的气温已有些寒意,他未受凉倒是稀奇。

他一心只想宝贝她、宠溺她、眷恋她,她在他心中的重量已非言语可形容。

因为珍惜,所以他不动她,宁可忍受欲火的焚烧。

想想多可悲,阿哥的婚姻自主权掌握在皇阿玛手中,他不想委屈了晓晓为妾,却又无力为她打造一个平稳的安乐窝。

如今,唯有保全她的清白,日后怕是心碎地见她别嫁,也是身为阿哥的无奈,这全都只为怜惜她。

“胤哥哥,你睁着眼睛睡觉吗?”好厉害,不知她学不学得成?

他抓住眼前挥舞的小手轻握。“顽皮,有人能睁着眼睛睡觉吗?”

“有呀!怪师叔就会,可是他小气得不肯教我。”她求了好几回。

男姐姐说她求错人了,应该拜托奇师叔才对。

可是奇师叔又不会这门功夫,求他有效吗?她一直不敢尝试。

“你是说端仪郡主的师父,天山二佬之一的怪佬佬?”还真无缘一会。

唯一一次闻声不见人的机缘,是月刹以身殉义“死”在炜烈剑下那一回。

“端仪……是男姐姐啦!啊!我一时忘了皇上赐给她的郡主封号。”真是没记性。

“小胡涂蛋,你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