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狂情阿哥 > 第13章 咦!那是谁说的

第13章 咦!那是谁说的

塔拉抽噎的流下泪,“可否请爷……别当妾……身是你的……手下?”

“嗯?”

“塔拉……爱爷呀……妾身希……希望死……死前仍……仍是你的女……女人……”

血由她的嘴角缓缓流下。

“你太贪心了。”胤垂下眼皮说道。

“无怨……无悔……只爱你……”塔拉赌着最后一口气拔出致命法器。

“你……”胤大为震撼,“你太傻了。”

“只为你……痴傻。”她觉得值得。

轻叹了口气,胤示意靠他最近的炜烈,将塔拉布满鲜血的手放在他无力抬起的掌中。

“塔拉,我胤有生之年,定不会忘记你的深情。”他能为她做的仅有这些。

她笑得好真诚,缓缓地合上眼,“我……爱……你……”

一瞬间,幸福的光彩在塔拉脸上绽放,小小的血手由他手中滑落,成全了今生的爱恋,她带着笑意离开了挚爱的人间。

“女人就是笨。”

锋一句轻侮女人的话冲散伤感。

“锋,她的后事就交给你处理,办得隆重些,再给她家人一笔抚恤金。”

“我?”他不甘心地望向三个奚笑的好友。

“谁叫你瞧不起女人,报应。”炜烈讽刺的一盹,她的男儿可是诸葛再世,在她眼中笨的是男人。

诸如四贝勒。

“炜烈,她是你的手下,照理说应该你来接手。”此时,锋不想离开太和殿。

炜烈轻佻的耸耸肩,“爷中意你那张俊脸,我能怎么样呢?”

“你……你想打一架?”可恶,敢拿男人的颜面做文章。

“有何不可,我闷了一肚子气正待发泄。”沉郁的压力叫人喘不过气来。

一触即发,两人当真在太和殿打了起来,看得棣樊和海灏两贝勒手痒难耐,想加入他们的战局。

大家太久没切磋了,自从各自有了娇妻之后。

“你们真当我死了不成?”

虚微却有力的一句话止住了他们的动作,使他们讪讪然的回归原来的位置。

“爷——”

“我是你们的主子吗?”胤严厉地看向四位情同手足的手下。

“呃!我们……”

瞧着呐呐不安的四位贝勒,他缓下口气,“进展如何?”

生与死他看淡了,只是舍不得晓晓。

“关系你神智是否清明的人偶已由塔拉冒死夺回,但是……”

“继续说下去,我承受得住。”生死由命,半点不由人。

炜烈一脸悲恨的说道:“我们不会解。”

“谁说的?”

一道沙哑粗嗄的老人声音由远处传来。

顷刻,两个其貌不扬的怪老头大方的走进来,手牵着手状似亲昵。

“两位是?”

“他是漂亮奇。”

“他是潇洒怪。”

两个怪老头互相介绍。

“奇……怪……”两人未免过于……甜蜜。

众人瞧在眼里,体内却直翻胃液,两个男人竟然眉来眼去地互送秋波,这……

太骇世了!

“他们是天山二佬,我的师父。”

一位状似洒脱的白衣儒生轻摇着折扇缓步入内说道,宛若天人之姿扬眉浅笑,至人间逍遥一游。

“男儿。”

郑可男啦地一声合上扇,“我郑可男没有四位贝勒爷想象中冷血无情。”

她是为了风旋儿救人,不是出自他们的谩骂。

“我们……”

“得了,少惺惺作态,我看够你们这些贝勒爷可憎的嘴脸,让大师父和二师父救这满清皇子吧。”

她手一扬,面色青红交错的贝勒们只好咬着牙退到一旁,以大局为重。

山水有相逢,他们定当讨回这口鸟气。

但是——

可能吗?

对手是人称女诸葛的郑可男,周瑜再世也难敌。

第十章

“晓晓最善良了,别再生胤哥哥的气,亲一个。”晓晓被那群女人带坏了。

“哼!”赵晓风嘟着嘴一哼,转身不理人。

“噘着小嘴多难看,我的晓晓可是天底下最可爱的姑娘,一定不会让自己变丑的。”

“哼!哼!哼!”她连哼三声,意思是不满意他说她丑。

“好,是我不对,我不该狠心地把你丢在锋贝勒府里不闻不问。”胤低下头轻哄他的小女人。

“哼!”她还在生气。

这丫头真是气坏了。“我保证下次再出事绝对不会送走你。”

“你……你可恶,不准你拿这事吓我。”赵晓风小脸一揪,眼泪蓄满眼眶。

“肯跟我讲话了?”他取笑地吻去她眼角溘出的滴滴泪珠。

“是你坏,老是欺负我。”小师妹也说他是最坏最坏的阿哥。

他满眼温情的说道:“对不起,吓坏了你。”

“呜!胤哥哥——”

一句道歉勾勒出她深藏心中的恐惧,哇地一声像孩童般抱着他放声大哭,哭相凄楚。

在巩锋贝勒府虽有多位姐姐陪着她,一再安慰她胤哥哥不会有事,他是满清的皇太子,会有神仙庇佑着,要她宽心。

可是她还是好难过,长这么大有人第一次凶她,而且还是她最爱的人,她想到就想哭。

尽管大家表面装得很平静,一径地粉饰太平,但她还没有笨到麻木不仁,看不见姐姐们眼底的忧虑,尤其是她们的丈夫鲜少催促自己的妻子回府,可见他们也忙得顾不及心爱的女人。

离宫前那一幕疯狂景象犹惦在心,她每每在睡梦中惊醒,生怕她不在他身边,他会伤了自己。

“瞧,你都瘦了一大圈,银舞没喂你食物吗?”抱起来多单薄。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page2

“人家……又不是小鸟……”她想他想得吃不下。

可是男姐姐说不能告诉他,不然他会自大地故伎重施,常常欺负她。

“你就是胤哥哥的小雀鸟呀!”胤轻轻地将她举高再放下。“你得多吃些,小鸟都比你重。”

赵晓风咬着下唇一盼。“你还不是一样瘦得见骨,有脸说人家。”

“学会顶嘴了?真不乖。”他惩罚地啮咬她闪躲的俏鼻。

“讨厌啦!会疼哩!”鼻子会扁掉。

“噢!来,我呼呼。”他温柔地揉揉她的鼻子,在唇上偷得一吻。

多甜美的甘液,他怎么舍得将她驱离,简直是蠢到极点。

“男姐姐说你不可以随便亲我,有违礼教,还有小师妹也提醒我,好姑娘不能和男人乱来,否则将来我会嫁不掉。”虽然她很喜欢他的吻。

郑可男、宋怜星……“没关系,因为你会嫁给我。”

“不行。”她用力地摇着头。

“不行?!”胤的脸皮开始抽动,心想她们又灌输她什么坏观念。

赵晓风委屈的扁下嘴。“我不是你唯一的妻子,你会有很多很多的女人,然后我就会心碎的死去。”

“你男姐姐说的?”皇子不说秽语,可是他不诅咒心里难过。

“不是。”

“小师妹?”小魔星的嘴一向很狠。

“不是。”

咦!“那是谁说的?”

还有他不知情的“障碍”在破坏?

“你。”赵晓风哀怨地瞅着他瞧。

“我?”他惊愕的指指自己。“你一定搞错了。”

“没有,就是你。”

“我心里只有一个晓晓,怎么会有很多很多的女人呢!”他的心变小了,只容纳得下她一人。

“你自己说过的都忘了呀!”好过分啊!没看见她一直伤心吗?

胤当真记不住了。“晓晓最聪明,可不可以提点我一些些?”

“你说身为满清的阿哥不能由着自主婚姻,尤其你是皇太子,将来必有许多妃妾,要我多体谅。”

“呃!这个……”他的确说过这话。

“我虽然很爱你,可是我不要看你喜欢别人,所以过些时日,奇、怪两位师叔会带我回家。”回到山上她一定会很想他。

“不准回家。”胤霸道地圈住她身子,怕怀中的人儿像小鸟般飞走。

他爱她呵!爱得不由自主,神魂都眷恋。

头埋在他怀中,赵晓风闷闷地说道:“你好自私,我不要爱你了。”

“你敢不爱我?”他生气地大吼。

“你会有很多人爱你,我却只有你一个人爱我,那我不是很可怜?”怎么算都不划算。

“以后只有你一个人爱我,其他人的爱我不要。”他对她承诺未来。

“你是皇太子,怎么能……”

他一指抵在她唇瓣中央。“我不当皇太子了,只单纯的当你的胤哥哥。”

“真的吗?”她仰着希冀的小脸问道。

“真的。”胤给予肯定的答复。

“儿,要不要当皇太子该由我决定吧!”

一道威仪的声音蓦然响起。

“皇……皇阿玛?”

“嗯!你还没疯得很厉害,至少认得我是谁。”康熙责备地一睇。

胤拉着赵晓风一跪。“儿臣叩见皇阿玛,皇阿玛吉祥。”

“你别想要软化皇阿玛的决定。”这小子,就是贼溜得很。

“皇阿玛的皇子们个个优秀英明,其中不乏圣明者,比儿臣更适合承担皇太子位。”

“噢!你说,朕的皇子中有谁会是贤明君王?”康熙无架子地随地一坐平石。

“十四皇弟谦让有礼,明智慧,敬手足,好学不倦,勤政爱民,他日必是满清栋梁,皇阿玛大可立他为嗣。”

康熙抚抚胡须一思。“十四皇子吗?”

跪得有点痛,赵晓风扯扯胤的衣袖,小声的问道:“什么是皇阿玛?”

“就是我父皇,满人说的爹。”胤压低声音解释。

“原来是皇帝老爷呀!”难怪要跪了。

“为什么叫皇帝老爷?”

这句话问的声音有异,赵晓风低着头没有思索太多的回道:“因为皇帝老爷没有管家爷爷老嘛,而且他是胤哥哥的爹耶!我总不能叫他皇帝叔叔吧?听起来很奇怪。”

“嗯!有道理。”

“对咩!皇帝老爷听起来很威风,就知道一定有钱又有势……胤哥哥,你干么敲我头?”

这笨丫头未免天真过了头,难道听不出皇阿玛和他声音上的不同,还傻呼呼地一应一答,真是白宠她了。

“小娃儿挺有趣的,你们起喀吧!”皇帝老爷?下回南下就用老爷这称谓。

“谢皇阿玛。”

“谢谢皇帝老爷……啊!是皇上。”天呀!她怎么乱喊人。

“哈……哈……有趣,太有趣,儿,你还真会替阿玛挑皇媳。”将来宫里会很热闹。

“皇阿玛,你笞应我娶晓晓?”

康熙揶揄地一笑,“为了她,你连皇太子之位都不要,阿玛能不成全吗?”

“那皇太子之位?”得寸就要进尺,人之常情。

“十四皇子吗?朕会考虑考虑。”意思是允了他的请求。

“谢皇阿玛成全。”

“至于你皇兄和八皇弟……总归是朕之皇子,朕会略施薄惩。”唉!总不能斩了自己的亲骨肉。

“一切但凭皇阿玛做主,儿臣无议。”他不够狠心,无法杀兄杀弟。

“好,挑个日子娶她吧,别让端仪郡主和那三位福晋老是上表陈情,说阿玛生了个负心寡情的阿哥。”

“嗄?”她们?

???

过了没多久,即传出二阿哥胤被人施咒发了疯,因此皇帝罢黜其皇太子之位,后来封为理王。

又过了一段时间,传说“疯”皇太子要娶妃了,风流轻佻的火爆贝勒炜烈,和狂傲霸情的绝情贝勒锋为前行喜官,开路让銮轿通行全北京城。

温文儒雅的潇洒贝勒棣樊,及豪爽随性的放荡贝勒海灏则于后压“嫁妆”。

听说为了补偿新妃嫁予“疯”皇子为妻,皇上特命礼部比照采买公主出阁时一切所需为其陪嫁,以免新妃心生不甘而逃婚。

又听说大阿哥和八阿哥原本是要受皇帝封地赐爵,可是这会不知怎么了,皇帝老爷突然下诏贬为贝子,俸禄减半,见到京华四大贝勒还得卑躬曲膝小了一级。

不过,最畅意的应该是胤,瞧他笑得多得意,让人恨得牙痒痒。

“二阿哥不在京城当疯子,好大的闲情逸致逛杭州呀。”这是什么世界嘛!

“炜烈,你好像愈来愈不尊重我了?”瞧他近日咆哮的次数加剧。

他咬牙切齿的一瞪,“我没杀了你已经够厚道了,我的爷。”

“臣杀君可是大罪,我该不该上报皇阿玛诛你九族?”人生多美好,“疯”得有意义。

“请便,我引颈待诛。”想威胁他,门儿都没有!

明明已经“疯”了还不安分,带了新王妃来破坏他和妻子的和乐世界,两人行成了四人行。

瞧瞧新出炉的王妃多不会伺候夫婿,一天到晚缠着他女扮男装的亲爱娘子,在外人眼底是一对郎才女貌的小夫妻,而她们的丈夫……

唉!活像一对有龙阳之癖的“相公”,只能形影不离跟在恩爱夫妻之后。

要他不哀怨都难。

“请约束你家娘子的手,不要随便碰我的男儿。”可恶,忍耐是有限度的!

“你知道晓晓天真、无邪,她一向喜欢抱她所爱的人。”醋劲也未免太强,他都不计较爱妃抱个假男人。

小鸟儿多快乐呀!开心地恣意欢笑,带她出京游玩的确收益良多。胤一脸宠溺的幸福表情,望着妻子因撷了朵花而笑得发亮的小脸。

他的小雀鸟呵!可爱得令人想捧在手心呵护。

“爷忘了皇上的旨意吗?”炜烈狠狠的提醒他。

“噢!要我监控各皇子的动向,避免他们自相残杀呀,不急,不急。”一时半刻还出不了乱子。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page26

以疯为名避世,暗中辅佐十四皇子为帝,并协调各皇子间的纷争和心结,进而团结为大清的千秋努力。

不过沉苛已久,冰冻三尺之寒非把火就能溶解,必须从长计议,首要之事是陪同爱妃玩个过瘾,无负这美好江山。

“二、阿、哥——我发誓会砍了那双小手。”她居然摸他娘子的胸。

“呃……呵……呵……一时失误嘛,你……小气,摸一下又不会少块肉。”胤走到傻眼的妻子面前挥挥手。

“啊!胤哥哥。”

此时,炜烈一把抱起郑可男即狂奔而出,让赵晓风惊愕不已。

“看傻了?”

赵晓风困惑地颦着眉,“炜烈哥哥在赶路吗?怎么抱起男姐姐就跑得无影无踪?”

“他们要去亲热。”炜烈一定是捺不住欲望。

“亲热?”

“就是这样。”胤低下头吻吻她的眼、鼻、唇、耳朵……几乎外露的肌肤无一幸存。

“讨厌啦!你又欺负人家。”她撒娇地依偎在他怀中。

“想不想坐大船出海?”这个季节很适合吹吹海风。

“出海?”

“咱们去找海灏玩玩。”

在海上逛个一年半载,嫌腻了就去陪锋打打仗,他可以当个小参谋,要不再到棣樊的驻地住上三、五个月,玩玩沙子。

嗯,先这么设定,至于皇阿玛交代的事可以缓缓,总不能指望“疯子”成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