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狂情阿哥 > 第10章 慌了手脚的胤连忙将心爱女子拥入怀中轻哄

第10章 慌了手脚的胤连忙将心爱女子拥入怀中轻哄

她可是宫廷内的一股清流,值得更好的对待。

“你是个阿哥,当朝的皇太子爷,郑可男不过是个平民郡主,你怕她不成?”

想太多了。

胤冷冷地一视,“你没被她砍上一剑不痛快是吧?皇阿玛可疼她疼得紧。”

“这倒也是,皇上难得在棋艺上输人,而且是个女人。”也正因为这样,她博

得了康熙爷的敬佩,被宠爱如亲女。

锋继续啜饮香片,烟雾缭绕。

此时的赵晓风被心存恶意的宋怜星拐进后殿泡澡,不便进入的胤只能干瞪眼,

听着远处传来的泼水声和女子嘻笑声。

他想,如果没有那个黑心鬼破坏,此刻与他心爱晓晓戏水的便是他,而不是赶

不走、厚着脸皮留下来的“小师妹”。

正当他烦躁不堪时,两道袅娜的人影走进太和殿——

“爷,别来无生心。”

饱含浓蜜情意一唤的柔浓女音使人蓦地回视,轻松调笑的锋收起谑色露出精厉,

神色复杂地望向一脸严肃的胤。

“玉奴儿,谁准许你踏进太和殿?”殿外的侍卫、太监们全死光了吗?

玉奴儿舒眉一笑,娇艳如灿。“听闻爷受了伤,妾身特煲了盅鱼汤给爷补身。”

终于得见思思念念的尊贵身影,喜悦遮蔽了她的理智,看不清他眼底的疏离和

防备,只一味倾心。

“你已是皇兄的宠妾,怎知我宫中之事,莫非刻意打探?”此事他已下令全面

封锁,不该外露于一名女子。

“这……”她的灿脸顿时转为忧悒。“无意间听大阿哥提起,妾身挂怀。”

“奇怪了,我与皇兄素来不和,他哪里得知我受伤的事?”胤在试探她是否如

昔的忠心。

岭北七妖一死,炜烈的探子就查到此次的主使者是八阿哥,胤禳的阴险众人所

知,若与狡猾无比的大阿哥联手,他的处境堪虑。

毕竟逐一击破,他尚有余力应对,可力量一聚就显得吃力,不晓得他们又要使

什么暗招对付他。

“呃……是……是八阿哥……”

青泥突然轻咳一声以肘轻顶主子一下。

“八阿哥怎样?”好个奴才,敢当他的面使小动作。

欲言又止的玉奴儿眼神不定的说道:“是八阿哥来找大阿哥下棋,他身边的公

公听人说的。”

“皇兄待你不错吧?”胤笑无真意地一眄,温和中带着无形压力。

多可笑的搪塞之词,谎话说得别脚,向来纵情声色的皇兄及八皇弟会对奕?何

不说他拈花弄草、不问政事还来得贴切。

玉奴儿究竟不是塔拉,承受不起两面人的生活,所以他当初才未训练她成为密

探。

塔拉跟随八皇弟已有一段时日,这期间不断传来枕边人活动的消息,无一隐瞒

地展现她绝对的忠诚度,是个可造之材。

她猛地一惊。“爷儿在怪罪妾身轻易变心?”

“女人心向来难以捉摸,伺候皇兄本是你职责所在,心偏是正常之事。”他说

得毫不在意。

“爷儿误解妾身了,妾身的心只在爷身上,不曾有二心。”心急如麻的她忙着

解释真心。

“不曾?”胤飘忽的笑笑,“大阿哥知道他的女人对别的阿哥献殷慧吗?”

“妾……嗯,他允许妾身……来探望二阿哥的伤势。”说是命令才是。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page19

“据我所知,皇兄可不是量大的人,该不会要你送来下了毒的汤肉吧?”他以

玩笑式的态度说道。

虽不中亦不远矣!

神色闪烁的玉奴儿唇瓣微颤,“爷怀疑妾心的一片痴情?”

“你的痴情真令人感动,不辞辛劳地擅闯我号之为禁地的太和殿。”除了晓晓

和厚颜无耻的小魔星,还未有其他女子进驻。

“呃……妾身急于见爷,因此忘了规矩。”她说得一往情深,略微一愧。

太和殿是爷处理公务之地,向来不许侍妾、寝婢进入,以免泄漏朝廷机密,她

岂有不知之理。

只因相思太切,才一时大胆的闯入。

“一句忘了就想抹去擅闯之罪?天真也该看场合。”他冷地一睥,语气轻慢。

“爷儿向来宽大,请原谅妾身对您的冒犯。”玉奴儿身子一抖,遍觉寒意。

“心不在我身上就别假意承欢,看在大阿哥的份上就饶你一回,走吧!”暂时

不适合开罪皇兄,明知他暗藏祸水。不甘心意遭误解的玉奴儿,逾矩的握住他的手,

纤纤柔荑包裹着曾抚慰她周身的喜悦来源。

“妾身对爷是真心真意的爱慕,绝不会转移半分。”

“放手。”胤冷冷的说道。

面色一黯的玉奴儿眷恋不舍的望着他。“让妾身回来侍奉爷好吗?”

“送出去的礼,断无回收之理,而且……你脏了。”他冷酷而绝情地甩开手。

“不,爷……爷怎能如此说妾身?”她心裂欲绝的抱住他的腰身。

是他狠心将她送人,今日竟嫌弃她是不洁之身?

经历两位阿哥的宠幸非她所愿,岂能责备她已污秽的身子,君要妾死,妾焉能

活命。

她是非罪之身呀!

“别逼我动怒,玉奴儿。”一股怒火隐隐在他眼中跳跃。

“请爷怜悯妾身卑微的心,让妾身回到爷的身边。”同样温暖的怀抱,却心狠

如狼,她不想放手啊。

“放肆,你……”

胤正想以眼神示意闲适旁观的锋将人扯离,一道奚落的讽声已先行响起。

“啧!好个美人恩,皇太子爷好福气,公事之余不忘来个消遣。”瞧!多令人

心寒的男子。

不过泡了个澡嘛,他就不甘寂寞地把人带进议事厅,若是出外游荡个两、三天,

岂不莺燕盈室,淫声秽语不堪入耳?

“宋怜星,你少兴风作浪。”早不出来,晚不出来,倒真挑了个好时辰拨弄是

非。

她可不再是楚楚可怜的烟花女沈恋心。“嗟!赵小笨,你看清他的为人了吧,

用情不专的风流鬼哦!”

“我……”心口好痛,赵晓风呆立不动,茫然的双眸承载着她不懂的陌生情绪。

“还好你还没成为他的人,来得及后悔。”真好,她可以解脱了。

一旦断了情,绝了缘,她就功德圆满可全身而退,不用再陪着小笨雀身陷皇子

的斗争中。

胤眼一眯的抛开身上负累。“晓晓,眼见非实,你要相信我。”

赵晓风的思绪好乱,理不清那股酸酸涩涩充斥在胸口的味道为何,只是难过的

想哭。

“如果连眼睛看见的都不真实,那天下还有什么值得信任的,你说对不……赵

小笨……你……你居然给我哭了?”

惨了,她已脱不了身,现实摆在眼前像场恶梦。抚着头呻吟的宋怜星不由得同

情起自己。

慌了手脚的胤连忙将心爱女子拥入怀中轻哄,“别哭,我没有乱来。”

“好臭。”赵晓风抽抽鼻头,眼眶红红的不看他。

“臭?”他不解的闻闻。

“别人的味道。”不是自己,也不是他,是淡淡的兰芷香。

他了悟的拍拍她的背脊,“等会儿我把它洗净,只留下你一人的味道。”

含着泪,赵晓风抬起朦胧水瞳,“为什么我的心好痛?”

“晓晓,我的小女人呵。”他的悦色显然可见,眉、眼都染上了笑。

唉!没救了,她已经隔离得够彻底,还是防备不了小笨雀的失心。轻吁短叹的

宋怜星瞪着害人阿哥不放。

“爷儿,她是谁?”莫名的妒火丑化了玉奴儿娇媚的脸孔。

“你没资格过问。”对于她,胤的神色十足不耐烦。

心口一刺,委屈涌上她眼底,“妾身为爷失了身,丢了心,难道不能有一点点

奢望?”

以前爷也有许多女人,所以当内室走出两位美丽各里一的女子她不以为意,当

是一时兴起的宠伴而已。

照理说,先开口的女子应该是受他宠爱的类型,艳美、高挑而身段玲珑,酥软

的嗓音能在床畔挑情魅欲,使男人不能自已的驰骋欲望之中。

但是——

她难以接受一位貌不及她的青涩丫头,竟然占据他的心,那一句句呵护的温柔

语言多令人妒恨。

他不该独爱一人,阿哥是高高在上的神埃队昃吹亩源械呐耍?br/>

应该有例外。

心好酸呵!

“进了宫,你还不懂女人的价值只在于服侍主子吗?你不是无可替代的娇娇女。”

胤一语伤透了她的心。

“她……比我更爱爷吗?”是呀!后宫的美女众多,她算什么。

他面色一柔地注视着怀中人儿。“我爱她即可。”

“你……”哀莫大于心死。

再多的痛也抵不上心碎的声音。

女人可以多情,也可以绝情,玉奴儿眼神一转,温柔瞬间成哀戚。

“妾身不求爷怜惜,可否让妾身为爷服侍这最后一回?”她接过青泥手中仍冒

着热气的鱼汤。

胤看看赵晓风小脸一黯的低落神色,心口一疼地亲吻她白里透红的雪额。

“拿下去,我不喝汤。”

“爷不成全妾身仅有的心意?”双手渐渐发烫,玉奴儿走到他身侧。

“退下,别让我说第二次。”

手一拂,她指间勾绕着几根胤的细发,“爷无视妾身的爱意,有一天您会后悔

的。”

爱的另一面是恨。

匆匆地丢下鱼汤,垂泣的玉奴儿转身离去,阴谋的开始由她手中启动。

女人的武器是——

心死。

第八章

“晓晓,你在吃醋。”多可爱的人儿,眼泪是珍贵的晶玉。

“吃醋?!”

这种莫名其妙、心口闷酸的感觉叫吃醋?

太明园里的竹桂树芽花初绽,小小白嫩地吐蕊芬芳,在枝桠间微笑,为秋分带来一丝丝季节的凉意。

位于太和殿旁的御花园植满各式珍奇花卉,大部分娇柔的植物已进入休眠期,少部分在冬雪来临前,妆点着稀疏的美丽。

微风轻送,空气中传来淡淡的萧飒味。

即使贵如皇子也无法变更四季的轮替,为心爱的女子掬一朵早春的桃花。

“因为你喜欢我,所以会吃醋。”心溢满浓浓爱意,胤笑拥着困惑不已的佳人。

赵晓风一脸迷惑,“我也喜欢师父呀,还有师叔、师姐他们,我的心口不会酸得发疼。”

“喜欢不是爱,他们对你而言是亲人,是可以依赖的手足,和对我的感觉不尽相同。”

“哪里不一样?我不懂。”爱是什么?

他轻声的引发她的情感,“你看到炜烈和端仪郡主抱在一起会难过吗?”

“不会呀!他们是夫妻嘛。”她好爱看他们两人亲昵的小动作,好像满山的花都开了。

“如果炜烈抱着你的小师妹呢?”她举一反三的聪明劲哪去了?

她用力思考了一下,心口不会发疼呀,好奇怪。

“你爱我,因此看儿有个女人在我怀中会不舒服,会生气得落泪,会想把我藏起来。”

咦?他怎么知道?

三日前那一景就叫她有种喜欢的东西被夺走,而她无力挽留的恐惧,那时她即不知不觉心痛地流下泪,胸口像被刨了一个大洞,空荡荡的。

他的胸膛应该是她的,她不要他身上有其他女人的香味。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page20

“我爱你?”

胤把她的自问当成肯定,“我也爱你,小东西。”

“你爱我?”赵晓风清澈无垢的瞳眸反应出惊讶。

“是的,我爱你。”她的天真、她的无忧、她的笑容,都是他收藏在心中的爱恋。

“你是满清的阿哥,怎会爱上无父无母的乡野小民?”多崇高的地位,她攀不上呀!

开朗的小脸抹上薄愁,她学会了轻叹。

“傻瓜,阿哥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情不自禁的就让甜美的你勾了魂。”魂丢魄离,他都变得不像自己了。

人人都道他心智不清,千娇百媚的异族公主不屑一顾,偏偏眼拙地挑上这朵小雏菊,分明是病入膏肓,药石罔救。

他在殿上抗旨,拒绝接受纳入暹逻及安南王国的公主为妃,惹得皇阿玛龙心大怒,差点要因他破坏各国联姻结盟的大计而废了他这个皇太子。

可与她相处愈久,他的心境也就愈开阔,不再汲汲于权力欲望,因为她的纯真教会了他知足常乐。

一国之君又如何?庸庸碌碌的为百姓禁锢一生,纵有多娇江山及三千美女在怀,心若不圆满,那还不是一样空虚,无快乐可言。

近日来,他发现自己竟对皇太子之位倦了,老是提不起劲。

或许,江山并非得他承继不可,十四星弟的谦和仁厚不外是个明君,值得提携。

“可是小师妹说男人都很花心,身为阿哥可以拥有无数的娇妻美妾,我只是你一时兴趣的小游戏。”

暗自咬牙的胤笑得不真切,“别听她胡说,她在嫉妒。”

“为什么呢?”小师妹人长得美,又弹了一手好琴,怎么会嫉妒凡事不如人的她?

“因为她没人爱,所以嫉妒你觅得良缘。”该死的女人!存心要他难看。

花丛中有个挣扎的美女怒目以对,被临宣王府的侍卫长尹殿安,以及锋的贴身护卫王羽给压制住,不致跳出来指着胤鼻头大骂无耻。

“可是阿哥能娶平民为妻吗?小师妹说皇亲国戚的婚姻都由皇上钦点。”她苦着一张小脸说道。

宋、怜、星可恶!胤在心中暗咒一声。“晓晓未免太多可是,一切由我担之,少乱用你的小脑袋胡思乱想。”

“可是——”

“嗯。”他不悦的一哼,低头吻住她的桃红小口。“乖,听我的话。”

“男姐姐什么时候回来?我好想她哦。”

“快了,就这一、两日。”一个小魔星已经够头大了,再加上个女诸葛,他的日子又要难捱了。

根据塔拉传回来的线报,大阿哥和八阿哥私下联结一些八旗子弟欲推翻他的皇太子位,秘密进行一些不为人知的勾当,她尚在探查中。

他无力一手独撑大局,只得快马加鞭地催促四行尽快回来,因他有预感就要有事发生,局面将有一番新气象。

这几天监视太和殿的提骑明显少了许多,就好似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气氛低得骇人,他在等待爆发那一时刻的洪流。

但是,唯一放心不下的是善良、可人的晓晓,他不该将她卷入黑暗的宫廷争权中。

想送她离开,心舍不下。

不送走她,整日忧心。

唉!情字扰人。

“你好像不喜欢男姐姐回来看我?”敏感的赵晓风扳正他的脸,直视他眼底尚未藏妥的情绪。

胤牵强的一笑,不想隐瞒她,“端仪郡主不看好你我之间的未来,只